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查建國:十論民主轉型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06月30日訊】

一. 後極權社會論

1. 起始時間。中共49年建國至78年是極權社會,既毛澤東時代。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是轉折點,進入後極權社會,至今,既鄧小平時代。威權時代是民主多少的問題,極權時代是有無民主的問題。極權是專制之頂峰。

2. 極權本質未變。在極權時代,毛澤東指鹿為馬、一言九鼎,為「神」。其個人崇拜已危及統治集團,使其人人自危。拋棄個人崇拜是必然。在後極權時代個人崇拜變成黨崇拜。黨的權力神聖化、全能化、永久化。「反黨」依然是高懸中國國民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中共從高度意識形態黨變成權貴集團利益代表,但萬變不離其宗:一黨極權本質不變。

3. 統治手段在變化。可高度概括為鄧的「兩手硬」(一手改革開放發展經濟,一手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既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從大規模政治運動變為只鎮壓少數異議維權人士;一言堂變為言論有禁區;槍桿子筆桿子又加了錢袋子;命令經濟轉為半市場經濟;國際外交強硬對抗變為合作與對抗結合。這些變化從歷史發展上看是「進步」,從統治者角度講是「被迫讓步」,是維護其「核心利益」的救黨之舉。江、胡、習都秉承鄧「兩手都硬」的基本方針,固都是鄧接班人。

4. 主要矛盾。執政黨專權與廣大國民的維權是貫穿後極權社會的主要矛盾。從狹義上講訪民上訪,群體事件是維權,廣義上講組黨是維結社之權,寫破禁區文章是維言論之權,法輪功在維信仰、宗教自由之權。維權與專權的矛盾表現在各行各業、社會、經濟、政治、文化、教育各領域中。

5. 轉型目標。多黨制、民主大選、權力制衡、軍隊國家化,新聞自由這五大標準是貫穿多元政治模式(美式、歐式、台式、民主社會主義、伊教民主國家)並存的一條底線。自由、平等、民主、法制、人權是貫穿多元文化並存的一條價值觀底線。這政體標準底線和價值觀底線是普世的、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寸步不讓的轉型目標(民主體制)的特徵。當前,轉型的瓶頸是政治改革。人性有善惡,揚善抑惡,民眾覺悟有高低,仍需啟蒙,但當前政治制度變革應先行,是綱舉目張之「綱」。

二. 民主轉型道路論

中國民主轉型有六條路之爭:

1. 蔣經國路。盼明君、寄望於朝庭。可惜在大陸產生蔣經國式人物的主客觀條件都沒有。既使出現救黨的戈爾巴喬夫,也會被滅黨的葉利欽取代。黨的自我革命只有在民間壓力大於黨內頑固派時才可能出現。

2. 國共第三次合作路。共產黨不會同意與國民黨合作搞民主、革自己的命。國民黨則連台灣執政地位都岌岌可危。台灣民主是對大陸民主轉型的支援正能量,但不起決定作用。

3. 暴力轉型路。時代不同了,靠暗殺、鼓動軍隊起義、上山打游擊等「槍桿子裡出政權」的路不通了,此論鼓吹者乃「口水黨」或網上憤青。

4. 福音路。宗教是人類重要文化現象,多文化多宗教並存是人類社會自由發展常態。宗教者為信仰自由而戰是民主轉型正能量,而以神為本來解釋一切、推動一切,以傳教代替民運則可能成為民主轉型負能量。

5. 漸進改良路。可惜上層救黨改良的目標、方向與下層求自由民主的目標、方向不同,雙方矛盾的積累、激化必葬送改良。清末皇室內閣的改良便是一例。

6. 顏色革命路。非暴力顏色革命是漸進後的突進,是中國民主轉型擋不住也躲不過的宿命。

三. 極權無改良,政改無方案論

1. 何為「改良」 ?百度搜索:「去掉事物的某些缺點,使之更適合要求」。谷歌搜索:「在現有的基礎上修改,不包括推翻重來」。從兩個角度講改良:從目標角度講,改良是不傷筋動骨,不改變基本政治框架的改革,這是當前中共主流派口中的「政治體制改革」。從路徑角度講,改良派只講漸變,不講突變,只求穩妥,害怕動亂。與改良經常對立使用的詞是「革命」, 革命是對舊體制根本性的變革。「改革」 是一中性詞,革命者和改良者都從自己理解的角度使用它。中共已從過去的「暴力革命派」變為用暴力維持的改良派。其鎮壓對手的帽子已從「反革命罪」變為名「顛覆政權」 罪,實「革命」罪。

2. 為何「政改無方案」?近幾年熱衷政改的朋友們積極上書提五花八門的政改方案或稱突破口,如下所列:一曰「先黨內民主,後黨外民主」;二曰「先形成兩黨局面」。或中共主動分出一黨,或中共先容忍另一反對黨存在,這以若干時期內不動中共專權為條件;三曰「先實現司法獨立」, 共舉「82憲法」大旗;四曰「先搞新聞法實現言論自由」 ;五曰「先進行教育改革」 實現高校教授治校;六曰「先基層後上層」 逐級實現獨立民主選舉。有一知名學者講:「人大代表實現直選,改革就成功了,就這麼簡單」;七曰「從財政體制改革入手,先實現人大獨立撥款權」; 八曰「建立政治特區」,派有志政改人士去主政, 政改先行;九曰「各省逐步推行香港化」。這些都反映出提方案人的焦慮、浮淺之心態,這些方案如視為一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挑戰、施壓、鬥爭的策略、手段,無可非議。但若是真想實現,成為統治者能接受能實施的改良方案,則統統為書生議政。專政者深知:千里之堤潰於蟻穴,深知真進行政體改,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其黨速亡。故穩定壓倒一切,消滅一切不穩定因素於萌芽之中。當然,不進行政體改,只會積累矛盾,引發更大動亂的突變。不少黨魁心態是:只要黨末亡於我,管它任後洪水滔天。故出現每到交班期,改革反倒退,人權記錄現寒流。維權者應知牽一髮而動全身,單軍突進沒有可行性。現實過程是:極權無改良、政改無方案,各盡所能(各領風騷一段時)、全面衝擊、積蓄力量、以待突變。

四. 暴力與非暴力論

1. 改良或革命都是暴力和非暴力混雜的。暴力和非暴力都有可能成為歷史發展的正能量或負能量。

2. 我是非暴力主張者。我講的非暴力就是和平革命、顏色革命,就是國民用憲法保障的公民選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權利去推動政治體制變革。

3. 我對暴力的認識是:(1)國民有權利用暴力推翻暴力專制,但視客觀條件也可有權不用;(2)專制者怕國民暴力,但卻視暴力為自己的護家法寶,靠此奪權保權;(3)對國民和平革命,專制者必用暴力鎮壓。對此,國民用暴力反暴力的正當防衛不可避免,也合理合法;(4)在民眾奮起和平抗爭時有少數人過激使用暴力,這或是火山壓抑過久的噴發,或是魚龍混雜的常態。

五. 動亂論

革命必然打亂舊秩序,革命高潮時較大規模的動亂不可避免。動亂有痛,但長痛不如短痛。「穩定壓倒一切」是反革命口號,動亂必歷史倒退、血流成河,新專制者必上台都是反革命者嚇唬百姓的宣傳。時代不同了,人心不願大亂,若亂也是短時的、局部的、低烈度的、可控的,必付的代價。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革命是漸進與突進的鏍旋式交替進行的過程,漸變是突變的準備、前提,是長時間的。突變是漸變的結果,是短時間的,突變是大質變、是飛躍、是人民狂歡的盛典。

六. 顏色革命論

1. 顏色革命即是和平非暴力推翻專制的革命。

2. 顏色革命前提有四:一是事件頻發、矛盾激化;二是啟蒙普及、異見群體迭出;三是經濟下行、決策失誤;四是上層分化、國際壓力。

3. 顏色革命特徵有三:一是網絡化、扁平化、青年化;二是大規模街頭政治,民變、軍變、政變;三是突發性、廣泛性、深刻性、不可避免性。

4. 一黨制是顏色革命的對象,是中國所有問題結症。批一黨制理論、一黨制歷史、一黨制代表人物是當前民主轉型的重要戰場,是劃分所有政治派別的標尺。當今中國政治界百家爭鳴,毛派、鄧派、民主派之爭是主流。中國大陸三個「三十年」 本質一脈相承,表現各有特色。現救黨理論繁雜、鎮壓反對派不留情,中國民運進入低潮。但樹欲靜風不止,我們是樂觀派。

七. 多角色合力論

1. 有多少個角色?中國13億人,人才濟濟。在這民主轉型期,在這中國三千年未有的歷史轉折的重大關頭,爭取民主轉型的多種角色在表演,真是豐富多彩!從大方面講:有統治集團主流派中的改革派、有民間的改革派、有毛派(其派在診斷病症上與我們多有相似,但所開藥方背道而馳, 但歷史不會倒退。)、有獨立的宗教人士、有為實現真正的自治而努力的民族人士。從小方面講:如民間改革派中有執政黨中已離休的,主張民主改革的老幹部群體、有「57右派」維權群體、有獨立自由派知識份子、有體制內的記者、律師、有上訪群體、有以「鐵窗志士」為核心的民運異見人士群體(分在境內外)等等。

2. 合力作用及互相應有的認識與態度。演員有高低,角色無大小,好戲由多角色合力促成,民運同理。各角色各有自己的「圈子」,難融合但可合作(如《08憲章》就是大合作的典範)。各角色不應從自己立場、理念出發要求別人求同,承認各角色均有各自作用。求統一的大組織、大平台不現實。

八. 有對手無敵人論

1. 從三個層面講「有無敵人」。劉曉波在法庭上講:我無敵人。引發爭論。何為「敵人」?《現代漢語詞典》定義為「有利害衝突不能相容的」 的人。我以為可從三個層面分析:一是精神層面。在宗教層面,在終極對人的認識上,凡生物皆我友,何況人乎?萬物因緣生,事事無常,哪有「不能相容」之人之物?二是政治層面。政治鬥爭對立面可分化、可轉化、可交友、可妥協、可合作(如在經濟、環保、民生等領域) ,雖鬥爭可能甚劇,但仍稱「對手」更準確。三是戰爭中的戰場上,有你死我活的,不能相容的「敵人」。 所以戰爭可悲啊!人類終究要實現世界和平,永絕戰爭!

2. 我們對現執政黨的政治態度。在1998年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對時局的五點聲明」中明確提出對中共的四字政治態度﹕「承認批評」。並解釋為:承認其執政黨的現時地位,儘管其是靠暴力或假選舉上台。批評其使執政權神聖化、全能化、永久化的言行。這是合法鬥爭的前提。鑒於歷史教訓,我們深知改變遊戲規則重於改變遊戲人。老是有人向我:你們到底主張甚麼?我答:最簡明易懂一句話「老百姓選誰誰幹」,若共產黨連選連任,好呀,你有合法性繼續幹,但若有一天選不上呢? 而共產黨主張是:選前定好永遠我干,誰反對我抓誰。聽我講者無人反對,多數默然。這是遊戲規則之爭。儘管中共堅持對所謂「敵我矛盾」暴力鎮壓,在其建黨建國過程中罪行纍纍,但在歷史翻開新的一頁後,我們仍持對事重批判,對人輕處理方針,終求全民大和解。

九. 台獨非戰爭論

1. 台獨既戰爭論出台。2005年3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反分裂國家法】。該法”第八條 〈非和平方式的採取〉「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至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該法解釋空間過大,發動戰爭程序門檻過低,其已形成「台獨既戰爭」的法律依據。其法出台後,大陸媒體通俗解讀為「台獨既戰爭」。更有軍隊高級將領公開提出:**年內仍未統一台灣既戰爭。

2. 台獨非戰爭論的理由。我的觀點是台灣既使獨立,海峽兩岸也不開戰,即「台獨非戰爭」論。因為,一是兩岸開戰必血流成河,死傷無數,中華民族大悲劇矣!人權高於主權,生命重於泰山。所謂正義戰爭只應發生在兩種情況下:反侵略或反恐怖份子,這是用小犧牲、短痛避免大犧牲、長痛,兩害相權取其輕。君請看看中外歷史,看看外蒙獨立,韓德分裂,歐州大陸分分合合之現狀,即可理解「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國古人之大智慧也!二是兩岸開戰極可能引起外國軍事介入,其後果破壞世界和平,失控局面無法預料。三是既使大陸速勝,也難治理公投獨立後的台灣,也是一個極權政府吞併一個民主政府,好事焉?

3. 如何解決台灣問題、及藏疆獨立勢力問題。對台灣問題,我幾年前在獄中提出過「十六字方針」,即「一國兩府、平等談判、和平民主統一中國」。 「一國兩府」是承認現狀,「平等談判」是統一路徑手段,「和平民主統一中國」是大原則,是目標。當前大陸極權制度是祖國統一最大障礙,是台獨勢力發展一大原因。因此我也提出過「兩面作戰」方針,既一面反台獨一面反專制。當然,最有可能的現實是:維持現狀,緩和局勢,來往發展,在大陸民主轉型後,和平民主完成統一大業。比起台灣,我以為更為棘手的是藏疆地區。在實現民主轉型後,可能面臨更混亂、更困難局面。因為藏疆地區不像台灣地區僅是政治問題,還有民族和宗教問題。解決此類問題,一般不外兩種模式:暴力專制或和平博奕。我們當然是自信地走和平博奕之路。(允許達賴及所有流亡者回國,參與和平博奕。)中國領土寸步不讓,一個中國不容分裂(包括與外國領土劃分之爭) ,但若和平博奕失敗,天也塌不下來,仍不戰爭,繼續理智地和平博奕,謀事在人,成事在神。

十. 香港真普選論

1.「831」政改方案是假普選方案。選舉有三個環節:一是候選人產生,二是選民對候選人投票,三是選舉結果確認。「831」方案第一環節候選人在少數人的提名委員會中產生,第三環節中共對選舉結果有一票否決權,因這兩環節違背了公平、自由普選原則,固為假普選。內地各級政權幾十年就是這樣的「一人一票」假普選。

2. 否定假普選方案是正確的。普選方案是可討論的、修改的,不是只能有唯一方案的。假普選方案的實質是香港普選必須在中共可控之中,也正因此,假普選方案通過前不會修改,通過後或未通過也不會修改。

3. 香港爭真普選是中國民主轉型的一部份。香港因有言論、結社、集會、遊行等自由而成為中國民主轉型的前沿陣地。香港與內地同呼吸共命運,鬥爭同漫長艱鉅,勝利一起來。

2015年6月29日京南寓中修改畢

責任編輯:方凡

評論
2015-06-30 2: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