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訴江人數超12萬 悉尼大紀元舉辦訴江研討會

大紀元時報悉尼分社於8月1日在好事圍(Hurstville)市政府電影廳舉行了「全球控告江澤民研討會」。參加演講的學者,市議員,民運人士和已遞交了訴狀的法輪功學員從不同的角度探討了訴江潮的起因,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與訴江的因果關係以及訴江的必要性。(摄影:何蔚/大纪元)

人氣: 131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8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何蔚悉尼報導)在中國大陸和海外已超過12萬多人以刑事犯罪對前中共主席江澤民提起控告的背景下,大紀元時報悉尼分社於8月1日在好事圍(Hurstville)市政府電影廳舉行了「全球控告江澤民研討會」。參加演講的學者、市議員,民運人士和已遞交了訴狀的法輪功學員從不同的角度探討了訴江潮的起因,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與訴江的因果關係以及訴江的必要性。

自今年5月中到7月底的短短2個半月內,中國和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及家屬12萬多人已向中國最高檢察機構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要求就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罪行立案公訴。隨著這股迅猛的訴江大潮的發展,國際上很多國家的政府官員,律師和人權人士都對這一社會現象表示了支持和肯定。大紀元報悉尼報社在這樣的形勢下舉辦研討會為社會各界瞭解訴江及訴江的意義提供一個平台。

悉尼科技大學哲學博士,中國問題研究學者凌曉輝(左二)在他的發言中分析了控江潮出現的原因以及審判江澤民的社會意義。(摄影:何蔚/大纪元)
悉尼科技大學哲學博士,中國問題研究學者凌曉輝(左二)在他的發言中分析了控江潮出現的原因以及審判江澤民的社會意義。(摄影:何蔚/大纪元)

訴江潮的起因和公審江澤民的社會意義

悉尼科技大學哲學博士,中國問題研究學者凌曉輝,在他的發言中分析了控江潮出現的原因,以及審判江澤民的社會意義。他認為,控江的起因是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邪惡的和前所未有的。他說,納粹德國挑起了歷史上傷亡最慘重,破壞性最大的二次大戰,其中包括600萬猶太人被屠殺。然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修煉人的罪行遠遠超出納粹德國。江澤民不僅操縱整個國家機器和社會資源,對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實行「名義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國家恐怖主義,而且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至少有200多萬修煉人被活體摘除器官。這是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完全超出了人類良知的底線。此外,江澤民在對法輪功16年的迫害中,使相當一部分的中國人捲入到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善惡不分,良知盡失,造成中國社會道德的全面崩潰。

凌曉輝認為,公審江澤民對中國和整個人類社會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他提到,二戰後國際社會對納粹罪犯使用國際法庭審判,其目的是在庭審過程中,通過對邪惡罪行的揭示,審理,量刑和判罪,能夠揭示歷史的真相,使當時的德國人進行深刻徹底的反思,並徹底地摧毀納粹思想在德國生存的根基。同樣,對江澤民的審判,是把真相公諸於眾,徹底揭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使被矇蔽和浸泡在謊言中的中國人擺脫江澤民和共產邪靈的毒害,歸正人心,框扶人類社會的正義和良知,使人類的道德回升。

從事歷史教育多年的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右)從中國和古羅馬歷史的角度講述了善惡有報與12萬人訴江的因果關係。(摄影:何蔚/大纪元)
從事歷史教育多年的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右)從中國和古羅馬歷史的角度講述了善惡有報與12萬人訴江的因果關係。(摄影:何蔚/大纪元)

任何人幹了壞事都得償還

從事歷史教育多年的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從中國和古羅馬歷史的角度講述了善惡有報與12萬人訴江的因果關係。他說:「共產黨禍害中華民族的各種伎倆之一是宣揚無神論,使許多人不知道做壞事會有惡報。甚至遭了惡報還不知道與他做的壞事有關。其實,因果報應是自然法則,任何人干了壞事都得償還。」

李元華舉了中國古代歷史上「三武一宗」滅佛遭報的事,講到,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及周世宗都因滅佛而遭到報應,不到40歲就死於非命。他還舉了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教徒的歷史,說:「強大的古羅馬帝國當年為了剷除基督徒的信仰,以謠言污蔑基督徒,並矇蔽百姓參與迫害,無數基督徒被羅馬皇帝的幫凶砍頭,燒死,甚至餵獅子。羅馬帝國後遭四次大瘟疫襲擊,一半人口喪生,不可一世的帝國徹底衰敗。」

他表示,歷史總是在重複中警示後人——謗佛之人必遭報應。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是出於對法輪功的妒忌,為了發起迫害,栽贓陷害,造謠污蔑。迫害中,對法輪功學員施加的酷刑有100多種,甚至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江澤民的罪是十惡不赦的。「任何人干了壞事都的償還。都將被定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歷史上的秦檜是如此,希特勒是如此,周永康、薄熙來之流是如此,江澤民也必然是如此。」他最後說。

法輪功學員張鳳英(左一)表示,為早日結束對上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為了使中華民族不淪陷於道德崩潰的泥潭,對江澤民的審判是十分必要的。(摄影:何蔚/大纪元)
法輪功學員張鳳英(左一)表示,為早日結束對上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為了使中華民族不淪陷於道德崩潰的泥潭,對江澤民的審判是十分必要的。(摄影:何蔚/大纪元)

對江澤民審判十分必要

法輪功學員張鳳英在江澤民發起的長達16年的迫害中,深受其害,她說:「在這場浩劫中,我遭受了身體上、精神上、經濟上的嚴重迫害,從派出所到看守所、到洗腦班、再到勞教所。一次次經歷了非人的折磨,給我身心造成極大傷害。自 1999年7月20日以來,我因進京證實法,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我曾被江澤民操控的惡勢力非法拘留4次、綁架一次、送洗腦班一次、非法勞教兩年。」

她表示,江澤民一手發起,組織策劃和推動的對上億法輪功學員大規模系統性的滅絕性迫害,已構成人類文明史上最為嚴重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危害人類罪。其不僅給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造成巨大的傷害和痛苦,更是對人類尊嚴,人性和道德底線的公然踐踏和破壞。為早日結束這場罪惡的迫害,更為了使中華民族不淪陷於道德崩潰的泥潭,對江澤民的審判是十分必要的。

審判江澤民意義很大

中國民主論壇澳洲負責人秦晉在發言中表示,如果真能把江澤民告上法庭,對他進行公審的話,意義是很大的。(摄影:何蔚/大纪元)
中國民主論壇澳洲負責人秦晉在發言中表示,如果真能把江澤民告上法庭,對他進行公審的話,意義是很大的。(摄影:何蔚/大纪元)

中國民主論壇澳洲負責人秦晉在發言中表示,如果真能把江澤民告上法庭,對他進行審判的話,意義是很大的。他表示從他的觀察,習近平政權現在的打老虎看上去是把矛頭指向了江澤民,並說:「如果真到了把江澤民抓起來,審判他的那一步,我的看法是中國就真的就變天了。」
帕拉馬塔市議員胡煜明(中)在他的發言中祝願訴江能夠成功。(摄影:何蔚/大纪元)
帕拉馬塔市議員胡煜明(中)在他的發言中祝願訴江能夠成功。(摄影:何蔚/大纪元)

帕拉馬塔市議員胡煜明在他的發言中祝願訴江能夠成功。他講到:「作為我們生活在西方民主國家中,人人遵守法律,同時維護法律的尊嚴是每個公民應盡的義務和責任。在西方國家控告一個政府官員那是很正常的,即便在中國大陸對岸的台灣,前總統陳水扁也因貪污被告上法庭。我最近剛剛收到一個短信,我的一位朋友告訴我,她也已經加入了訴江大潮。無論中國法庭是否接受,我是佩服她的勇氣的。」
女作家孫寶強特意為十多萬人的訴江大潮寫了一首詩,並請她的丈夫陳先生(右)在會上代讀。(摄影:何蔚/大纪元)
女作家孫寶強特意為十多萬人的訴江大潮寫了一首詩,並請她的丈夫陳先生(右)在會上代讀。(摄影:何蔚/大纪元)

女作家孫寶強特意為十多萬人的訴江大潮寫了一首詩,並請她的丈夫陳先生在會上代讀,她在詩中寫道:「訴江潮,訴江潮,大陸掀起訴江潮。訴江潮,訴江潮,世界掀起訴江潮。惡濁毒浪一甲子,今天才見正義潮。」

責任編輯:宗敏清

評論
2015-08-02 3: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