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老虎凳 抻刑折磨 橋樑設計專家告江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7月10日訊】( 大紀元記者陳天怡綜合報導)近期,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正在掀起控告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大潮。從5月到6月底,海外明慧網已收到4萬多人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自訴狀副本,其中有不少來自中國各地的社會精英階層, 控告人中有大學教授、工程師、技術專家等等。每封控告信都傾訴著被害人在修煉法輪功後所獲的身心健康,給工作、社會和國家帶來百利而無一害,但卻在江澤民集團的非法迫害下,經歷了怎樣的人生悲慘遭遇。

橋樑設計專家

曾任東北林業大學,交通土建系主任的吳宜鳳是近期數萬位法輪功學員中控告江澤民的一位橋樑設計專家,其近年主持的特大型橋樑施工圖設計工程,2015年被評為全國「華彩杯」銅獎。近日,吳宜鳳向最高法院、檢察院送交了他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控告狀。

1962年12月24日出生的吳宜鳳,畢業於東北林業大學土木工程系碩士研究生,後在吉林建築工程學院任教。由於他為人正直、工作努力、鑽研業務,工作成績突出,連續多年被評為省優秀教師或省直先進工作者,從1994年開始擔任交通土建系主任工作。

吳宜鳳在控告狀中提及他修煉法輪功的情況及在江發動迫害後他遭遇的事實:

「正當我年輕、事業有成的時候,卻得了一身難治的病,大醫院治不好了,又找偏方治,偏方也治不好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正當我非常絕望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聽到了法輪功,在1997年11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我很快恢復了健康的身體,同時使自己的道德品質得到了進一步提高,不貪不佔,做事先考慮別人,得到領導和同事的一致好評。發表論文十多篇,主持完成的部級科研項目一項,參加完成的部級科研項目一項。」

「2008年11月15日從四平監獄回來,回來後我到一家設計院(股份制)工作。2010年主持了長白山國際旅遊渡假區北區道路及市政工程一、二號橋樑等特大型橋樑的施工圖設計,設計中解決了懸臂施工大跨徑預應力混凝土梁橋存在的難題,併發明瞭「一種大跨徑預應力混凝土梁橋布束方法」等專利,該項工程2015年被評為全國「華彩杯」銅獎。」

老虎凳 抻刑折磨

從2001年10月到2008年11月,吳宜鳳分別被非法關押鐵北看守所、吉林監獄、四平監獄,期間被強制從事挑選冰糕棍、編織汽車坐墊等勞動。

2001年10月27日,吳宜鳳被長春市公安局綁架,27號夜裡被拉到淨月潭林中一座秘密房子進行酷刑折磨。30號夜晚才被關進鐵北看守所。在這期間,吳宜鳳經歷了多種酷刑折磨,如老虎凳、背銬、套塑料袋、噴水冷凍等等。還遭受了一種非常殘忍的酷刑。在老虎凳上,吳宜鳳的雙手被手銬反銬到身後,然後由兩個警察一人推著吳宜鳳的一隻胳膊,從後面不斷的向上推,最後通過頭頂再壓到身前,把人壓成團。「每壓一次就像五臟六腑都被壓碎了似的,痛苦極了。」

2003年6月,吉林監獄把吳宜鳳關進了嚴管隊,並對他施用抻刑。抻刑就是將受刑者的雙手、雙腳抻緊固定在地板上的四個鐵環上,然後將受刑者的身體與地板之間的空隙再用物體塞緊,使被折磨者的四肢被抻緊後,因血液不能循環而麻木。

吳宜鳳說:「由於被固定在地板鐵環上抻了多日,身心受到了極度的摧殘,造成尾骨部份皮膚像熟透的桃皮一樣剝離,手、腳與鐵環接觸部位皮膚潰爛,十多年過去了,疤痕至今還在。」

此外,吳宜鳳的雙手還被手銬反銬到身後,人被打倒在地,警察用兩根高壓電棍連續電擊他一個小時左右。他說:「造成整個脖子及其附近皮膚燒焦,令人慘不忍睹,皮膚被燒焦的傷痕幾年後才消失。」

吳宜鳳表示:「我遭受了非法拘禁、抓捕、關押和/或囚禁。我是僅僅由於信仰法輪功而被抓捕的。在沒有自由選擇律師的情況下,我被拘禁、不允許做無罪辯護、並且無法(不論是本人還是通過律師)質問對我的起訴的法律依據。對我的拘禁的依據都是基於模糊、過於寬泛的、粗糙的法律,和/或專門為了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鎮壓而設計的法律。許多這些法律都侵犯法輪功學員信仰、言論、集會、結社、示威與遊行的權利。」

吳宜鳳說:「為早日結束這場罪惡的迫害,伸張正義、還法輪功創始人以清白,重建我們民族的道德良知,請予儘快立案偵查,查明犯罪事實,將首惡罪魁江澤民及其犯罪集團的主犯抓捕歸案,繩之以法,追究其必須承擔的全部法律責任。」

河北廊坊高級工程師

李春英原是中國石油管道局科學研究院職工,高級工程師。2015年6月10日上午九點,她通過特快專遞將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寄給最高檢察院及最高法院。短信回覆已簽收。

河北廊坊管道局管道科研院高級工程師李春英,因為修煉法輪功,16年來慘遭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被綁架6次,被非法勞教1次,被非法拘留4次,遭遇非法抄家,洗腦,被無理開除公職,被強行註銷城市戶口(單位出證明),被逼與丈夫離婚,無家可歸。如今56歲的她,連辦退休的權利也被無理剝奪。

李春英修煉法輪功不久,折磨她苦不堪言的全身的頑疾,包括嚴重的風濕、類風濕性關節炎、心臟病、腎炎、胃病、神經性頭痛不翼而飛。十六年中沒吃過一片藥,是親身受益者。

李春英原是單位裡的業務骨幹、項目負責人,曾獲多項科技成果獎。在工作中,李春英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任勞任怨,心情也開朗了,做事能為別人考慮,遇到矛盾能想自己,不貪不佔,1998年年底被管道科學研究院評為「文明職工」。

當時她負責的課題經費約有幾十萬元。別說在一些設備的差價上能獲利,單在工程費上吃對方主動給的回扣,那也是非常可觀的。大家都感到這裡邊有利可圖。但李春英按修煉人要求,不隨社會的潮流貪污腐敗。她課題的其他成員也很理解,可是課題以外的人都不信有這樣的好人!以為她們會得多少好處?最後合作方把她們沒從工程費中拿一分錢回扣的事告訴了科研院院長,他也非常感慨!

凍刑 強行輸不明藥液

2001年1月,李春英在天安門廣場喊「法輪大法好」,幾個惡警擰著胳膊、揪著頭髮、罵著髒話,用拳頭猛擊她頭部,把李春英綁架到懷柔看守所。李春英拒絕照相,惡警指使犯人打她,拽著她的頭髮按到椅子上強行照相。看守所要扒光衣服搜身,李春英不從,惡徒就逼她光著腳站到雪地裡凍著。

李春英被關在一個沒暖氣漏風的監室裡,凍的直打哆嗦。一天半夜四點多鐘,突然聽到一名法輪功學員的慘叫聲,又聽到惡人的打罵聲,李春英就喊:「打人犯法!」惡警惱羞成怒,叫來十多個男犯人把李春英強行拽到院子裡,光著腳站到雪地裡凍。

2005年,李春英絕食抗議對她的非法關押,當地獄警把她單獨關到小禁閉室,沒有床,只能睡在地上。隊長閆紅麗讓獄醫和犯人給李春英野蠻灌食,每次都是四、五個犯人把她按住,獄醫捏著她的鼻子硬灌。有時用銳器把李春英的牙撬開灌,她的牙被撬鬆了好幾個。二零零五年九月底,李春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幾個犯人按住李春英的腿和胳膊,強行輸不明藥液。李春英渾身抽搐,身體裡就像有蟲子爬一樣,無法忍受。2005年10月,李春英虛弱的已經灌不進食了,也不會走路了。勞教所把她拉到外面的醫院檢查,抽血時抽不出來。勞教所怕她死在裡面,才辦保外就醫。

原中國農業大學副教授

原中國農業大學副教授張文革於2015年年6月29日收到特快專遞發的最高檢和最高法的妥投短信。

1996年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張文革不是為祛病才煉功。他被法輪功著作《轉法輪》中講述人活在世上的原因是為了甚麼?以及人應該如何活在世上等問題所吸引。他說:「這些我從來沒有想到過答案的問題,一下子都明白了,這樣好的功法不修,還要等待甚麼呢?」

修煉給張文革的生活方式帶來很大的改變,以前抽煙喝酒的習慣全部改掉了,身上皮炎總治不好,也全好了!在修煉中,明白了如何做人的道理,精神上不再為生活和工作中的事煩惱!再也不為名利驅使去與人爭來斗去。人變得更加平和、善良與忍讓。

考取了中科院的博士研究生的張文革,只要工作需要,不管科研任務多繁忙,都會抽時間去做好,更能站在他人的角度去理解別人。

2000年,張文革因去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在中國遭受不公平對待打「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而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此後的非法勞教中,為逼迫張文革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警察對他實施用多根高壓電棍電擊的酷刑折磨,關單人囚禁室,武警站崗24小時監視,並限制或禁止其大小便。在被長時間關小黑屋過程中,強迫坐凳子不許動,這種凳子坐上之後,雙腳離地,給雙腿造成很大的壓力,時間長了腿發腫。

2005年在張文革不知情的情況下,中國農業大學非法開除他,連臨時的住宿宿舍也被收回。

2008年5月20日,張文革被北京市石景山區八寶山派出所警察綁架,一個月後被判兩年半勞教。同年,張文革的母親因無法承受兒子多次被迫害,在痛苦中離世。

張文革說:「我所遭受的迫害完全是江澤民一手製造的對大法的迫害造成的。所以我必須起訴江澤民。」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5-07-10 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