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陸民眾告公安局 專家:民權覺醒中共或終結

5月26日,伏偉訴臨沂市蘭山區公安局案在臨沂市羅莊區法院開庭審理,當局出動大批警察,就連女警察都拿著盾牌和電警棍。(知情者提供)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5年05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霞採訪報導)2015年5月,山東省臨沂市訪民盧秋梅等八人起訴自己所在轄區公安局的案件陸續開庭審理,臨沂市當局對幾次庭審均如臨大敵,每次出動二三百名特警或警察到現場,不允許民眾進入法庭旁聽。有專家表示,這種民眾起訴國家公權力機關的行為意味著民權的覺醒,意義非常重大,也將會對中共政權造成巨大的衝擊,中共可能面對將被終結的危局。
[[2]]

5月22日,張紅訴羅莊區公安局案在臨沂市蘭陵法院的看守所審判庭審理,當局用大巴車運來一車警察。(知情者提供)
5月22日,張紅訴羅莊區公安局案在臨沂市蘭陵法院的看守所審判庭審理,當局用大巴車運來一車警察。(知情者提供)

山東民眾告公安局 開庭當日官方如臨大敵

5月26日,伏偉訴臨沂市蘭山區公安局案在臨沂市羅莊區法院開庭審理,當局出動大批警察,就連女性便衣都拿著盾牌和電警棍。(知情者提供)
5月26日,伏偉訴臨沂市蘭山區公安局案在臨沂市羅莊區法院開庭審理,當局出動大批警察,就連女性便衣都拿著盾牌和電警棍。(知情者提供)

2015年5月,山東省臨沂市盧秋梅等八位訪民起訴當地公安局的案件陸續開庭審理,八人起訴,目前僅五人被受理,四人的案件開庭審理。案件雖然開庭審理,但卻沒有一個案件得到明確結果。5月13日,范開蘭訴河東區公安分局案在河東區法院開庭。5月18日,張紅訴羅莊區公安分局案在蘭陵縣法院開庭,但因涉案的公安局長沒有出庭應訴,也沒有書面說明原因,於是休庭至5月22日,在蘭陵法院的看守所審判庭再次開庭。
5月29日,徐大麗訴河東區公安局案在臨沂市河東區法院開庭審理,圖為警察在對旁聽者進行高規格安檢。(知情者提供)
5月29日,徐大麗訴河東區公安局案在臨沂市河東區法院開庭審理,圖為警察在對旁聽者進行高規格安檢。(知情者提供)

5月26日和29日,伏偉訴蘭山區公安局違法拘留案在羅莊區法院兩次開庭,針對案件日期分別是2014年5月1日和2014年7月1日,至於2015年1月30日被拘留的那次訴訟,至今仍未被立案。5月29日,徐大麗訴河東區公安局案在河東區法院開庭。而盧秋梅訴河東區公安局案將於6月5日在河東區法院開庭。
[[1]]
5月26日,伏偉訴臨沂市蘭山區公安局案在臨沂市羅莊區法院開庭審理,當局出動大批警察,坐在五台車內的警察共有百人之多。(知情者提供)
5月26日,伏偉訴臨沂市蘭山區公安局案在臨沂市羅莊區法院開庭審理,當局出動大批警察,坐在五台車內的警察共有百人之多。(知情者提供)

據盧秋梅向大紀元記者講述,在幾次庭審的當天,臨沂當地官方都是如臨大敵。每次至少出動二三百名警察,包括特警、法警、刑警及政府人員等,他們普遍手持盾牌和電警棍,男性警察還帶著槍,就連便衣女性都拿著盾牌和電警棍。用大巴車運送警察,甚至還出動了防暴車。這些警察態度生硬、蠻橫,並且不允許民眾進入法庭旁聽。
[[8]]
5月26日,伏偉訴臨沂市蘭山區公安局案在臨沂市羅莊區法院開庭審理,當局出動大批警察,還不許民眾進入法庭旁聽。(知情者提供)
5月26日,伏偉訴臨沂市蘭山區公安局案在臨沂市羅莊區法院開庭審理,當局出動大批警察,還不許民眾進入法庭旁聽。(知情者提供)

專家:中共害怕民權意識覺醒 虛張聲勢壯膽

「我就不明白了,我們是去講理、是去旁聽,又不是去鬧事,還赤手空拳,當局派這麼多全副武裝的警察來看著我們,還剝奪我們的旁聽權利,到底他們在怕甚麼呢?」盧秋梅說。

紐約人權律師、中國問題專家葉寧對大紀元記者說:「他們害怕的就是這樣一種不受限制的民權意識覺醒,維權意識覺醒,這將導致他們的暴力鎮壓無法繼續下去。因為中共的統治能夠混到現在,靠的就是這種赤裸裸的暴力機器,對人民的殘暴鎮壓和迫害,否則這個反人類的政權不會堅持到今天。」

時政評論員章天亮表示:「他這個虛張聲勢都是給自己壯膽,擺出這樣一個架勢是想嚇唬人:我就是流氓了,就是用暴力了,你怎麼辦吧?!實際上中共最害怕的還是民眾的覺醒,害怕民間那種道義的力量,害怕民眾對它的唾棄。」

案件雖小意義重大 中共時代或被終結

目前在中國大陸,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正在被越來越多人告上中共的最高法院,控訴其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等,清算江澤民的呼聲甚囂塵上。日前已經有正義律師在法庭上公開點明:江澤民才是真正的罪犯。

葉寧律師認為,在這種大背景下,山東訪民起訴公安局的案子雖小,但是意義卻非常重大。中共日前宣稱有案必立,有訴必應,實際上是想通過這個給民眾一個釋放壓力的小口子,因為中國的社會矛盾日益激化,群體事件層出不窮,民眾反抗意識日漸高漲。但是這種形式一旦被民眾所熟知,就會導致民權意識的崛起,人們都會意識到要用法律來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

「因為中共欠人民的太多太多了,到那時候,民眾都會採取這種方式來反抗中共的迫害,就會像決堤的洪水一樣,釋放出中共意想不到的社會效應,中共以前那種為所欲為的時代可能就會隨之終結。」葉寧律師說。

民眾訴求:殺人償命 欠債還錢

盧秋梅談起她們八人起訴公安局的原因時說:「從小的教育,警察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一直是高大的,但是親眼看到警察做的事情,完全顛覆了我心中的警察形象。他們可以用『莫須有』的罪名,利用政府公權力對無辜民眾進行打壓報復。如果我們再不站出來,不提起訴訟,不知道將來還會有多少人還會被以這種方式來侵害。」

章天亮認為,中國老百姓在中共長期洗腦之下,過去解決問題基本都是通過行政途徑,比如找上級或者上訪等等,很少有人會想到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後來發現這些行政途徑根本走不通,才會想到用法律的途徑來試一試。但是,因為中共治下的中國整個是一個集權社會,國家機器全部被其控制,司法也不獨立,所以這個起訴是否能夠真正達到民眾想要的結果,也不很樂觀。

「但是這件事反映出一個問題,就是老百姓對共產黨的各級公權力機構已經徹底失望了。起訴者本身可能也不指望通過中共這種司法體制能夠真正解決問題,並且這個事情出來之後,通過媒體的傳播,也能夠起到讓大眾覺醒的作用。」章天亮說。

對於起訴的結果,盧秋梅表示:「如果判我們輸,那也是在預料之中。其實我們都已經明白這個結果,肯定會輸掉官司的,因為很多官員在干預此事,目前還沒有一個判決下達,我們就已經預料到這個結果了。但是我們是在合法維權,我們沒有錯,這個老百姓心裏都有桿秤。中國有句古語: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真理,我們的訴求一直都是這樣。」

背景:訪民無故遭拘押 起訴公安局討公道

據知情人透露,2015年1月,山東省開兩會期間,伏偉、盧秋梅、徐大麗、張紅、范開蘭、姜明利、趙興榮、王學梅等共10位訪民準備到濟南市的兩會會場外等候散會出來的代表,向他們反映自己的冤情。還未等他們走近會場,就被自稱是臨沂當地政府派來的警察強行截回臨沂市。2015年1月30日,盧秋梅等八人分別被以「莫須有」的罪名拘留了五至十天不等。拘留期間,八人都不同程度的受到警察的虐待和折磨。

出來後,八人委託山東省民間法律工作者李向陽為公民代理人,分別對自己所在轄區的公安分局提起了訴訟,控告他們對自己的違法拘留行為,要求撤銷對自己的行政處罰。其中伏偉將2014年當地警方對自己的拘留一併告上法庭,一案三訴。

5月1日前,張紅,范開蘭,徐大麗和盧秋梅四人的起訴被立案了,但法院卻告知,按照5月1日實施的新《行政訴訟法》,公民代理人李向陽沒有代理資格,不能出庭。正當四人束手無策時,濟南市的舒向新律師表示願意為他們提供法律援助。而姜明利,伏偉,王學梅,趙興榮起訴蘭山區公安局的的訴狀至今仍被擱置在臨沂市中級法院裡,無人理睬。

責任編輯:李曉清

評論
2015-05-30 5: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