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谷俊山大案內幕系列報導之一

谷俊山大案內幕(1)驚人的貪腐行賄細節

谷俊山家族在河南濮陽老家的別墅區。馬頰河別墅區,占地約20畝地。(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373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8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唐青報導)2015年8月10日,中共官方宣布谷俊山犯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行賄罪、濫用職權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中將軍銜。

谷俊山案情剛曝光的時候,媒體稱他是軍史上最猖獗、最瘋狂的「軍老虎」,並封他為「軍中第一貪」。但隨著徐才厚郭伯雄案情的曝光,顯然谷俊山還不夠格「第一貪」。即使這樣,其貪腐程度也足以駭人聽聞。


谷俊山大案內幕(2)「遮天蔽日」關係網

谷俊山大案內幕(3)和劉源的生死搏鬥

抓捕和抄家

2012年2月3日下午3時,谷俊山在北京軍用機場乘坐軍用專機到山東視察基建時,被守候的中央軍委直屬警衛部隊拘捕。谷俊山當時故作鎮靜說:「不是在開大玩笑吧!」當谷看到中央軍委簽發的拘捕證時,語無倫次地說:「是徐主席(當時的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簽發,是廖部長(總後勤部部長廖錫龍)、劉政委(總後勤部政委劉源)派人來抓我……」

谷被押送中央軍委在松山軍事拘留所途中,人已癱軟、失禁。此事成了軍方高層的笑料。這是《動向》雜誌2015年4月文章中披露谷被抓捕的細節。而《鳳凰週刊》披露,在移交司法候審的日子裡,關押中的谷俊山有段時間每天都會「哭上好幾個小時」。

2013年1月12日深夜,谷俊山的老家被查抄。20多名身著便衣的武警,排成長長的兩排,相對而立。一箱箱軍用專供茅台,通過這條人手流水線,被傳送到門前兩輛綠色軍用大卡車。

此外,被查抄的還有一艘寓意「一帆風順」的大金船,一個寓意「金玉滿盆」的金臉盆,以及一尊純金毛澤東像。

查抄從下午1點開始,連續兩個晚上。各種財物裝了整整四卡車。抄家的武警白天清查登記,夜裡裝車,「怕老百姓看見影響不好」。

這是財新網2014年1月長篇報導中披露的抄家細節。

而《鳳凰週刊》2014年4月披露,「谷俊山老家抄出的1800多箱茅台原份酒,有100年陳,有50年,有15年的,還有11張東北虎虎皮,幾十根非洲象牙,這些東西都是谷俊山不要的東西,在北京會所住宅放不下,才派人放在老家藏匿。」一接近專案組的人士說,「辦案人員起初搞不清谷俊山財物藏匿何處,後來由為谷俊山豪宅服務的當地人帶領,才從別墅牆基等處挖出大量贓物,僅黃金就足有400公斤。」

400公斤的黃金是什麼概念?2015年7月18日,中共自己公布黃金儲備為1658噸。

送禮搞關係

官方資料顯示,谷俊山1956年10月出生,是農家子弟,其父谷彥生1990年去世,有六個孩子。

谷俊山是河南省濮陽市孟軻鄉東白倉村人,小時候就讀東白倉小學,初中在南里鄉中學就讀。谷俊山初中畢業不久17歲入伍,在瀋陽軍區服役。

根據財新網的報導,谷俊山「會來事」,會搞關係,在當時部隊的全團有目共睹。報導引述戰友的話說,谷俊山工作能力和技術水平一般,不踏實,愛走上層路線,為很多戰友不喜。在全團黨員評議中,谷俊山曾多次獲得「差」評,曾遭到時任團副政委張龍海的公開批評。

但谷俊山對張龍海的女兒張素燕展開愛情攻勢,得到張素燕的歡心,雖遭張龍海反對,兩人最終成婚。

1985年6月,中共「百萬大裁軍」。為避開裁軍,張龍海通過關係將谷俊山調到河南濮陽老家軍分區。谷俊山被安排搞第三產業,擅長迎來送往的他如魚得水。

「如果不調回濮陽軍分區,還在16師,以他的水平和能力,頂多也就是排級幹部轉業,幹不上去。」一位谷俊山昔日的老上級說。

報導說,谷俊山憑藉地方支援部隊建設的政策,跟中原油田有關人員很快拉上了關係,從中原油田購進大量平價鋼材、木材、原油,然後高價倒賣,獲利頗豐,然後到處送禮,贏得了軍分區領導的賞識。

一位曾與谷俊山相熟的濮陽老幹部對財新表示,谷俊山最大的才能就是走上層路線、拉關係。「他到領導家去一趟,就知道人家缺啥。會這一手,多硬的領導,都能讓他腐蝕了。」

谷俊山早年在河南濮陽軍分區還是個副營職軍官,為了順利晉級,谷俊山不惜借高利貸送禮買官,最後當上軍分區後勤部部長。據谷的戰友對《鳳凰週刊》透露,「谷的人生哲學,只要有錢,沒有辦不成的事,幾乎都可以做到路路通。」

1994年濟南軍區有首長來濮陽軍分區檢查工作,谷俊山負責後勤接待,受到首長的賞識,當年谷被調到濟南軍區生產辦公室任副主任,正團級職務。從此平步青雲。谷俊山後來升任濟南陸軍指揮學院副院長,副師級職務,並得到國防大學進修的機會。

2001年7月谷俊山調到北京,擔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副部長,兩年後晉升為少將軍銜。

2007年6月他出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全軍房改辦公室主任。

2009年底,谷俊山升任總後勤部副部長,2011年「八一」前夕,晉升中將。

谷俊山還被指為了陞官做假履歷。一封揭開谷俊山案黑幕的「就谷俊山案無法深入致全軍指戰員的公開信」指谷俊山的檔案有五處造假:

一是年齡造假。他的出生日期先後由1952年改為1954年,再由1954年改為1956年,先後改了三次。

二是立功受獎造假。1993年他的任免表格上填的是1992年立了第一次三等功,而1995年又填的是1988、89、90、91、92年連續五次榮立三等功。

三是學歷造假。他沒多大文化,卻填為空軍第二技校畢業,後來又填成河南濮陽教育學院畢業,再後來又改為中專、大專、在讀研究生,直到成為教授、博士生導師,一連串的頭銜都有,但都是假的。

四是子女造假。他檔案裡只有一個女兒,可是總政幹部部門電腦上,能查到他還有個兒子,都大學畢業了,按規定超生是要「雙開」的。全軍每年都處分造假的人,怎麼到谷這裡就沒人管了?特別是他職務升高以後,要改檔案,必須經過相應的領導和幹部部門,如果沒有領導發話、幹部部門操作,他能改得成嗎?對這些問題,軍紀委不斷地進行敷衍,在通報上只發了一個他是1954年出生,一帶而過。

五是家庭出身造假。谷俊山的父親是個普通農民,有次他在南京雨花台烈士名單上,看到有個烈士的名字與他父親相近,就讓濮陽民政局給他發烈屬證,說他父親是烈士。雨花台上的烈士,都是1949年前犧牲的,谷俊山是1952年出生的,何況後來又改為1954年、1956年,他父親去世多少年才有他?世上有這樣的邏輯嗎?但是有軍委領導撐腰,他就可以瞪著眼睛說瞎話。

《鳳凰週刊》記者2013年曾找濮陽市華龍區等部門核實其為父親辦理烈士身分的細節:谷俊山親自打電話給河南和濮陽市民政系統落實此事,並在濮陽為其父修建了烈士墓,修書立傳。

全軍土地一人審批

北京玉淵潭公園櫻花節,是這座城市最絢爛的景色。在玉淵潭北岸,坐落著北京城最貴的樓盤——釣魚台七號院,這一樓盤曾在2011年夏以每平方米30萬元人民幣的天價聲名大噪。

據財新網8月10日披露,這一地塊在當初徵地時,使用的竟是國家重點綜合科研項目「軍盾一號」的名義。這是谷俊山的「遺作」之一。當時谷俊山強拆民宅,低價徵收125畝土地,竟將一半土地以每平方米3500元的價格賣給開發商,這片被「軍轉民」土地,後來蓋起了超豪華商品公寓「釣魚台七號院」,2011年開盤每平方米價格高達30萬元,創下全國紀錄。

報導稱,谷俊山曾定下規矩,地產商從他手裡拿地,中間差價的利潤,六成歸他所有。

不僅如此,谷俊山還要求開發商,在「軍盾一號」項目的另一半地上,幫忙建設11幢豪華別墅,被稱為「釣魚台六號院」,當中有一套就被谷行賄送給徐才厚。2014年3月15日,軍方調查人員就是在該別墅——2000平米豪宅的地下室,抄走了徐才厚瘋狂聚斂的財物,其中僅現金就重達1噸。

《人民日報》去年11月11日稱,谷俊山多次在有關軍方的土地出讓中收受回扣。在其河南老家濮陽,谷俊山家人攫取的土地和開發的樓盤「遠近聞名」。他與地產商的「六成約定」,一經披露,便引得輿論大嘩,不少人感嘆:「難怪房價這麼高。」

前述的「軍盾一號」只是冰山一角。全軍所有土地的所有人都是總後勤部和中央軍委,審批往往就是主管基建的副部長谷俊山一支筆。於是軍隊的房地產成為軍中碩鼠最豐盛的美食。中國房地產黃金十年,也是谷俊山等人把持軍隊房地產開發、瘋狂斂財的十年。

鳳凰記者鍾堅2014年因谷俊山案採訪了一位上海資深律師。他談到部隊的房地產是軍方價值最爲豐厚的資產之一,其來路複雜,比如部隊用地大多是國家無償劃撥或調撥的;有的是建政時期從國民黨政府和軍隊中接管;有的是「文革」前政府撥給部隊使用的,甚至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部隊搞農副業生產借用或徵用地方的山地、農田和草原。

無論在北京、上海,還是廣州、杭州、青島,甚至遠在新疆的某地城市,軍隊的營盤幾乎占據了這座城市的最佳黃金地段。六十多年過去,這些龐大的地產資源以幾十、甚至上百倍的幾何數增值。

在這些軍隊房地產「軍轉民」的過程中,開發商需要向軍方繳納一筆土地補償金。分管軍隊營房基建和土地開發的谷俊山,實際上是這筆天量土地補償金的支配和使用人之一。谷俊山集房產開發和土地審批與一身,大權獨攬。屬下各軍區、軍兵種部隊想要申請營房修繕基金,谷俊山都要雁過拔毛,調撥經費需要向他上香進貢。

鍾堅舉例披露,總政歌舞團向總後申請擴建歌舞團的排練廳和排練樓,預算為8000萬元,谷俊山下撥資金1.9億元,同時向該歌舞團基建負責人索要500萬現金和5公斤黃金。

《動向》雜誌稱,2009年7月至2011年1月,谷俊山在出讓北京、濟南、杭州、上海、福州、武漢等地58個城市黃金地段的軍方土地,從中侵吞獨占近300億元,分別存放在私自開立的32個賬號內。

谷俊山河南「將軍府」。(大紀元資料室)
谷俊山河南「將軍府」。(大紀元資料室)

將軍府和數百套房產

谷俊山家族在河南濮陽的「將軍府」和別墅群被曝光後曾轟動一時。

2014年初財新網報導,濮陽鬧市區的「將軍府」係谷俊山小弟谷獻軍占用東白倉村13畝集體土地所建,名字是谷俊山所起。

這座被當地人稱作「故宮」的「將軍府」氣度非凡,由故宮設計院的工程師親自設計,仿照故宮建築建造。主樓三層,配樓兩層。門前迴廊、室內的精美雕樑畫棟,也出自故宮畫工手筆。從2009年動工直至2011年夏天初步竣工,耗時兩年有餘。

整個「將軍府」空中瞭望很像一把手槍。主樓階前,有兩尊站立的漢白玉大象,偏房前是金元寶造型的噴水池;後院有亭台、花園,長長的迴廊蜿蜒期間;靠南圍牆邊的一溜房,專供管家、傭人住宿。

而相對靜謐的谷氏馬頰河別墅區亦是奢華無比,占地約20畝地。該建築群有七棟別墅,六棟分屬谷氏家族六位兄弟姊妹,餘下一套谷獻軍小弟計劃送人。

2011年秋,別墅修建裝修完畢。搬家之時,濮陽市多位領導登門捧場,盛況空前。

據介紹,每套別墅都是獨立的四合院,主樓三層錯落,紅柱迴廊,飛簷峭壁;置身其中,宛如古色古香的老北京城。庭院裡種著從外地運來的各色名貴樹木,院裡車庫、電梯以及傭人房和食堂等一應俱全。

七套別墅中,谷獻軍家的那套占地約三四畝,尤為奢華:一層六臥兩衛兩廳,客廳約80平方米,餐廳也有30多平米。樓上谷獻軍住的臥室,號稱總統套房,僅紅木家具就價值數百萬。

2014年11月22日,中紀委官網發布文章談「遏制房地產領域腐敗」,首次曝光谷俊山有數百套房產。

據《鳳凰週刊》披露,靠近北京萬壽路一帶的太平路22號總後設計院內有谷俊山的一處隱秘會所。一位曾到過該會所的知情人士描述:「谷的住宅在設計院內一個角落,原址是一個假山花園。為了不引人注意,設計者在通往谷俊山住處的外圍和小路兩側種上碗口粗的竹子,生性喜溫濕的竹子原本不適合北方水土,設計者特意在竹林下鋪設了熱力管道,以便竹子生長。高大的竹林將谷俊山的住宅遮得嚴嚴實實,若不是有人引路,外面很難發現這裡還有住所。」

據悉,竹林深處的住宅旁邊是一座禮堂式樣的會所,兩者相連,谷案發後,住宅和會所已被辦案人員查抄。

這僅是谷俊山在京城眾多房產的一處。北京紫竹院公園附近谷的一處會所位置優越,環境幽雅,院落外觀呈現古、現代混合風格。谷俊山這樣的會所不止一處,對外以「將軍府」或「將軍俱樂部」相稱。

知情人士對《鳳凰週刊》稱,谷俊山不僅在老家藏匿大金船、純金毛澤東像等物,還用受賄所得金條鑄造了三尊幾十公斤重的金佛,放在北京會所,其中兩尊已送出。在受賄後期,谷不收金條而只要金粉。

罕見的行賄罪

谷俊山因為他揭發他人犯罪行為,「具有重大立功表現」,免遭一死。相比其他落馬的「大老虎」,谷俊山有一條罕見的「行賄罪」。軍報在公布谷案當天批谷俊山作為總後勤部原副部長,「官至中將,位高權重,自認為是座『山』,背後還有更大的『山』,沒人扳得倒他」。

這些官方報導證實了海外之前的報導:谷俊山落馬咬出了徐才厚、郭伯雄,徐、郭二人也是谷俊山行賄的主要對象。谷俊山之所以能在8年中升5級,由校官升到中將,晉升至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之職,正是他向徐、郭奉上了巨額的賄款買官。下面是谷俊山行賄徐、郭二人的一些內幕。

四川日報報業集團旗下的時政類月刊《廉政瞭望》2015年1月22日報導稱,「谷俊山被正式宣布調查前,儘管自知大勢已去,但仍欲作最後一搏,多次送給徐才厚賄金,共計達4000多萬元。」

報導稱,但谷「進去」後,被挖出的問題越來越多。谷也越來越感覺到,「沒人能像承諾的那樣保自己,開始如實交代問題,包括幾次行賄徐才厚上千萬元的情況」,牽出了徐才厚。

一知情人士對《鳳凰週刊》稱,谷送禮方式是「準備一輛12缸的奔馳600,裡面放上上百公斤的金條,車鑰匙直接給送禮對象。」「谷得知其主要靠山X(徐才厚)對女兒十分憐愛,就一次送了幾套豪宅給他女兒。」

「鳳凰」還稱,谷俊山用在軍隊房地產開發中的獲利進貢徐才厚等人買官,每一次行賄的數字都在千萬以上。

而《動向》雜誌2014年5月稱,谷俊山交待,在存有挪用、侵吞公款的帳號中,開出100萬元至2000萬元現金支票110多份。其中,在2009年11月給徐才厚女兒結婚禮券2000萬元、徐才厚生日開了200萬元現金支票,直接打入徐的帳號,另為徐的情婦在杭州買了一幢近800萬元的別墅等。

谷俊山在2009年至2011年轉讓軍隊土地中獲利後,用其中16億元、222套住宅分送給各軍兵種、各大軍區上層。

2010年10月初,谷俊山還挪用侵吞公款2000萬元人民幣外匯,從香港市場買入1盎司重楓葉金幣、白金幣各200塊,從瑞士訂購勞力士手錶200塊,用作「歡送退休將軍的紀念品」。

在《鳳凰週刊》披露的徐才厚案中,某行賄人找到徐才厚的老婆趙某表明心跡,一開始,趙某認為是普通的上海房產,表示不要。但對方安排其到上海實地一看,這是四套打通的師職軍官經濟適用房,房間裝潢豪華,地段也很不錯,趙某這才欣然收下。事後查明,該房產是谷俊山弟弟「進貢」的。

谷俊山在郭伯雄身上也沒少花錢。2014年4月,「總政機關幾位幹部」的公開信揭開了郭伯雄案的黑幕。其中披露,「越到後期谷俊山巴結郭伯雄更(越)賣力,他在總後營房部招待所專門給郭家設了個特供點,郭的親戚朋友來京都在那裡接待,山珍海味隨時供應。郭的女兒下海時,郭同谷俊山說,你要幫她起好步,谷很快給她送去300萬現金,並給她帳上打了2000萬元。後來,他看到總裝的人幫郭伯雄女兒做買賣,一次就賺了幾個億,不好意思地向郭保證,每年讓她包賺3000萬元。郭的警衛員陳風泗對谷說手頭緊,沒錢花,谷俊山讓其開個公司,每年包他賺1000萬。谷俊山當總後勤部副長是郭伯雄提的名。事後谷俊山曾對人說,這次提名費給郭伯雄送了8000萬。」

用女人行賄

前軍事科學院軍建部副部長楊春長曾對媒體直言,谷俊山太不入流,不上層次,居然當了總後勤部的副部長中將。

2013年1月初,大眾網副總編姜長勇在微博披露:「谷涉案金額200多億人民幣,房產300餘處。住7000多平公尺房,聘60多人管理房院。有5個情人:1個歌星,2個影視小星,1個主持人,1個高級白領。」

2014年12月13日臺灣《中國時報》報導,「女少將高小燕是中共十八大以來第一個落馬的女將軍,她被拔官固然是因為涉嫌工程收賄而遭調查;另有一說,高小燕是谷俊山的情婦,她能夠晉升少將,則是向徐才厚買來的。」

網民還流傳谷俊山的一句「名言」:「中國的女星我都玩膩了,用錢搞定她們。」

有「軍中妖姬」之稱的公共情婦湯燦,被指是谷俊山為升官送給徐才厚的女人,衆多江派高官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2014年有一篇廣泛被引用的博文——《徐才厚發跡史及其小夥伴們的勾當》,裡面提到諸多江派高官組成的「大陰謀集團」。文章說徐才厚、郭伯雄利用軍中歌星湯燦的美色籠絡大批軍政人士,並點名谷(俊山)、(李)東生、焦利、(徐才)厚、郭(伯雄)、薄(熙來)、周(永康)、(劉)志軍、(許)宗衡等都和湯有染,腐敗隊伍蔚為壯觀。

谷俊山早年與徐才厚在這方面的勾當被《動向》披露:1998年3月,谷俊山是濮陽軍分區營級軍官,軍銜大尉。時任濟南軍區政委的徐才厚到軍分區視察,谷招待周全,特安排兩名年輕女護理員陪同徐觀看節目、唱歌、跳舞等。此後,不到一年時間,徐四下濮陽軍分區視察,谷俊山心知肚明內中原由,就將其中一名女護理員調到濟南軍區黨委辦任機要員,後該名機要員隨徐才厚到總政治部,直至中央軍委副主席辦公室任副主任、軍銜上校。

2001年初,谷俊山被上調到總後勤部任處長,軍銜中校正團級。谷赴任前又從軍分區推薦二名從省軍區分調到軍分區的女文藝兵到總政,被徐安排為機要員、資料協理員。2001年9月徐才厚因和機要員關係異常被舉報,在中央政治局內部做檢查。

明報月刊2015年6月刊登《徐才厚傳》,報導說谷俊山為了籠絡徐才厚,拍馬屁用盡美人計,先是送上妖艷的按摩少女,繼而「把湯燦等女演員獻給徐才厚消受」,最後連只有20歲的親生女兒也押上,「據說徐才厚和他女兒在裡屋雲雨的當兒,他就在外屋坐著,臉色平靜如常」。知情者罵谷俊山為畜牲,「用畜牲罵他,是污辱了畜牲」。

其卷首語中說:「以美人計拍馬屁最管用,自古有之,但是以親女兒做押注,則匪夷所思,可見今日道德之淪落。」

「今世何世,」作者慨嘆,「眼下由長年累月發酵而釀成的大醬缸豢養出遍地蛆蟲,如不及時搗破,不國破人亡幾稀矣!」

下文會陸續介紹谷俊山與徐才厚之間令人震驚的關係。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5-08-12 9: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