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國企法律顧問「訴江」 迫害法輪功與賣國

蕭可在等待記者採訪。 (楊陽/大紀元)

蕭可在等待記者採訪。 (楊陽/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7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蘇湘嵐洛杉磯報導)目前已有超過六萬人向中共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遞交訴狀,控告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罪行。在洛杉磯一名專職法律工作者,曾任中國大型國企山東航空集團和世界500強企業丹麥馬士基(Maersk)公司的法律顧問蕭可也要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

蕭可在辦公。(楊陽/大紀元)
蕭可在辦公。(楊陽/大紀元)

蕭可在煉功。(楊陽/大紀元)
蕭可在煉功。(楊陽/大紀元)

蕭可在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思想境界得到巨大好處,他說從2002年至今,13年沒花過一分醫藥費,但正當他事業有成之時,蕭可卻遭到了「610辦公室」的監控。
蕭可參加集體煉功。(資料畫面)
蕭可參加集體煉功。(資料畫面)

法律工作者蕭可說:「2013年的1月,我發現我的手機總有人莫名其妙的打電話來,找各種理由套取我的姓名和住址。由於我的職業背景,我對共產黨公檢法的運作方式非常了解,隨後,這種匿名電話又打來多次,每次都有不同的人試圖核實我的姓名、套取身分證號和住址。我立即意識到,我的電話已被恐怖組織「610辦公室」監聽。於是,我用最快的速度逃離了中國,來到美國避難。我不得不背井離鄉,放棄了國內的工作生活,而面臨與我父母、親友長期分離的精神迫害。我和我家人所遭受的這一切痛苦,均來源於江澤民的恐怖主義迫害政策。」

在中共不斷監控騷擾下,蕭可精神受到巨大壓力。

一、成立「610辦公室」恐怖迫害法輪功

蕭可說,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下,迫使全中國人背離「真、善、忍」的做人原則,耗費巨額國家資源製造大量的冤案。「江澤民的『610辦公室』本質上是個非法組織,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它的唯一目的就是迫害法輪功。諷刺的是,一個非法組織居然淩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操縱各級的國家機關,不走任何法律程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暗中非法監控、跟蹤、綁架、拘禁、毒打,甚至活體摘取人體器官。所以說,『610辦公室』本質上又是一個有黑色會性質的恐怖組織,我本人是直接受害者。」

他說,「610辦公室」迫害分散居住在全國各地的一億法輪功學員,其運作中所需消耗的社會資源之巨大可想而知!該組織的活動經費和成員數量被嚴格保密,但據估計,在其進行恐怖活動的高峰期,為操縱、協調各級國家機關參與迫害法輪功,如:調查、搜捕、監控、監聽、跟蹤、綁架、拘禁、毆打、洗腦……等等,消耗了高達四分之一的國民生產總值,導致公共財產、社會資源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的損失。伴隨這巨額社會資源的浪費,是數以百萬的法輪功學員被虐殺、被毒打、被活體摘除人體器官、被迫失學、失業、流離失所,包括我本人在內的一些法輪功學員,逃脫了身體上的迫害,但精神上時刻處於江澤民所製造的紅色恐怖氛圍之中,長期高度緊張,遭受了巨大的精神迫害。

針對這部分,蕭可對江澤民控告如下:

江澤民觸犯《憲法》第5條;觸犯《刑法》第120條:危害公共安全罪(組織、領導、參加恐怖活動罪);觸犯《刑法》第397條:瀆職罪(濫用職權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五條規定:「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二十條規定:「組織、領導和積極參加恐怖活動組織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犯前款罪並實施殺人、爆炸、綁架等犯罪的,依照數罪並罰的規定處罰。」

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他說,不要以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跟自己沒關係,其實江澤民讓中國老百姓時刻活在恐懼之中。

蕭可說:「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是國家恐怖主義。從法律角度講,比如有人天天從十幾層的高樓上往下面扔石頭,砸死了很多人。我沒有被他砸到,只是因為我僥倖逃脫了而已,但我的精神時刻都保持高度緊張,巨大的精神迫害。江澤民就是那個從高樓往下扔石頭扔刀子的犯罪嫌疑人,時刻危害全體中國人的公共安全。」

二、江澤民出賣中國領土給俄羅斯

不僅如此,1999年12月9日,江澤民在北京與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秘密簽訂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以法律條文將中俄世代相爭的、中國東北黑龍江以北的大片肥沃土地和外興安嶺原始森林(包括庫頁島)以及外蒙古西北的唐努烏梁海地區、總面積相當於100多個臺灣的300多萬平方公里領土拱手出讓給俄羅斯。究其原因,是因為江澤民在1950年代,作為公職人員出訪過蘇聯學習汽車製造技術,在莫斯科斯大林汽車廠學習期間,江澤民被蘇方的色情女間諜克拉娃引誘,秘密加入了蘇聯特務組織克格勃的遠東局,為蘇方搜集中國情報。江澤民當上中共總書記後,蘇聯解體,江澤民出賣中國情報的事實,就成為把柄落在俄羅斯方面的手中。為避免醜事敗露,江澤民暗中與俄方達成秘密協定,以出賣中國主權和領土的方式,換來俄方為其賣國行徑保守秘密。

蕭可表示:「江澤民的罪行罄竹難書,他出賣幾百萬平方公里土地給俄羅斯,賣國求榮,全體中國人都是受害者。」

針對此部分,蕭可對將江澤民控告如下:

《憲法》第9條;觸犯《刑法》第102條、111條:危害國家安全罪(背叛國家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九條規定:「礦藏、水流、森林、山嶺、草原、荒地、灘塗等自然資源,都屬於國家所有,即全民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零二條規定:「勾結外國,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一百一十一條規定:「為境外的機構、組織、人員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或者情報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三、江澤民的危害深入中國各層面

蕭可表示,在1992至1999年短短7年時間,以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吸引了全國各地高達一億人來修煉法輪功。人們通過學法、煉功,提升了個人道德,淨化了社會風氣,改善了身體健康,降低了醫療消耗,節約了社會資源,緩解了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穩定了個人、家庭與社會之間的關系。正如前中國領導人喬石對法輪功的獨立調查報告中所提到的:「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而江澤民因小肚雞腸的妒忌,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通過其一手創辦的黑社會性質恐怖組織「610辦公室」操控整個國家機器,幾乎窮盡全部社會資源參與對「真、善、忍」迫害。高壓政策下,各級政府機關被迫將迫害法輪功當作一項職能,不惜耗用天文數字的人力、物力、財力,動員全國資源,把整個政府的運作軸心壓在法輪功上,將中華民族拖入苦難深重的危機。司法系統假法律之名義血腥迫害,誣判法輪功學員,打壓那些勇於為法輪功學員做辯護的正義律師,威逼利誘執法人員刑訊逼供、羅織罪名、造假陷害、枉法裁判,使司法系統淪為血債累累的犯罪系統。

醫療系統完全站在了「救死扶傷」的反面,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謀取高額經濟利益,假「移植」之名而行殺人之實,醫院變成了屠宰場。

教育系統背棄了傳承文明的使命,老師不再「傳道、授業、解惑」,而是強制灌輸對「真、善、忍」普世價值的仇視。「教育產業化」以賺錢為最終目的,學校變成了名利場。

新聞系統完全背離了「真實、準確、獨立」的原則,捏造、炮製假新聞,如「天安門自焚偽案」等。本該是「無冕之王」的新聞工作者變成了江澤民的謊言傳聲筒,忽悠老百姓陷入極度的困境。

法律工作者蕭可說:「我有澄清事實的權利,我有自我辯護的權利,今天我控告江澤民,就是要問他,敢不敢跟我在法庭上公開辯論?中共號稱自己是法治國家,我們就用法律方式解決問題。」

蕭可說審判江澤民的一天即將到來,「他會遇到人心的審判、道德的審判,法律層面的審判,全社會對他的審判。」◇

責任編輯:方平

評論
2015-07-16 8: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