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熱傳:每次股市大熱都會有一場巨變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6月03日訊】6月2日,中國股市再次上漲,滬指漲1.69%,逼近5000點,創業板更是向4000點衝擊。大陸股市距離經濟層面越行越遠,股市的浮躁和泡沫還是令人警覺,有民眾日前在網絡轉發文章提醒:每次股市大熱都會有一場巨變

中國股市從去年底開始一路上漲,但在此期間中國經濟增長卻一路下滑,股市和經濟面越行越遠,市場共識中國股市是中共在背後托起的政策市,目的是希望利用股市上漲把各類資金吸納到股市中去,再利用股市把資金投入到實體經濟中去。中國股市在背後的推動下近一年一路猛漲。

但就在A股快要接近5000點時,5月28日滬指下跌6.5%,深成指下跌6.19%,創業板跌5.39%後,29日滬指在經歷了一天的震盪後小幅下跌。6月1日,滬指重新上漲了217點,2日滬指繼續上漲,收盤時滬指報4910.53點,漲1.69%,衝擊5000點。有股民形容在不到一週的時間裏股市坐上了「過山車」。

在股市上漲的同時,更多的人進入股市炒股,數據顯示,上週(5月25日至5月29日),兩市新增股票賬戶數為443.5萬戶,環比漲68.6%,再創新高。其中,新增A股賬戶數442.80萬戶,新增B股賬戶7291戶。

面對股市的浮躁和狂熱,一篇題為《每一場股市大熱都潛伏著一場革命!》的文章日前在網上流傳,文章提醒:和天災相比最可怕的還是人禍,人類最大的天敵是貪婪,以及不勞而獲的本性。如果每一個人不用去生產創造也能掙到錢,那麼還會有誰腳踏實地的去勞動?當一個國家的所有人都想著去靠股市發財的時候,這個國家必然出現了非常大的問題。「股熱」之後是「股災」,而「股災」之後必然是社會新秩序的重建。因此:歷史上每一次革命的爆發都跟「股災」有著直接的聯繫。

文章列舉了法國、美國、德國等國家的幾場股災,這些股災揭示了一個週而復始的經濟魔咒:不勞而獲—投機炒作—吹大泡沫—泡沫破裂—經濟衰退。

以下是《每一場股市大熱都潛伏著一場革命!》的節選:

法國密西西比騙局

路易十四1715年9月1日駕崩後,王位由5歲的曾孫路易十五繼承,路易十四的侄子奧爾良公爵腓力二世為攝政王。

路易十五繼承了39億利弗爾(法國舊幣單位,當時一利弗爾的幣值約為半公斤白銀)的債務,正當奧爾良公爵在財政危機面前一籌莫展之際,他遇到了救命稻草——約翰•羅。

約翰•羅於1671年4月21日生於蘇格蘭一個銀行世家,對貨幣理論頗有心得,在1705年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論貨幣與貿易——關於國家發行貨幣的建議》,呼籲政府成立國家銀行,發行用土地、黃金和白銀支持的紙幣。

1716年5月1日,奧爾良公爵允許約翰•羅成立私人通用銀行,授予該銀行發行「金路易」(法國幣值最大的貨幣,用黃金鑄造)支持的紙幣的特權。私人通用銀行是當時世界上僅有的6家可以發行紙幣的銀行之一,另外5家是瑞典銀行、英格蘭銀行、荷蘭銀行、威尼斯銀行和熱那亞銀行。

私人通用銀行在1718年被收歸國有,更名為「皇家銀行」,這意味著紙幣不再需要黃金支持,而用國王信用擔保,由此打開了紙幣氾濫的「潘多拉魔盒」。

法國在北美路易斯安那殖民地的密西西比公司成立於1684年,約翰•羅於1717年8月買下該公司,並將其更名為「西部公司」,取得了在西印度和北美為期25年的貿易壟斷經營權,約翰•羅任首席執行官。法國政府批准西部公司發行股票,發行價為每股500利弗爾,股票發行後一個月股價就翻了一番。

當時法國人搶購股票,主要是因為紙幣持續貶值,人們認為購買股票可以保值。於是,巧舌如簧的約翰•羅勸說奧爾良公爵不斷印鈔,稱通貨膨脹可以刺激經濟和就業。印的票子越多,通脹越嚴重,人們越瘋搶西部公司股票。

奧爾良公爵感到紙幣太神奇了,竟宣佈放棄金屬幣,奧爾良公爵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多印些鈔票」。他說:「既然印了5億利弗爾的票子能讓經濟繁榮起來,印10億利弗爾豈不更好?」

同時,約翰•羅虛報西部公司的投資收益,告訴股民北美路易斯安那殖民地遍地是黃金。這樣,西部公司的股票成了搶手貨。1719年夏天,股票價格從每股1000利弗爾猛竄到每股5000利弗爾,到年底更是飆升到每股15000利弗爾。

「百萬富翁」一詞就是這時出現的,因為只要擁有67股西部公司股票就是百萬富翁。當時的法國人認為購買股票致富如此容易,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當時巴黎大街上搭滿了帳篷,擁擠著排隊購買股票的外省人。

1719年,西部公司共發行了60多萬股股票,獲得股本3億利弗爾。就這樣,奧爾良公爵和約翰•羅勾結在一起,很快就把社會上的財富洗劫一空,當然,國債不費吹灰之力就清償了。

約翰•羅不但自己富得流油,他的地位也如日中天,並在1720年當上了法國財政大臣,成了紅得發紫的經濟學家,到處吹噓他的「經濟學說」,其實「羅經濟學」很簡單,就是印票子,吹大經濟泡沫形成短暫的虛假繁榮,把法國經濟搞垮,把千百萬百姓推向地獄。

後來,股民發現巨資購買的西部公司股票沒給他們帶來絲毫收益,便開始拋售這只股票。

為了恢復股民對西部公司的信心,阻止股價下跌,約翰•羅從那些炒股破產的人當中招聘了6000名「礦工」,讓他們穿著礦工服手持鎬頭在巴黎大街遊行,聲稱要送他們去路易斯安那開採金礦。

這種欺騙性宣傳果然起了些效果,股價下跌趨勢得到遏制,但人們很快就發現這是一個騙局,西部公司股價又開始狂跌。很快,西部公司宣佈破產,其股票一文不值。

1720年末,約翰•羅被罷免財政部長和皇家銀行行長職務後逃離了法國,1729年在威尼斯死去。

1720年5月初,法國財政部公佈的統計數字顯示,當時發行的鈔票共26億利弗爾,但金屬幣不足其半數,也就是說,一半鈔票沒有任何資產支持。法國當時的虛假繁榮曇花一現,很快惡性通貨膨脹發生了,紙幣幣值縮水五成。由於居民不再信任紙幣,都到銀行兌換金屬幣,或把錢取出購買食品,由此爆發銀行擠兌潮。

為了阻止人們擠兌,政府宣佈金幣退出流通,使用金幣和黃金交易違法,違者處以死刑;還宣佈,居民持有的其他金屬幣不得超過500利弗爾,超出此數一旦被發現悉數充公;並鼓勵居民揭發私藏金屬幣者,檢舉者可獲涉案金額的一半。很快,政府對50個違反禁令的人執行了死刑。當時法國社會一片混亂,人們互相揭發,人人自危。

法國的金融體系就這樣崩潰了。從此,法國通脹日益惡化,平民階層生活更加貧困,貧富差距拉大,社會各階層之間充滿怨恨,互不信任,播下了法國大革命的種子。

美國羅斯福新政和股災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1913年,美國股市市值與英國股市市值相當,約為150億美元,相當於美國GDP的三分之一。1913年12月31日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道指)為58點。

一戰期間股市起伏不大,一戰結束後,歐美的銀行家就一戰賠款問題忙得不亦樂乎,眾多金融機構無暇股市投機套利,股市也算平穩。但從1924年下半年開始,美國股市一路凱歌猛進,到1929年9月3日道指漲到了381點,年均漲幅40%,股市嚴重脫離了經濟基本面,崩盤在所難免。

當時,美國舉國上下一片歡天喜地,經濟學家、分析師們高唱讚歌,連大名鼎鼎的經濟學家歐文•費雪也不斷重複「股價並不高,離到頂還遠著呢」。

瘋牛狂奔,股價暴漲,很多股民便採用配資炒股來放大自己的收益,從股票經紀人那裏用20%-25%的利率借錢,因為他們相信,炒股一年的套利遠遠高於貸款利息。

世界各國的炒股資金源源不斷地流向華爾街,華爾街成了一台巨大的抽水機,把地球上的資金吸乾了。各國央行不斷上調利率企圖阻止資金外流,打響資金保衛戰。

1927年7月,約瑟夫•肯尼迪(肯尼迪總統的父親)在趕往華爾街的路上,遇到一個擦皮鞋的男孩熱情地告訴他股市內幕消息,這讓肯尼迪大為震驚,趕緊賣掉了他所持有的所有股票。他解釋說:「當擦皮鞋的男孩知道的股票信息和我一樣多時,就該退出股市了。」

1929年10月24日,這一天後來被稱作「黑色星期四」,紐約證券交易所開盤後還算平穩,但到11時突然遭到大量賣單砸盤,僅一個小時就把道指砸下了20%,美國無線電公司股票在這一個小時裡縮水35%。

當時,市場一片混亂,很多股民感到大禍臨頭,像逃避海嘯一樣在恐慌中急著拋售股票。銀行家們緊急磋商,投入巨資托市,總算又把道指托了上去,收盤時為299點。由於金融機構都在奮力托市,併發起了媒體宣傳戰,告訴股民不要恐慌,這只是技術性崩盤,美國股市還遠遠沒有到頂。10月25、26日股市平穩。

但到10月28日,賣單再次雪崩,股票成了燙手的山芋,不管是機構還是散戶都開始狂甩,這一天,道指跌到261點,比上一個交易日跌了13%,140億美元蒸發。

10月29日,正在美國訪問的英國財政大臣丘吉爾參觀紐約證券交易所,丘吉爾也是「散戶」,在此次股票崩盤中損失了5萬美元,這幾乎是他的所有積蓄。這一天,道指跌到230點,至此,道指一個半月跌去了40%。在這期間,大西洋彼岸的英國股市跌了16%,德國股市跌了14%,法國股市跌了11%。

到1932年7月8日,道指跌到了41點,與1899年1月5日的道指持平,股市折騰了33年又回到了原點。

道指從1929年9月3日的381點跌到1932年5月31日的45點,跌幅為89.24%,這麼大的跌幅僅用了兩年零10個月,股民手裡的股票貶值了九成。

當時的美國政府對股市泡沫幾乎沒採取任何行動,財政部長梅隆基甚至還有點「幸災樂禍」,他稱在此次股災中傾家蕩產的人是自找的,活該,這是為貪婪付出的代價,也只有這樣才能吸取教訓。

我們借用他的話說:「現在是徹底清算的時候了,這會讓人們更加努力地去工作,過上更道德的生活,用勞動換取果實,而不是靠投機獲利。」

美國股市崩盤引發了世界範圍的「大蕭條」。銀行業最先受到衝擊,因為當時的大部份信貸在股市,股市崩盤意味著銀行壞賬增多,資產減值,不能償付存款。

美國銀行(是一家私人銀行)在1930年12月10日發生了擠兌,很快,擠兌潮蔓延到美國所有州的所有銀行。

1931年8月到1932年1月就有1860家銀行倒閉,到1933年底,仍堅持營業的銀行只剩下1929年的一半,倖存下來的銀行也傷痕纍纍,苟延殘喘。

商業銀行是貨幣的創造者,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要想創造貨幣,必須有存款。你存銀行100萬美元,銀行通過貸款,實際上可創造出幾百萬美元來。反之,你把100萬美元存款從銀行提走,銀行就必須減少幾百萬美元的貸款。

就這樣,美國信貸規模從1929年的500億美元萎縮到1932年的300億美元,儘管其間美聯儲不斷向市場注入貨幣。

就這樣,銀行擠兌潮導致信貸急劇萎縮,銀行不但不再向企業提供貸款,還催促企業儘快還貸。貨幣是企業的血液,企業沒錢就無法繼續經營,只有關門大吉。

美國企業1929年盈利100億美元,到1932年反而虧損了30億美元。到1932年6月,美國物價水平只是1929年的75%,房地產價格跌了30%,失業率高達20%,國民收入從1000億美元減至550億美元。

1933年3月4日,羅斯福宣誓就職總統後,實行的一系列「新政」才逐步把陷入深淵的美國經濟挽救了上來,如禁止私人儲藏黃金、美元與黃金脫鉤、對證券業實行監管、建立銀行存款保險制度、政府投資基礎建設、建立社會保障體系、大力救助窮人、建立最低工資和工資封頂制度、對富人增稅(個稅稅率高達94%)等。

這場經濟危機席捲全球,各國金融系統和經濟都不同程度地受到破壞。

德國納粹和股災

同時期的德國遭受的損失比美國更大,因為紐約股市火的時候,很多銀行不再向德國提供貸款,而德國一戰的戰爭賠款主要靠借貸,外資抽走,德國孤立無援,德國人民不得不過最簡樸的生活,德國公務員帶頭削減工資6%-20%,總統也不例外。

1931年夏天,德國金融體系徹底崩潰。

在這之後的半年裡,德國生產力水平下降了20%,失業率上升到33%,人民對政府極為不滿。在這種情況下,希特勒推行的極端民族主義受到民眾的追捧。

如果沒有這次股災,就沒有這次世界性的「大蕭條」,也許就沒有納粹希特勒掌權,就沒有第二次世界大戰……

縱觀以上歷史,可以這樣總結:股市的本質和社會價值在於:它可以優化和配置社會資源,使社會的資源朝著價值最大化的方向流動。對於老百姓來講,炒股千萬不要湊熱鬧,也千萬不要貪婪,更不要想著不勞而獲。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5-06-03 12: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