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丕東:六十多年,第一次投票失利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6月30日訊】香港政改方案未獲香港立法會通過,這應該是六十多年中國執政黨第一次沒有在選票上如願。

我也一直想寫一篇文章,卻一直沒寫。我知道,我要說真話,可是,真話有罪。愛國主義這把鋒利的鋤頭,一看到真話的綠苗子從地裡冒頭,手起鋤落,連根都被刨了。

但我還是想寫幾個字,刪就刪了吧。

我們可以想像諷刺的投票結果所帶來的憤怒,想想看,一條路走了六十多年,順順暢暢,路上連根雜草也沒有,這突然給摔了一跤,而且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能不窩心嗎?

難道是老了,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已成往事?

其實我們都知道,我們都不願意去說,這麼多年,脾氣已經越來越倔了,聽不見,不想聽,再羅嘰巴嗦就讓你永遠不會說。

也許是有些老了,曾經講過的話都忘記了。

面對投票的結果,我們看到站在高山之巔的喉舌一篇篇的怒吼像汽車排氣管的破裂發出了刺耳的轟鳴。不能有一點紳士的氣度嗎?既然是投票,就有存在兩種相反答案之一的可能。為什麼結局會是如此,不能平心靜氣想想原因?

或者,從來就沒有覺得要想原因,六十多年了,壓根沒有想過,也忘了還要去想原因,投票就是通過,走個形式,哪有那麼多原因。

今天,互聯網普及了,即使在有限的局域網,資訊的傳輸已讓燦爛的陽光照往每一個陰濕之地。那些曾經的文盲都已經人老耳背,甚至早已成為一抔黃土長眠地底,新湧出的人,已經有些文化,會思考的越來越多,甚至會嘲笑申老婆子這樣的投票機器了。

時代變了。不再那麼靜悄悄,那些麻雀都想嘰嘰喳喳地叫幾聲。每個人腦袋裡的東西,再難以像買切糕一樣,想切方點就切方點,想切圓點就切圓點,要價也越來越高,弄不好要賠個傾家蕩產。

當我們上衛生間時,發現有許多流氓翹著白花花地屁股在小便槽上拉大便,稀裡嘩拉地臭氣熏天蒼蠅四飛。我們發現,這衛生間去不了了,更多的衛生間都去不了了。大不了,我們自己去山上挖個坑自個兒拉。

上衛生間是為了解決內急,內急都受此騷擾,可想基本的生活受到了多無恥的破壞。我們當然永遠不可能讚美這種流氓的行為,永遠不能與這些骯髒的流氓為伍。

我們的的環境就是這樣變得烏煙瘴氣了。
那衛生間,該就是被佔用的話語之地,那排泄的穢物,該就是謊言

沒幾個會跟著學,那是醜陋,誰都知道。

六十多年來的第一次投票失利將載入史冊,這是必然了,很憤怒、很悲哀、很可怕。一直嘲笑紳士,我是土鼈我驕傲,今天,不防來學著做紳士,如果有一天獲得尊重不是靠命令,靠武力,那就真的勝利了。

選票是個壞東西,沒有選票,到處都是壞東西。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5-06-30 9: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