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劍:中國式死磕

九天劍

人氣: 6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7月29日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死磕」一詞大約發源於上世紀90年代,最初流行於紅朝首都,之後迅速流向全朝。恰巧那時我在北京活著,第一次聽一哥們兒來電說準備和「有關部門」死磕:他妹被冤判入獄,他要討回公道並準備索要天價精神損失費,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一下讓我感覺死磕是個超生動的詞——幹,不妥協。那個誓不罷休雖然頗有文革遺風,但也江湖味十足。這也不怪P民,誰讓黨國始皇老毛和其糟糠江青把暴力推銷到了每對夫妻的床頭呢,您說北京人的思維能不帶著鬥味兒麼。

再後來,隨著黨國軍警特日益魯莽,蛤蟆、泡麵、國賊、國妖們愈發任性,P民生存自然愈發艱難,我便又發現了死磕的新時期涵義——反抗,且未有窮期。

再再後來就到了當下,「死磕」忽然升級了,成了全朝大眾和媒體頻頻提起的關鍵詞。特別是廣大維權律師,公開宣稱要和當朝死磕!並自我冠以死磕律師,這何其悲壯!

按我的理解,死磕原本是小範圍的叫板,現在一下演變成全朝震動、全球震動的大事件,就讓我不得不去鑽鑽牛角尖了。

我納悶:一面是習總3年來不斷升級的「依法治國」「依憲執政」調調,高檢高法也出台了必須登記回應控告的新規則;一面卻是大量維權律師全國被捕、被拘、被判,最差也是被旅遊喝茶,公安和那個一向不知為何動物的國保忽然間發起專政運動,製造駭人的紅色恐怖,令國際社會大驚失色,國內氣氛幾近窒息。除了CCAV、新華、人日等黨喉一如既往抹黑律師之外,民間輿論一邊倒的死磕黨國暴行。

我想問:你朝咋了?迴光返照?因為全人類都知道一句話——「上帝要其滅亡,必先令其瘋狂」。這不是瘋了麼?維權律師是黨國貌似有法的最後一塊遮羞布、潤滑劑、假面具,律師大哥大姐們要原諒我,不是羞辱你們啊,我一貫敬佩你們,你懂的。如今淪為新高危行業的律師和法律事務所,忽然面臨行業被取締的危險——全國抓捕很有這個味道。就像有人幸災樂禍的:別以為你們人五人六的敢解釋黨國法律,在夾縫中生存的還挺樂呵,銀子也不少掙,知名度不亞於三級片女星,但黨隨時可以讓你消失,知道不?你不是法律化身,黨才是,它想裸奔時,隨時可以甩掉你這塊遮羞布!這不,有關部門終於不顧羞臊,脫下皇帝新衣,一手捂著嘴偷樂,一手把顫巍巍的屎盆子扣在習總頭上。

我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事情有些詭異。蛤蟆幫的御用文人和拿五毛養家的水軍,三年多來正不斷打蔫兒,提不起陽氣,因為主子被習總、王總一個個拎出示眾,再送到秦城會餐,自己的刪帖錢、抹黑錢、攪屎棍子補貼日漸減少,加上物價飛漲,生活多年來第一次每況愈下,朝不保夕,這樣發展下去誰知哪天五毛業被割喉……正鬱悶間,打壓死磕律師事件爆發!睡眼狐疑的大小水軍們看到,領軍的「混球時報」一個鯉魚打挺,撿起燒火棍沖律師們殺將去,再左右一看,官媒老大老二老三也娘娘腔跟上,特別是CCAV,從噩夢中醒來,抖擻精神重操舊業,開始廣場式電視審判「悔過」律師,有罪定性、輿論蓋頂的老套路,讓新一輪紅恐左風捲起。五毛們頓時額手相慶。

就在央視、人日、混球們雞血賁張,違法違憲跨界審判維權律師的同時,我卻忽然想明白了兩件事:這是中共狗血劇的倒數第二幕,襯托了千古義士的今日再現。

我是這樣估摸的。你朝剛甩出巨銀把游離於世界之外的另類股市勉強救活,讓千萬股民的90%免於跳樓,但也領教了支撐你朝金融市場的巨大危機。我不去揣測蛤蟆、蝌蚪、螃蟹的負能量,但畢竟股市是個複雜的物件,也許你朝公安的進駐給股民注射了些些安慰劑,起到股市維穩作用,也給了蛤蛤以震懾吧。但重點是,如此不靠譜的救市舉措,你朝錢再大,印鈔機再暴強,能扛住第二次、第三次麼?就像要挑起愛國主義,毛時代離不開珍寶島,江時代離不開釣魚島一樣,暴力救市再暴,終會疲軟,能次次暴麼?

我無法考證當朝有關部門是否在給習總掣肘,還是表面「好心」為習總支招、止損,順便夾帶私貨,報復一直為P民說話辦事的維權律師,我想,轉移視線是前朝用爛的手段,但畢竟爛的成熟,加上P民愚鈍,被你黨洗腦一個多甲子,一下也轉不過彎來,左右急了,在沒找出好法子之前,只好重操舊業,焦點轉移不到島上,就轉移到人上?加上當下律師太精英,不整律師動靜不夠大,無以扭轉困局?但願是我小覷了當朝智囊,另有暗勢力發難,圖謀逼習總左轉,甚或被迫「罪己」?倘如此,一箭雙鵰便陰毒的很。我為習總捏把汗。因為有江系媒體點火放風說,習總三年來親民實幹、反腐打虎,一朝毀於「死磕」。

三年來,全國人民大體看懂了習總這位西北血統的北京漢子要幹啥,因此今次詭異「行動」令大眾疑惑也不奇怪。按邏輯,製造紅恐、斷臂求生、受人以柄的買賣有悖於習總的大思路。因此,我寧願按北京老鄉的習慣,相信「這裡邊有事」。不是我多疑,因為歷史證明,很多事情不是表面看的那樣,而且這個烏七八糟的黨國高層從來不缺攪屎棍子。再說,哪個總兒也不願頂子上懸著屎盆子不是?

沒事,慢慢看,會明白。

只是律師們還要在荊棘路上多走一程。有個貼子讓我心酸:咚咚咚的敲門聲,在暗夜中格外刺耳,老小在沉熟的睡夢中被驚醒,一個個家庭的頂樑柱被他們悄悄地帶走了,夜色遮掩了他們的面目,卻遮掩不了他們的身份。人被帶走了,給妻子、老人和孩子留下了恐懼和揪心的擔憂。據說這是為了法治和正義。

還有王全章、徐琳、楊金柱三位律師甚至留下遺書以表死磕之志。

王律師請朋友在他失去自由後公佈遺書。遺書中表示了對父母的愧疚:沒能讓他們安度晚年,把兩老帶到北京面臨這樣的災難。但他提醒雙親:「無論那些被操縱的媒體把我們描繪和刻畫成多麼可憎、可笑的人物,父親母親,請相信你的兒子,請相信你兒子的朋友們。請為我感到驕傲,並且無論周圍環境怎麼惡劣,一定要頑強的活下去,等待雲開日出的那一天。」

知名女律師遲夙生還在微博上悲壯宣佈:「死磕律師就是要把30多年來中國人辛苦制定的法律一條一款落到實處,希望實現的也是中國人的百年夢想!我就是死磕律師,來打壓吧!我就是死不改悔!」這簡直就是當代荊軻!

我雖然發不出遲律師檄文一般的壯言,卻不妨礙我對五毛生出一貫的鄙夷。一介女流都不如,磕死算了!王沖的帖子說的更正點:和平時期之五毛,便是戰爭時期之漢奸。二者的三大共同點是,沒有價值,服從強勢,見錢眼開。

遲律師幾乎是喊出全中國有骨氣百姓的赤誠!回想起來,幾千萬失去田地家園的農民訪民,一千多萬新疆西藏長年遭打壓的少數民族兄弟,六四被屠殺烈士的親人,一億反迫害16年的法輪功修煉者,多年來何嚐不在為道義、人權、信仰自由死磕!律師並不孤單。

俗話說,真金不怕火煉。天意不可違逆,正道不可戰勝。正道就是人心!不管中共狗血劇以甚麼離奇形式演到最後,歷史都在記賬。終場之前,台上人物再耍,情節再曲折弔詭,結局也已展現——這個違背人類普世原則的貪腐黨荒淫黨垃圾黨,必定被眾神和中國人民解體。而依附匪黨,對中國人作惡的小人壞人,面臨的只有償還。死磕律師走上真正法庭、伸張正義的魅力時刻終會到來。這一天已經可以看到——就在匪共被中國人民死磕磕死那一天。

--轉自《新紀元周刊》自由評論

責任編輯:勞拉

評論
2015-07-29 3: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