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調諧到432赫茲時 與宇宙共鳴?

Tara MacIsaac

當今,很多人主張將1953年制定的標準音高440赫茲降低8赫茲,恢復到大師們廣泛採用的中音432赫茲,讓音樂回到更加平和自然、有益身心的境界。(Fotolia)

  人氣: 652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8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Tara MacIsaac報導,張小清編譯報導)在音樂界,有關音階頻率(音高定準)的爭論已經進行了幾十年之久,廣泛牽涉到納粹陰謀論、新紀元(New Age)音療法、對歌手發聲舒適性的實際考量、與古代數學和美學的重新聯接,以至與更高秩序的抽象連接等話題。具體來說,我們在確定音樂的「標準音高」時,是應該定在440赫茲,還是432赫茲?

「標準音高」又稱基準音,指中音A(A4,即La),當管弦樂團調音時,會叫雙簧管吹A,其它樂器則聽這個音來調音。1953年之後,國際標準組織(ISO)發布了A=440 Hz的統一標準,將音樂會中使用的不同音高都調為440赫茲。這意味著發出中音La這個音,聲波每秒應震動440下。而在人類歷史上,並非一開始就是以440作為標準音高。近世以至今天,更有一些人明確提出,A=432 Hz會將音樂帶入不同的境界。

研究顯示:人們普遍覺得432赫茲更加完美平和

音樂學者瑪麗亞‧雷諾德(Maria Renold,1917—2003)在《音階、音級、音調和音樂會音高》(Intervals, Scales, Tones and the Concert Pitch)一著中描述了她是如何測試440赫茲和432赫茲兩種音高對聽眾的不同影響的。20年間,她詢問了不同國家成千上萬的人,以評估他們對不同音高的感覺。

她說,90%以上的人都更喜歡432赫茲的標準音高。當讓他們來形容時,他們用的詞有完整、正確、平和、陽光般等;相反, 440赫茲的音高被形容為不舒服、狹隘和有壓迫感。

雷諾德受到奧地利神秘主義者魯道夫‧施泰納(Rudolf Steiner)的影響,後者告誡說,更高的音調具有「路西法(見段末注)般的亮度」(luciferic brightness),並提出A=432赫茲具有提升心靈的效果。雷諾德的研究在她生前並沒有受到同行重視,也沒有追隨者;但現在看起來,很多科學家已經在嘗試複製她的研究。(注:路西法原為天使長,率領部分天眾反叛後墮入地獄,在那裡成為魔王撒旦,墮落天使們則成為惡魔。)

英國聲學工程師特雷弗‧考克斯(Trevor Cox)進行了一次非正式的在線研究,要求人們說出他們對七種「音高」的同一樂段的偏好,其中包括432Hz和440赫茲。在幾百名受訪者中,他發現,比起432赫茲,人們對於440赫茲稍微更偏愛一些。

不過,該測試所用的樂段都是經過數字調校的,而不是直接進行聲學調校。這是否影響了調查效果目前還不清楚,因為雷諾德說過,她只用非電子樂器進行實驗,她用電子音樂進行的實驗全失敗了。

調諧到432赫茲的提議,已經獲得包括已故意大利歌劇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羅蒂(Luciano Pavarotti)和女高音歌唱家雷娜塔‧泰巴爾迪(Renata Tebaldi)在內的知名人士的支持。據說,這樣的調整會減輕歌唱家聲帶的壓力。

440赫茲音準是納粹推行的計劃嗎?

440赫茲被選作國際標準音的原因一直是個有爭議的話題。應該說,美國音樂廳的溫度對這一決策有很大影響。美國樂器製造商J.C. Deagan當時提出,440赫茲是美國音樂廳最適用的音準。英國科學家也一致認定440赫茲最好,但不是基於音樂廳的溫度,而是基於木管樂器在演奏中會發熱。

然而,最受到關注的觀點還是納粹想要使用此音準來宣傳侵略、施加專制。據信,這一音準會使人的精神更興奮、更容易聽從鬥爭性指令。

學者洛朗‧羅森菲爾德(Laurent Rosenfeld)在1988年9月發表於《全球戰略信息》(Executive Intelligence Review,見段末注)雜誌的《納粹如何毀掉了音樂調諧》(How the Nazis Ruined Musical Tuning)一文中提到,柏林廣播電台——納粹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的喉舌媒體曾於1939年組織一次會議,敦促實行440赫茲的標準。這次會議為國際標準組織的正式決定奠定了基礎。[注:該刊與經濟學家林登‧拉魯旭(Lyndon LaRouche)發起的運動有關,經常表達政治異見。]

1953年國際標準組織在倫敦舉行的會議,沒有邀請任何一位法國音樂家參加,因為法國人特別反對440赫茲的調諧。羅森菲爾德寫道:「其他一些人,如勒內‧杜梅斯尼爾(Rene Dumesnil)——低音準的另一位推動者表示,倫敦大會的決策是事先就定好的,組織者先問音樂家、工程師、樂器廠家、物理學家他們是否同意定為440赫茲,而那些不同意的人根本沒有受邀參加。」

羅森菲爾德的文章並沒有對納粹建立440赫茲調諧機制的動機進行推測,傳播侵略性意識形態的說法,是後來432赫茲的支持者們提出的。

法國音樂家、432赫茲音高的支持者羅伯特‧杜索(Robert Dussaut)透露,羅森菲爾德曾這樣說:「我的對手們回答我,美國人希望音高定準為440赫茲,是因為爵士樂(已經按440赫茲或者更高來定準)的緣故,而我們應該與他們保持一致。我很震驚,我們管弦樂音樂家和歌唱家應該聽從大西洋另一邊爵士樂手們的意見。商業考慮居先,藝術家只能退讓。」

在政治和經濟的考量之外,有關討論也集中於432赫茲的振動更有益人體、更易於讓人的心靈產生共鳴,以及432 這個數字也有些特別的、甚至是神秘的含義。

在政治和經濟的考量之外,有關討論也集中於432赫茲的振動更有益人體、更易於讓人的心靈產生共鳴,以及432這個數字也有些特別的、甚至是神秘的含義。(Pierre Guinoiseau/Flickr/CC BY,大紀元製圖)
在政治和經濟的考量之外,有關討論也集中於432赫茲的振動更有益人體、更易於讓人的心靈產生共鳴,以及432這個數字也有些特別的、甚至是神秘的含義。(Pierre Guinoiseau/Flickr/CC BY,大紀元製圖)

音流學將音樂的科學原理可視化

據不同的研究結果,432赫茲調諧對水分子會產生正面的影響,由此有益於人體,因為我們人體絕大部分是水做的。

英國聲學工程師約翰‧斯圖亞特‧雷德(John Stuart Reid)發明了一種叫做CymaScope的儀器,用於音流學(Cymatics,又稱聲動學)領域的研究。其官網將音流學研究形容為「可見的聲音科學」。

該網站還說:「這是基於如下的原理,即當聲音遇到皮膜如皮膚或水面時,它會留下某種無形的能量模式的烙印。換言之,聲音樣本的週期性振顫會被轉換,並形成某種水波紋,產生美麗的幾何紋樣,從而展現出隱而不顯的聲音境界。」

在432赫茲的支持者——蘇格蘭作曲家布萊恩‧T‧柯林斯(Brian T. Collins)的要求下,雷德用他的CymaScope儀器測試了「A=432Hz」時對水產生的效應。柯林斯發表了里德給他的回覆:「我們每次生成432赫茲的圖像時,都會彈出一個三角形。我們以為是CymaScope儀器有甚麼不對頭,但試了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得出結論,3這個數字在宇宙中與432赫茲有關聯。」

音流學研究顯示,432 赫茲音準所創造的圖案,比440赫茲創造的更加賞心悅目。不過,作曲家(英國薩里大學國際吉他研究中心副主任)米爾頓‧梅爾米凱德斯(Milton Mermikides)博士在博客上撰文表示,用來裝水的容器會影響實驗結果。

演奏「A=432Hz」的音高時,CymaScope測試出的水滴波紋圖案

「有些容器遇到432赫茲圖案更漂亮,另外一些可能完全相反,」他寫道,「這就如同展示一個人穿上一雙鞋開心行走、穿上另一雙走路卻很費力的視頻,由此認定某個鞋碼更完美。」

432:一個特殊數字?

認為432具有特殊含義的觀點,由於要以支撐這種觀點必須借助複雜的數學運算而顯得不那麼有說服力。

一種簡單的觀點認為,432這個數字之所以特殊,是因為它是光速(約186,000英里/秒)的平方根。實際上,光速的平方根約為431.6,但數值確實相當接近。

另如,太陽的直徑約為864,000英里(43.2萬英里的兩倍),月球的直徑大約是2,160英里(4,320英里除以2)。

一個更複雜的例證是作曲家柯林斯給出的。他寫道,「巨石陣與『分點歲差週期』的25,920年及數字432之間的關聯是顯而易見的。」(注:分點歲差週期通稱大年、柏拉圖年或歲差年,即太陽在整個十二黃道宮運行一次的週期。)

柯林斯將360度角用每一圈石頭的數量除開,然後將25,920用這個結果來除。此過程中,很多圈的運算結果都與432無關,僅僅是有60塊石頭的那一圈與432相關:「當你用第二圈石頭數目的60去除360度時,你得出6。25,920年除以6等於4,320。……如果讓第二圈的60塊石頭與25,920年對等,則在一個歲差週期25,920年的運行中,每塊石頭對應432年。」

柯林斯的解釋還更為複雜,且432這個數字也見於天文學相關的其它龐大運算;簡要地說,從各種運算數據來看,432是個具有偉大意義的數字。它可能確實有一定意義,但並不那麼昭然若揭——似乎人們想要發現它必須要尋找它。

也有人提出這樣的觀點:古希臘、古埃及以至更遙遠文明的音樂家們,都將自己的樂器調諧為432赫茲,從西藏古老的頌缽、非洲的宮廷樂器科拉琴(Kora)、希臘古七弦豎琴,到荷蘭木笛,莫不如是。

我們所知的是,在近代史上,在音準定為440赫茲之前,音樂家們採用過許多不同標準。古典音樂大師如莫扎特、貝多芬、威爾第、巴赫等都是以432赫茲來進行創作的。

莫扎特《行板》以A=432Hz和A=440Hz演奏的對比

到19世紀末期,意大利政府為了讓音樂在劇院裡聽起來更響亮,將音階的頻率標準提高至435赫茲。威爾第因而提出抗議,他認為歌劇演唱家在 432赫茲的標準音高才能更自然地詮釋他的作品,他寫道:「既然政府要定一個標準,那我們應該要遵從傳統歌謠的音律來定 A=432Hz,只比 A=435Hz 低 3Hz,聽入耳內的旋律卻是更自然和諧,悅耳無比!」然而,他的提議請願未果。

喜好問題

無論是數字432具有宇宙的意義,還是432赫茲對人體的水分有益,可能都不及你是否喜歡432赫茲這個問題來得重要。音樂讓我們感覺如何,這可能是一件更加主觀的事情。

受教於保加利亞國家音樂學院的作曲家伊萬‧亞納奇耶夫(Ivan Yanakiev)曾經邀請一位大提琴家以「A=432Hz」的音準來演奏巴赫的《G大調第一無伴奏大提琴組曲》(Cello Suite No. 1 in G major)。他去年在接受《Vice》雜誌科技文化頻道(Motherboard)採訪時這樣形容道:「很新鮮,很輝煌;它與純粹的光和愛相連通,聲音的振動穿透整個屋子。」

以「A=432Hz」的音準來演奏巴赫的《G大調第一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亞納奇耶夫2013年參與創辦了 432樂團(432 Chamber Orchestra) ,致力於將432赫茲的音樂傳播到世界各地。

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戴安娜‧德意志(Diana Deutsch)博士是一位知覺和認知心理學家,有音樂心理學方面的著述。她告訴《Vice》雜誌,她很有興趣做類似於雷諾德的測試,以觀察人們的喜好。

眼下,440赫茲和432赫茲的音高都有著自己的舞台。標準或許還會變,如果沒變的話,有著不同喜好的人們仍然會繼續享受他們各自的音樂。**

責任編輯:林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對於貝多芬戲劇般的磅礡氣勢和莫扎特靈動雋妙的天使歡笑,維也納古典樂派三傑之一的海頓要平淡得多。但是風霜雪雨、時光飛逝,也許在中年的某一天,海頓的旋律會扣你心弦。一如陳年老酒越久越淳,一如你為人父母後再看雙親,才能體會出平和中的自然淳厚,淡然裡的從容睿智。
  • 2015年夏天,蘭陽文教基金會與國家交響樂團低音提琴首席傅永和攜手首創「蘭陽國際低音提琴夏令營」,並邀請國際知名低音提琴家,任教於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卡達林‧羅塔魯(Catalin Rotaru),以及現任巴黎歌劇院低音提琴首席的堤維西‧巴赫貝(Thierry Barbé)擔任講師,7月17日起至24日,八天七夜的營隊在耕莘專校展開。
  • 2015年夏天(7/17-7/24),蘭陽文教基金會將首度舉辦「蘭陽國際低音提琴夏令營」,邀請國際知名低音提琴家,卡達林‧羅塔魯(Catalin Rotaru)及堤維西‧巴赫貝(Thierry Barbe)擔任講師,進行為期8天的營隊活動。兩位國際大師,更會在7月18日及19日於宜蘭演藝廳舉辦兩場獨奏會,即日起售票。
  • 人們可能都聽過,聽古典音樂對身心健康都有好處,但究竟哪些古典音樂比較好呢?義大利的一項研究表明,聆聽音樂神童莫札特的音樂有助於增強腦力,是個不錯的選擇。
  • 德國作曲家巴哈(J.S. Bach)最知名的畫像在美國持有人遺贈巴哈檔案中心後,將返回德國,並在畫像完成200多年後首度公開展示。
  • (大紀元記者張秉開編譯報導)仰觀天空,那一道美麗的彩虹是甚麼味道?聆聽莫扎特的交響曲,會有超過聽覺的其他感覺嗎?
  • 【本報訊】華界知名的路維交響樂團(Ludwig Symphony Orchestra)將於4月25日(星期六)晚間7時30分於谷內中心(Gwinnett Center Performing Art Center)為您獻上春季音樂會。已成立18年的路維交響樂團每季都為亞城帶來三場精采及多變化的音樂節目,此次也不例外,特別要請曾經與世界知名交響樂團合作演出的職業鋼琴演奏家安祖史都(Andrew Staupe)為您演奏莫扎特著名第23號A小調鋼琴協奏曲,另外也為您請到亞城知名的女高音瑪麗亞.克拉克(Maria Clark)及男高音衛斯理.摩根(Wesley Morgan)演唱歌劇選曲,並邀請到由60人組成的麥克歐尼爾合唱團(Michael O』Neal Singers) 與路維交響樂團共同空前首演湯瑪士路維先生的創作---第四號交響曲。這首巨作包含了合唱、南女高音獨唱及交響部份,編製龐大而豐富。節目中還穿插由三位華裔年輕芭蕾舞者與交響樂團的演出。
  • 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於2015年4月21日在奧地利名城、莫扎特故鄉薩爾茲堡上演了第二場也是今年最後一場演出。演出中展現的中華五千年文化的博大精深,演員們精湛的技巧、舞台設計和中西樂器合璧的現場伴奏,都讓薩爾茲堡觀眾讚歎不已。當地石料公司老闆Ernst Fallwickl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 一位900多年前出生的修女何以穿越時空魅力無窮並且引起強烈共鳴?希德嘉•馮•賓根(Hildegard von Bingen,1098—1179)是史上第一位有記載的女作曲家。巴赫、貝多芬、瓦格納各代表了德國音樂不同時期的頂峰,而中世紀最有創造力的音樂家則是希德嘉。她在萊茵河畔的賓根(Bingen)創建了自己的修道院,因此被稱為「賓根的希德嘉」。不僅如此,她還是德國神學家、天主教聖人、教會聖師,同時也是作家、醫師和預言家。
  • (大紀元記者黎平奧地利薩爾玆堡報導)4月20日,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2015年在奧地利薩爾茲堡的首場演出在大節慶劇院(Großes Festspielhaus)拉開帷幕。這是該城市首次迎來美國神韻藝術團的演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