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令計劃之禍系列之四

令計劃之禍(4)兩項前所未見的罪名

在2012年初王薄事件發生後,令計劃的兒子令谷,當年3月18日突然發生車禍死亡,令計劃與江派大佬周永康等的關係曝光,令計劃的仕途急轉直下。(大紀元合成圖片)

在2012年初王薄事件發生後,令計劃的兒子令谷,當年3月18日突然發生車禍死亡,令計劃與江派大佬周永康等的關係曝光,令計劃的仕途急轉直下。(大紀元合成圖片)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7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唐青報導)2015年7月20日,令計劃被「雙開」。官方公佈的罪名中有兩項前所未見,分別是「嚴重違反政治規矩」、「違法獲取黨和國家大量核心機密」。令計劃一案被高層認為是中共建政以來,最錯綜複雜、政治影響最嚴重的案件之一。本文講述的內幕可以讓人窺斑見豹。

令計劃之禍(1)圍繞法拉利車禍的爭奪戰

令計劃之禍(2)令與薄周江胡的真實關係


令計劃之禍(3)搞幫派圖政變的內幕

盜出數千份機密文件

在中共中央機關中,有一個神秘的機構,擔負著保衛所謂「黨和國家核心機密」的職責。這個機構名為中央保密委員會,這個委員會下設的辦公室名為中央保密辦,和國家保密局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保密辦或保密局在保密委員會的領導之下,而保密委員會主任一般由中央辦公廳(簡稱中辦)主任兼任。所以,當專案組在前中辦主任令計劃家中搜出2700多份有「中辦」字樣的密件副本時,工作人員大驚失色。

據《博訊》雜誌報導,這些中辦文件大部分屬「秘密」級,部分屬「機密」級,甚至還有「絕密」級,涉及中共政治、經濟、軍事、外交和文化等諸多方面,不少文件上面有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和其他政治局常委的圈閱和批示。雖然這些文件都是影印本或電子版,但數量之多、性質之嚴重,實屬罕見。

這些機密文件大部分是2012年9月以後發出的,也就是令計劃離開中央辦公廳、轉任中央統戰部長後才發出的。調查發現,令計劃是通過他在中辦的心腹死黨取得這些文件,其中包括時任中辦秘書局局長霍克和中辦機要局有關處長。這些人當年都是令計劃的手下,得令的關照提拔而受重用。

據《動向》雜誌報導,令計劃在接獲中央政治局命令調離中辦等候另用時,被給予十天交班工作時間。但令要求增加一週時間,被批准。同年12月中旬,新任中辦主任栗戰書、中組部部長趙樂際提出和令計劃核校交班,清點有關文件、資料。令計劃十分抗拒,指:「已交接清點完畢,總書記胡錦濤和新屆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劉雲山已簽署,確認無誤。」

令計劃還精心毀滅一批絕密文件。消息指,2013年9月、2014年4月及同年10月,中紀委、中央書記處和中組部三次和令計劃談話,甚至亮出底牌指:有70多份文件失落,20多份文件外洩,令的工作日誌本有漏上交和作假情況。

據知,在令計劃2003年主持中辦工作後,中央政治局、中央書記處、中紀委先後接到120多件舉報,多是有關對令計劃涉及違紀違法活動及家屬在經濟領域中的違法犯罪活動,全部被打入冷宮,不少舉報原件被令計劃親自毀滅。

據高層消息,令計劃毀滅文件是利用調離中辦前的交接期,在夜間值班時親自處理的。令計劃用化學溶劑毀掉文件,溶劑殘餘物質留在制服上。制服是由中辦後勤處統一洗滌的,在洗滌時發現情況向上級作出報告,才發現令計劃有意銷毀絕密文件。

令完成——不確定的政治核彈

令計劃長期工作的中共中央辦公廳,是中共最核心、最機密的中央機構之一。令計劃1995年7月進駐中辦任調研室三組副組長。2003年7月任中辦副主任主持常務工作。2007年10月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辦主任,另任中共中央最高層多個小組成員。令計劃參與中辦工作16年之久,直接涉及到中共十五屆、十六屆、十七屆政治局常委會核心的秘密。

因此令計劃一案被中央政治局、中紀委、中央政法委和專案組認為是建政以來最錯綜複雜、政治後果最嚴重的案件,甚至會有難以預料的破壞性。當局預料,令計劃利用落馬前一年多的時間精心策劃,離開中辦後大量竊取中共核心機密,顯然是有目的有動機的。可能是因為他預感自已政治末日將到,要為自已尋找救命稻草,以那些核心機密,要挾當局換取自已一線生機。但這些核心機密是否已經外洩,外洩多少,最令高層憂慮。

例如,關於令計劃弟弟令完成的去向目前仍然是個謎。2014年10月,有媒體傳出令完成被調查。2015年3月,海外媒體曝出令完成攜帶大量機密文件逃到美國。而關於令完成的去向,至今沒有權威媒體或者官方機構發佈確切消息。海外博訊和明鏡網則咬定,令完成逃亡在外,成為中共的「政治核彈」。

令完成的公開職務是經商,但長期在中辦、國務院部門擔任「聯絡」工作,有七個化名在境外活動:朱國賓、諸世界、王誠、程美英、彭修石等。

消息指,令完成在2014年7月其大哥、山西省政協副主席令政策被拘查後不久已出逃美國,相信他是得到信息,提前出逃,免被中共「滿門抄斬」。接近令完成的消息指,令完成隨身攜帶有大批中共機要文件,令或是以此作要脅,逼當局要對其兩個哥哥和家人刀下留情,否則會引爆手中的「政治核彈」。中共有關部門設特別行動組展開追蹤監督其行跡,傳派出上百人到國外追緝,並和美、加、歐多國聯繫展開合作通緝。

明鏡的報導指,令完成的出走是「文革」以來最嚴重的出走事件。他攜帶的機密一旦對外洩露,對中共的摧毀力將石破天驚。因為令計劃是十多年間橫跨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三個時代的掌握最多最高最深機密的大內總管。

分析說,令計劃的腦海中掌握甚麼,令完成的電腦中可能也就擁有甚麼,哪怕他手頭沒有甚麼實物和書面材料,而只有記憶,也同樣不得了:他若對外界「口述歷史」,披露若干內情,就足以讓中共若干高層人士身敗名裂。

分析指,其中像令計劃和周永康聯合利用國家間諜力量收集到的中共高層醜聞,這些高層之間、與各方包括外國各種勢力所做的各種政治、經濟、人事方面見不得人的交易,中共十六大、十七大到十八大從醞釀籌備開始的權力博弈,江澤民集團在迫害人權、活摘器官利益鏈中的驚人黑幕,乃至外交、軍事、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的情報……無一不是高度敏感,「可以讓一批政要頃刻瓦解,讓另一批權貴一朝覆亡」。

據稱,令完成現在已是國際情報界追逐的目標,他們認定,令計劃掌握中共核心機密至少十年,這名小弟必定擁有足以叫眾多中共高層膽顫心驚的材料。

中辦大清洗

去年12月底,令計劃落馬後,在習近平批示下,中辦主任栗戰書主導對中共中央辦公廳進行了大清洗。

博訊稱,這場行動是1976年四人幫倒台後所未見的。原中辦工作人員要人人表態,副處以上要寫述職報告,總結自已過去兩年的工作以及「遵紀守法」情況。中辦至少有3名副主任、4名局長被調離。3名副主任分別是調往中共中直工委的張建平、調往中共社科院的趙勝軒和調往南水北調辦的王仲田;4名局長分別是調往法制辦的夏勇、調往國家旅遊局的霍克、調往國家人口衛生與計劃生育委的陳瑞萍、調往中聯部的丁孝文。其中霍克調走1個月後就被公開處理,傳王仲田亦已停職接受調查。

據悉,王仲田、霍克不僅涉嫌政治問題,還存在經濟問題,包括與北大方正集團存在權錢交易黑幕。北大方正董事長魏新、行政總裁李友已因捲入令計劃事件,正在接受調查。

此外,還有近百名處級以下的官員被調離、辭退或接受調查處分。

與此同時,官媒報導習近平在2014年先後三次視察中辦並講話。習在講話中要求中辦「絕對忠誠」。

官媒還全文刊載習近平早年在福建省任職時的《談談秘書工作的風範》講話稿,其中習近平尤其提到,「(秘書)不能認為『機關牌子大、領導靠山硬』而有所依仗、有恃無恐,更不允許濫用領導和辦公室的名義謀取個人私利。」

據悉,中央辦公廳作為中共中樞神經,保密制度規定得相當嚴密,原則上有十「不」:不該說的機密,絕對不說;不該問的機密,絕對不問;不該看的機密,絕對不看;不在私人通信中涉及機密,等等。

中辦還詳細規定,如字紙簍內的字紙,應每日清燒一次,燒時要進行檢查;特別機密和重要的廢紙,必須立即燒燬,不得放入字紙簍內;凡機密事項,不得用電話傳述;夜晚送的秘密文件,應二人同行,等等。

博訊說,在這種嚴密制度下,令計劃可輕易盜取數千份機密文件,說明中共這個中樞神經已病入膏肓。

監聽眾高層 收集黑材料

官方通報的令計劃「嚴重違反政治規矩」,可能還表現在以權力要脅和利益收買等方怯,買通中共高層身邊人員或相關人士,監控眾多中共高層,包括他的老闆胡錦濤。

如令計劃買通中南海電話局(俗稱三九局)專管「紅色機子」的女話務員,通過她們對各名中南海高層的通話信息進行監控。被監聽者包括時任總書記胡錦濤,以及眾多政治局委員、常委、黨政軍高層等。

三九局紅色話機班的女兵都是經嚴格挑選、受過嚴密保密訓練,由總參謀部管,但平時工作歸中辦管。令計劃作為中辦主任,他提出的要求,往往被下面的人視為上級指示,故女兵們不以為異,只會服從,應其要求將有關通話記錄「報告」給令。

據悉,「三九局」女兵從全國徵選,政治審查非常嚴格。她們集中住中南海軍營,不許外出住宿,不許隨便外出,不許與親友通信,不許向親友透露自己的工作地點和任務,更不許在接通紅色機子後,偷聽通話人的電話。

中共高層的紅色機子在軍用保密網內,只配給中共黨、政、軍領導人,省部級或正軍級以上幹部,有的大型央企一把手也有。

除了監聽高層,令計劃還利用職務之便,建立了自己獨立的情報系統。令計劃的情報系統是依中央辦公廳「調研」功能而行的,而「調研」在中共政治中就是情報活動的一種,如國安部的前身——「中央調查部」。據悉令的情報系統早就針對習近平在作業。

更可怕的是,令計劃與周永康等結盟後,與周永康的國安情報系統結合,雙方共同利用這些情報系統,為上千名他們認為是「異己勢力」的官員作了標籤,收集他們的不利材料,包括不正當的男女關係,必要時放出,致這些政壇對手於「死地」。

周永康自2007年出任政法委書記以來,密令中共國安部利用它最先進的特務手段,建立了一個針對全國廳局級以上官員的秘密檔案庫,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等人負責。數以萬計官員政要被列入其中,包括習近平、李克強在內。

2012年4月26日,《紐約時報》引自10多名與中國共產黨有聯繫的消息來源稱,薄熙來為了強化自己在黨內的地位,對中共高層官員展開了大規模的竊聽活動。薄熙來通過王立軍在重慶建立的系統對包括常委在內的幾乎所有中共高官進行了監聽活動。其中包括胡錦濤與中紀委副書記兼監察部部長馬馼、重慶市委常委兼政法委書記劉光磊間的通話。

明鏡網同年4月披露,是周永康下令薄熙來和王立軍收集最高領導層的黑材料,包括胡錦濤、習近平和溫家寶等。

中央警衛局政變疑雲

令計劃落馬起因於私自調動中共中央警衛局掩蓋兒子車禍。今年中共「兩會」前夕,海外傳出中央警衛局局長曹清和副局長王慶被調職的消息。曹清調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的消息已獲中共軍報證實,但王慶下落一直不明。有媒體指,王慶是令計劃親信,因捲入令計劃案被調查。

博訊稱,王慶與令計劃私交甚密,屬死黨關係。在當局決定調查令計劃後,王居然同情令計劃,並透露對習近平的不滿,有不利於習近平的表露。習在獲悉有關情報後,立即做出對中央警衛局高層「換馬」的決定。

2015年3月初中共「兩會」前,在中辦主任、中央警衛局政委栗戰書安排下,由中央軍委委員張又俠上將出馬,抽調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一個連特種部隊,對中央警衛局進行清洗。其方法是以學習為名,召集中央警衛局全體營級以上幹部軍官集中,然後由張又俠宣讀中央軍委和總參謀部改組中央警衛局的命令。

根據命令,中央警衛局局長曹清中將調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副局長王慶少將調任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鄭州)副校長。同時部分與王慶關係較密切的校級軍官,被停職接受軍紀委審查。所有被點名停職的軍官,要立即交出配槍,由會場外的38軍特種部隊接走。

被現場繳械的包括宣佈調職的局長曹清中將和副局長王慶少將。兩人還被要求立即乘車到各自新單位報到,不能再回辦公室。據透露,當時會場氣氛相當緊張,幾十名號稱是中南海大內高手的中央警衛局軍官,面對外面荷槍實彈的野戰軍特種兵,無人敢有異議。

報導稱這次動用近衛野戰軍,拿下有意謀反的中央警衛局部分將官,是習近平上台以來最危險的一次經歷。

隨後,曹清中將依然以中直機關全國人大代表身分,出席3月5日開幕的全國人大會議,他所穿軍裝佩戴的「北京軍區」肩章被香港媒體拍到。

消息指,雖然曹清最後證明與王慶、令計劃的陰謀無關,可以正常履職,但對中央警衛局出現這麼大的漏洞,仍負有一定責任。

中央警衛局負責中共最高領導層的安全保衛,屬於中共軍隊的編制,聽從中共中央辦公廳的調動。

近兩年來有傳言,習近平多次遭未遂暗殺,皆中共內部所為,其中包括十八大前周永康集團欲發動政變加害習近平。

報導稱,中共十八大前後拿下的前政治局委、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前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前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都有力量、有辦法對習近平下毒手、搞暗殺乃至發動政變。

去年的消息稱,周永康一度認為末日來臨,於是孤注一擲、策劃暗殺。第一次是在會議室中放置定時炸彈,另一次是趁習近平在北京301醫院做體檢時打毒針。消息人士透露,這些暗殺都是由其助理和警衛譚紅實施,譚據悉也在去年12月1日被帶走。

因此,時任局長曹清的中央警衛局也被認為並沒有盡到保衛習近平的責任。

習近平掀起打老虎運動後,多次在內部講話中表示,要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印證暗殺、政變的傳言不虛。

責任編輯:林銳

2015-07-30 7: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