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韓幹畫馬及其他

作者:鄭重

「人的生死是由命運來決定的,富貴是由天定,官職應該來就來了,沒有當上何必惆悵呢?」(Fotolia)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韓幹擅長畫馬。有人到他的畫室去看,發現他身子仆伏於地,作馬的形狀,聚精會神地思考。從繪畫道理來講,或許應該這樣。作詩、寫文章,也必須這樣作,才能作得好。

例如史達祖詠燕,差不多做到了形神兼備。再如姜夔詠蟋蟀:「露濕銅鋪,苔侵石井,都是曾聽伊處。哀音似訴,正思婦無眠,起尋機杼。」又云:「西窗又吹暗雨,為誰頻斷續,相如砧杵?」這些詞句對蟋蟀的描寫也很細緻。蟋蟀無可說的了,就說聽蟋蟀鳴的人,這正是姚鉉所說的:「寫水不應當僅限於說水,而應當說水的前後左右。」

從韓幹畫馬,談到史邦卿詠燕、姜白石詠蟋蟀,是想說明一個道理,即文學家需要對所描寫的對象,進行深入細緻的觀察和設身處地的體驗。

韓幹是畫馬能手,他很注意對馬的觀察。唐玄宗命他學陳閎,他說:「陛下內廄之馬,皆臣師也!」因此,他畫馬擺脫了古來「螭體龍形」的陳舊畫法,如實地反映出馬的真實神態。

史邦卿〈詠燕〉,從舊巢的塵冷,寫到乳燕的軟語柔聲以及學飛時毛羽參差不齊的樣子,進一步寫到「飄然快拂花梢,翠尾分開紅影」、「愛貼地爭飛,競誇輕俊。紅樓歸晚,看足柳昏花暝」,真是極妍盡態,形神俱似。如果沒有對春燕的細緻觀察是寫不出來的。

姜夔詠蟋蟀,把蟋蟀的哀音、思婦的愁懷和詩人的傷感,交織在一起來寫,如泣如訴,一片哀怨之聲。該詞前的小序說:「丙辰歲,與張功父會飲於張達可之堂。聞屋壁間蟋蟀有聲,功父約予同賦,以授歌者。功父先成,辭甚美。予徘徊茉莉花間,仰見秋月,頓起幽思,尋亦得此。」從這一小序得知,作者有身臨其境的觀察和體驗,所以才寫得如此真切。

總之,對生活進行觀察、體驗、研究、分析.這是進行文藝創作的基礎。正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常說:「給龍畫上眼睛,龍就要飛走。」人們都認為他的說法太過荒唐,執意請他給龍畫上眼睛。他被迫無奈,只好給龍畫上了眼睛。
  •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這句被人們常常引用的詩句,出自唐代文學家王勃的一首題為〈送杜少府之任蜀州》的詩。
  • 傳清末有個姓尚的財主,全家老少都喜歡胡謅幾句詩。因為他不光對佃戶特別苛刻;對自己的兒子、媳婦,也動輒就吹鬍子瞪眼睛,人們背地裏都管他叫「喪門星」。
  • 三個女婿坐在一起。大女婿自以為有學問,自高自大,壓根兒不把三女婿放在眼裡。二女婿也覺得與三女婿坐在一個桌子上共席,有失身份。他們便出了個說詩對句的主意,想要使三女婿出醜,藉以看這個莊稼人的笑話。
  • 一日,秦觀(字少游)和蘇氏兄妹一起閒談。忽聽遠處傳來一陣木匠鋸木的聲音,不由得觸動了他們吟誦謎詩的興趣。
  • 蘇東坡是古代聞名的才子,而他的妹妹——蘇小妹亦是才華超群的詩人。他們常常在一塊切磋詩藝,共同促進。除了研究詩文外,還常常用詩相互戲謔逗趣,以此考試對方。
  • 方如行義, 圓如用智。 動如逞才, 靜如遂意。
  • 酒宴中,周瑜提出要與諸葛亮對詩,並說:「誰輸了就得受罰。」魯肅把這看成常見的小事,隨口說:「誰輸了就罰酒三杯吧!」諸葛亮知道周瑜的用意,忙把魯肅的話頭接過來,說:「不!誰對輸了就殺誰的頭。」
  • 關羽、張飛,看了招募義兵的榜文之後,來至張飛莊後的桃園。由張飛提議:三人結為異姓兄弟,協力同心,以圖大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