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紀念難民日 近年獲庇護者近半為中國人

6月20日是聯合國第15個「世界難民日」,也是聯合國《關於難民地位公約》生效61週年。(KHALIL MAZRAAWI/Getty Images)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06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小清編譯報導)6月20日是聯合國第15個「世界難民日」,也是聯合國《關於難民地位公約》生效61週年。美國國務院在19日發表聲明,簡要回溯了美國接收難民的歷史。數據顯示,近十幾年來,來自的中國申請人在美國批准的庇護申請案例中占比最大,且呈遞增之勢,2011年以來占比已近半。

6月20日當晚,聯合國難民署(UNHCR)在華府肯尼迪中心的千禧舞台(Millennium Stage)舉辦紀念音樂會,女小提琴家夏克爾(Mariela Shaker)作為390萬逃離敘利亞的難民代表登台。此外,美國政府、民間社團和國際組織紛紛向因迫害、衝突和戰爭而被迫離開家園的世界各地難民致以敬意,全美多州都有各種形式的紀念活動。

美國國務院於6月19日在網站發表紀念難民日專文。文中說:「自建國開始,美國就在為逃離最危險和絕望情境的難民提供自由和機會。美國的難民重置項目反映了美國的核心價值觀和我們為被壓迫民眾提供避風港的強大傳統。」「這些難民顯示出巨大的彈性,其背景也多種多樣。他們……讓我們的社區更加充滿活力和多樣化。」美國接收的難民在五年後可以申請成為公民。不少著名的美國公民是難民,其中包括愛因斯坦、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和奧爾布賴特等。

奧巴馬總統則表示:「讓難民倖存下來的考驗及其抱有的希望,與我們美國人具有共鳴。這個國家是由那些逃離壓迫和戰爭、尋求機遇的人建立的,他們夜以繼日工作,來到這片新的土地上重塑自己。」

美國接收難民的歷史回顧

美國國務院專文中也簡要回溯了美國接收難民的歷史:自1720年英國清教徒乘坐「五月花」號逃離宗教迫害開始,難民就開始一批批來到美國的海岸。隨著美國接收因「二戰」而流離失所的25萬歐洲人,國會於1948年首次頒布難民法,繼而又接收了40萬流離失所的歐洲人;這之後,又通過立法接納逃離共產社會的民眾——主要來自中國、匈牙利、朝鮮、波蘭和南斯拉夫,還有20世紀60年代逃離卡斯特羅政權的古巴人。多批難民都受到基於族群和宗教的美國非營利組織的援助,這也形成了今日美國在難民重新安置方面富有活力的公私合作模式。

1975年4月西貢淪陷後,美國面臨著重新安置幾十萬越南難民的挑戰。其結果,國會1980年通過《難民法》,規範聯邦政府的難民安置服務。該法案納入了聯合國協議中的「難民」定義,為各民族難民提供常規和緊急庇護,也成為在美國衛生部下設立聯邦難民安置辦公室(ORR)的法律基礎。

1975年以來,美國已安置了70多個國家的300多萬難民。1980年《難民法》頒布後,接收難民最多的為當年(207,116人),最低為「9‧11」事件之後的2002年(27,100人)。2013年和2014兩年接收的難民總計7萬人。

近年美國給予庇護者 中國人是最大群體

由於戰爭、種族或宗教迫害及其它政治迫害等而逃離所在國的人統稱為難民。許多移民國家收留這些難民。聯合國設立國際難民署,專門處理這一問題。一旦確認難民身份,聯合國難民署會聯繫移民國家收留這些難民;這些國家跟難民署有協議,每年須接收一定數量的國際難民。

就美國而言,隨著戰爭局勢的發展、政局的變遷與政權的更迭等,美國接收難民的來源國也在不斷變化之中。在接收聯合國難民之外,對於那些在美國申請庇護者,美國政府基本的認知是,所有的個案都是獨一無二的,故而不會根據國別進行任何劃界。不過,從申請與獲得庇護者的分國別比例來看,中國人都是最多的。

據美國國土安全部2012年統計,2003年至2012年這十年間,美國共接收了來自100多個國家的超過25萬名難民,來自中國的尋求政治庇護者占1/4以上(64,000多人),排在埃塞俄比亞人和印度人之前,成為最大群體。另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2012年在美國提出庇護申請的74,000人中,中國人占24%,也是最大群體。

據美國司法部歷年的《移民行政辦公室統計年鑑》(Executive Office of Immigration Review Statistical Year Book),至少自1997年以來,每個財年美國批准的庇護申請個案中,中國申請人都是比例最大的群體,2003年以來的比例依次為:27%、26%、25%、30%、35%、32%、34%、38%、41%、45%、46%和45%。從人數來看,中共開始迫害最大信仰團體法輪功的1999年(美國財年),有2,183人獲得美國的政治庇護,較前一財年的1,566人有明顯增加,到2014年達3,976人。

另據計劃生育制度的其它規定者,都應被視為因政見而遭受迫害。」換句話說,作為對中共計劃生育制度的回應,美國國會特為納入了對強制墮胎或絕育這類迫害懷有恐懼者。美國每年有1,000個此類指標(CPC),1997年以來,在這一額度之外,又授予條件式庇護。

在紐約從事移民法律事務多年的張先生對記者說,「由於中共的流氓統治,除了眾所週知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對其他宗教團體的迫害和毫無人性的計劃生育政策,許多民眾還遭受了其他類型的迫害,包括失業、強拆強徵、城管欺壓、惡性醫療事故、官壓民等等。」

「講到迫害,」張先生說,「中共的洗腦才對中國人的最大迫害——用『無神論』、戰天斗地的黨文化毒害百姓,打掉了人的道德、打掉了傳統、扭曲了觀念,致使很多人被它賣了還在為它『數錢』。其實,這種心靈上的迫害才是最實質的、最致命的。遺憾的是,這一點尚未在西方自由社會引起足夠重視。」

張先生繼續說:「在紀念『世界難民日』的今天,真的希望這個世界上的難民,特別是來自中國的難民,越少越好。如果有一天從事移民服務的人沒飯吃了,那才是大好事。」**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5-06-21 9: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