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歐洲大鍋飯能拯救希臘大鍋飯?

養老金太高 大鍋飯太多 鼓勵少干多得 拖垮希臘經濟

希臘總理(右)和新財長在談話,新財長是幾個星期前換的,上星期換了一個部長,兩個副部長。(ARIS MESSINIS/AFP/Getty Images)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7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文婧德國報導)關閉了三週的希臘銀行終於在本週一(7月20日)恢復營業,雖然資本管制和取款限制將維持,但畢竟讓希臘人有了個喘息的機會。但歐盟各國喘息的空間卻越來越少,對希臘問題的爭吵不斷升級,而且「戰火」從國家之間延伸到國家之內。希臘總理已經將內閣換血,將10個反對新救助協議的官員撤掉;而德國,雖然國會同意再次提供給希臘援助,但執政黨內因為希臘問題出現分裂,已有高層政治家公開談論自己有可能辭職。

這個貧窮的半農業國家,GDP只佔歐元區2%的希臘,不僅讓歐洲經濟動盪不安,也讓歐洲人分裂。希臘的貧窮到底是緣起於何方?歐盟真的能救了它嗎?

養老金太易得 鼓勵少付出多得到

有人說希臘是高福利國家,經濟生生被高福利拖垮,比如工作時間短,退休年齡早,退休金不成比例地高。但也有人說,希臘是低福利國家,因為其福利占GDP的比例還沒有美國高,也沒有德國高。

希臘的福利總額的確不高,但其中90%左右都給了養老金,和德國比較一下,希臘這個養老金製度可謂是懶人的搖籃。

希臘這個全歐盟欠債最多的國家,其養老金數額卻是數一數二的高,2013年平均是958歐元,這是希臘政府提供給歐盟的數據。而歐洲數一數二的富國德國養老金只有734(西德地區)到896歐元(東德地區)。需要順便解釋一下的是,從法定養老金數額來看,是西德比東德高,但實際平均數額正好反過來,是因為西德女性工作比例比東德小,而且兼職的多,全職的少,所以退休後拿的養老金就少,一平均下來,西德就比東德少了。

2013年德國和希臘退休金對比(大紀元製作)
2013年德國和希臘退休金對比(大紀元製作)

德國《焦點》雜誌報導,希臘農業從業人員工作60歲可以提前退休,條件是工作滿15年,早退的退休金和正常退休金相比並沒有少很多。而德國是工作滿35年後,也就是交了35年養老保險後,才允許提前退休,而且退休金比到了法定年齡才退休的人明顯減少。

希臘公職人員更是享有「逆天」待遇,50歲就可提前退休。所以希臘人提前退休的人多,沒有甚麼後顧;而德國人想提前退休時,都要再三掂量掂量荷包,很多人因此而熬到法定退休年齡才從職場抽身,為的就是拿全額退休金。德國目前正在把法定退休年齡從65歲逐步提高到67歲。

德國《世界報》報導,根據國際經合組織(OECD)計算,如果希臘不進行養老金改革,那麼到2055年,養老金開支將占國內生產總值的24%,這比德國多將近1倍。

這些年希臘已經是在借債發養老金了,現在欠債都還不上了。當然,工作了一生,交了一生的養老保險,當然有權利得到養老金,但希臘這種退休金高福利已經超出了社會平衡的界線,讓「付出少收穫多」成為了社會風氣,但欠債早晚是要還的。大家都從國家的這個「大鍋」裡盛飯吃,卻很少往裡面添米加菜,這個鍋遲早是要空的。

國營企業大鍋飯拖垮經濟

對中國經濟稍有瞭解的人都知道,國營企業意味著官僚、低效,幾乎是災難的同義詞。希臘也是如此。

2010年,在債權人的要求下,希臘政府要把70個只允許國營企業經營的行業私有化,除了鐵路系統,還包括港口、賭場、天然氣公司、供水公司,甚至還包括藥店、運輸行業、公證員等。面之廣,不禁讓人問,希臘到底是姓「資」還是姓「社」。

在希臘國營企業工作,不僅是「鐵飯碗」,而且報酬豐厚,津貼名目繁多,連洗手獎金,準時上班獎金都出台了。另一方面,這些國企帶來的巨額虧損在債務危機中起到了不能忽視的作用。

據德國《每日鏡報》報導,2010年時,希臘鐵路系統已經揹負了95億歐元的債務,而且每天虧損300萬歐元,賣票得到的利潤只能支付員工工資的1/4。而鐵路員工是工資待遇最好的職業之一,5年內漲了62%。甚至火車司機每開一公里都能得到獎金。

該報導還稱,2010年雅典公交系統每天虧損100多萬歐元,一年是4億歐元。幾十年來,希臘的政治家們不斷地將自己人安排到這些國營企業內,一位部長曾經一次性安排271人進入雅典地鐵系統工作。雅典城鐵系統員工曾經在幾年內從156名員工擴大到689名,而同期城鐵路段長度僅僅從25公里增加到27公里。

人多出了幾倍,活卻還是以前那麼一點,每個人都很輕鬆,卻都享受著豐厚的待遇,人工成本和營業額完全不成正比。而且幹好干壞一個樣,永遠不會失去飯碗。在這樣的地方,連勤勞的人都會變懶。人人在吃大鍋飯,所有國營企業都在虧損,當然就成為了必然。

西歐也走過從國有到私營的歷程

西歐也曾經走過了一個從國有到私營的艱難過程,以英國為例,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三界首相撒切爾夫人調整了一些政策,她減少政府對經濟活動的干預,對大多數國營事業實行私有化,使勞動力市場變得更具彈性,這是讓英國經濟最終走出了長期「滯脹」局面的一個重要原因。

自1981年以後,英國經濟年實際增長率為3%以上,在當時是僅次於日本的主要西方發達國家。變革必然會帶來痛苦,當年失業率曾居高不下,這可能是所有「從國有到私營」的路上都需要經歷的。

在社會文化領域,撒切爾夫人致力於抨擊福利制度和大鍋飯所衍生的「不勞而獲」思想,鼓勵透過努力工作以創造財富,而非追求財富的再分配。

當西歐大部分國家在80年代普遍走向市場經濟時,希臘仍然抓著大鍋飯不放,這和希臘的政治體制很有關係。

兩大家族當政 不是真民主

希臘雖然有選舉,也有議會,但很難說它是一個民主政體。一位對希臘戰後歷史相當瞭解的作者是這樣形容的:「戰後的希臘,基本上是由兩個家族輪流執政。如果你1944年到希臘,你會發現希臘的總理是帕潘德裡歐(George Papandreous)。他是帕潘德裡歐爺爺。如果你在1981年到希臘,你會發現希臘的總理還是帕潘德裡歐(Andreas Papandreous)。他是帕潘德裡歐爸爸。2011年,先是宣佈要對該國歐元區地位進行全民公投,後來又臨時變卦,最後宣佈辭職的希臘總理還是帕潘德裡歐(George Papandreous)。他是帕潘德裡歐兒子。」

「當帕潘德裡歐家族不在台上的時候,是卡拉曼尼斯家族(Karamanlises)。在20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康斯坦丁・卡拉曼尼斯先後四次當選希臘總理。在希臘債務危機爆發之前,希臘總理是科斯塔斯・卡拉曼尼斯,他是康斯坦丁・卡拉曼尼斯的侄子。」

結果希臘這個國家,不是老權貴帕潘德裡歐家族當家,裙帶關係一群群,就是帕潘德裡歐家族代表的左翼政黨打「福利」這張牌贏得選舉。

現在的總理齊普拉斯雖然不是這兩個家族的,但他也是左翼的代表,甚至被其它歐盟國家一些政治家直呼為「共產黨人」。他今年初大選能勝出,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承諾不會大幅削減福利,但「大鍋飯」裡已經空空如也,連鍋本身都快保不住了,「福利」從何而來?根本就是為了贏得大選而開出的空頭支票,將已經習慣了「付出少得到多」的希臘人拉到自己的陣營來。

希臘這類民主制度極為不完善的國家的社會管理能力也極差,沒有獨立的經濟審查機構,稅務追查不利,法律系統不完善,和德國等真正的民主國家相差甚遠。

希臘人逃稅成習慣 國家無力管

這樣的社會管理能力助長了希臘人逃稅風氣。德國《世界報》報導,如果逃稅的人都得進監獄的話,那麼有將近100萬希臘人是跑不掉的,而希臘總人口只有1100萬。

該報寫道,在希臘查稅有時候很需要創造力,比如希臘北部有個城市叫Ekali,是個富人聚居的地方。這個城市只有324個家庭在填申報表的時候說自己家有游泳池,並交稅。結果稅務部門拿Google地圖一搜索,後院裡有游泳池的家庭有將近1.7萬戶。

醫生、公證員以及富裕的自由職業者,從報稅單上看,這些富人們應該是過著勉強能餬口的生活。

雖然到2011年時,希臘政府開出了48億歐元的逃稅罰款,但是幾乎所有的逃稅者都向法庭提出申訴,而這樣的案子一般要進行10年,因為希臘沒有專門針對稅法的檢察官和法庭。這48億歐元看來是遠水解不了近渴。

據估計,希臘政府每年因逃稅少收的錢至少有300億美元。這又是一個典型的吃國家的「大鍋飯」,卻不想為國家做貢獻的例子。

沒錢了 進歐元區後大舉借債

希臘物產不豐富,也沒有過硬的製造業,只能靠著老天和老祖宗吃飯:地中海的美麗風光和2000多年前古希臘人留下的文化遺址。旅遊業是希臘的經濟支柱。

在20世紀90年代,希臘赤字不斷攀昇,占GDP的比例最高曾達16%,債務餘額占GDP比例始終在100%以上。遠超歐盟《穩定與增長公約》規定的3%和60%的上限。無法取得進入歐元區的通行證。

但2000年,希臘財政赤字奇蹟般地降到了占GDP的1%,希臘拿著這張成績單,正式申請加入歐元區。到7月就被批准加入。

2009年經濟危機爆發後,一切都清楚了,當年希臘是靠著投資銀行高盛集團的幫助,玩了賬面遊戲,鑽了歐盟的漏洞才混進了歐元區。

在加入歐元區之前,金融市場上幾乎沒有人願意借錢給希臘,希臘國債利息很高,因為誰知道這個窮國是否能還上呢?誰願意擔這個風險?

加入歐元區之後,大家爭相借錢給希臘。希臘要想借錢,只用比德國多支付0.5%的利息。因為都在歐元這條大船上,誰都知道,希臘出了事,德國、法國都得共同承擔,借錢給希臘,其實也就是借錢給德國、法國。現在已經非常明顯了,其它歐元區國家借錢給希臘,讓它去還債。

正是進入歐元區後的大規模舉債,加快了希臘陷入主權債務危機的步伐。

希臘把歐洲拖入死胡同?

歐盟看上去正在被希臘拖入死胡同,專家分析,原因不僅僅在於希臘,做著烏托邦夢的歐洲精英們也要承擔一部分責任。他們為了一個「大一統」的歐洲,享受一個強大歐洲的風光,放棄了競爭的原則,滋養了吃「歐洲大鍋飯」的希臘,這樣的聯盟遲早會解體。

政治評論員曹長青認為,希臘危機和德國和法國有很大關係。賴帳的流氓哪裏都有,關鍵是債權人的默許縱容。希臘所以敢耍賴,是因為德法兩國百般忍讓和妥協。這兩個國家之所以不按常規懲罰賴帳,是因為他們擔心希臘一旦退出歐元區,多米諾骨牌效應可能導致歐元區解體。而歐洲一體化是歐洲精英的烏托邦夢想。

他還認為,歐洲各國政體有異,領導人不同,經濟水平不同,人均收入不同,稅率不同,強行成為一個整體,違背人類政治和經濟發展規律。希臘危機再次證明,烏托邦是不會長久的,因為它跟現實脫節,跟常識脫節,跟人類歷史進程所展示的自由精神(而不是所謂平等)、自由競爭(而不是大鍋飯)、獨立精神(而不是一體化)背道而馳。

政論家程曉農表示,希臘債務危機的直接原因是歐盟建立了跨國大鍋飯制度,差錢的國家可以不斷伸手向歐盟中央銀行借錢;等到借了巨額債務還不上了,希臘就開始賴帳。本國大鍋飯掏空了,就扒著歐盟大鍋飯不鬆手。但是,世界上真有免費午餐嗎?

德國總理默克爾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問題還在於,希臘和西班牙、葡萄牙這些國家的人不能比德國人更早退休,而是所有人都要付出一些努力。這很重要⋯⋯我們不能擁有一種貨幣,同時一個國家的人能休很多假,另外一個國家的人假很少,時間長了雙方是無法呆在一起的。」

希臘到底還有沒有救?在把歐元區和歐盟拖垮之前,希臘人能痛下決心改革嗎?希臘,到底是一個能治好的痼疾,還是一個已經癌變的瘤子,必須割掉?或許問題應該這樣問:希臘人,你們還要不要大鍋飯?歐洲人,你們還要不要大鍋飯?

責任編輯:余平

評論
2015-07-21 3: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