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針對郭伯雄家的輿論「轟炸」 你懂的

人氣: 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6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薛飛綜合報導)隨著6月11日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案的突然宣判暫時落幕,中共官媒顯然開始把焦點對準到下一個「大老虎」身上。據海外媒體透露,前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案將很快公開,當局會同時宣布將郭移送軍事檢察院,但因郭案涉軍隊內部機密,案件將不公開審理。消息稱郭在今年4月被正式拘捕審查,目前關押在秦城監獄。

郭伯雄案即將被官方正式拋出已經放出明確信號。連日來郭伯雄弟弟郭伯權領導的陝西省民政廳被中紀委機關報、央視、新華社等官媒連番曝光挪用巨額救災資金、擅自在籌建救災中心項目中建經濟適用房、廳級領導幹部住房面積超標、違反財務制度、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等一系列問題,官媒點名「郭伯權咋辦」。

正如早前外界猜測,為避免周案和郭案同時發酵的壓力,官方會在周案審結後再公布郭伯雄案。今年4月媒體報導中共當局已經決定對郭伯雄展開調查,並且已經向軍方高層簡報郭伯雄的有關問題,如今隨著周案的結案,郭伯雄案的公布已經倒計時。

郭伯權的多事之秋 巡視風暴

連日來,陝西省民政廳及其一把手郭伯權正遭遇多事之秋。

郭伯雄的兒子、郭伯權的侄子、浙江省軍區副政委郭正鋼少將3月2日「因涉嫌違法犯罪」被軍事檢察機關「立案偵查」。4天後的3月6日,陝西省委第二巡視組對陝西省民政廳開始了專項巡視,直到4月10日。

儘管在中共兩會期間郭伯權頻頻高調露臉,分別前往西安市、銅川市進行調研,大搞訪貧問苦,還看望了紅軍失散老戰士潘西順老人,主持召開陝西省經營性公墓管理暨清明節工作會議並發表講話,但該來的還是來了,並且風暴一陣緊似一陣。

5月12日,陝西省委第二巡視組向陝西省民政廳反饋了專項巡視情況,陝西省民政廳存在四大問題。

第一,「兩個責任」不到位。廳黨組領導班子成員的集體責任、黨組主要負責人的第一責任、班子分管領導的領導責任落實還不到位。

第二,「陝西省救災中心」建設中改變建設用途,違規挪用資金8967.64萬元,國有資產損失嚴重及部分工作人員辦公室面積超標準。

第三,擅自在籌建救災中心項目中,修建經濟適用房項目,廳級領導幹部住房面積超標。

第四,陝西省國家救災物資儲備中心財務管理混亂,嚴重違反財務制度,人員管理鬆弛,發現存在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的問題。

郭伯權則表示,巡視組對省民政廳的巡視反饋意見「實事求是、全面客觀」地反映了省民政廳存在的問題和不足。此言立即遭到了網友的嘲諷。

鳳凰網博客「南海之濱」說,很多官員對巡視組進駐都忐忑不安,甚至有的出餿主意,截堵、威脅、恐嚇,甚麼花樣的都敢搞,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企圖制止巡視組察到實情,洗脫罪責;這些「磨刀霍霍」的表現,都不過是問題官員們內心恐懼不安流露在外的表現。但是能做到像郭伯權這樣對巡視組、對巡查自己治下問題一再表示將「實事求是」地面對,如此心如止水、不哭不鬧的官員,非常罕見,這需要多麼強大的心理承受力。

在此之前,陝西省民政廳還輸了一場官司。5月初西安市新城區法院作出判決,陝西省國民慈善基金會訴陝西省民政廳一案,陝西省民政廳敗訴。陝西省民政廳的法定代表人,就是身為黨組書記、廳長的郭伯權。有網友戲稱:法官的政治覺悟很高嘛。

官媒圍剿

陝西省民政廳官網於5月29日8點41分,發布了一條消息:5月26日,陝西省民政廳舉辦「三嚴三實」專題黨課,郭伯權為全廳幹部作了專題黨課輔導。

這條消息發布當天,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監察報》點名批評陝西省民政廳,「本應用於民政救災的款項被違規挪用,表面上是改變了民生資金用途,實質上是將公共利益部門化甚至私人化。連『救命錢』都挪用,著實令人憤慨」。文中指挪用救災款情節嚴重構成犯罪,必須嚴懲。

值得注意的是,同一天,中國軍網發布消息稱,軍隊權威部門對外公布了近期查處軍級以上幹部重大案件情況信息。浙江省軍區原司令員傅怡因涉嫌嚴重違紀,2015年1月軍委紀委對其立案調查,2015年4月移送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

傅怡曾正是原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的兒子,浙江省軍區原副政委郭正鋼的上司。傅怡在擔任浙江省軍區司令期間,郭正鋼從省軍區政治部副主任升任為政治部主任,軍銜也從上校升至大校。此前,郭伯雄的兒子郭正鋼因涉嫌違法犯罪,被軍事檢察機關立案調查。

半月後的6月14日,當時周案已經宣判,中共央視《焦點訪談》也將鏡頭對準了陝西省民政廳,披露「陝西省救災中心」所挪用3項專項資金近8,967.64萬元,其中福利彩票公益金6,000萬元是以榮軍養老服務中心名義申請,可榮軍養老服務中心中沒有一個軍人。後來又以2,000萬元社會募捐資金以及約967萬元扶貧周轉金建設倉儲設施,可倉庫空空如也,從沒發揮過國家民政部門指定功能。

不僅如此,「救災中心」大樓掛出了寶都酒店的牌子,變成了一家26層高的星級酒店,央視記者採訪時,酒店仍在對外營業。本來屬於「救災中心」的一部分項目用地,也建成了經濟適用房,戶型最小面積100平方米,最大的達到201平方米,並以2,500元/平方米的價格賣給了民政廳的機關幹部。

6月18日,中共官媒新華社再次曝光了陝西省民政廳的上述行為。文章稱,陝西省民政廳在救災中心項目建設中存在改變項目建設用途等多種問題,救災中心項目以民生工程立項,但建成後將55%的面積變成了商業開發。

6月20日又有官媒發文問:陝西省民政廳「病」了,廳長郭伯權咋辦?

追問幕後大老虎

對於陝西省民政廳挪用近9,000萬元救災款一事,有分析認為,陝西省民政廳顯然已經不僅僅是違紀,而是觸犯了法律。作為廳長的郭伯權,對於該廳嚴重挪用救災款的情況一定知情,難辭其咎,並應該承擔最主要的責任。

有評論稱,從陝西省委巡視組的通報和媒體的報導中不難發現,郭伯權政下的陝西民政廳,不僅存在挪用巨額救災款的違法亂紀行為,而且管理極為混亂。公眾在對挪用救災款一事怒氣衝天的同時,也不禁要問:郭伯權是如何治理民政廳?而他又是如何當上民政廳廳長的?

面對上述的疑問,不可忽略的是郭伯權的哥哥郭伯雄曾擔任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對於這一層「關係」是否為郭伯權的仕途形成了一道便捷的道路?

郭伯權現年53歲,隨著其兄的一路高升,其職位也不斷攀升,歷任禮泉縣以勞養武辦公室副主任;禮泉縣趙鎮鎮長、黨委書記;禮泉縣城建局局長、黨委書記;禮泉縣副縣長;2003年已當上陝西省人大代表、產煤大縣彬縣的縣長;2010年官至中共渭南市委常委、副市長;2012年1月轉任陝西人防辦主任;2013年2月任陝西省民政廳廳長。

2014年4月8日自稱為「總政機關幾位幹部」發出的公開信中,提到郭的弟弟郭伯權,稱其「原是一伙夫,後開歌廳,在郭的活動下當上了陝西民政廳長」。據稱郭伯權在擔任縣長時期有句口頭禪是:我能和軍委副主席說上話,陝西省省長能嗎?

有法律界人士認為:從刑事證據收集的角度上看,起底陝西省民政廳廳長郭伯權的貪腐,必然牽涉到郭伯雄與郭伯權之間的不乾淨的關係,以此作為依法處理郭伯雄的證據是常用的偵查手段。

郭伯權簡歷被曝光造假

禍不單行,郭伯權的簡歷也被「人肉」。

陝西檔案信息網發布的郭伯權詳細履歷顯示,1994年9月至1997年7月,郭伯權擔任陝西省禮泉縣趙鎮黨委書記時,曾到解放軍西安陸軍學院軍事指揮專業學習了三年。這段軍校經歷,在官場中並不多見。

有人從「百度百科」找到解放軍西安陸軍學院的招生範圍和對象為:「在蘭州軍區部隊招生,並在陝西、甘肅、寧夏、青海、新疆5省(區)招收應屆高中畢業生。」然而當時已經35歲的陝西省禮泉縣趙鎮黨委書記、人大主席團主席郭伯權既不屬於蘭州軍區部隊,也不是那五省的應屆高中畢業生,仍然「跨進」了校園,其在校所選讀的不是計算機之類的通用專業,而是唯有在部隊方能派上用場的軍事指揮專業。其簡歷中關於軍校讀書描述,並無其後任彬縣縣委副書記時在中央黨校學習的函授二字,無疑屬於脫產學習。

發文的作者稱,郭伯權顯然不是憑藉侄子郭正鋼少將的關係。因為其於1994年9月至1997年7月在軍校讀書期間,1970年出生的郭正鋼還是個僅有20多歲的毛頭小伙,不可能具有如此大的能量?顯然,郭伯權倘要實現從軍美夢,就必須要有更強大的靠山才行。那麼,其另外的靠山是誰?無疑就只能在「你懂的」方面尋答案了。

郭老虎落馬倒計時

官媒連番累牘地報導郭伯權的醜聞,釋放的其實是郭伯雄的命運信號。

恰在這時,海外媒體傳出前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將被移送軍事檢察院的消息,據稱不日將宣布。報導稱郭在今年4月被正式拘捕審查,目前關押在秦城監獄。

最新消息指,習近平為首的高層經再三判研後,決定公開處理郭案,以對公眾有個交待,故郭案將很快公開。當局會同時宣布將郭移送軍事檢察院,但因郭案涉軍隊內部機密,案件將不公開審理,但審理和判決結果將向社會公布。

消息指,郭伯雄任軍委副主席時大肆收受賄賂,晉陞將領按級要價,少將500至1,000萬元人民幣,中將1,000至3,000萬元元人民幣,誰給得多就升誰。另郭伯雄還倒賣軍火發財。而郭的家人,包括其兒子、兒媳及弟弟等,涉及在地方以權謀私,正在查處中。

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去年落馬後,郭伯雄被查的傳聞一直不斷。郭伯雄的兒子郭正鋼被立案調查後,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的微信公眾帳號發表題為「天上掉下個郭正鋼,釋放啥信號『你懂的』」評論。

郭正鋼被當局調查後的第二天,3月3日,《路透社》援引兩名消息人士稱,中國的前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因為貪腐問題已經被當局調查。郭伯雄的兒子被立案調查,是當局對外透露郭本人的一個信息。

兩會期間,對於郭伯雄會否成為下一隻軍老虎,劉源上將稱「你懂的」,解放軍裝備學院前副院長劉建則稱,孩子沒有教育好,父母也難辭其咎。解放軍少將楊春長則曝光出郭伯雄和另一位已經落馬的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你用一個(指標),我用一個」大肆賣官,「幾千萬幾千萬地貪污」。

十多天前,有網絡媒體爆料稱,中國與越南邊界老山頂上的將軍林,原來豎有刻著郭伯雄名字的石碑,最近突然消失,被當局移走不知所蹤。(網絡圖片)
十多天前,有網絡媒體爆料稱,中國與越南邊界老山頂上的將軍林,原來豎有刻著郭伯雄名字的石碑,最近突然消失,被當局移走不知所蹤。(網絡圖片)

十多天前,有網絡媒體曝光材料稱,中國與越南邊界老山頂上的將軍林,有150多名將軍親手種下蒼松,當局為每位種樹的將軍在樹旁立石碑一塊,上刻將軍姓名,及種樹時間,其中包括時任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

但原來豎有刻著郭伯雄名字的石碑,最近突然消失,被當局移走不知所蹤,郭種的那棵松樹也成了無主樹。消息稱,去年7月徐才厚被當局宣告立案查處不久,徐的石碑即被搬走,他種的那棵松樹成了「無主樹」。

外界認為,此中釋放出強烈的信號,郭伯雄步入其「盟友」徐才厚的後塵,被「拿下」的命運已確鑿無疑。

郭伯雄樹倒 兄弟子姪親信猢猻散

自去年起,海外中文媒體頻繁出現大量郭伯雄及其子女的貪腐黑幕。去年12月,大陸微信圈熱傳一封「舉報信」,披露了郭伯雄貪千億軍費,總參有秘密洗錢渠道等問題。公開信揭露說,郭伯雄的兒子郭正鋼曾經在酒醉後,謾罵當前的反腐,對酒肉朋友稱:「有人想鼓搗我們家,白日做夢,全軍幹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都在要位上幹著。」

隨著郭正鋼被調查,郭正鋼的妻子吳芳芳被曝已協助調查。有大陸媒體披露,吳芳芳利用軍中關係拿地方集資做項目,所涉金額高達15億,甚至因為擅長圈錢獲得「麻袋」的外號。

之後媒體報導郭伯雄的女兒郭永紅亦被雙規。據稱,郭永紅曾是軍官,後下海經商,實際上靠中共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等軍中大小將領的「進貢」獲取巨資。

據傳,郭永紅當年要下海經商時,谷俊山給她送去300萬元現金,並給她帳上打了2,000萬元。後來,谷看到總裝的人幫郭伯雄女兒做買賣(倒賣軍火),一次就賺了幾個億,還不好意思地向郭保證,以後每年讓她包賺3.000萬元。

分析認為,這也是中共紀委部門在查處重大違法亂紀案件時所採用的先外圍排查馬仔,再定點清除親信,最後調查核心人物的通常做法。此前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被調查前都曾經歷類似的過程。

有媒體感歎,郭伯雄,周永康等人在台上的時候,親屬子女個個變成人上人,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隨著他們被調查,這些親屬落網的落網,被曝光的曝光,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只落得家亡人散各奔騰。那些因權而來的富貴,最後也因權而去。

蘭州軍區搞事 習決心拿下郭伯雄

軍中消息人士透露,郭伯雄、梁光烈等人的腐敗問題非常嚴重,這些人都已退贓;雖然他們的問題非常嚴重,但由於軍中要抓的人實在太多,牽扯面太廣,所以被暫時放過。

不過,就在2014年9月,習近平應該已經下定決心拿下郭伯雄。

2014年9月17日,習近平開始對鄰國印度作為期三天的訪問。這是2006年以來中共國家主席首次出訪印度。然而習近平訪問期間,自約1,000名中共軍人引起爭議的北部拉達克地區突然進入印度一側,成為習訪印期間的不和諧樂章。印度銷量最大的英文報章《印度時報》發表社論,呼籲新德里政府要提防中國玩弄「黑臉白臉」手法。

中印士兵對峙之地,中國稱為西藏的阿里地區,歸新疆軍區的第13邊防團防守,有800人左右。在中共軍隊的編制中,新疆軍區是按駐地來劃分的類似省軍區的稱號,但它隸屬於蘭州軍區。而蘭州軍區是郭伯雄的發家地。

據媒體報導,郭伯雄是作戰部隊出身,在擔任中共軍委副主席期間,排名在徐才厚之前,主管軍隊調動和軍事訓練,和徐才厚管設備、管政工不同,郭伯雄在中共軍隊中的影響力更大。

回國後,習近平就開始整肅軍隊,第一波就是蘭州軍區兩名高級將領下馬。隨後,中共七大軍區海空二炮集體向習表態效忠。同時,中共武警部隊密集調整多個地方總隊「一把手」易人。

習近平訪問印度回國後,網路上即傳出前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被抄家的消息。分析認為,如果去年習近平訪印期間,蘭州軍區不趁機搞事,習近平或許還不至於這麼快下定決心拿下郭伯雄。

郭伯雄的飛黃騰達和沒落

徐才厚與郭伯雄的飛黃騰達和最終的沒落,都同提拔他倆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密切關聯。

《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1992年郭伯雄還是47軍軍長,少將軍銜。一次江澤民到陝西視察,順便去了47軍。江中午飽餐後要睡午覺,郭伯雄親自在門外站崗贏得江澤民的好感。郭伯雄先被從47軍軍長調到北京軍區任副司令員,隨後連升三級,當了中央軍委的副主席,成為江澤民在軍中所倚重的「左膀右臂」。

江澤民在中共軍隊籠絡黨羽的方式之一是大肆加官晉爵。另一個方式就是縱容走私貪污。徐才厚、郭伯雄在任短短十餘年,軍隊風氣敗壞,貪腐嚴重,買官、賣官盛行,前所未有。

在江澤民的領導下,中共軍隊不僅貪腐嚴重,更涉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黑幕。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的報告稱,中共軍隊醫院、武警醫院及其總後勤部是執行江澤民屠殺命令、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的核心機構。

2014年9月,「追查國際」已獲取原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的口供錄音,其供認中共前當權者江澤民親自批示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

而作為兩大軍頭的徐才厚同郭伯雄自然難逃干係。

郭伯雄除了貪腐外,曾夥同徐才厚架空時任軍委主席胡錦濤。《南華早報》3月11日報導,習近平2010年成為中央軍委副主席,親眼見證了兩名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是如何奪過軍隊人事權、架空胡錦濤,徐才厚、郭伯雄曾阻止習近平出任中共軍委副主席,因此習決心把軍隊大洗牌。

早前《大紀元》報導,江澤民因懼怕迫害法輪功的罪惡被曝光而被清算,預謀策劃「薄周政變」奪權,但由於王立軍的出逃美國領事館而致該計劃全盤崩潰。隨後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先後被抓。周案宣判後,官媒發出打虎指向曾慶紅和江澤民的信號。

周永康6月11日被快速判決當天,中共官媒《人民日報》迅速發表評論文章說,「無論權力大小、職務高低,沒人能當『鐵帽子王』」,並強調 「一定能打贏這場攻堅戰、持久戰」。6月12日,大陸澎湃新聞網轉發《慶親王 你懂的》傳記文章,釋放信號。分析認為,綜合官方的相關動作及輿論鋪墊,曾慶紅很有可能在年內落馬。

習當局5月1日在司法方面推「有案必立」、「有訴必應」後,引發大陸民眾控告江澤民的浪潮。6月12日至6月18日一週內,有5761位法輪功學員及親屬控告江澤民;僅6月18日一天內,明慧網就收到1199人的刑事控告狀副本。截止到6月18日,明慧網已收到9729人控告狀的副本及相關控告訊息。並且仍有很多法輪功學員正在著手寫控告狀,準備寄往相關部門。審判江澤民的歷史時刻或將來臨。

責任編輯:唐青

評論
2015-06-24 10: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