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曉輝:共產文化的極端邪惡性(一)

中國問題研究學者、哲學博士

凌曉輝

人氣: 12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7月10日訊】

引言

文化是一個民族的根、一個民族的魂,其力量深深熔鑄在民族的生活、生存和繁衍之中。然而、幾乎所有人類文化的起始都是神話與傳說,或可說「文化是神傳給人類的。 中華民族傳統的文化是半神文化。一個人歷盡紅塵,會感悟到自身保存的神性和先天本性,這就是生命的「半神」特性,這種特性會讓人時常自省並教育下一代,他會以「良心」的形式來約束人的言行,從而使人類社會道德維持在一定高度而不至於被輕易敗壞。

共產文化的邪惡性貫穿從它醞釀、產生、到成型的全過程中。這個過程是一個集全人類有史以來之邪惡大成的過程;也是人世邪惡達到極致、頂峰的過程;這就是幾千年以前,所有古聖先賢們、先知們、宗教、以及神、佛所預言的使人類走向毀滅(世界末日)的邪惡「幽靈」。

一、共產文化的形成

文化是希臘羅馬世界古典時代演說家西塞羅首次使用 的”cultura animi”, 拉丁文原意是靈魂的培養 (cultivation of the soul),由此衍生為生物在其發展過程中,逐步積累起跟自身生活相關的知識或經驗,使其適應自然或周圍的環境,是共同生活在相同自然環境及經濟生產方式所形成的一種約定俗成潛意識的外在表現。

文化在漢語中是「人文教化」的簡稱。前提是有「人」才有文化,意即文化是討論人類社會的專屬語;「文」是基礎和工具,包括語言和/或文字;「教化」是這個詞的真正重心所在:作為名詞的「教化」是人群精神活動和物質活動的共同規範,作為動詞是共同規範產生、傳承、傳播及得到認同的過程和手段。一個民族的文化就是他的根,也是這個民族的特徵,並是這個民族生生不息、世代繁衍的源泉。

所謂「共產文化」是在以西方馬列主義理論指導的政權形式中形成的文化現象,它是共產主義「幽靈」 的外化形式。 而馬列理論又是以唯物主義和進化論的「生存競爭」為基礎,以暴力和鬥爭為手段來毀滅一切人類世代傳承的文化,以及現存世界的一切文明的所謂共產理論。「共產」文化去掉的就是人的「神性」、「善性」,使人喪失「良心」和「道德」從而成為破壞性的鬥爭工具。以到達其毀滅人類的最終目的。因此,「共產文化」具有極端的邪惡性。

一)、侵入並「附體」中華民族

1、以俄國共產國際的形式侵入中華民族

這個飄蕩在西方的「幽靈」經過俄國傳到中國的時候就著手建立其文化。由於中國傳統文化在中華民族中有著及其深厚的根基,具有五千年文明歷史的中國半神文化對於西方的共產「幽靈」來說是一個巨大的障礙。從1921年 至1942年期間,這個幽靈的主體一直待在俄國,以俄國共產國際的名義,虎視眈眈的注視著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民族。

1920年4月俄共遠東局的代表維經斯基(吳廷康)受命組建中國的共產黨。維經斯基在上海勸說陳獨秀。於8月,在上海組織成立了「中國共產黨」。從此、這個幽靈就以「中國共產黨」的形式開始禍亂這個東方最古老的民族。

1922年7月,中共第二次代表大會,通過了加入共產國際的決議,接受俄國共產黨 (布爾甚維克)的指導。作為共產革命政黨,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一部份並受共產國際的指揮,依靠共產國際援助(包括美元、金盧布,還有貴重的珠寶、鑽石,鴉片)來維持運營。

2、第一次企圖通過「附身」民國政府, 控制中華民族

為了一步步侵入中華民族的靈魂,共產幽靈開始選擇整體附著在國民政府身上。1923年1月12日,共產國際作出《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關於中國共產黨與國民黨關係問題的決議》 。1923年6月在廣州的中共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提出,全體共產黨員以個人名義加入中國國民黨。共產幽靈首次使用「統戰」的手段進入到國民黨的中央委員會。次年1月召開的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10名中共黨員入選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或候補執行委員,這就是所謂的第一次國共合作

俄共遠東支部表面上是國共合作,暗地裡卻一直企圖掌控民國政府,破壞北伐。1927年起,在蘇俄指揮下,中共一直反對北伐。到3月21日中共已發動了三次武裝暴動來破壞北伐,阻止國民政府統一中國。3月24日,國民革命軍中路軍攻下南京。入南京時,魯滌平、程潛、賀耀組等部殺害、搶劫外僑。英、美、日領事分別以大量事例證明,搶劫領事館是由中國共產黨主導。

4月6日,得到公使團同意,張作霖派遣在北京的軍警搜查了蘇俄大使館、遠東銀行、中東鐵路辦公處,逮捕藏身其內多時的58名中國人,包括中共主要創始人之一李大釗。在搜出的秘密文件中,竟發現了莫斯科蘇聯共產黨給當時尚是革命政府顧問的鮑羅廷的指示:不能讓國民革命軍統一中國;還清查出蘇聯企圖赤化中國之千餘文件 ,查獲並向外界公開了共產國際發來的大量指示、訓令、顛覆材料(與馮玉祥合作顛覆文件、紅槍會及煽動農民記錄、中國共產黨文件等,「蘇聯陰謀文證彙編」),其中一份訓令內稱「必須設定一切辦法,激動(激怒)國民群眾排斥外國人」,「不惜任何辦法,甚至搶劫及多數慘殺亦可實行」 ,證實了蘇聯全面指揮顛覆中國政府的暴力運動、排外運動。詳載蘇聯涉入中共之地下滲透活動,「及近來之街頭群眾運動的狀況」……。這是幽靈在蘇聯全面指揮下企圖取代中國政府的運動。

在民國政府陷入危機之時。1927年4月,蔣中正在上海發起清黨,捕殺一批被幽靈「附體」的共產黨員及親共國民。7月12日,中共遵照共產國際的指示改組中央並退出國共合作統一戰線 。7月15日,汪精衛武漢國民政府宣佈停止與中國共產黨的合作。這就是第一次國共合作全面破裂的真相,也是中共黨史反覆宣傳的「國民黨、蔣介石在北伐即將取得勝利時,突然掉轉槍口殺自己人」。

3、暴力奪取政權

馬克思自己筆下的這個幽靈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在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它的首要目的就是奪取政權和控制人民。陰謀通過附著於民國政府篡奪政權失敗後,共產幽靈開始了它的暴力革命,實行暴力奪取政權。

1927年8月,中共在江西發動南昌起義,建立軍隊。8月7日中共召開八七會議,確定武力奪取政權的方針。8月13日中共發出第44號通告,發起反托派鬥爭,開始按照蘇俄的模式建立政權。9月毛澤東在湖南、江西發動秋收起義,建立工農革命軍。12月11日,共產黨發動廣州起義,宣佈成立蘇維埃政府。

1928年4月28日,朱德與毛澤東在江西井岡山會合,並於1928年5月組成工農紅軍。中共建軍後於勢力範圍內展開土地改革,並與中華民國政府軍隊在1930-1934年間發生5次反圍剿戰爭。

4、比土匪更惡劣

即使是土匪,當外族武裝侵略和屠殺自己的民族時,也很難與外族聯合屠殺自己的民族,因為土匪都知道,他們賴以生存的是自己的民族。可是中共選擇了比土匪更惡劣 的行為。

1929年時值中國和蘇聯因中東路事件正在中國東北開戰,共產國際遠東局從一開始就明確要求中共要提出「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並組織大規模的反對國民黨和擁護蘇聯的示威。對此,中共毫不猶豫地做出了積極的響應。他們召開政治局會議,決定開動一切宣傳機器,並在8月1日「反帝日」舉行示威,而且爭取發動上海工人總罷工。

對於中共的做法,陳獨秀專門致信提出批評,主張在這個時候片面宣傳「擁護蘇聯」「於我們不利」,絕不能簡單地認為「廣大群眾都認同蘇聯是中國的朋友」。針對蘇聯在邊境對中國的大肆侵略行為。中國共產黨出賣國家和民族利益。而陳獨秀因為反對中共「武裝保衛蘇聯」,導致被開除黨籍。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中共在蘇聯支援下於11月7日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定都江西瑞金,頒布了憲法,發行了貨幣。這是第一次,在中國境內成立了一個以外國名字命名的政府,準確的說應該是一個漢奸的政府,也是蘇俄的傀儡政府。

1932年10月毛澤東在寧都會議上被解除軍權。1934年,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紅軍主力被迫自瑞金撤退開始長征,期間與國民政府軍多次交火,損失慘重。1935毛澤東重獲軍事上的領導權,但在黨的方面依然由共產國際掌控。同年10月紅一方面軍到達陝西延安,與陝北紅軍會合。1936年10月,紅軍三支隊伍在甘肅會寧會合,這就是後來宣稱的「長征」。

5、比漢奸更無恥

1936年5月中共遵照蘇聯「聯蔣抗日」的明確指示,在陝北提出「逼蔣抗日」,呼籲國民黨中央「集中國力,一致對外」。同年12月,西安事變,蔣中正被迫接受「停止剿共、一同抗日」。1937年7月日本製造盧溝橋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8月22日陝北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10月南方的紅軍游擊隊整編為國民革命軍新編陸軍第四軍,開始第二次國共合作。

抗戰之初,毛澤東對八路軍要求「七分發展,二分應付(國民政府),一分抗日。」這樣一來,紅軍從抗戰開始的5萬兵力,發展到抗戰結束時的120多萬人,印證了「七分發展」之說。而蔣介石在抗戰前約有30個德式裝備步兵師,這些國軍精銳,幾乎就在抗戰的第一年就已經耗損殆盡,也是國軍浴血抗戰的鐵證。
  
共產黨高舉抗日大旗,卻只在後方收編地方軍和游擊隊,除了平型關、百團大戰等幾個屈指可數的對日戰鬥外,共產黨無抗日戰績可言,只是在忙於擴大地盤。在日本投降時搶著受降日軍,把自己擴充成號稱擁有九十餘萬正規軍和兩百萬民兵的「強大力量」。抗日的正面戰場則全留給了國民黨軍隊,國民黨戰死疆場的將軍二百多人,共產黨的指揮官幾乎毫無損失。

1941年4月,蘇聯與日本簽署《日蘇中立條約》、《共同宣言》,其宣言內有:「……蘇聯誓當尊重『滿洲國』之領土完整與神聖不可侵犯性 ,日本誓當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國』之領土完整與神聖不可侵犯性」 。中國共產黨表態全力支持 。為此,《新華日報》發表社論。中共這時的賣國表現應該說是比漢奸更無恥。

國民政府外交部王寵惠部長發表聲明,強調東北四省及外蒙均為中華民國之領土,《蘇日共同宣言》對中國絕對無效。

在中華民族這場最慘烈的戰爭中,共產黨從國難中擴大自己的勢力並隨後竊取了政權。所以,1964年,毛澤東接見日本社會黨訪華代表團時,日本代表團負責人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對日本侵華戰爭向中國人民道歉。毛澤東說,不需要道歉,因為你們日軍侵略中國,日本皇軍到中國來幫助共產黨推翻了國民黨政權。沒有你們侵略中國,共產黨當時就不可能壯大,就不可能把國民黨推翻了。
  
1972年中日建交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問中國時,再次講要跟中國道歉。毛澤東又同樣跟他說,不需要道歉,要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二)、幽靈用「共產文化」進行全民洗腦、將「人」變成「獸」

從1942年開始,共產「幽靈」基本完成了對中華民族的「附體」,中國大陸即進入由共產「幽靈」完全控制的毛澤東時代。

從毛澤東在1942年發表《在延安座談會上的講話》開始,建立了一套共產文化的指導思想和方向。這一時期的文學、藝術和所有的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以及所有的學校教育、政治運動都要以馬克思的共產意識形態和觀念為指導,形成了一套完全拋棄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共產文化」,生產了許多具有共產獨特形象,讓現代人都貽笑大方的詭異作品。在邪惡的共產文化環境下,潛移默化的又堂而皇之的將「人」變成「獸」。

共產黨的邪惡性貫穿在從它被醞釀、產生、到成型的全過程中。這個過程是一個集全人類有史以來邪惡大成的過程;也是世間邪惡達到極致、頂峰的過程;這就是幾千年以前就有的:所有古聖先賢們、先知們、所有宗教、以及神、佛陀所預言的使人類走向毀滅(世界末日)的邪惡「幽靈」。

(未完待續)

--轉自《新紀元周刊》自由評論

責任編輯:勞拉

評論
2015-07-10 4: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