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法輪功辯護 一位大陸女律師的心路(上)

建三江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代理律師要求會見遭到拒絕,律師舉牌抗議,並前往當地相關機構進行投訴控告。圖為王宇律師(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6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期,中國掀起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反迫害大潮。大陸維權女律師王宇表示這是中共執政以來首次大規模民告中共領導人的現象。作為代理法輪功案件的律師,她深諳這個群體所面臨的殘酷迫害,並被他們崇尚真善忍、堅持信念的那種精神所感動。

王宇表示,儘管她因此遭到不少打壓,但仍願意堅持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當中她也得到很多律師同行的支持和關注。

王宇1994年畢業於中國政法大學成教部法律專業。2004年5月到北京開始律師生涯。外表小巧纖弱的王宇面對公權力的違法行為毫無懼色,她代理了包括法輪功案在內的各種維權案件。08年底,她被天津鐵路公安報復陷害被判兩年半刑期,直到2011年6月重獲自由。她接受記者的專訪過程中,娓娓道來自己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處理法輪功問題政府和司法機關本身違憲

王宇談到,在代理法輪功案子的時候所遇最大的問題就是作為政府和司法機關本身違憲。

她說:「就是中國憲法也非常明確,信仰自由、思想和言論也是自由的。但當局專門設立了一個『610』辦來針對法輪功學員,且刑事訴訟法第三百條,所謂的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主要是用來打擊法輪功學員,現在也開始包括對佛教和基督教的人用此條款進行迫害。」

「我們作為律師來講,就是做這方面的個案來糾錯。對這些違法行為,在我們能力範圍內去控告、投訴。對糾錯我們有這個目的。」但王宇也感無奈:「現在可能沒有這個能力,並且我們經常在法庭上被法院違法取消辯護資格。」

在處理黑龍江省「建三江」事件時,王宇和另外八位律師為四位法輪功學員辯護過程中,被違法解除辯護人資格。她說:「我們辯護人的資格完全是基於當事人的委託,法院完全沒有任何權力去解除律師對某個辯護人的資格,但現在司法混亂,他們是非常嚴重的違法。」

建三江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代理律師要求會見遭到拒絕,律師舉牌抗議,並前往當地相關機構進行投訴控告。(大紀元資料室)
建三江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代理律師要求會見遭到拒絕,律師舉牌抗議,並前往當地相關機構進行投訴控告。(大紀元資料室)

震驚法輪功案當事人沒有任何犯罪證據

王宇在通過做一些個案跟受迫害的當事人接觸過程中,瞭解到這些年來,很多人多次被抓,並在關押中受到虐待和嚴重酷刑,家庭受到很大打擊。

她說:「他們平時生活中也經常受到很多騷擾、歧視。他們每個人其實都是極普通的人,有農村婦女、沒地位也沒有權勢,也有一些是學歷、文化程度很高的大學老師,也有企業的高管,但都同樣遭到打壓。」

「這些當事人的經歷給我的的印象就是:他們所做的事情都是向善的、崇尚真善忍的,特別是當前中國社會道德淪喪、公信力下降,這個法輪功群體確實是跟其他人不一樣,他們的道德高度是相當高的。通過他們的家屬、鄰居、同事也瞭解到:這些人口碑都是非常好,是很善良、熱於幫助人的人。」

王宇特別強調:「我接觸到的案件令我震動,沒有任何從法律上可以說的過去的證據,能夠證明我的當事人是真正犯了罪,對社會造成一些危害或危險。他們沒有這種行為,且公安機關和監察院提交法院的證據中也找不到。其實就是因為一個信仰,有很多人被判刑,有2、3年的,甚至更長的8年。」

「即使我的力量很微弱 也希望起點作用」

王宇自身也有冤案,因此法輪功學員的遭遇也引起王宇的共鳴。她說:「我覺得如果能爭取的話,我要為他們爭取無罪、或幫他們減少一些被關押的痛苦、或從聲譽上免受來自官方的打壓吧。」

王宇認為:「如果任由對人的信仰、言論自由這塊迫害的這個風氣助長下去的話,對每個人都是非常危險的。」

她說:「現在事實上,只要在網絡上說了甚麼話,就可能被定為尋釁滋事、煽動顛覆的罪名被關押、被判刑。可能說是為法輪功學員,其實也是為我們自己,不能再這樣任由政府肆意妄為對公民進行打壓。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是即使微弱,我希望也能起一點點作用。每個作為人權工作的律師都有這種想法。」

代理法輪功案件的阻力和壓力

王宇表示,代理法輪功的案件,最大的阻礙還是來自公權力的。在王宇和其他律師代理的過程中,他們遇到司法局的壓力,直接說你不能做這個案子。

她說:「北京因為有高智晟、唐吉田這樣的先驅,他們的努力,北京司法局現在還好一些,基本上不會直接說這個案子不能接。」

「有一些案件,如果當地律師來做,可以節省成本,但我所知道,當地司法局明確說,你不能接法輪功案子,或你接可以,但你要做有罪辯護。辦案過程中,律師協會和司法局會施加壓力,還有來自公檢法的一些壓力,給你製造很多麻煩。」

王宇舉例:「比如公安機關可能在你會見當事人的過程中給你設置障礙,明明律師直接會見當事人就好了,但你到了不讓見。你提交的合法手續,他就說你要找公安局、司法局批准,找一些理由。比如,案件移交到檢察院,律師就可以閱卷,但就不給見,一直拖到法院。」

「到了法院也給律師設置層層壓力。首先是來自公權力的這些障礙,還有可能來自律師事務所壓力要求不能接,還有來自其他公眾和律師同行的不理解。各方面壓力確實是很大的。」

「我們想通過網絡把案子及時公佈出來,馬上就給封了,或發出去,別人看不到。包括有些公檢法、當地公安機關,一聽說是法輪功案件,馬上說不接待,有的說你這個案件是法輪功的,那去『610』解決吧。而『610』本身是對信仰人士進行打壓的,到了那怎麼可能給你解決問題,很艱難的。」

願意代理法輪功案的律師越來越多

王宇表示,雖然國內有防火牆,一些事件隨時被屏蔽,自己的微博已經被封殺了好幾個,有時發的微信只能自己看到但別人看不到,或剛發就被刪了,但畢竟現在是網絡時代,雖然被刪,還是能小範圍的傳出去。

她說:「只要能傳出去,就能擴大出去。學法律的人比較容易接受這方面(信仰自由)的理念,願意做這方面案子的律師也是越來越多。」

面對艱難局面堅持法律原則也能走過來

王宇表示,公檢法他們實際上是知道自己在違法。法律本身就是他們擬定的,司法局不讓律師介入案子,他能不知道違法嗎?有人說,殺人犯都可以有辯護律師,那為何法輪功學員,你作為司法局不讓人辯護,而且辯護是獨立辯護權,不管當事人是甚麼案子,律師如何辯護是受到法律保護的。司法局這種干涉明顯是違法的。

「如果我們堅持法律原則的話,它也會採用打壓手段,但律師堅持的話也能走過來的。至少在中國法律的框架內,從法律上來說,維護當事人權力,也是用法律維護我們自己的權利。當然這個過程中隨時可能被公權力打壓。」

王宇此前也因幫當事人維權,要求會見、閱卷等,被非法限制人生自由、被關、被打、被拖出法庭非法取消辯護人資格。但她說: 「我也要堅持,對他們打壓進行控告,這個過程中我受到傷害很大,但我還是願意幫忙那些像我之前受過冤的人,能夠從法律層面幫助他們。」

有的時候王宇對這些打壓和傷害情緒很低落,但是有很多當事人,他們會鼓勵她,給她信心。

她說:「雖然受到打壓,有這麼多人信任我,我也願意為這些信仰人士,在我能力範圍內為他們伸張正義。在法庭上,我會為他們做無罪辯護,我會去公安和檢察機關去提出我的要求,當然絕大多數是得不到支持的,但是我也希望能夠通過我這個法律者去讓他們有所轉變。有少數案件,也能對當事人有所幫助,這也給我鼓勵。」

「當事人對我工作的認可是最大的鼓舞」

對於王宇來說當事人對她工作的認可是最大的鼓舞和動力。

她說:「我們本身做這個(法輪功)案子跟其他律師做的相比,收費很低,我們主要不是為了掙這個錢,主要是對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在法律層面問題進行揭露和進行維護。有些案件如果當事人不認可的話,對我的打擊是最大的。」

面對公權力的打壓,王宇表示現在基本上沒有甚麼太大恐懼與畏縮。

她說:「如果我為他說話的這個人認可我,我會覺得受到很大鼓舞,因為受到打壓的這個人,本身也是我很敬佩的人,他們為了真善忍這個理念坐牢,讓人非常敬佩。如有家屬對我的工作有些看法的話,那對我的打擊也是比較大的。」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06-12 7: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