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賈也:官場「迷信風」催旺大師「人脈圈」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7月01日訊】

導語:官員迷信,一些省部級官員邊拜神邊貪腐

近日,中國無神論學會理事長、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原常務副院長朱曉明做客齊魯大講壇,在主講「今天的中國需要什麼精神」時指出:現在官場迷信盛行,一些省部級官員邊拜神邊貪腐。

如今不少官員,談工作吞吞吐吐,說算命口若懸河;台上為人民服務,台下為鬼神燒香;一邊搞貪污腐敗,一邊求神佛護佑;不信真理信大師,不問蒼生問鬼神……官員迷信風緣何成了久治不癒官場傳染病?

一、官場盛刮「迷信風」

按理說,中國官員篤信馬列,無神論者,三觀特正,豈會迷信?而事實上,許多官員,官越大,越是迷信。

在官場之中,不問馬列問大師的官員大有人在,早已經是人盡皆知的「秘密」。最著名的莫過於號稱政法王的康師傅,尊奉「新疆三大仙」之首的曹永正為國師,稱其為「最信任的人」。這樣案例比比皆是,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陳安眾與「大師」王林過往甚密,不但是「王府」的常客,還經常在當地山莊、酒店設宴招待王林。另外鐵道部原部長劉志軍也與王林交好,不但讓王林在辦公室內佈置「靠山石」,而且經常在一些項目的開工竣工之際,請「大師」來選擇黃道吉日。

那些官員相信「大師」,迷信鬼神之說,已經到達令人凌亂的程度,甚至到了禍國殃民的程度:比如山東省泰安市原市委書記胡建學,有「大師」預測其可當副總理,但命裡缺橋,因此他下令將已按計劃施工的國道改道,使其穿越一座水庫,並順理成章地在水庫上修起一座大橋,幫助其「飛黃騰達」。又比如四川省雅安市原市委書記徐孟加,聽從風水先生建議,在金鳳山西蜀天梯落成後,又專門開闢出一條「青雲梯」來。 再比如安徽淮南原市委書記方西屏據說聽信風水先生,把遮擋了市委市政府大樓「風水」的一家在建五星級酒店炸掉,令酒店老闆損失上億元。

那麼,那些本該是最堅定的無神論者——共產黨的幹部為什麼如此相信大師,大搞迷信?

原因其實很簡單,一部分官員既不是無神論者,也不是有神論者,其實他們根本毫無信仰可言,充其量就是非常功利的投機分子罷了,這部人在幹部隊伍中並不是佔少數,他們信仰破產、言行分裂、思想迷亂、價值觀極度扭曲,既想陞官發財,又想尋找精神寄託,以填補他們內心的空虛;另一部分官員既貪權又愛錢,早已淪為大家深惡痛絕之的貪官,他們相信大師只是出於非常現實的目的——疑神疑鬼就是因為「心中有鬼」,收錢斂財膽子過大、尺度過甚,擔心報應遲早會來,所以急抱佛腳求菩薩保佑自己能夠逢凶化吉化險為夷,即意欲賄神賂鬼花錢買平安,把陞官發財、安享腐敗生活的希望寄託於虛無縹緲的鬼神之上。

二、大師經營「人脈圈」

當下之中國是一個權力至上的社會,誰擁有政治資源也就是擁有了綿厚的經濟資源,即靠近權力就不愁發大財。正是這樣的經濟特色,筆者才認為:目前中國的經濟模式,與其說是權貴資本主義,倒不如說是官商社會主義。在這樣的經濟模式之下,官員信奉大師,唯大師之命是從,自然提供了大師們生財之道。

那些所謂的「大師」在官場裡混得如魚得水,官員奉若神明處處熱捧,正是摸透了那些貪官們信仰破產軟肋。他們深諳官員們渴求精神良藥的心,以奇技淫巧炮製出各種可口易服的心靈雞湯。這叫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比如王林通過玩空盆來蛇、斷蛇復活、空杯變酒等江湖雜耍,以顯示自己神通廣大,然後再曲意逢承,極盡投官員所好之能事,占卜他們的政治前途:誇讚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陳安眾的手好,是「部級幹部的皮膚」,是瞄準了陳安眾貪權戀位的心理;為鐵道部原部長劉志軍辦公室佈置「靠山石」,稱「保其一輩子不倒」,是看準了劉志軍屁股不乾淨……

與迷信的高官結交之後,「假大師」們又利用起官場實際存在的腐敗和權力運行的不透明,紛紛化身為官場的「真掮客」。他們利用官場中的人脈,合縱連橫、長袖善舞,乾脆經營起自己的人脈社交圈,供大官、巨賈們互通有無「溝通感情」,為他們進行權錢交易提供平台的機會,而這正是官員和商人官員喜聞樂見、求之不得的事。於是,官員、商人、大師三者勾結一起,形成了互相利用的共生關係。大師們在這個人脈圈裡,遊刃有餘,賺得缽滿盆盈。

很多人一直在感慨這是沒有大師的時代,其實,是我們孤陋寡聞了。誰說我們處在一個沒有大師的時代?雖然大師在大學校園裡越來越少,但是在官場裡從來沒有缺過那些神通廣大的「大師」乃至「國師」們的身影,他們叱咤風雲一時,黨報官媒極力宣傳,從八九十年代的嚴新、張寶勝到現在的曹永正、王林,都曾何等威風八面?試問哪一個「大師」沒有受到高官的捧場叫座?試問哪一個官員不想搭上「大師」的人脈通向天庭?正因為受到權力的青睞,大師們才混得如魚得水。

信仰本無錯,有神論的佛教也好,無神論的馬教也罷,這是個人選擇的自由,錯就錯在某些人明明是騙子,卻披著大師的外衣,借「迷信」活動,進行權錢交易,大搞腐敗。

因此,要減少前仆後繼的「大師」們,關鍵所在就是要根除「大師」產生的土壤。對於「權力掮客」型的大師,減少官員腐敗就可以減少他們的生存空間。在目前這種「官商社會主義」為特色的經濟體制下,首要任務的是限制權力濫用,確保權力運行透明,官員陞遷以能力和實績說話,工程招標有明確的規則。這樣,掮客們自然就失去很多用武之地。

結語

沒有官員來捧場,沒有官場的生意,怎麼可能會湧現出這麼多的大師?

可以這麼說,各種「大師」們盛行其道,正是由整個官場生意滋養起來的。(有刪節)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5-07-01 9: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