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政法委黑幕:「610」秘密機構內幕 (中)

人氣: 566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6月10日訊】從2015年5月開始至今,在超過20多萬中國民衆遞交給中共最高法院和檢查院,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中,一個陌生的神秘組織「610」反復走入人們的視線。

同時,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共官員與中共決裂,以及高層博弈中中南海開始將隱秘機構「610」拋出,有關「610」的內幕也在迅速被揭開。

「610」是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儘管中共保密和封鎖消息,通過公開的資料也可以看出,被外界認為類似「蓋世太保」的從中央到地方嚴密而獨立的非法「610」系統遍及中國所有角落,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對法輪功迫害的廣度和系統性。

接上文:中共政法委黑幕:「610」秘密機構內幕(上)

江澤民操控「610」迫害法輪功傾盡國力、人力,從以下幾個例子中,可以看到「610」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所起的作用。

一、「610」利用輿論、文化、教育散布謊言製造仇恨

在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之初,江澤民要求,針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迅速搞出一個材料,「包括發生精神分裂、跳樓自殺、有病不吃藥而使病情惡化甚至死亡等突出事例」。是給當時全國媒體誣蔑性的宣傳導向做出的指令。這些根據需要製造出來的「案例」在很長一段時間成為媒體宣傳的主要內容。

李東生等「610」頭目令CCTV和新華社聯手於2001年1月23日陰謀策劃了一場嫁禍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之後,又連續製做嫁禍法輪功的「傅義彬京城殺人案」;「浙江毒殺乞丐案」等系列惡性血案妖魔化法輪功,煽動起整個社會、全民敵視法輪功,引起了極其負面的社會反響。

自焚發生後一個月的2月27日,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國務院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負責人劉京首次接受中外記者採訪。

在全國「610」機構的操控下,中國2,000多種報紙;9,000多種期刊雜誌;1960餘家廣播電臺、電視臺、廣播電視臺跟進鋪天蓋地的宣傳這些污蔑謊言。這些誹謗同時通過新華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體、大使館等機構,迅速傳播到全世界所有國家。這些舖天蓋地的仇恨宣傳也被中共在互聯網廣泛轉載。

僅頭半年時間,中共媒體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誣蔑報導和誹謗文章達30多萬篇(次)以上。長期以來《焦點訪談》在收視率最高的黃金時段大量播出反法輪功節目,從1999年7月到2005年中,誹謗播出102集反法輪功節目。

中共投入大量資金、人力、物力組織各種影視文藝團體編造上演詆譭法輪功的劇目;拍攝誹謗法輪功的電影、電視劇;編排各類戲曲劇目;其中僅污衊法輪功的影視片有37部以上。

上海市「文聯藝術團和反X教協會合作創編了反X教滬劇《情歸中秋》,已演出50場,觀眾四萬餘人。南匯區創編一臺反×教文藝節目,到鄉鎮巡演25場。奉賢區舉辦為期一月的大型廣場反X教宣傳文藝演出,使五萬多觀眾受謊言宣傳。

在全國「610」機構的策動下,全國上下舖天蓋地的污蔑法輪功的各類宣傳品。「各區縣防X辦培訓基層幹部28,000人次,發放反邪教文字宣傳材料267萬份、宣傳畫20萬張、書籍23,000冊、宣講材料15,000份、各類物品12,000件,同時還在各電視臺、報刊以廣告形式進行宣傳和發布新聞稿。

在迫害的頭3年,江澤民指令「610」系統操作全國,下大力氣組織全國媒體和文化界、科技界、教育界、宗教界搞反法輪功的所謂戰略研究,編寫捏造詆譭法輪功的書籍、刊物、漫畫各類宣傳品等,甚至編寫毒害中小學生的教材。

中共還把污衊法輪功理論、戰略研究納入國家立項,占用國家科研基金或由國家單獨撥款運作,進行深層次、多層面的反法輪功理論課題研究。一些反法輪功的論文都是被列入國家科研基金項下的科研規劃課題。從2001年起,四川省委省政府每年撥給四川省社會科學院100萬元重大課題研究經費,資助該院進行反法輪功課題研究。

同時,「610」辦公室剝奪全體國民的知情權,不僅報紙、電臺、電視一律封鎖法輪功的真實消息,還設置網絡警察,封閉國外網站,封鎖法輪功洪傳世界等所有信息。

二、「610」推動文革式群眾運動與邪惡「株連連坐」

江澤民集團通過「610」權力系統,直接把迫害法輪功有計劃有系統的一次次推向全國,搞成全國、全民性的文革式的群眾運動。

2001年7月15日,由中共中央、國務院「610」辦等六部委聯合舉辦的反法輪功大型展覽在北京軍事博物館展出。各地「610」組織全國20多個省市三十五萬多名各界人士參觀,還向全國推廣。

2001年2月6日,在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王茂林、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周強、趙勇等的指揮下,聯合全國各地青少年、聯合全國一百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開展反對法輪功的宣傳活動。他們在街頭、社區,展示誹謗詆譭法輪功專題宣傳櫥窗、張貼掛圖、招貼畫,發放捏造誹謗宣傳資料,播放音、像宣傳,進行攻擊法輪功的誹謗宣傳活動。當天全國各地共張貼宣傳畫五十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共有八百餘萬青少年直接參與。

2000年底,「610」 通過「中國邪會」「百萬人簽名」活動,發起一場大規模的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運動。該活動推入校園,強迫青少年表態參與。天津市23所高校和38所中專,北京師範大學、中央音樂學院、上海同濟大學、廣東、安徽等全國20多個省的各大高校、中小學校都被捲入這場簽名運動。

2004年初,「610」在全國範圍內又展開了一場所謂「反X教警示教育運動」,在全國各地大規模的培訓迫害骨幹,實施各種迫害宣傳等。這場運動是由中央「610」辦公室操控,中組部、中央文明辦、教育部、公安部、農業部、團中央和中國科協等八部委共同參與的聯合行動。運動涉及範圍從城市到農村,從大專院校到中小學校,從機關到街道里弄,從北京上海內地發達地區到偏遠的新疆建設兵團。

2007年,由中央至地方「610」辦公室統一發起全國範圍內逼迫人人表態反對法輪功、脅迫法輪功學員、家屬、全國民眾簽字畫押的迫害國民運動,所謂的「家庭拒絕X教承諾卡」運動、簡稱「承諾卡」運動。全國各政府機關單位、國有壟斷企業、大專院校、中小學校等都捲入了「承諾卡」簽字運動。

在教育界,針對學生的活動很多,舉行反法輪功的系列活動,如發放展板、學校刊出黑板報;組織學生觀看電影、錄像資料和圖片展覽;簽名、徵文比賽、演講及知識競賽;圖片展、書畫展、科普展、宣傳專欄以及主題班會;組織學生上街宣傳、散發VCD光盤、傳單等。

「610」辦公室還規定了「株連家庭、單位基層連坐、社會聯保制」等,把迫害法輪功「業績」與法輪功學員所在地區、單位、街道官員、同事的陞遷、獎、懲等個人利益掛鉤。這種獎、懲掛鉤也叫「基層連坐法」,是嚴酷的株連手段,它廣泛的煽動社會仇恨,強制全國黨政軍各級機關、各級官員、各個行業、社會各領域全面參與迫害,製造仇恨與對立,利誘脅迫全民認同甚至參與迫害,形成了一場全民運動。

上海「市委辦公廳、市政府辦公廳轉發市防X辦的《關於本市深入開展平安建設的意見》,將反X教納入平安建設和綜合治理,將創建無X教社區列入各級幹部的檢查考核。

單位基層連坐的政策恐嚇用人單位,單位有人堅持煉法輪功或去北京上訪,單位領導就要受到處罰,撤職、罰款和影響單位的評選先進、獎金兌現等等;社會採用聯保制,凡是派出所管轄區內有法輪功學員上訪,派出所幹警就要受罰或失去工作,地方政府官員也同樣要被罰款甚至被罷免。

2011年7月至12月,「610」辦公室又在全國範圍內發起第二輪「承諾卡」運動。「610」辦公室驅動各地基層官員、黨員,公安、政法警察、「中國邪會」會員進入民眾家庭騷擾,以利益誘惑、就業、升學、社會福利等許諾手段脅迫民眾簽字。此次被捲入該運動的家庭達90%以上。

而株連家庭政策以恐嚇、煽動家人圍剿,父母修煉、子女下崗或中斷學業;子女修煉、父母下崗,停發退休工資,以影響升學仕途挑撥父母與子女關係;等等煽動家庭仇恨、親友施壓、拆散無數家庭。無數法輪功學員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孩子失學被歧視、流落街頭,老人孤苦無助、衣食無著。

三、「610」操控的、不受任何機構監督的黑監獄

為逼迫法輪功群體放棄信仰即所謂的轉化,「轉化」很快成為了「610辦公室」業務的主要目標,「610辦公室」對洗腦轉化從理論到形式、操作方法、實施步驟、手段效果、到暴力轉化,都有詳盡、嚴密的組織手段和步驟。其中「洗腦班」 是一個重要迫害場所。

「洗腦班」實際上是由「610」全權管轄操控的超越國家法律程序之外的非法監獄;「洗腦班」全部被美化成「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學習班」、「關愛教育中心」等。「洗腦班」遍布全國的數量和密度遠高於監獄、勞教所和精神病院。

「洗腦班」舉辦單位從中央到地方,全國上下各行各業無所不有。「610」、教轉組給各地洗腦班下指標,抓多少人、辦多少班次、轉化率都有規定;綁架誰、關多久、怎麼摧殘、用甚麼酷刑虐殺,完全不受約束。

2001年1月12日,常德市臨澧縣望城鄉宋玉村法輪功學員歐克順(男,1962年生),被臨澧縣警察非法劫持到設在常德市戒毒所的洗腦班。 常德市「610辦公室」、政法委工作組強迫歐克順等多名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610」工作組將歐克順與吸毒犯關押在一起,唆使縱容吸毒犯毒打折磨他。8 天後,2001年元月20日上午,歐克順被毒打折磨後,口吐鮮血在痛苦中死在常德市戒毒所。為了掩蓋迫害致死真相,在死者家屬未到齊全的情況下, 「610」工作組強令將歐克順遺體在常德火化。

據知情者透露,迫害初期,洗腦班等機構明目張膽地強行給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很快能將人致瘋致死;後來迫於外界輿論壓力,這些機構開始採用在法輪功學員的飯食、飲水裡、或藉口給治病暗中投放慢性毒藥,等到把人放出數天、數月甚至數年後藥性發作,將人致瘋致死,手段更加隱蔽。

黑龍江省建三江農墾公安局所謂的「法制教育基地」,是2010年4月建立的,位於同江市境內的建三江青龍山上,這個洗腦班主任是青龍山農場公安局副局長,也是當地「610」頭目。2014年3月29日以前,律師與法輪功學員家屬曾不止一次前往青龍山洗腦班進行交涉,要求放人。3月21日,四位 律師與七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是建三江政法委「610」下達的命令,建三江公安局國保大隊指揮,七星農場公安分局具體抓人的。黑龍江省建三江公安局綁架律師及法輪功學員一事在海內外造成巨大影響。

全國洗腦班的共同特徵是,被辦班的法輪功學員全部是被抓捕或綁架或欺騙、被強制關進洗腦班;被強制失去人身自由;「洗腦班」未經任何法律程序;「洗腦班」不屬於任何政府部門、執法機構、社會團體;沒有任何法律條文或起碼的黨政文件確認其性質及合法性;洗腦班都不經登記註冊,不受任何機構監督;不管法律內、法律外,任何單位都可以隨意傳喚、拘禁、綁架、抓捕法輪功學員;無論是警察、工作人員、包括政府官員、有沒有執法者的權力,都可任意虐待和施行各種精神和肉體酷刑迫害,甚至打傷、打殘、打死法輪功學員而不負任何責任。

十多年來,被中共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總數至少在千萬人次以上。

在「610」的操控下,從司法部門的拘留所、勞教所、監獄、延伸到戒毒所、收容所、精神病院、醫院、洗腦班、「610」黑監獄、政府部門各省市駐京辦事處都成為迫害法輪功的場所。

四、「610」執行的經濟掠奪滅絕政策

對法輪功群體, 「610」辦公室在全國範圍內推行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

經濟上截斷是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群體的罪惡手段之一,它們有一句話:「就是叫你們家破人亡」。

經濟迫害大致包括撤職、開除公職、下崗或提前退休;停發、扣發工資和退休金;非法高額罰款、敲詐勒索;開除學籍、社會拒絕法輪功學員求職;非法高額罰款、敲詐勒索;搞垮學員家族企業、強霸財產和土地;燒、毀房屋、沒收住房;入室打、砸、搶、抄光;拒辦最低生活保險金、拒辦身分證(沒有身分證找不到工作)、拒絕戶口遷移等。經濟迫害致使數千萬的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庭陷入經濟窘況甚至絕境,喪失最起碼的生活來源、生存空間,使大範圍的法輪功學員住無房、老無所養、幼無所依、流離失所甚至家破人亡。

法輪功學員王紀平,畢業於哈爾濱醫科大學麻醉系,任佳木斯市駐軍224醫院麻醉科主治醫師。1999年迫害發生後,他多次被「610」綁架。 2006年12月,王紀平因迫害病重被勞教所放回家。不久,王紀平被部隊強制復員,斷了經濟來源,同時沒收了他的住房,2009年2月王紀平含冤離世。

此外,「610」從高額罰款發展到後來的明目張膽直接抄家搶劫。如在明慧網上搜索「河南抄家」法輪功,竟搜索出2800多條,還僅僅是一部分。它們甚麼都搶、甚麼都要:現金、存折、電腦、電視、打印機、VCD、DVD、車輛、書籍、雞鴨牛狗、糧食等等。

從曝光出來的案例看,幾乎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有被勒索罰款的經歷,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掠奪從幾千、幾萬到數十萬元,有的被罰百萬元以上。

如,鄭州市法輪功學員楊金翰從勞教所被放出來後,「610」人員就不斷騷擾其家人。2010年,楊的家人被桐柏路派出所扣押,逼其交出楊金翰,否則不放人。最後,桐柏路派出勒索到手50萬元,才將楊的家人放回。

(待續)
責任編輯:萬青

評論
2016-06-11 2: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