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近看曾宇謙

人氣: 11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2日報導】(中央社台北2日電)該怎麼說曾宇謙呢?乍看斯斯文文、瘦瘦高高,像文弱書生。2012年我派駐在比利時,他來當地參加伊莉莎白國際音樂大賽,比利時電視台記者約他在下榻旅館附近的日本料理店訪談。

老闆看到電視台採訪年輕音樂家的陣仗不免驚奇,之後曾宇謙停留在比利時期間,只要上門光顧這家餐廳,他最喜愛的豬排飯一定多加點兒分量,熱心的店東說,「他太瘦了,這樣去比賽哪行?得好好補補」。

不過在國際音樂舞台一再創造屬於他個人與台灣的驚奇,以及眼鏡藏不住他犀利與自信的眼神,形容曾宇謙是奇才一點也不為過。

樂壇和一山還有一山高的武林雷同,門戶之見既深且重,可是他的天賦卻是與生俱來,以致非音樂因素從來不能限制他如鑽石般耀眼光芒。

曾指導曾宇謙的台灣師大音樂系教授陳沁紅說,有人問為何他的把位和指技可以掌握的這麼精準?曾宇謙當場愣住了,不知道怎麼回答對方,因為精準對他而言從來不是個問題,而是他向來就這麼精準。

那年伊莉莎白音樂大獎賽(Queen Elisabeth International),曾宇謙入圍最後6人決賽,當時他只有17歲,是這項競賽創辦以來最年輕的參賽者。

決選那晚,他在布魯塞爾中央美術館(Centre forFine Arts Brussels又名BOZAR)演奏布拉姆斯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說實在布拉姆斯這位被樂壇譽為貝多芬接班人的大師,他的曲風有貝多芬的燦爛輝煌,可是更多了如高粱酒入喉的濃烈與醇厚,曾宇謙這麼稚嫩的年紀,要挑戰並詮釋超齡曲風,實在大膽又有主見。

最後曾宇謙再度以精準的技藝,當著比利時國王與皇室成員的面前,折服了所有懷疑他的觀眾,當他拉完第4樂章最後一個音符,全場起立報以如雷加下大雨的嘩啦啦掌聲,以及搭配一個從台灣來的記者狂喊Bravo的激情。

一旁的比利時老夫婦拉著我的手,「恭喜你,你兒子很棒」,我大笑說,「我還真希望他是我兒子」。

到後台不斷給曾宇謙按讚,他頓時卸下了穩健台風,流露大孩子令人疼惜的口吻說,「當我拉完第4樂章最後一個音符,腦海頓時浮現一路走過來的歷程,還有爸爸、媽媽與老師的臉孔,我真的快哭出來」。

今年柴可夫斯基大賽首獎從缺,頒獎典禮曾宇謙舉起銀牌輕輕碰觸嘴唇,而3年前伊莉莎白大獎賽的頒獎典禮那晚,首獎沒有從缺,可惜在眾人難以置信的驚嘆聲中,曾宇謙和優勝擦肩而過。

他第5順位上台向全場比了右手食指朝上的手勢,我問他是因為要感謝的人太多了,所以只好謝天嗎?「不,我是在鼓勵我自己」。

「我不擔心宇謙信心十足,只擔心他自信滿滿」,宇謙爸爸曾憲宏告訴我,兒子幼稚園大班唱世界名曲生日快樂,4句歌詞都唱同一個調,朋友建議他帶宇謙上音樂班找音感,沒想到這無心插柳之舉,卻挖掘潛藏在宇謙靈魂深處的不凡資質。

當然,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可是學音樂的過程卻是比毅力也比財力,曾憲宏和宇謙媽媽也曾因家計而煩惱如何維繫及鋪陳宇謙的音樂生命,在退休金與兒子前途的兩端之間掙扎,「反而兒子的鼓勵,讓我很得安慰」。

曾宇謙的傳奇在國際音樂舞台繼續揮灑,在電影影像世界也留下紀錄。陳大璞執導的皮克青春,就相中了曾宇謙飾演一心追逐音樂夢想的青少年,當時曾宇謙已經在美國深造,他是趁著暑假的空檔回台搶拍,完成這部躍上大銀幕的處女作。

有機會同伊莉莎白音樂大賽秘書長范奈斯特(Michel-Etienne Van Neste)閒聊,告訴他曾宇謙曾主演電影的往事,「真的嗎?怎麼都沒聽他提過?真是太謙虛了,曾宇謙不但是音樂家,更是藝術家了」。

曾宇謙的音樂世界不單只有五線譜上,排列高高低低的豆芽菜,有電影的成分,更有豐富的人文關懷。伊莉莎白大獎賽落幕後緊接著比利時國慶,曾宇謙受邀在比利時國慶演奏會獻藝。

之後,現任外交部長、當時駐歐盟兼駐比利時代表林永樂,在台僑經營的中餐廳設宴款待,算是替他慶功。

原本想多聽聽他聊在美國寇蒂斯音樂學院(Curtis)求學的點滴,卻談得不多,反而分享不少他憂心美國基改農作對大自然的衝擊與影響,我看著眼前這個當時還不到20歲,算是高三、高二年歲的大男孩,有這樣的思維與獨到見解,至今記憶猶新。

2012年的伊莉莎白大賽落幕後,我問宇謙爸爸,多少音樂家夢寐以求能攀上國際音樂大獎的殿堂卻一生無緣,曾宇謙不能說登峰造極但算是前途無可限量,對他的未來有甚麼打算?

「畢竟他只是高中年歲,大學的門檻還沒過,我常常告訴他不要忘了自己是學生的身分,學生最重要是把書唸好」,沒有好高騖遠、實事求是的家庭教育,或許是曾宇謙能夠在競爭激烈的樂壇,保持平常心又實力精進的關鍵。

那年他們要離開比利時前,宇謙爸爸說了一段,他們曾前往俄羅斯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參加音樂競賽的往事。

因為曾宇謙出入都得揹著奇美基金會贊助他的名琴,所以多數家當得由曾憲宏一肩扛著,父子兩人相互扶持,穿梭在地鐵與電車站之間流轉、換車,碰上人潮洶湧的尖峰時刻,難免人多顧此失彼以致盤纏給扒了。

如今我在台灣看著俄羅斯彼端傳回的衛星畫面,替曾宇謙高興也替這對父子掛心,希望他們一切都好,平安順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