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伯雄掙扎記(完整版)

上一屆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已經死亡,郭伯雄7月30日被移送司法。(大紀元合成圖片)

人氣: 2807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7月30日訊】7月30日,中共官方終于通報,給予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開除黨籍處分,對其涉嫌嚴重受賄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最高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處理。 以下是大紀元之前的「郭伯雄掙扎記」。

(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今年中共兩會前,軍方公佈的14名軍級以上官員被查消息中,包括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之子郭正鋼。《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賬號「學習大國」發表名為「天上掉下個郭正鋼,釋放啥信號你懂的」文章,郭伯雄未來落馬幾乎已成定局。在此之前,根據海內外釋放的信息來看,郭伯雄仍在做最後的掙扎,與習近平對抗。與此同時,習近平的「網」也越收越緊。外界普遍認為,習近平「圍獵西北狼」已漸進尾聲。

2014年7月16日前後,一條「中共軍隊郭姓高級將領欲化妝成女性使用假護照出逃,在海關被攔截」的消息熱傳網絡。網絡消息繪聲繪色地稱,7月14日中午至傍晚,大陸有超過100趟往返上海和北京的航班被大量延誤或取消有關。一時間郭伯雄「正有麻煩,就快被抓」的消息甚囂塵上。儘管該消息一直沒有官方證實,但外界的傳聞卻說明了一個事實:即在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馬後,下一個被抓的軍中「大老虎」將是郭伯雄。

今年兩會前夕,中共軍方突然公佈14名軍級以上官員被查的信息。其中包括傳聞已久被調查的郭伯雄之子、浙江省軍區副政委郭正鋼;郭伯雄心腹、總參謀部管理保障部副部長劉洪傑在也在名單之列。而此前早有消息稱,72歲的郭伯雄及其秘書和兒子郭正鋼已於今年2月10日被帶走調查。

同樣具有震撼性的是兩大空軍將領——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副主任陳紅巖、廣州軍區空軍後勤部部長王聲,也赫然在列。年初,有關2014年7月份大規模航班禁飛內幕的消息在網上再次出現,當時已有消息稱,中國空域管制的最高機構國家空管委辦公室副主任劉子榮於2月10日跳樓自殺,生死不明。有坊間傳聞稱,劉子榮瞭解去年7月的「神秘禁飛事件」內幕,或因幫助「大老虎」出逃而接受軍紀委的調查。

目前,陳紅巖和王聲被查傳言已坐實,儘管目前仍無法證實,這兩人是否與2014年「神秘禁飛事件」有關,也無從得悉是否郭伯雄與此有關。但是郭正鋼、劉洪傑與此二人的被查大大增強了此傳言的可信度。如今,「神秘禁飛事件」的真相即將浮出水面。

中共軍隊在江澤民掌權的後期並延續到胡錦濤執政時期,開始分為兩大派系,一是來自遼寧,被稱作「東北虎」的徐才厚派系;另一是資歷更久一點的、來自陝西,俗稱「西北狼」的郭伯雄派系。這「一虎一狼」,十多年來在中共軍中各霸一方,幾乎壟斷了所有中共高級將領的晉陞,並靠執行江澤民的命令將整個軍隊拉入腐敗圈。

自去年初起,海外出現多封以「中共軍隊知情人士」發出的舉報信,大量揭露郭伯雄、徐才厚等人的貪腐黑幕,並指郭、徐相互勾結,抵制習近平軍中反腐,由此拉開了清算郭、徐的大幕。目前,徐才厚已落馬,郭伯雄則被指還在做最後的「掙扎」。

一、第一封公開信拉開清算徐才厚和郭伯雄的大幕

習近平12次批示 徐才厚郭伯雄「掙扎」抵制

2014年1月20日,海外出現了一封名為《就谷俊山案無法深入致全軍指戰員的公開信》,和其他爆料信相比,很容易看出其「重磅」的程度:「總後原副部長谷俊山巨大貪腐案曝光兩年一直無法深入、其根源在於深涉谷案的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頑強抵制習近平」,「在近兩年時間內,習近平先後指示和批示十二次,要求嚴厲查處谷案,但徐、郭頂著不辦,極力包庇谷俊山。」

更出人意料的是,信中非但將徐才厚和郭伯雄捆綁在一起說事,同時稱連這屆軍委都有問題,「『東北虎』和『西北狼』在軍中各霸佔半壁江山的宗派山頭局面並沒有改變。」信中還說,「十八大」之後,軍隊在用人問題上依然延續郭、徐時期的宗派主義行為,全軍對此意見非常大,都說:「這屆軍委班子就是郭、徐配的,他們一上來就這樣搞,將來會比郭、徐還要壞。」

「即使在習近平先後指示和批示達12次之多,但軍委始終沒有動靜,只勉強發了3次通報,而且3次的說法都不一樣,只是把谷的事與其他人的事夾在一起說,故意輕描淡寫不單獨突出。」

不同於一般的爆料,信中還有一些細節的描寫。信中稱,谷俊山受賄案首先敗露於總參某工程,谷在這個工程項目中索賄400萬,谷辯稱是為一個港商謀利。軍紀委同意谷的說法,總後不同意軍紀委意見,兩度派人去港商那裡覆核。那名港商一見面就說了軍紀委和谷俊山的串通過程,總後從港商那裡還拿到了軍紀委對谷俊山的筆錄。「總後把這些證據擺到軍委郭伯雄、徐才厚面前說:軍紀委已經直接參與到案中來了,他們和谷俊山、港商一起參與造假、串供、銷贓,證據確鑿。郭、徐愣了半天,知道他們的陰謀敗露,也無言以對。總後領導問:這個情況要不要報習主席?兩人只好同意對谷俊山雙規」。

此前海外一直流傳徐才厚和郭伯雄在軍中貪腐程度驚人。公開信裡提到,谷俊山案涉及金額幾百億人民幣,谷個人貪佔六個多億。當時調查的許多證據已顯示,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深度涉案。

最後,信中呼籲要徹底清除徐才厚、郭伯雄及其死黨。

《鳳凰週刊》證實公開信部份內容來自「給軍委的報告」

過了近3個月左右,在2014年4月15日,《鳳凰週刊》2014年第11期刊發封面文章<谷俊山案大起底>,證實海外的這封公開信部份內容來自中共的軍委報告。

《谷俊山案大起底》一文中提及上述公開信時稱,據一位接近核心信息源的高級軍官分析稱, 「信件提供者絕非一般人」,因為「不僅裡面涉及谷俊山案的一些細節,包括最近一月軍隊腐敗的具體人和事,非軍內人士不可能知道得這麼詳細。最為關鍵的是,舉報信所說的內容,大量與軍內相關單位給軍委報告中說的內容高度一致,甚至連原句都有照抄的。」

報導也證實在查辦谷案過程中,「軍中的某些勢力一直試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鳳凰週刊》隸屬在香港註冊、但是在大陸可以觀看的鳳凰衛視,被認為有半官方的背景。

現在回頭來看,軍中反腐可能存在一根主線:1月20日徐才厚和郭伯雄的貪腐爆料出現;3月中徐才厚被內部正式調查;4月中,半官方文章又從側面證實了爆料的真實性。

公開信發表2月後 徐才厚被宣佈接受調查

去年11月《鳳凰週刊》在2014年第32期的封面故事<國賊徐才厚查抄內幕>一文,從側面證實了徐才厚在內部被調查的具體時間,「2014年3月15日,正在病床上的徐才厚被叫走,某軍委領導當面宣佈,對徐進行組織調查。徐才厚回到醫院時,已經進不了北京301醫院的西院,而被直接送到東院小南樓。」

徐才厚被調查的場景版本也有不同。有海外中文媒體引用中共軍方消息來源說,去年3月14日,北京301醫院東院南樓第六層,一批工人當著徐才厚的面,在房間裡安裝了鋼門窗。同時,中共軍委從空軍調派50名軍人替代了北京衛戍區的警衛,對徐才厚進行24小時看守,而且還有幾名狙擊手佈置在附近。

3月15日當晚,中共軍事檢察院的辦案人員對徐才厚位於北京阜成路的一處豪宅進行查抄,搜出大量現金和金銀首飾。

<國賊徐才厚查抄內幕>一文還提到了一名「老領導」,當年徐才厚被宣佈落馬之前,在新年前曾前往海南三亞求助「老領導」。據說,徐從三亞回北京後,到處放風,跟人說他沒任何問題了,「老領導」都給他打了包票。

此處的「老領導」,文章並沒有明確提及是誰,但是一般猜測是已退休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今年的1月3日,江澤民全家去海南東山嶺遊玩,更加重了這種猜測。

當局去年6月30日宣告徐才厚落馬。7月中,郭伯雄「喬裝出逃」的猜測熱傳網絡。在網友們當時看來,這種猜疑很具有現實性,「這封公開信裡面不是同時提到了徐才厚和郭伯雄嘛?!」

二、對郭伯雄家族及親信的第二擊

郭伯雄家族的問題浮出水面

真正談到郭伯雄家族貪腐的,是在2014年4月8日自稱為「總政機關幾位幹部」發出的第二封軍方公開信。

這封又是率先在海外曝光,名為 《致全軍指戰員的第二封公開信》的文章,列舉了郭家的諸多貪腐細節,「郭的女兒下海時,郭同谷俊山說,你要幫她起好步;谷很快給她送去300萬現金,並給她帳上打了2000萬元。後來,他看到總裝的人幫郭伯雄女兒做買賣,一次就賺了幾個億,不好意思地向郭保證, 每年讓她包賺3000萬元。」

在2013年,「國防大學一位副校長還曾花600萬給他買了一塊上好的翡翠,請雕刻大師蔚長海雕了一方大印,然後送白雲觀放了一天一夜。不知做了甚麼法術,拿回來全家稱呼為『鎮龍印』。說有了這個,保證能將上邊『鎮住』,確保自己『平安』。」

這封公開信也談到郭的弟弟郭伯權,稱其「原是一伙夫,後開歌廳,在郭的活動下當上了陝西民政廳長。」郭老婆的弟弟也當上陝西省軍區副司令。郭伯雄的秘書張福基坐在八一大樓,幾年時間從一個團級幹部提為正軍職。

此外,郭的兒子郭正鋼被指是個混混,在總後工作從不上班,結婚有了孩子還在外面搞婚外情。信中稱這是中共軍隊「有史以來的大笑話!」

傳郭伯雄準備後路 47軍政委伴隨

信中提到,2014年4月初,看到徐才厚被調查,郭伯雄偷偷潛回陝西,也在安排後路。據悉,當時郭伯雄已悄悄潛回陝西,時任47集團軍政委張福基為此私下派出大批人員,沿途陪同的便衣暗哨到處都是。信中提及希望中共高層對郭的問題要盡早處理,恐其會鬧出甚麼亂子。

公開資料顯示,張福基甘肅徽縣人。曾擔任新疆軍區政治部主任、第47集團軍政委等職,張還擔任過郭伯雄的二秘。

2015年1月12日,張福基從第47集團軍政委的重要實權崗位上,平調擔任蘭州軍區政治部副主任一職。《東網》的評論稱,張被「投閒置散」。

另一被點名的范長秘在蘭州軍區副政委職務上被抓

另外一個被公開信點名的,就是郭伯雄的嫡系、蘭州軍區副政委范長秘。據稱時任47軍政委的范長秘,一次在北京曾請谷俊山吃飯,谷說你喝一杯給你撥一百萬。(因為谷是管給下面各軍區撥款的)。范一股勁連喝38杯,谷果然一次性給47軍下撥了四五千萬。有了錢的范長秘一次給郭伯雄的兒子送去一千萬。不久,范長秘被提為蘭州軍區政治部主任。

有郭伯雄馬仔之稱的范長秘,在中共軍內服役期間從來未離開蘭州軍區,是名副其實的「西北軍」。公開資料顯示,范長秘有長達26年的蘭州軍區政工文宣工作經歷。2004年7月,范長秘晉陞少將,並於2005年11月成為新疆軍區政治部主任,2007年5月成為47集團軍政委。2012年7月,范長秘升任蘭州軍區政治部主任,2013年7月晉陞為中將軍銜,2014年7月任蘭州軍區副政委。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范長秘調離47集團軍政委後,張福基填補了這一空缺。

2015年1月16日,中共官方證實范長秘因「涉嫌違法犯罪」,在去年12月就被軍事檢察機關「立案偵查」。

三、郭伯雄部下潰不成軍 「掙扎」抗衡習近平

郭伯雄軍內勢力有多大?

徐才厚當年在軍隊內部主管政工,郭伯雄則主管作戰。可以看出的是,習近平的軍中反腐,至今為止抓捕的大多是政工系將領,還沒觸及到真正的主戰將官。 但是,於郭伯雄關係密切的一些將領,已經開始被免職,或者被調任閒職。

2014年7月16日,一篇《郭伯雄召集軍頭抗衡習近平》的軍中來信,舉報郭伯雄的親信、親屬和秘書警衛等,被郭伯雄提拔後,個個陞官發財。信中說,全軍有4個最年輕的軍官,「郭家軍」獨佔三席,一個是他兒子郭振鋼,早已提為浙江省軍區政治部主任,另一個是他妻侄,提為陝西省軍區副政委,再一個是31軍軍長(馬成效),直接由正師提為正軍。

郭伯雄兒子郭正鋼曾公開對人吹噓:廣州軍區的徐粉林司令,瀋陽軍區的褚益民政委,都是其父一手提拔起來的非常可靠的下級,也是全軍最年輕的,下一步晉陞軍委班子沒問題。31軍的馬軍長,47軍的張政委,北京軍區的劉志剛副司令,蘭州軍區的范主任……他一口氣說了十幾個人,都能進大區班子。郭正鋼還表示,「徐家軍」垮臺了,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他們「郭家軍」,所以軍隊聽「郭家」指揮20年沒問題。

有意思的是,和曝光張福基、范長秘的那封公開信一樣,這次郭正鋼提到的軍內其父的心腹,在中共軍隊反腐風暴中已有多人被免職或貶職。據報,曾擔任郭伯雄辦公室秘書的北京軍區原副司令員劉志剛已轉任濟南軍區副司令員。劉志剛曾在2003年1月至2004年11月任郭伯雄秘書,被稱為郭的大秘,之後一路陞遷,2012年12月調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外界認為,劉志剛從京畿要地平級調動到濟南軍區,被貶的意味頗濃。

另一個曾擔任過郭伯雄秘書的馬成效,也從第31集團軍軍長調至南京軍區副參謀長,同樣被認為是「投閒置散」。

郭伯雄嫡系潰不成軍 弟弟被調閒職

郭伯雄的胞弟郭伯權,現在的狀況也不樂觀。郭伯權曾擔任陝西省禮泉縣副縣長、彬縣縣長;2010年官至中共陝西省渭南市委常委、副市長;2012年1月轉任陝西人防辦主任;2013年2月任陝西省民政廳廳長,並在月內兼任一個被認為接近退休的官員才任的閒職——陝西省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

《星島日報》曾報導,郭伯權在擔任縣長時期有句口頭禪是:「我能和軍委副主席說上話,陝西省省長能嗎?」從其仕途軌跡看,接連調任清水衙門未能更上一層樓,被坊間稱為「情形極其詭異」。

傳聞中是郭伯雄另一心腹的海軍副政委馬發祥則已經死亡。

去年11月15日,大陸微信傳出馬發祥在14日於海軍大院東區100號樓15層跳樓身亡。消息來源稱,馬發祥自殺事件發生後,海軍嚴封消息,但消息還是傳遍海軍大院。

有關馬發祥跳樓自殺的原因在網絡上也有各種說法,但是傳言主要稱馬發祥跳樓自殺與被紀委約談、涉及貪腐直接相關。近日,有港媒披露,馬發祥自殺後,習近平在內部表示,沒有想到海軍高層出現這麼大的問題。此後習從陸軍調入原蘭州軍區政委苗華擔任海軍政委的職務。

此前有報導稱,馬發祥是郭伯雄的馬仔。但是也有報導稱,馬發祥與徐才厚有關。

去年12月2日,中共官方宣告馬發祥死亡,只是稱馬「病故」。

當年12月5日,財新網發表名為「海軍副政委馬發祥中將離世19天後火化」的文章,稱「馬發祥離世19天後才火化,間隔時間較長」 ,只有軍方高級將領出席馬的出殯。文章還將馬發祥火化時間與已經死亡的、傳參與政變的成都軍區副司令員阮志柏相比較。同時文章還點出,軍內級別相對較低的武警西藏總隊司令員(正軍職)郭毅力死亡後,多名政治局常委和委員都曾表示哀悼。

毀滅罪證? 傳中共軍隊與徐才厚郭伯雄緊急切割

在徐才厚被抓公開後,習近平去年多次稱要「肅清徐才厚案的影響」,兩名現任軍委副主席和軍委委員們也多次對此表態。

壓力之下,傳中共軍內開始與徐才厚郭伯雄「緊急切割」。2015年1月9日,海外名為「軍中黑社會 誰是保護傘?」的爆料文章披露,去年底,從總部機關到全軍各大單位乃至基層,一場徹底清除涉及徐才厚甚至郭伯雄、谷俊山圖片、視頻、指示、批示的清理「運動」迅速蔓延。電腦網絡、資料庫、甚至檔案都被地毯式清理。

文章指,徐才厚、郭伯雄等人在任期間,對一些軍官任用的指示,批文,字條、推薦信、保薦函、效忠書以及在任用運作過程中整人的證據,更是成為銷滅的重點。過去被一些人引以為榮的,陪同徐、郭視察的諂媚圖片、視頻等也被刪消的一乾二淨。這其中包括,軍博、擋案館、解放軍報社、解放軍畫報社等檔案宣傳資料機構。

在軍報工作幾十年的老軍人感慨地說,「這哪裡是肅清惡劣影響啊!分明是在銷滅罪跡!」

傳郭伯雄不想坐以待斃 做最後「掙扎」

《郭伯雄召集軍頭抗衡習近平》的舉報信還曝光了郭伯雄在進行最後的「掙扎」,稱一個軍內暗中的「抵抗行動已經全面展開」,並「正緊鑼密鼓地密謀」。

舉報信中引用接近並瞭解「西北狼」行動計劃的人透露,徐才厚落馬後,郭伯雄非常緊張恐懼。他秘密分別召見其心腹,分析形勢,商量行動策略。據說,經過密謀,他們形成了比較一致的看法和計劃。

郭伯雄等分析,習近平對軍隊運用的是各個擊破的戰術,今天先斬落「東北虎」,明天就要收拾「西北狼」。因此他們必須縝密籌劃主動出擊,否則,就是坐以待斃。

郭等自認為,習在軍內最大軟肋是沒有自己的人,而「西北狼」最大優勢是從上到下都有自己的人。四總部和各大軍區關係都很深。因此,郭伯雄確立步步為營式全面防守戰略,軟抗到底。

此外,郭伯雄授意總政有關部門對外放風:徐、谷案件只涉及他們家屬、秘書等極個別人,已經清查清楚,馬上就要結案,絕不要影響到軍隊總體形勢評價、人事格局等「基本盤面」,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四、習近平無收手之意

這個前軍委副主席是江的人

資料顯示,郭伯雄,陝西省禮泉縣人,中共第十六、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上將軍銜。1961年8月入伍。1985年至1990年,郭任蘭州軍區副參謀長;1990年至1993年轉任陸軍第47集團軍軍長;1993年得到江澤民提撥調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至1997年;1997年至1999年升任蘭州軍區司令員、軍區黨委副書記;1999年至2002年升為常務副總參謀長、總參謀部黨委副書記;2002年至2013年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等。

從郭伯雄的簡歷中不難發現1993年成為他仕途飛越的轉折點之一。《江澤民其人》書中提到過郭伯雄當年溜鬚拍馬江澤民的一段往事,可以發現其是如何爬升的一些蛛絲馬跡。

1992年郭伯雄還是47軍軍長,少將軍銜。在九十年代初,一次江澤民到陝西視察,順便去了47軍。江中午飽餐後要睡個午覺,郭伯雄一看機會難得,趕緊把戰士轟走,親自在門外站崗。江澤民這一覺睡了兩個鐘頭,郭伯雄在外面百無聊賴,但連廁所也不敢去,怕江隨時醒來,功虧一簣。江睡醒後一推門,看見站崗的衛兵竟是47軍少將軍長郭伯雄。

江澤民到哪個軍也沒享受過軍長站崗的待遇,對郭頓生好感。於是郭伯雄從47軍軍長,調到了北京軍區任副司令員,隨後連升三級,當了中央軍委的副主席,混了一副上將的肩章。

習近平沒有收手之意

在去年拿下了江澤民軍中的心腹徐才厚之後,習近平加大了在軍內清洗的力度,徐才厚的大量政工系舊部落馬,郭伯雄的那些馬仔也未能倖免。

港媒今年1月報導,習近平毫無收手之意。他已下令,凡是在徐才厚和郭伯雄任期內獲得提拔的將軍,全部進行清查,未來幾個月內會有更多將軍落馬。而這些問題將領還只是小嘍囉,抓捕他們背後更大的軍中「大老虎」如郭伯雄等已進人最後倒計時。

去年11月22日,一名剛退休的軍方高層人士向港媒透露,習近平早已下定決心,徐才厚之後要被拿下的「大老虎」就是郭伯雄。「郭伯雄人馬要抓一批,換一批,大軍區級估計二至三人。」

這名原軍方高層人士還表示,前段時間確實傳出了一些腐敗將領將會被放過的傳言,但從眼下的形勢看,有些將領是不會被放過的。

國防部:軍隊腐敗會「一查到底」

去年11月27日,國防部新聞發佈會上,有記者問了「多名將領涉腐」的問題。中共國防部新聞事務局局長、發言人耿雁生答覆說:目前,軍隊相關部門正對有關人員的「違法違紀問題」進行調查。耿雁生還稱,對發生在軍隊中的腐敗案件,「不論涉及到甚麼人、職務多高,都會一查到底。」

中共軍報在去年12月17日發表題為《「大老虎」都動了,還有誰動不得?》的文章說,反腐沒有禁區,像周永康、徐才厚這樣的「大老虎」都動了,還有誰動不得?文章最後稱,「開弓沒有回頭箭」。在這場殊死較量中,「我們不能退也退不起,不能輸也輸不起。」

財新網:軍隊是否會查出更大的「老虎」?

到了2015年,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郭伯雄將被抓捕。

今年1月20日,親習近平陣營的財新網,在報導中共國防大學政治部副主任段天傑少將落馬的消息時,專門列出了一個小標題「2015年軍隊還有『大老虎』落馬?」

文章稱,早在2014年11月時,就曾傳出另一隻「大老虎」被打的消息。「值得關注的是,網路消息還稱:『谷俊山的背後靠山不僅僅只有徐才厚,可能還有另外一隻『大老虎』,他的職位和徐才厚相當或者是還高些。」

公開資料顯示,郭伯雄當時在軍內擔任的是「第一軍委副主席」,其職務比徐才厚要稍高。

蹊蹺的是,這部份敏感內容很快被財新網微信客戶端和網站刪除,大陸騰訊網、金羊網、搜狐等多家轉載文章也先後被刪除,但是已經讓海內外的網民一片嘩然。

多方言論指郭伯雄將被抓捕

此前,大陸官方的時政微信賬號「察時局」曾發表一段隱晦的話。「察時局」在披露軍隊反腐尤其是徐才厚案時,明確稱「最近一些動向顯示,軍中正在打另一隻『大老虎』,或將適時公佈」。

北京學者章立凡今年1月15日向港媒表示,他預計,還會有與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級別相當的「軍老虎」出事,「不會很長時間」。

親習近平、胡錦濤陣營的牛淚在當日也發文稱,習近平在2015年「迫擊炮轟擊」的重點,首先是軍隊體系,如果進攻順利的話,最少能按計劃攻下一個山頭,滅掉一到兩隻「大老虎」,即便進展不夠順利,也可以先把「老虎」拔牙去爪,把「虎崽子」收拾乾淨。

前中國稅務雜誌社社長張木生曾在2014年說,谷俊山涉案三百多億,儘量壓下來到了他自己身上,現在還有8億6。徐才厚一個人就十幾億,而且還有比他厲害的,不僅僅是買官賣官,還敢動用軍費。

2014年8月,《蘋果日報》的報導指,繼徐才厚後,中央軍委另一位前副主席郭伯雄被傳正接受組織調查,罪名可能是「受賄賂,協助他人晉陞職位」。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表示,中共軍隊實行「雙首長」制,晉陞一定要經兩名軍委副主席同意,所以送賄賂的人,一定同時將禮物送給兩人,所以郭伯雄會同徐才厚一起受到調查。

香港《經濟日報》撰文說,如果回顧此前高官落馬的過程,無論從周永康到去年年末落馬的令計劃,中共查辦重大貪腐案件似乎已經形成一種固定的套路,這種套路被歸納為6個步驟:流言四起;親信及家人出事;公開露面或發文;內媒隱射;官方公佈;陸媒展開「揭批」運動。

文章還稱,這名「西北狼」已經歷了前三步,接下來就是內地媒體的隱射爆料,離被扣查日子不遠了。如果這案件公佈,軍中將又起一場大風暴。

近日,海外盛傳郭伯雄有可能在中國新年前後被正式宣佈「雙規」。報導說,還會有更多中共將領被調查。

郭伯雄上一次露面是在去年中共「十一」招待會上。就在最近,竟還有海外中文媒體仔細「觀摩」了一番當時的錄像,最後得出郭「氣色顯得不好」的結論。

四總部七大軍區海陸空部隊全部表態挺習

按照中共的慣例,每次有重量級的「大老虎」落馬時,其前後都伴隨著軍方高級將領的集體表忠。

今年1月19日,中共四總部軍頭在軍報上刊文支持習近平「軍委主席負責制」;1月21日,中共七大軍區司令、政委表態支持習近平在軍中反腐;1月25日,中共海軍、空軍、第二炮兵、軍事科學院、國防大學、國防科技大學及武警部隊在中共軍報刊文,支持當局「反腐」,對習近平表忠。這是今年來,短短幾天內中共軍方3次集體密集向習近平表態。

外界觀察注意到,近一年來,中共軍方進行數輪集體表態,此前的4輪表態都與「大老虎」落馬有關。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落馬和被捕時,中共軍頭曾多次集體表態挺習。

五、上一屆軍委幾乎全爛掉了

習近平「主刀」軍隊「大手術」

2014年《外參》10月號報導,習近平正在對軍隊進行「大手術」,除了重建軍事指揮系統、調整兵種分佈,還正在進行新的人事大佈局。

軍中消息人士透露說,郭伯雄、梁光烈等人的腐敗問題非常嚴重,這些人都已經退贓;雖然他們的問題非常嚴重,但由於軍中要抓的人實在太多,牽扯面太廣,所以被暫時放過。

有鷹派之稱的前國防部長梁光烈,其個人和家族腐敗問題早在網上被曝光,其中被傳的沸沸揚揚的北京御香山事件跟梁家有關。當時有爆料指,指揮買賣御香山別墅用地的正是國務委員、國防部長的梁光烈。中共軍隊內部人士在互聯網上舉報相關內幕後跟帖留言稱,最牛別墅御香山只是軍商勾結、賤賣軍隊土地深厚黑幕的一角。

網上爆料還稱,梁家得到豐厚回報,有舉報稱梁和兩個兒子斂財數十億元,梁家暴富的同時卻是軍隊土地和利益的巨大喪失。總參所屬部隊廣大軍官對梁光烈瘋狂賣地行為非常憤怒,紛紛向中共高層投訴反映,引起了當局的高度關注。

據說,當時胡錦濤對梁光烈的行為也非常惱怒,但又無可奈何。梁光烈的後台是前軍委真正的實權派人物、常務副主席張萬年。有識之士認為,梁光烈公然賤賣軍隊土地的惡劣行為長時間得不到應有的懲處,反映和說明了「十八大」之前中共黨內不同派系之間的鬥爭不但非常激烈而且異常複雜。

中共上一屆軍委主要成員幾乎全部爛掉

上一屆軍委的成員,除了當時的軍委主席胡錦濤,副主席習近平之外,兩名副主席是郭伯雄和徐才厚,軍委委員包括梁光烈、陳炳德、李繼耐、廖錫龍、常萬全、靖志遠、吳勝利、許其亮。現在除了徐才厚已經被抓、郭伯雄不妙之外,還有多名當時的軍委委員傳涉及貪腐和其他問題。

據媒體報導,在中共「十八大」前召開的一次軍委擴大會議上,劉源發言時突然脫開會議主題,斥責軍中腐敗嚴重,公開將矛頭直指郭伯雄、徐才厚及梁光烈這三個老軍頭,並稱這些人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徐才厚、郭伯雄和前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梁光烈,被稱為「江家軍」的三大軍頭。

一名原軍方高層人士曾表示,中共的軍隊早已全面腐敗。若是郭伯雄被抓或遭到審判,那就意味著上屆中央軍委班子全部爛掉了。

時政評論員方林達評論說,江澤民從中共「六四」屠殺中得利上位,在軍中沒有任何資源和資歷,他只有靠放手軍中腐敗和提拔將領來得到支持,使得江澤民掌權時期中共軍隊加速腐敗。同時江澤民提拔了一大批能力一般卻只會拍馬的軍隊官員,這些人緊隨著江澤民,比如徐才厚、郭伯雄等人。

這些人積極執行江澤民的腐敗政策,使得中共軍隊權錢交易成風,腐爛至極。同時,徐才厚、郭伯雄等人為了報答江澤民的提拔,積極在軍隊中推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在軍隊醫院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犯下了滔天大罪。

腐爛到極點的中共軍委 犯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中共軍隊不僅貪腐嚴重,更涉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黑幕。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的報告稱,中共軍隊醫院、武警醫院及其總後勤部是執行江澤民屠殺命令、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的核心機構。

海外明慧網報導說,在江氏直接指使下,在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周永康和軍隊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總後勤部長王克和廖錫龍、副部長谷俊山、政委孫大發等的全力推動下,江澤民的屠殺命令在全國推廣鋪開,中共軍隊、武警、政法系統、醫療系統和器官黑仲介互相勾結,形成規模龐大的活摘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屍體的一條龍殺人產業,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根據「追查國際」的調查顯示,在中國大陸存在大規模活體供體庫(即供取器官的活人群體庫),而中共的軍隊和武警系統很可能是關押和調配數額龐大的活體供體群的核心機構。由於軍隊系統的相對封閉性,從集中關押、全國調配、竊取移植器官到銷毀證據,都難以被外界瞭解。

從「追查國際」針對中共軍隊和武警醫院進行的調查中可見,在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各軍兵種總醫院、武警總醫院、各軍醫大學附屬醫院、七大軍區12家總醫院,和諸多序號醫院都開始,或者擴大器官移植規模。而且,器官移植的數量迅猛增長的時間與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綁架、關押的時間高度重合。

調查顯示,徐才厚成為中共軍隊迫害法輪功學員、進行活摘器官的主要執行人。徐負責協調軍方的力量,直接參與袐密構建器官移植活體供體庫。

2014年10月22日海外「追查國際」發佈了一份調查報告說,「追查國際」就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先後對中共原國防部長梁光烈、原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和原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進行了電話調查和取證。

在「追查國際」公佈的電話錄音中,前中共國防部長梁光烈親口承認,中共中央軍委曾開會討論軍隊關押法輪功學員,以及軍隊醫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事宜,並向「追查國際」調查員表示,應向中共軍方總後勤部瞭解具體情況。

而中共前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則對調查員強調要「通過保密電話」詳談;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政治局常委曾慶紅也強調需要「通過正常渠道」瞭解內情。

2014年9月,「追查國際」已獲取原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的口供錄音,其供認中共前當權者江澤民親自批示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

2013年8月知情人鮑光(化名)向海外媒體曝光,2006年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訪德期間也曾親口承認是江氏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證實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暴行是由原中共當權者江氏直接下令,操縱國家機器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群體滅絕性的大屠殺。

方林達表示,徐才厚等一批中共軍隊官員落馬,以及可能將要落馬的郭伯雄,表面上是因為腐敗被調查,其根本原因是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作惡太多遭到報應。

要打的「軍老虎」還有誰?

由於郭伯雄和徐才厚壟斷提拔了幾乎十多年來所有的軍頭,上一屆軍委委員中,不時有傳言指他們也涉案。

美國之音報導,紐約的中共軍事問題專家林長盛表示,習近平在軍內反腐的力度空前,但20多年來中共軍內已經形成了一個龐大利益集團,使他反腐遭遇巨大阻力。習近平的最終目標是對軍委進行大換血,但他需要時間。

林長盛表示,「從這裡面就可以看出來,最高層是四總部的,但中央軍委沒換人」。現任軍委成員中多人都與徐才厚、郭伯雄關係密切,一些人曾經是他們的部下。

如果林長盛的猜測屬實,或印證了2014年1月的第一封舉報信的內容:「十八大」之後,軍隊在用人問題上依然延續郭、徐時期的宗派主義行為,全軍對此意見非常大,都說:「這屆軍委班子就是郭、徐配的,他們一上來就這樣搞,將來會比郭、徐還要壞。」

習近平看似還有很多路要走。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5-07-30 10: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