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咖啡從地球那一端走來

文/王金丁

(fotolia)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喜歡喝咖啡?為什麼?」「好喝。」「只是好喝?您喝了幾十年了。」他端起咖啡,鼻子看著咖啡,眼睛看著我:「心能靜下來。」

董事長辦公室裡,董事長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著眼前的高樓叢林,想了一下杯子裡的咖啡,下了決定後,轉身的姿態俐落而優雅,回到長桌前輕鬆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響聲,提筆在文書上滿意的批了後,從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工作室裡,幾個人圍著藍曬圖端詳著,細聲交換著意見,一個工程師抓著頭皮從人群裡鑽出來,繞了一圈圓桌,仍然鎖著眉頭。忽然門被輕輕推開了,一陣咖啡芳香引著盤子端了過來。工程師搶先捧起其中一杯喝了一口咖啡,指著桌上的藍曬圖,口裡緩緩吐出咖啡氣味,說了幾個字:「照圖設計就對了。」

中午時,太陽攀上了天空那座鋼架,戴著膠盔的工人們擦著汗走了過來,拿起碗杯從大壺裡倒出黑色的液體,一個工人仰頭喝了一大口:「今天的咖啡夠味。」

那天,我走進街道轉角一家咖啡店,裡面有點吵雜,點了一份曼特寧,等了半天還不見咖啡,只聞到周圍飄來的香味,玻璃櫥櫃裡各種蛋糕也巧言令色的誘惑著我。收回視線時,咖啡已擺在桌上,一顆奶球伴著小包砂糖規矩的倚在杯旁,銀匙斜放碟子上。我湊進鼻子時,臉孔已映在黑得泛光的咖啡上了,望著波動的自己,細微的音樂從咖啡香裡流瀉出來,自然的,我想到喝咖啡的朋友說的:「心能靜下來。」

那天心血來潮,想去咖啡園裡喝咖啡,就奔上了阿里山樂野。穿過一片濃霧走進一家咖啡店,坐在桌前,視線越過窗外濃霧,就是一片綠油油的咖啡樹。望著桌上的咖啡,心情沉浸在滿室氤氳的咖啡香裡,卻也不想喝一口,是近鄉情怯了。

「老婆,我在大武山喝咖啡。」「哪裡啊?」「喔,是臺灣啦。」

這時刻,全世界各城市不管是白天或晚上,一定有人也在喝咖啡,在紐約、華盛頓的咖啡館裡,或是法國巴黎、英國倫敦、日本東京,鄉村小鎮這時也有人在喝咖啡,我就在臺灣雲林的一間小閣樓裡敲著鍵盤,電腦旁擺著的一杯熱咖啡還冒著白煙,只有在這樣的深夜,也只有咖啡知道我是一個作家。

酷熱的夏日裡,婦人抱著狗狗走進城裡這家咖啡廳,店員送來了咖啡,她才喝了一口,狗狗就窩在懷裡睡著了。當然,我也在這家咖啡店裡。

現在,我已經聞到了我的咖啡的味道了,遠遠的,我瞧見店員捲著潔白的袖管,從吧檯那邊謹慎的端著盤子輕步走來,酷酷的臉孔只有嘴角藏著笑意,我靜心地等待著,咖啡正從地球另一端向我走來。@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董事長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著眼前的高樓叢林,想了一下杯子裡的咖啡,下了決定後,轉身的姿態俐落而優雅,回到長桌前輕鬆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響聲,提筆在文書上滿意的批了後,從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 一個大蒸籠端坐灶上,大口大口的冒著白煙,幾個人瞇著眼睛圍著爐灶忙碌著,有人踮起腳尖捧著水瓢往大鍋裡加水,灶口,一個婦人彎著腰伸長脖子望著洞裡添木柴,火舌一下子燃了上來。
  • 身處喧囂的城市裡,耳裡灌的都是熱門音樂,常常的,會想起北方小村莊的歌聲。
  • 題名為「破曉、孤月、冬雪、愁雲」的四個陶碗,此刻端莊地呈現眼前。這才明白陶藝家用植物灰與泥漿釉燒製的陶器,其釉彩的色澤、紋路與肌理之奇妙。
  • 從田野到都市高樓,母親跟著父親走過了一生,在漫長的歲月裡,他們共同守護著這個最簡單的愛情,只是都沒有說出來。
  • 當憶起兒時鄉下姐姐們手裡拋起的一個個小布囊時,心裡不由得升起一絲溫馨。可是,現在已不見小布囊遊戲了,兒時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兒去了。
  • 往山下瞧去,原野裡錯落著屋舍、樹木、麥田,那條溪流在村子邊上畫了一道弧線,溪邊一排紅色的楓樹隱約可見,歸德鄉果然盡在眼底…
  • (shown)原來那月牙兒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驢厩裡一片雪亮,遠遠的可以看見那黃鬃驢兒正偏著頭沉沉睡著。這驢兒模樣我還記著,懂事後,海二叔就趕著驢兒,帶著我駕著驢車穿江越嶺,九村十八鎮的奔波,輸運歸德鄉方圓幾十里山川間的農產事物…
  • 多年盼不到春雨造訪,不由得想起舊時南台灣故鄉的綿綿春雨來。彼時的雨吹著淅瀝淅瀝的口哨,敲打著玻璃窗戶,一點一滴敲進我的夢境裡…
  • 我以為是被我的嘹亮優美的嗩吶聲吸引來的,想不到她卻告訴我吹奏的原理,告訴我如何換氣,如何控制聲韻的迴旋,還說最重要的是,演奏家隨時要保持一顆純淨的心。她平靜的神情與廣闊的心胸,使我如沐春風。那時,我才知道音樂裡還有這樣的境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