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國藝術與歷史之夏爾•德•拉弗斯(一)

文/李琳

拉弗斯畫像,André Bouys繪。(presse.chateauversailles.fr)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7月27日訊】作為路易十四時期畫壇革新思想的引入者,夏爾•德•拉弗斯的畫作體現了那個偉大時代藝術創作的演變進程——從他學院派的老師夏爾•勒布倫,到開啟法國洛可可風潮的他的密友安托萬•華托。儘管在前兩個世紀幾乎被人遺忘,但拉弗斯依舊在藝術史上扮演了要角,被譽為路易十四執政期間最好的畫師,參與了當時所有偉大的歷史性裝飾工程,從杜伊勒裡宮到凡爾賽。

拉弗斯的才華是多方面的,既根植於學院派大師如普桑,又通過接觸威尼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主要畫派之一,以喬爾喬內和提香為代表,吸收了文藝復興鼎盛時期畫家的精華,色彩上更大膽創新,風格更生動明快)和弗拉芒畫派的繪畫藝術而變化,創造出輕盈迷人、色彩繽紛的風格。在當時畫壇裡古典主義的普桑派和巴洛克風格的魯本斯派的紛爭中,拉弗斯主張色彩比線條重要,他的觀點深深影響了18世紀的法國藝術及收藏。

畫家生平

《發現摩西》(Moïse sauvé des eaux),描述法老的女兒在尼羅河發現嬰兒摩西的故事。(presse.chateauversailles.fr)
《發現摩西》(Moïse sauvé des eaux),描述法老的女兒在尼羅河發現嬰兒摩西的故事。(presse.chateauversailles.fr)

夏爾•德•拉弗斯(Charles de La Fosse,1636-1716年)長達80年的人生和職業生涯與路易十四時期幾乎完全重疊,密不可分。受益於王室持續的支持和畫家本人的天賦,拉弗斯獲得了非同凡響的成功。

拉弗斯出生在一個金銀匠的家庭,在十五個孩子裡面排行第十。大約在1654~1655年,他開始跟隨曾主持裝飾凡爾賽宮和沃子爵城堡的夏爾•勒布倫(Charles Le Brun,1619-1690)學習繪畫。

1659~1664年間,經路易十四的首席畫家勒布倫和財政大臣柯爾貝爾的推薦,拉弗斯從國王那裏領到了津貼,去意大利、羅馬和威尼斯繼續學習繪畫。在這5年中他研究了拉斐爾、提香、委羅內塞(Véronèse,1528~1588年,意大利畫家,和提香、丁托列托並稱威尼斯畫派 「三傑」)和科雷吉歐(Corrège,1489-1534,是意大利畫家)的作品。

之後,拉弗斯返回法國加入了勒布倫的畫室,並在1666~1667年參與了杜伊勒裡宮(Tuileries,舊時王宮,今已廢棄,改建成花園)的建設,和1667~1670年聖尤斯塔奇教堂(l’église Saint-Eustache)婚禮禮拜堂的裝飾。

《掠走普羅塞庇涅》(L'Enlévement de Proserpine)。(presse.chateauversailles.fr)
《掠走普羅塞庇涅》(L’Enlévement de Proserpine)。(presse.chateauversailles.fr)

1673,拉弗斯完成了畫作《掠走普羅塞庇涅》(L’Enlévement de Proserpine):冥王愛上了穀物女神色列斯(Cérès)年輕的女兒普羅塞庇涅,在她採花的時候掠走了她,因而每年有一季女神沒有女兒陪伴,大地上的這個季節成了不長穀物的冬季。拉弗斯因此畫作得到皇家繪畫雕塑學院的認可。1674,畫家被任命為學院的教授,並開始為凡爾賽宮的阿波羅廳作畫。

1676年,拉弗斯繪製了巴黎的聖母昇天教堂(l’église Notre Dame de l’Assomption)壁畫。1680年,為凡爾賽宮的狄安娜廳作畫。1682年,參與圖盧茲的加爾默羅大修道院(le couvent des Grands Carmes)的裝飾。1682~1686年,接到蒙龐西耶(Montpensier)公爵夫人舒瓦西(Choisy)城堡的訂單。1688年,為凡爾賽大特里亞農宮的日落休息室(salon du Couchant,現稱孔雀石廳)配裝飾畫。

1689年,應前駐法國宮廷大使蒙塔古勳爵(Lord Montagu)邀請,拉弗斯出發前往英格蘭,為勳爵在倫敦的大宅裝飾樓梯和大客廳穹頂。次年,夏爾•勒布倫去世。
馬爾利城堡客廳的秋天寓言畫《酒神和阿麗亞娜》(Bacchus et Ariane ou l'automne)。(presse.chateauversailles.fr)
馬爾利城堡客廳的秋天寓言畫《酒神和阿麗亞娜》(Bacchus et Ariane ou l’automne)。(presse.chateauversailles.fr)

1692年,拉弗斯被國王的首席建築師和總監儒勒.阿爾杜安-芒薩爾(Jules Hardouin-Mansart,1646-1708)召回法國。1699年,畫家為馬爾利城堡(Le château de Marly,芒薩爾從1679年開始主持修建,是路易十四及其家眷休閒小住的一處行宮)的客廳創作了一幅秋天的寓言畫《酒神和阿麗亞娜》(Bacchus et Ariane ou l’automne)。

在古希臘神話中,酒神是極有感召力的神祇,不僅掌握有葡萄酒醉人的力量,還佈施歡樂與慈愛,他推動了古代社會的文明並確立了法則,維護著世界的和平。此外,他還護佑著希臘的農業與戲劇文化。畫作表現了阿麗亞娜幫助雅典英雄忒修斯逃離怪物迷宮後,與酒神結為伴侶。

1699~1702年,畫家被任命為皇家繪畫雕塑學院的主管,並在1702年成為安托萬.誇塞沃(Antoine Coysevox,1640-1720,雕塑家,國王的官方肖像師)領導下的學院校長。

1702~1706年,畫家繪製了榮軍院聖路易禮拜堂穹頂上部的裝飾畫。1708~1710年,完成凡爾賽皇家禮拜堂拱頂裝飾的一部份。1713~1715年,為巴黎聖母院作畫。

阿波羅廳的穹頂畫

阿波羅廳的穹頂壁畫。(presse.chateauversailles.fr)
阿波羅廳的穹頂壁畫。(presse.chateauversailles.fr)

1674年,拉弗斯開始為凡爾賽宮的阿波羅廳作畫。路易十四被視為太陽神阿波羅的化身,而且阿波羅也是主管藝術與和平的神靈,所以阿波羅廳是國王大套房眾多廳堂中為最奢華的。從1673年起,這裡是國王寢宮,在1682年國王大套房變為禮儀用途時成為御座廳。

拉弗斯繪製了廳內穹頂中央的壁畫《阿波羅的戰車》(le Char d』Apollon)。在此,畫家展現了自己的風格,其作品採用熠熠生輝的金色,及其它鮮明的色調,和特別的構圖:手中持琴的太陽神象徵路易十四,他駕駛著凱旋的四馬雙輪戰車,手持光焰的天使在前面引道;周圍環繞著代表四季的人物——春天手持一籃鮮花,夏天裸露著肩膀,左手拿著鐮刀,右手拿著水杯,身邊還有一束小麥,秋季是兩位倒酒的人物化身,冬季是一位老人圍坐在火盆邊;戰車腳下的角落裡,有身穿百合圖案藍色禮服的女性,姿態優美。

為強調國王的莊嚴偉大和君主政體秩序,在穹頂的四個拱形面上,描繪的是古代先哲的故事,拉弗斯繪製了其中的《奧古斯都建造密深港》(Auguste fait bâtir le port de Misène),以羅馬皇帝屋大維建造的艦隊主要港口,寓意路易十四下旨建立的羅甚福爾(Rochefort,曾是法國和英國的天然界線,法國海軍創建之後,被選為建設造船廠的海軍碼頭)。在穹頂的四角,是代表四大洲的裝飾畫,拉弗斯完成了兩幅:美洲和亞洲。

整個穹頂畫寓意路易十四統治世界,主宰了時間和空間。畫家以輕盈的色彩、繽紛的氛圍,和審慎的佈局,展示了宏偉崇高的深奧主題,其靈感來自多種不同的風格:委羅內塞的華麗錦緞、提香的皮膚色調和明亮用光,結合魯本斯的節奏佈局,以及勒布倫的優美畫風。

1680年的狄安娜廳畫作

狄安娜廳是凡爾賽宮國王大套房的前廳,在路易十四時期,舉行晚宴時這裡就充當檯球室。因為國王非常精通檯球遊戲,時時會贏得女眷們的鼓掌,所以這個廳又被稱作「掌聲室」。狄安娜是太陽神阿波羅的孿生妹妹,她也是月亮和狩獵女神。在這裡,寓意也非常明顯,因為眾所周知路易十四是一位狩獵好手。

狄安娜廳穹頂西側的半橢圓形拱面上《傑森率領阿耳戈英雄上岸尋得金羊毛》(Jason et les Argonautes abordant à Colchos)。(維基百科)
狄安娜廳穹頂西側的半橢圓形拱面上《傑森率領阿耳戈英雄上岸尋得金羊毛》(Jason et les Argonautes abordant à Colchos)。(維基百科)

在這裡,拉弗斯完成了穹頂四周的半橢圓形拱面上的兩幅畫作:分別是北側的展示狩獵場景的《亞歷山大大帝獵獅》(Alexandre à la chasse aux lions),和西側的表現航海主題的《傑森率領阿耳戈英雄上岸尋得金羊毛》(Jason et les Argonautes abordant à Colchos)。

《伊菲吉妮婭的祭禮》(Le Sacrifice d'Iphigénie)。(presse.chateauversailles.fr)
《伊菲吉妮婭的祭禮》(Le Sacrifice d’Iphigénie)。(presse.chateauversailles.fr)

在廳內的壁爐架上方,懸掛著標誌著藝術家職業生涯轉折點的畫作:《伊菲吉妮婭的祭禮》(Le Sacrifice d’Iphigénie),表現了有關特洛伊戰爭的一個故事。

當全希臘的國王與英雄決定進攻特洛伊後,將軍隊和給養聚集在海港奧利斯。艦隊即將出發前夕,邁錫尼國王阿伽門農獵到一頭公鹿,便吹噓自己堪比狩獵女神狄安娜。此舉引起女神的不滿,於是讓海港風平浪靜,海船無法航行,軍隊空耗給養。隨軍祭司預言需向女神獻祭阿伽門農的長女伊菲吉妮婭。在祭壇上,當祭司揮刀斬向伊菲吉妮婭的頸項時,但她卻在那一瞬間消失無蹤,被狄安娜用一頭公鹿替換,從而得到解救。

在這幅畫中,可以看到拉弗斯向魯本斯的致敬:美麗的膚色和衣料,都體現了弗拉芒繪畫的特點;位於中央的主角伊菲吉妮婭顯得無拘無束,在上方的女神狄安娜側旋著身子,周圍的士兵和僕人的定位都很自由,對最偏僻隱蔽處的人物,也恰當地勾畫;還有強調細節的繪畫手法,如伊菲吉妮婭腳下踏的紅色墊子和呈斜角擺放的匕首,還有明亮的色彩,如白色、狄安娜衣服上的粉色和閃光綠色,顯然都與魯本斯很像。

責任編輯:德龍

評論
2015-07-27 6: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