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舊金山灣區六四26週年研討會

「六·四」坦克輾人另一受害證人露面 方政:意義重大

六四親歷者:「只有真相才能讓人覺醒」

上週日(5月31日)下午,灣區的「六·四」親歷者和關注者參加了主題為「從未忘記,永不放棄」的「六·四」26週年研討會。周鋒鎖(左1)主持了研討會。(馬有志/大紀元)

上週日(5月31日)下午,灣區的「六·四」親歷者和關注者參加了主題為「從未忘記,永不放棄」的「六·四」26週年研討會。周鋒鎖(左1)主持了研討會。(馬有志/大紀元)

人氣: 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06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梁博美國舊金山東灣聯合市報導)上週日(5月31日)下午,美國舊金山灣區的「六·四」親歷者和關注者參加了主題為「從未忘記,永不放棄」的「六·四」26週年研討會。「六·四」期間,在北京六部口路邊被從背後衝過來的坦克壓斷雙腿的方政用電話聯通了與其同在一處被坦克壓壞盆骨的「六·四」學生王寬寶。王寬寶成為繼方政之後用親身經歷公開指證戒嚴部隊坦克輾人的第二位證人。「六·四」學生方政和周鋒鎖表示,此舉「意義非常重大」。

王寬寶因為在5月27日做了一個與壓壞盆骨有關的大手術,未能如願出席當天的研討會。通過電話連線,王寬寶講述了自己和同學當年遭受坦克輾壓的經歷:「『六·四』早晨,從天安門廣場撤退的時候,在六部口和我一個系的林仁富同學當時(場)被坦克撞死。我是當時被送到急救中心,後來到宣武醫院。」王寬寶說:「倖存者有責任把真相告訴大家。」

「六·四」事件中,在北京六部口在路邊被從背後衝過來的坦克壓斷雙腿的方政(前中),與同在六部口被坦克壓壞盆骨的當年學生王寬寶(後排中)在舊金山花園角合影。左為「六·四」學生周鋒鎖,右為「六·四」學生封從德。(周鋒鎖提供)
「六·四」事件中,在北京六部口在路邊被從背後衝過來的坦克壓斷雙腿的方政(前中),與同在六部口被坦克壓壞盆骨的當年學生王寬寶(後排中)在舊金山花園角合影。左為「六·四」學生周鋒鎖,右為「六·四」學生封從德。(周鋒鎖提供)

5月31日,「六·四」26週年研討會在舊金山灣區舉行。圖為「六·四」學生方政,用電話接通了同樣在北京六部口被中共坦克壓斷雙腿的另一位學生、北京科技大學(原北京鋼鐵學院)碩士研究生王寬寶。(馬有志/大紀元)
5月31日,「六·四」26週年研討會在舊金山灣區舉行。圖為「六·四」學生方政,用電話接通了同樣在北京六部口被中共坦克壓斷雙腿的另一位學生、北京科技大學(原北京鋼鐵學院)碩士研究生王寬寶。(馬有志/大紀元)

王寬寶於1995年來到美國,「六·四」時留下的傷口讓他先後做了十多次手術,包括前幾天在美國做的大手術,傷口至今仍沒有痊癒。談到同學林仁富的身後事,王寬寶語氣更加沉重。他說:「他(林仁富)當時已經畢業了,已經拿到去日本留學的簽證,太太當時也已經懷孕了。出事以後,他太太在單位和家人的壓力下精神就有點不太正常,剛懷孕的小孩也打掉了。他(林仁富)的情況很慘。」

26年前,在中國大陸,由高校學生發起並主導、以北京天安門廣場為主要場所的民主運動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迅速獲得社會各階層廣泛支持,進而引發全國多個城市的示威請願,但是這個運動在6月3日下午到6月4日上,因遭到當局出動軍隊嚴厲鎮壓而悲劇性結束,後被稱為「六·四屠殺」或「天安門事件」。多年來當局一直刻意隱瞞和篡改這段歷史,並持續打壓民運人士和傳播「六·四」真相的良知人士。

2015年5月31日,被稱為「六四苦行僧」八九民運史專家吳仁華在舊金山灣區紀念「六·四」26週年研討會上發言。(馬有志/大紀元)
2015年5月31日,被稱為「六四苦行僧」八九民運史專家吳仁華在舊金山灣區紀念「六·四」26週年研討會上發言。(馬有志/大紀元)

吳仁華:坦克輾壓王寬寶、方政是「六·四」典型例子

被稱為「『六·四』苦行僧」八九民運史專家吳仁華做為親歷者和見證者一直致力於蒐集「六·四」真相。他認為,人的覺醒必須是在充份瞭解真相之後。

他說,六部口慘案最能表現戒嚴部隊的殘暴和毫無人性,這些士兵事前經過中共高強度封閉洗腦,使得他們充滿了對學生和市民的仇恨。坦克輾壓撤退途中的學生王寬寶、方政是「六·四」典型的例子。「當時兩、三千個學生打著旗子,非常有次序地沿著長安街路邊撤退,正在返回校園的途中。但是戒嚴部隊,天津警備區第一坦克師竟然動用坦克車隊沿著自行車道高速行駛,造成11人被輾壓致死,多人受傷。」

「很多學生驚慌逃散。可是,北京鋼鐵學院研究生王寬寶和他的博士生同學林仁富以為,靠路邊推著自行車走不會有問題,這樣就遭到了坦克的輾壓。林仁富當場死亡,王寬寶骨盆粉碎性骨折,26年來骨盆的傷口一直在折磨著他。」

2015年5月31日,八九民運史專家吳仁華在舊金山灣區紀念「六·四」26週年研討會上發言。(馬有志/大紀元)
2015年5月31日,八九民運史專家吳仁華在舊金山灣區紀念「六·四」26週年研討會上發言。(馬有志/大紀元)

周鋒鎖:還有很多人不了解「六·四」的慘烈

當年清華大學物理系學生、被通緝的「六·四」學生領袖周鋒鎖說,直到現在,還有很多人不了解、不相信「六·四」大屠殺的慘烈程度,而當年市民特別注意保護記者,是因為記者可以記錄事件真相,把真相傳播到全世界。

他還提到中共利用「清查運動」逼迫當事者撒謊隱瞞真相。他說:「『六·四』結束後,當局的清查運動要求每個參加者都必須『表態』,很多人把傷情解釋成交通事故等等。但是北京體育大學學生方政勇敢地說了真話,他告訴所有人,他的雙腿是被戒嚴部隊的坦克輾壓而失去的。」

前CNN記者唐路曾是「六·四」學生。(馬有志/大紀元)
前CNN記者唐路曾是「六·四」學生。(馬有志/大紀元)

唐路:傳播真相是非常難的一件事情

前CNN記者唐路也是「八九一代」,當年是北京第二外語學院的學生。1989年6月3日晚上,她換了一身黑衣,抱著「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悲壯心情來到天安門廣場,親眼目睹了那場大屠殺。

「傳播真相是非常難的一件事情。」唐路回憶說,6月4日她和一群學生死裡逃生後遇到了西方記者,唐路給他們當翻譯,「對著攝像機說話的學生都知道會因此招難,但是他們還是選擇了說出真相,這些磁帶有的被戒嚴部隊搜走了,有的輾轉被帶到海外」。她說,中共的狠和狡猾還在於想給全世界洗腦,利用人的恐懼,強迫人說假話。

2015年5月31日,喬治亞大學化學系博士生古懿在舊金山灣區紀念「六·四」26週年研討會上發言。(馬有志/大紀元)
2015年5月31日,喬治亞大學化學系博士生古懿在舊金山灣區紀念「六·四」26週年研討會上發言。(馬有志/大紀元)

古懿:遺忘是對歷史的不忠

喬治亞大學化學系博士生古懿,因「六·四」前夕給國內同學發出公開信而引起意想不到的巨大反響。在信中他呈現了在美國就讀3年來對「六·四事件」的發現,由1989年6月3日晚戒嚴部隊開始清場講起,指「六·四」歷史一直被精心編輯和屏蔽。

古懿是八零後,四川瀘州人,他說自己從高一就開始寫「六·四」的作文,而那篇作文之所以沒有給他帶來麻煩,是因為語文老師比他還(所謂的)「反動」。他說,辛灝年和章詒和的書都曾使他思考中國社會荒誕的現實,來到海外後,與「六·四」親歷者面對面的交流使他了解到更多「六·四」真相。

「在迫害持續的情況下,遺忘是對歷史的不忠,寬恕是對逝者的不義。」古懿還呼籲國內學生瞭解中共從1921年以來的整個罪惡歷史,反思中國苦難的根源。他說:「我們不能(把)這些歷史當成別人家的事情遺忘。」

上週日(5月31日)下午,灣區的「六·四」親歷者和關注者參加了主題為「從未忘記,永不放棄」的「六·四」26週年研討會。(馬有志/大紀元)
上週日(5月31日)下午,灣區的「六·四」親歷者和關注者參加了主題為「從未忘記,永不放棄」的「六·四」26週年研討會。(馬有志/大紀元)

湛江:了解更多真相才感覺生命有意義

湛江是剛從大陸來美的維權人士,北京人。他說:「當時才12歲,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記得那些天,家門口的合作社和糧店停著軍車,是綠色解放,那些士兵都端著槍,挺恐怖的氣氛。新聞聯播說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動亂,後來又叫暴亂。家裡人也不怎麼提這件事,覺得危險吧。」

「我27歲時,因為家裡房子被強拆開始維權,慢慢地才開始看動態網這些外網消息,才知道『六·四』是怎麼回事。所以最近這些年,我每年都參加『六·四』紀念活動,包括穿黑衣服去天安門。」

湛江表示,了解到更多真相使他感覺生命有意義。「被共產黨欺騙了這麼多年,心裡特難受。」

責任編輯:王曦

評論
2015-06-03 7: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