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夢:與去世之人有關的夢(23)

作者:照遠

美麗的早晨綠色領域與藍色天堂(fotolia)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例證四:已故的四嬸李安人,有個叫文鸞的婢女,李安人最喜歡她。那年我(紀曉嵐)寄信給四嬸,要她幫我找個侍女。四嬸在幾個侄子中最喜歡我,就打算把文鸞給我。她私下裡問文鸞自己的意見時,她一點也沒有拒絕的意思。四嬸就幫她準備好衣服首飾等,並選好日子要送她到我這裡來。但有人嫉妒,就唆使文鸞的父親提出許多苛刻的條件,事情就泡湯了。文鸞竟憂鬱成病死去了。我以前並不知道這些事。幾年後,才漸漸地聽到一些傳聞,也像雁過長空,影子掠過水面一樣,沒留下很深的印象。直到今年五月,我將隨從聖駕到灤陽,臨行前收拾行李時,有點疲勞,就坐下來閉眼休息。忽然夢見有一個女人翩然而來。因我不認識她,就驚問她是誰。她卻佇立著一聲不吭,我也一下子就醒了過來。我不知這是怎麼一回事。等到和家人一起吃飯時,我就偶然提及這個夢。我的三兒媳原是我外甥女,小時候在外婆家時,常和文鸞一起玩,又加之她熟知文鸞含恨而死的事,就猛然醒悟道:「會不會是文鸞?」於是她詳細地描繪了一下文鸞的身形容貌,卻與我夢中所見的女人十分相符。是不是她呢?為甚麼我二十年來一直都沒有把那件事放在心上,而她卻突然無緣無故地闖入我夢中呢?於是我就打聽她葬在甚麼地方,準備將來為她立一塊碑。家人都說她的墳墓已夷為平地,淹沒在荒野草裡,辨認不出來了。我只好把這件事情記載下來,來安慰黃泉之下的幽魂。記得在乾隆三十六年,我寫過一首《秋海棠》詩,詩道:「憔悴幽花劇可憐,斜陽院落晚秋天。詞人老大風情減,猶對殘紅一悵然。」簡直是為文鸞作的一樣。(出自《閱微草堂筆記》)

例證五:犍為郡人叔先泥和,他的女兒名叫叔先雄。東漢順帝永建三年,叔先泥和任縣功曹。縣長趙祉派他奉送公文去拜見巴郡太守。他於十月出發,在城邊急流中落水死亡,找不到屍體埋葬。叔先雄悲痛號啕大哭,不想活下去了,她告訴弟弟叔先賢和弟媳,叫他們儘力尋找父親的屍體,說如果找不到,我要自沉水中去尋找。當時叔先雄二十七歲,有一個兒子名叫貢,年齡五歲;一個兒子名叫貰,年齡三歲。她就各做一個繡花香囊,裝著金珠環,預先繫在兩個兒子頸上。她哀哭的聲音一直沒有停止過,同族的人私下都很擔憂。

到了十二月十五日,父親的屍體還是找不到。叔先雄乘坐小船來到父親落水的地方,哭泣了幾聲,竟然跳進水裡,隨後漂流沉入水底。她託夢給弟弟,告訴他說:「到二十一日,我與父親一起浮出水面。」到那一天,像夢中所說的一樣,她和父親互相扶持,一起浮出水面。縣長寫文書上報此事,郡太守肅登轉報尚書,於是派戶曹掾為叔先雄立碑,畫上她的像,讓大家知道她非常孝順。(出《後漢書》,《水經注》亦有記載)

例證六:晉咸寧二年十二月,琅琊人顏畿,生了病,到醫生張瑳那裡治病,死在了張家。屍體裝進棺材好久了。顏家人去迎喪,引魂幡老是纏在樹上解不開,人們都為死者悲傷。引喪的人忽然跌倒在地上,自稱顏畿,說道:「我本不該死,只是服藥太多了,損傷了我的五臟六腑而已。今天我就會復活,千萬不要埋葬了。」顏畿的父親撫摸著他說:「如果你能復活過來,這不正是親人們希望的嗎?現在只想要你回家,不會埋葬你。」引魂幡這才解開。

回到家裡,當天夜裡顏畿的妻子夢見他說:「我要復活了,趕快打開棺材。」他妻子第二天就對人說了這事。那天夜裡,他母親和家人又夢見他叫開棺材,就想立即去打開棺材,但是他父親不答應。他弟弟顏含,當時年紀還小,但他卻很有主見地說:「出乎常規的事,自古就有。現在既然神靈有顯示,那麼棺材開與不開的後果,哪一個損失更大呢?」父母聽從了他的意見,一起去打開了棺材。果然顏畿有活著的跡象,他用手抓棺材,手指全都有傷,但是氣息還是很微弱,是生是死還不能確定。於是父母急忙用湯水滴入他的口中,他能往下吞咽,就把他抬出了棺材。護理調養了幾個月後,飲食慢慢增多,也能睜開眼睛張望,手腳也能伸屈,但不能與人正常交流,不能說話,想吃甚麼東西,就託夢告訴家人。

像這樣過了十多年,他家裡人都為護理他而忙碌,不能做其他事。他弟弟顏含則完全不管其他事,專門護理伺候哥哥,為此在全州都很有名。後來顏畿身體更加衰弱,最終還是死了。(出自《晉書》)(待續)

--摘編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洪偉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