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6次綁架判刑8年 軍校女上校教員告江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07月07日訊】法輪大法明慧網消息,原瀋陽軍區大連醫學高等專科學校內科教研室上校教員王衛真女士,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國務院、人大寄出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並已收到上述四單位的簽收信息。

王衛真修煉法輪後心臟病、腰椎間盤突出、肝硬化等多種疾病很快消失、身體痊愈,並且工作優秀、道德昇華,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中共1999年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王衛真多次遭受迫害,遭6次非法綁架、非法判刑8年。

以下是王衛真女士敘述修煉法輪大法令她身心受益的經歷及遭中共迫害的事實:

我叫王衛真,曾用名王琳娜,是瀋陽軍區大連高等醫學專科學校內科教研室教員,授銜上校,副師待遇,技術七級,退休後歸屬大連軍隊離退休幹部第三服務中心。我在調入大連醫學高等專科學校之前,在部隊醫院任心血管內科主治醫師。

我的父母都是抗戰老兵,父親是離休幹部,上校軍官。家族中有2人為共產黨付出生命,家中7個成員父母加5個兄妹,其中6人都是國家幹部。我小學就讀於軍隊子弟小學「大連八一小學」,入伍後畢業於第四軍醫大學。

我的修煉法輪大法的經歷,徹底顛覆了中共教育所灌輸的人生觀、價值觀、生死觀。

修煉法輪大法 多種疾病神奇消失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接觸了法輪大法,是因為那時四十多歲的我渾身是病--急性風濕性心臟病、慢性乙型肝炎早期肝硬化、腰椎間盤突出、嚴重貧血、還有婦科病、鼻竇炎、足背骨關節錯位等各種小雜病,經常住院,有時一年要住半年醫院,體力極差,弱不禁風,給我的工作和生活帶來了很大影響和拖累。那時我在軍隊醫院從事心血管內科工作,縱有一身的好技術,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而且這些病會越發展越嚴重,都是很嚴重的慢性疾病,哪一個發展下去都是要命的,比如慢性風濕性病、肝硬化這兩樣幾乎是不可逆轉的,要進行性的在極度痛苦中走向死亡,腰間盤脫出就是失去勞動力和終生忍受腰腿劇痛的折磨,而貧血是肝硬化脾功能亢進引起的血小板減少所致,貧血都能達到需要輸血的程度,血小板只有七萬,血色素只有六克。身為醫生的我無法為自己解脫疾病的痛苦,那種明知前途一片黑暗也要往黑裡走的困惑和無奈,使我失去對人生的希望和熱情。

就在這時我接觸到了法輪大法。法輪大法的法理和論述語言淺白明瞭,尤其可昇華人的道德修養,這使我深深折服。我知道我找到了一生尋尋覓覓,可遇而不可求的生命真諦。

修煉法輪功後我變了,我知道了人生真諦就是按照(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有益於他人,有益於社會的無私無我的好人。我變了,從一個整日焦慮、脾氣暴躁、鬱鬱寡歡的孤家寡人,變成了一個樂天寬厚,善良無私,充滿健康活力人。

我的所有疾病,心臟病、肝硬化、腰間盤脫出、嚴重的貧血,都在很短的時間,甚至十幾天內消失了,神奇般的徹底的消失了。

這裡可以極簡單的介紹幾個我祛病健身的神奇過程:最開始修煉我曾經發過一次燒。以前發燒對我來說簡直是家常便飯,一燒就是三十九度、四十度,連續好幾天,住院、打吊瓶、到處會診、使用最高級的藥品才能退燒。可是這次不同了,只燒到了三十七點九度,而且只持續了一天,出了一身大汗就好了。神奇的是,從此以後我再不發燒了,至今將近二十年,從未發過燒。

有一天我忽然發現,我的腰間盤脫出和婦科病不翼而飛了,腰不痛了,腿不麻了,原來甚麼東西都不敢拿腰還是彎的,現在手提幾十斤東西都很輕鬆。婦科病也是,炎症和大出血全都徹底好了。哇,幾十年治不好的腰脫,婦科病還有肝硬化,就這樣輕鬆神奇的讓我的師父在幾天之內徹底治好了。別的病外在不一定能看到,腰脫總是彎著的腰徹底直起來了,甚麼活都能幹,彎腰出力提重東西都不在話下。我的心臟病也徹底好了。此後,我二十年沒住過院,沒打過針吃過藥,身強體壯,腰板溜直,滿面紅光。

經過修煉法輪大法,我整個身心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我從一個弱不禁風的人,迅速變成了一個健康快樂的人。將近二十年時間,我沒吃過藥,沒打過針,沒住過院,身體卻出奇的好,不但所有的病都好了,體重也增加了四十斤,紅光滿面。現在我走路生風,原來上山坡回家,二十歲時就得休息好幾次才能走上來,可現在六十五歲的我,一口氣走到家還得想:這個山怎麼像是矮了呢,這個路怎麼像是近了呢?

工作優秀 道德昇華

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我嚴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好人,甚麼事情都不與他人爭利,認為多吃點苦不是壞事,不爭名不爭利,不怕吃虧,不與人爭強。和過去的我判若兩人,過去的我是很強勢的。

修大法後,我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從死亡線上搶救出了數不清的心臟病患者,被醫院上上下下公認為業務技術精湛、責任心強、服務態度好的非常全面的醫務人員。

心血管內科用常人的話講是很辛苦很緊張的,多年來我都是兢兢業業、爭分奪秒的搶救每一個瀕臨死亡的心臟病患者,獲得大量好評和感謝。一次北京二機部的部長突然得急性心梗,病情非常危急,從火車上緊急下車,醫院派救護車直接拉到這裡。這位部長經過一個月的搶救挽回了生命,返回北京與家人團聚。回北京後還特意贈送了錦旗以表感謝。

每一個從死亡線上搶救過來的患者,那種感激的心情真的是想要把自己最好的東西送給救活他的醫生。以前看到是患者真心感謝,一些家鄉土特產我就收下來。那時我家冰箱永遠都是滿的、裝不下,還要送給別人。修大法以後,所有的饋贈一概不收。有時實在不收,人家會覺得是不是禮品不合適,送錢吧。病患送的錢財,我都會如數退回,一分不留。

退休後我在私人老闆那裏上班,偶爾病人送錢,我實在退不回去,也會交到老闆那裏,請單位幫助退回。同事們都說我傻,私人企業哪有人送錢送物啊,不去告你就燒高香了。你有人送還不要,交給老闆。私企老闆怎麼可能把錢退回去呢,搶都搶不來,使用各種手段搾取病人的錢財,你有人送還不要,真是傻透腔了。我告訴大家: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師父教導我要提高心性,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那才是修煉。這樣,我們單位有好幾個同事開始跟我一起煉功了,他們都覺得身體比過去好了很多,真是身心快樂啊。我不但自己不收禮了,也告訴家人不能收禮和任何不屬於自己的物品。丈夫是機關的工會主席,單位發東西甚麼都少不了,在我的勸導下,商家贈送的禮品也不要了,很多大毛毯被褥甚麼的禮品包都不要了。

修大法以後單位分房子,都分到手的房子就差拿鑰匙了。有人來爭,我把自己好的住房讓給了來爭的人,自己住了一套靠山牆的冷房。無論在醫院,還是後來的學校,評級調職都是競爭最激烈的時刻,整個單位上上下下忙得不亦樂乎,都在使用各種手段和人脈,爭那僅有的幾個名額,甚至大筆送錢。我修煉以後,從不參與這樣的競爭,因為師父告訴我,要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高尚的人。

師父還告訴我,是自己的不丟,不是自己的也爭不來。我在實踐中,一步步的證實了,師父講的每一句話,只要去認真實踐,都會體會到其中的奧妙。所以儘管我沒有去爭,該是我的時候,果然甚麼都不落。我活得瀟瀟灑灑,樂天知命。從中也體會到,這樣的心態怎麼會不健康不長壽呢?

我到醫高專(上班)的當年,正趕上那屆學生畢業考試,我成功的主持了那屆畢業生的擂台賽,受到學校各級的好評。到年終,教研室提請給我立三等功,最後學校通報嘉獎。那時我原單位解散分流到這個新單位只有半年時間。

經過修煉法輪大法,我整個身心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大法造就了一個全新的我,那種感激的心情無以言表,我要用我的全部身心以至整個生命,來證實法輪大法的偉大和真實不虛。我要按照大法要求,做一個真善忍的道德高尚的好人,同時向每一個能接觸到的人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六次綁架 判刑八年

這樣一個高德大法,一九九九年以後江澤民主持的中共卻不讓煉了,各級幾乎所有組織都在他的淫威下,對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實施了犯罪。因此我要控告江澤民對我和我的家庭所犯下的諸多的不可饒恕的罪行。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於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五年、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曾經被大連市金州區向應派出所、大連市桃源派出所、大連市機場前派出所綁架六次,非法抄家三次,其中一次是瀋陽軍區聯勤部所為。(綁架和抄家)都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續,比如搜查證等,完全是非法抄家。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在不通知任何親屬、法庭上只有陪送我的兒子一人在場的情況下,中山區法院對我進行非法開庭審判。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中山法院非法判我八年徒刑。

我在洗腦班、看守所、「黑監獄」、勞教所或監獄被監管期間遭到各種身體虐待。

以上這樣的反覆綁架關押和迫害,給我造成了極大的身心傷害和精神壓力,導致原本健康的我血壓極度升高達到200-250mmHg的致命高度,並造成了出現心肌缺血,心絞痛和可疑心梗,大連醫科大學心血管急診診斷:一、高血壓三級、高血壓腦病;二、不排除心梗;三、冠心病。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07-08 5: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