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評銅鞮伯華

作者: 慧勉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孔子閒居,心有所思地忽然歎息一聲說:「假使銅鞮伯華(人名)不死,則天下大概早就安定了。」

子路聽了,問:「老師能不能告訴我:銅鞮伯華是怎麼樣的人呢?」

孔子說:「銅鞮伯華年輕時,聰明又好學;長大後,非常正直勇敢;老年時,雖然自己是個有地位的君子,卻能尊重地位學養不如他的人。有這些德性,要安定天下有甚麼困難的呢!」

子路說:「好學、勇敢都是了不起的德性,這我知道,但是為甚麼要尊重學養不如自己的人呢?」

孔子說:「我聽說:以人多來攻打人少,絕對是戰無不勝;地位高的能尊重地位低的人,那就沒甚麼人才得不到了。像以前的周公,位居宰相的高位,掌理整個天下,卻能敬重沒甚麼官銜地位的讀書人,每天接見的高達一百七十人。這麼做豈是沒有道理的?正是希望能找到治理的人才。豈有身居高位的君子敢不敬重地位學養不如自己的人!」(據《孔子家語》)

--摘編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子路說:「為甚麼要尊重學養不如自己的人呢?」
  • 春秋時代,晉國公子重耳流亡在外。重耳在齊國待的時間長了,齊桓公便將宗女(史家稱齊女)嫁給他。他漸漸地留戀起這種生活,幾乎忘記了先前確立的「除奸復國」的宏願大志了。
  • 寡婦從窗口說:「你不讓我進門,真是太沒有同情心了。」
  • 金華縣城裡有個花花公子施王孫,一天,強搶民女方姣仙,逼迫成婚。方姣仙寧死不肯拜堂。施家只好暫時把她安頓在一間冷屋內。
  • 聽到這裡,孔子長歎一聲:「最重要的就是這個原因吧!」
  • 這種君主教育——馭君術,是良相所不可或缺的職責和能力。
  • 春秋時期,齊國少年豎刁,進宮伺候齊桓公,深得齊桓公的寵愛。豎刁長大後,地位更加顯赫。
  • 蘇州葛可久是個名醫。朱丹溪隱名埋姓,投之於門下。三個月過去了,葛可久發覺他切脈、處方有時還超過自己,因此很器重他。
  • 孔子見到老子,便跟老子談起仁義。
  • 黃帝。(柚子/大紀元)
    名字叫「知」的人,在玄水邊,遇見名字叫「無為謂」的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