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倫斯奇緣 真善忍美展與美第奇王子

作者:史多華

Aria 畫廊主人艾力歐.丹納與張昆侖教授一起為「真善忍美展」在佛羅倫斯阿麗雅(Aria)畫廊開幕剪彩。(Marius Iacob/大紀元)

  人氣: 65
【字號】    
   標籤: tags: , ,

七月初的佛羅倫斯正處旅遊旺季,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頂著艷陽,興味盎然地穿梭在古老的巷弄間,探尋著幾百年來的歷史遺跡。在著名的舊橋附近,與亞諾河平行的一條巷道裏,人們驚奇地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藝術天地——「真善忍美展」正在阿麗雅(Aria)畫廊舉行。

穿過中庭花園,一尊莊嚴慈悲的佛像似在等待著有緣的參觀者,進入畫廊後,觀眾發現自己置身於一種前所未有的藝術體驗中,既熟悉又新奇。熟悉的是寫實細膩的西方繪畫技法;新奇的是畫中的令人震撼的故事與洪大的宇宙觀。

Aria畫廊主人艾力歐.丹納(Elio d’Anna)曾是音樂家,也是商人、作家和一個有理念的教育家,他在世界各地創辦歐洲經濟學校,希望教育出有開闊思想,能夠調和對立的經濟領域領導者。「真善忍美展」的作品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由於感到「真善忍美展」的價值和他的理念相近,於是邀請畫展在他佛羅倫斯的Aria畫廊展出,而畫廊的對面就是他的歐洲經濟學校。Elio有意讓學生們看到不一樣的世界,引發對人生價值的深層思考。

阿麗雅(Aria)畫廊的中庭花園。(史多華/大紀元)
阿麗雅(Aria)畫廊的中庭花園。(史多華/大紀元)

Aria 畫廊主人艾力歐.丹納(Elio d'Anna)曾是音樂家,也是商人、作家和一個有理念的教育家,他在世界各地創辦歐洲經濟學校,希望教育出有開闊思想,能夠調和對立的經濟領域的領導者。(Kacey Cox / Ntd)
Aria 畫廊主人艾力歐.丹納(Elio d’Anna)曾是音樂家,也是商人、作家和一個有理念的教育家,他在世界各地創辦歐洲經濟學校,希望教育出有開闊思想,能夠調和對立的經濟領域的領導者。(Kacey Cox / Ntd)

「真善忍美展」期間,張昆侖教授接受意大利當地托斯坎納電視台採訪。(史多華/大紀元)
「真善忍美展」期間,張昆侖教授接受意大利當地托斯坎納電視台採訪。(史多華/大紀元)

張昆侖教授和陳肖平、王晶兩位畫家向公眾介紹新作和他們的合作方式。(Marius Iacob/大紀元)
張昆侖教授和陳肖平、王晶兩位畫家向公眾介紹新作和他們的合作方式。(Marius Iacob/大紀元)

Aria 畫廊主人艾力歐.丹納與張昆侖教授一起為「真善忍美展」在佛羅倫斯阿麗雅(Aria)畫廊開幕剪彩。(Marius Iacob/大紀元)
Aria 畫廊主人艾力歐.丹納與張昆侖教授一起為「真善忍美展」在佛羅倫斯阿麗雅(Aria)畫廊開幕剪彩。(Marius Iacob/大紀元)

佛羅倫斯的「真善忍美展」傳單。(史多華/大紀元)
佛羅倫斯的「真善忍美展」傳單。(史多華/大紀元)

艾力歐對於法輪功修煉者正在承受的痛苦經歷非常震驚,也深表同情。但是他又對此表示樂觀,認為「這些磨難會成為使修煉者更堅強的外在因素……這個穿越混亂和暴力而提升的過程,可以幫助人類進歩,讓人類變得更好」。

美第奇王子

畫展開幕當天雲集的貴賓中,還有一位身分獨特的人物,即著名的美第奇家族後裔——托斯卡納的歐塔維亞諾.德.美第奇。

托斯卡納的歐塔維亞諾.德.美第奇(le Prince Ottaviano de Medici de Toscane)屬於「偉大的羅倫左(Lorenzo il Magnifico)」一支的後裔,在畫展中接受記者採訪。美第奇家族自文藝復興時期到十八世紀,統治佛羅倫斯達數世紀之久。(Marius Iacob/大紀元)
托斯卡納的歐塔維亞諾.德.美第奇(le Prince Ottaviano de Medici de Toscane)屬於「偉大的羅倫左(Lorenzo il Magnifico)」一支的後裔,在畫展中接受記者採訪。美第奇家族自文藝復興時期到十八世紀,統治佛羅倫斯達數世紀之久。(Marius Iacob/大紀元)

美第奇王子的個人臉書上,貼了一幅「真善忍美展」陳肖平的作品《震撼》。(大紀元圖片庫)
美第奇王子的個人臉書上,貼了一幅「真善忍美展」陳肖平的作品《震撼》。(大紀元圖片庫)

美第奇家族在歐洲歷史上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特別以文藝復興藝術的推手和贊助者著稱,許多最著名的藝術家在他們的羽翼下發展與創作出偉大的作品。目前這位托斯卡納的美第奇王子雖然不再統治佛羅倫斯,但他對家鄉的傳統藝術被大眾文化侵蝕、淹沒的現象十分憂心,而致力於推動回歸傳統。於是他成立美第奇基金會,建立佛羅倫斯美第奇學院,要求藝術家必須真正學習古代的繪畫。他說,由於當今的美術學院不再教這些,因此了解繪畫的基本功、包括解剖學、哲學和隱藏在文藝復興風格背後的精神內涵,就變得非常重要。

可想而知,當美第奇王子看到「真善忍美展」時,會有什麼反應。「我對這個展覽感到非常驚奇,」美第奇王子說,「畫展表現了人性智慧的根本、普世的原則、一種境界的昇華,宇宙與個體的結合,天、地之間的連結。」

美第奇王子當然也看到了畫展中他所尋找的高度嚴格寫實的繪畫技法。他想這或許是個機會,做為他重建佛羅倫斯文化計劃的初步。於是美第奇王子主動要求與畫展協調人張昆侖教授和藝術家們家見面,在共同價值與技法上作交流,並探討未來合作的可能;或許能為佛羅倫斯找到一個重要出路。

原本預計半個小時的會談,結果進行了三個小時,直到畫廊要關門才不得不離開。談了什麼呢?讓他們暫時保密吧。當然,美第奇王子更能理解「真善忍美展」的意義和使命,並約定持續的合作與交流。張昆侖鼓勵他繼續美迪奇家族的良好傳統,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王子似有所悟,臨別時一再強調:「我一定要做好!」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巡迴世界50多個國家的「真善忍」國際美展於2015年7月8日來到芝加哥市的湯姆遜中心(Thompson Center)即州政府大樓舉行。眾多民眾觀看了畫展,對法輪功遭受中共的殘酷迫害表示震驚及同情,並紛紛在給議員的請願書上簽名,希望幫助制止這場持續十多年的迫害。
  • 跨越歐、亞、美、澳紐四大洲,巡迴40多個國家,兩百多個城市的「真善忍國際美展」5月30日上午10點在台灣桃園元智大學展開為期3天的展覽。桃園市文化局長莊秀美觀賞藝術家的畫作後沉痛表示,在21世紀裡,發生中共對美好的人性與倫理道德的迫害,人類應該做最深沉的反省。
  •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為期十天的「真善忍(Truth, Compassion, Tolerance)國際美展」在烏克蘭奧德薩市落下帷幕。美展期間,當地電視台「奧德薩」對美展主辦方進行了三十四分鐘的直播專訪。
  •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二日,烏克蘭「真善忍」美展在南部城市尼古拉耶夫市落下帷幕。美展期間該市的五家媒體報導了「真善忍」美展。其中nikvesti網站有關美展的報導還配有相關視頻。報導中說:「這些畫家是中國邪惡共產主義體制的見證人。他們中有人曾遭受監獄的酷刑和恐怖的迫害。」而另一家媒體niklife網站的關於美展報導中介紹了法輪功的法理和詳盡的目前被非法迫害的事實。
  • 法輪功學員反迫害10多年來,發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有快樂的、有悲傷的,真善忍國際美展的每幅畫,訴說每個學員的故事,看完畫展的台南市議員莊玉珠有感而發表示,如此爐火純青的畫工,是被開啟心靈昇華後,才能有這樣的功力,畫出令人震撼的畫作。
  • 2014年9月27日星期六,為期7天的「真善忍國際美展」在加拿大的藝術之都蒙特利爾Ateliers Lozeau隆重開幕。開幕儀式上,藝術家張昆侖教授、凱瑟琳‧潔里絲(Kathy Gillis)女士以及加拿大聯邦自由黨國會議員歐文‧考特勒(Irwin Cotler)的特別助理蒂娜‧杜薩隆(Diane Du Sablon)女士、法輪功受迫害見證者何立志先生等嘉賓到場出席,杜薩隆女士代未能到場的考特勒議員轉交了給張教授的賀信。
  • 植物學也是美迪奇長久以來關注的項目。十七世紀美迪奇的法蘭西斯一世和波隆納學者 尤里斯.阿多法蘭迪 (Ulisse Aldovrandi)就西印度群島(美洲)的植物學和動物學方面進行交流,特別是就古代文獻的紀錄與自然的實際觀察之間的對照向他請益。
  • 雖然身處地理大發現的時代,美迪奇家族並沒有參與到航海探險或殖民的行動中,然而他們仍然渴望收藏來自海外的異國珍寶。從15世紀開始,美迪奇就收到過埃及蘇丹贈送的禮物── 一件相當珍貴的餐具,促使「偉大的羅倫左」到威尼斯採購各種配件以求完整;羅倫左甚至在達伽瑪發現好望角之前就對中國的瓷器十分感興趣。
  • 和其它的古董一樣,珍貴石材的花瓶也是美迪奇家族自始的收藏品,老科西莫的兒子「痛風者皮也洛」於1465年從威尼斯獲得了一件華貴的紅色石瓶,是整塊紅髓石琢磨雕刻成的。到了1492年—「偉大羅倫佐」逝世那一年,紅石瓶價值已高達600弗洛林金幣。1494年美迪奇家族被逐出佛羅倫斯的時候,這件珍貴花瓶一度遺失,後來又被教宗克里門七世買回。花瓶上刻的羅倫佐名字的幾個金色字母,後來也出現在米開朗基羅為聖羅倫佐教堂設計的聖物講壇上。
  • 美迪奇家族幾個世代的收藏,提供了一個十五到十八世紀獨一無二的藝術總覽,種類包括繪畫、古董、石雕、異國物品、雕刻、手飾甚至科學儀器:足以使美迪奇家族『在記憶中永恆存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