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于繼增:「何日君再來」一首在離別中誕生的名曲

由已故歌星鄧麗君主唱的「何日君再來」風靡全球華人,這首歌曲的作者劉雪庵先生在漫長歲月中,卻一直頗受爭議,訴訟紛紜,也因此蒙受了許多不白之冤。(鄧麗君資料圖片)

由已故歌星鄧麗君主唱的「何日君再來」風靡全球華人,這首歌曲的作者劉雪庵先生在漫長歲月中,卻一直頗受爭議,訴訟紛紜,也因此蒙受了許多不白之冤。(鄧麗君資料圖片)

人氣: 58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07月31日訊】提到作曲家劉雪庵(筆名:晏如、吳青、蘇崖)可能許多人都不知此人《何日君再來》這首膾炙人口的歌曲正是我國著名作曲家、音樂教育家劉雪庵先生譜寫的曲子。

鮮為人知的是《何日君再來 》這首風靡了半個多世紀的歌曲,在它誕生後的漫長歲月中,確一直頗受爭議,訴頌紛紜。

劉雪庵先生也因此蒙受了許多不白之冤 。

1985年3月15日曾創作了500多首作品的劉雪庵先生病逝於北京,他所創作的這首「何日君再來」伴隨了劉雪庵一生的榮辱,一首歌曲竟有如此蜿蜒曲折的歷程,恐怕在世界音樂史上也是罕見的。(網絡圖片)
1985年3月15日曾創作了500多首作品的劉雪庵先生病逝於北京,他所創作的這首「何日君再來」伴隨了劉雪庵一生的榮辱,一首歌曲竟有如此蜿蜒曲折的歷程,恐怕在世界音樂史上也是罕見的。(網絡圖片)

1905年劉雪庵先生出生於四川銅梁,幼時受其兄影響愛好音樂。曾學習鋼琴、小提琴和作曲並學唱崑曲等。

1927年劉雪庵應聘為養聖學校音樂教師。次年擔任校長。

1929年春地方政府開始搜查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劉雪庵被銅梁地下黨組織安排去了上海。到上海後 他曾參加了由宋慶齡、魯迅發起的中國民權保障同盟。

1930年秋他考入了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與賀綠汀、江定仙、陳田鶴一起有幸成為中國新音樂奠基人黃自教授的關門弟子。

1936年7月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第7屆學生自治會為先期離校的第4屆本師畢業班的同學舉行茶話會。是第4屆理論作曲組的畢業生。有人提議第4屆本師畢業班的同學每人創作、演奏一首音樂作品留作紀念。劉雪庵油然升起依依不捨的離別之情,便當場揮筆創作了探戈舞曲《何日君再來》。俄籍女同學戈拉當即在鋼琴上試奏,那節奏明快、行雲流水般的音符頓時使大家陶醉了。茶話會就在這首歡快惜別的樂曲中結束。

這首探戈舞曲也很快的成了舞廳裡的 熱門伴奏舞曲。這一年,上海藝華影片公司拍攝廣告宣傳的歌舞片由周旋等擔當主演,導演方沛霖特別邀請劉雪庵為該片配曲。劉雪庵瞭解代此片描寫的是一個初戀 即遭挫折的女青年近乎絕望的經歷,他對導演說:他認為自己即興創作的《何日君再來》舞曲很適合《三星伴月》劇中的情景和氣氛,請你另請別人為它填詞吧。事後他就到外地出差去了。導演方沛霖請黃嘉漠填了歌詞。其中「好花不常開……」「喝完了這杯,請進點小菜」等句子粗俗難聽,他對此表示不滿,但木已成舟,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1937年上海百代公司的法國經濟人戴高樂、德果,瞄上了這首歌的市場效應,與劉雪庵簽訂合同,將《何日君再來》灌成了唱片,到處發行,很快走出了上海。

1938年蔡楚生導演還將《何日君再來》用在香港拍攝的抗戰電影《孤島天堂》中,《何日君再來》當時已成為淪陷區人民祈求和平和企盼自由的日子到來。這首歌變味源於日本人的翻唱。第一個翻唱的是渡國濱子,她灌製了日語唱片在日本暢銷一時,擴張的日本需要的是來自交戰國的某種「安寧」、「順達」的氣息。

1941年李香蘭(山口淑子)又灌製了華語和日語兩種版本的《何日君再來》還在她主演的日本侵華電影《白蘭之歌》和《患難之交》中演唱了這首歌。在重慶大後方的劉雪庵得知這個消息憤怒不已,但是那時無處投訴,有口難辯。

日文版的《何日君再來》流傳到日本軍營居然也大受歡迎,人人傳唱。但是日本軍營以靡靡之音,渙散軍心為由下了禁唱令。更惡毒的是有人竟然篡改歌詞,把「何日君再來」改為「賀日君再來」。這就帶有明顯的政治企圖。蔣介石知道後,很惱火。下令全國禁唱這首歌。所有唱片就地銷毀,電臺也不准播放。

1950年在蘇州社會教育學院任教的劉雪庵隨校遷至無錫,學校改名為江南師範學院先後擔任藝術系教授、主任、教務長、副院長。儘管他熱情滿懷地投入各項行政和教學工作。但一個揮之不去地陰影,始終困擾著他。《何日君再來》已經在內地被禁 唱幾十年了,這是他心中永遠地痛。他很想說清楚當時寫這首歌的初衷,但沒人理解和理睬他。

1957年劉雪庵被打成右派由一級教授降至六級,調到圖書館當資料員去了。但劉雪庵在逆境中並不消沉,而是堅持創作,他譜寫了許多歌曲和器樂曲。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後,《何日君再來》被定性為反動歌曲、黃色歌曲、漢奸歌曲,是「美麗頽廢的罌粟花」。紅衛兵對劉雪庵進行毒打,他的夫人喬景雲眼看丈夫就要被活活打死了,便奮不顧身地衝上去,造反派就調頭毆打喬景雲,直打的皮開肉綻,後因傷勢過重告別了人世。而劉雪庵被關進了牛棚,後被押送到農場勞動改造。不久就雙目失明了。

1979年 劉雪庵的右派問題得到了平反。但處境依然十分悲涼。

據上海音樂學院教授倪瑞霖回憶:

「他每天坐在特製的椅子上,椅子上挖了一個洞下放面馬桶,椅子兩個扶手中間用一根木棍擋著以免他摔下來。扶手上掛著幾個饅頭,餓了就啃兩口……」。

1984年北京電視臺春節聯歡會上,直播了張明敏演唱的《長城謠》這首歌曲,震憾了當時收看這臺節目的無數觀眾的心,也使病榻上的他百感交集,仰天大哭,淚如雨下。中央電視臺當年還直播了張明敏演唱了劉雪庵寫的另一首歌曲《來唱個翻身樂》。

此後隨著思想解放的步伐加快。劉雪庵創造的全部歌曲在內地和港臺徹底解禁。翻唱演奏者越來越多。最有影響的當屬臺灣歌星鄧麗君

然而不久把鄧麗君的演唱說成是靡靡之音和精神污染而遭查禁。《何日君再來》又被說成是漢奸歌曲受到「賣國之嫌」又受到批判。劉雪庵不得不拖著病體艱難地向有關方面申訴,強調這首歌當時恰恰是一首為地下抗日傳遞訊息的愛國歌曲,一時爭論得沸沸揚揚。

1985年3月15日曾創作了500多首作品的我國著名作曲家、音樂教育家劉雪庵先生病逝於北京。

《何日君再來》伴隨了劉雪庵一生的榮辱。一首歌曲竟有如此蜿蜒曲折的歷程,恐怕在世界音樂史上也是罕見的!

(原標題:解開《何日君再來》蒙受不白之冤的謎團 ——一首在離別中誕生的名曲。有刪節)

  
--載摘自《往事與舊聞》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5-07-31 7: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