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社會精英遭迫害 濟南工程師夫婦告江

人氣: 37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8月19日訊】山東濟南工程師牛虎和妻子夏靜,今年同為44歲,他們分別從一九九六年和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之後,不僅身體更健康,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兩人都是單位裡公認的好人,工作中的精英人物。

牛虎大學畢業後進入山東省科學院能源所工作,從普通員工到部門副經理、公司總工,一直受到大家好評。二零零三年,牛虎離開原單位進入一家民營企業,歷經十多年。這期間牛虎擔任過總工程師、總經理,把公司從名不見經傳的企業發展成為年產值上億元的高新技術企業。

夏靜大學畢業後進入中電山東公司,從事經濟工作。在公司十多年,經手的合同從幾千元到幾千萬元,沒有發生過一筆人為損失,也沒收過一分不當利益,以致她離開公司多年後,原總經理還對她的同事說:「有小夏這樣一個下屬,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你把業務佈置下去後,光聽匯報就可以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牛虎和夏靜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都遭受到嚴重迫害。他們多次被非法抄家,掠奪財產。牛虎和夏靜分別5次被非法綁架到洗腦班、看守所關押迫害,給本人和家人都造成極大的傷害和經濟損失。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牛虎和夏靜聯名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下面是他們陳述的控告事實。

法輪大法指引人生之路

牛虎:

我大學畢業後進入山東省科學院能源所工作。當時正是氣功熱在中國興盛的時候,本人在上學時也接觸一些氣功,對氣功比較感興趣,知道可以祛病健身。一九九五年底,我到朋友家玩,看到《法輪功》這本書,真善忍的道理和功法深深吸引了我,從而萌生了修煉的想法;後來我又看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一九九六年初,我到附近的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從此開始了正式修煉。

《轉法輪》這本書闡述了修煉人要按照真、善、忍的要求提升精神境界的道理,理白言簡,像指路明燈一樣照亮了我的心扉:原來人除了追求功名利祿,還可以有一條追求道德提升、精神昇華的路可以走!修煉之前,我雖然表面比較內向,但是爭強好勝、孤芳自賞。修煉後,我逐漸放下了對名利的追逐,矛盾中首先找自己的問題,按照真善忍的要求處理工作和生活中的矛盾,心胸變得寬廣,不爭名利,待人真誠,樂於助人,在個人得失和利益面前隨其自然,不爭不要,是單位同事們公認的好人。

剛開始我並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更好的修煉,只是堅持到煉功點跟大家一起煉功,即使這樣,通過一年左右的修煉,我的身體就發生了明顯變化。我兩歲時得過一場大病,長大後每年都會有好幾次嚴重感冒、嗓子發炎等毛病,但從煉功後,一年到頭也沒有一次兩次,偶爾出現也是很快就過去了,在繁忙的工作中精力更加充沛。我高中一年級就戴上的近視眼鏡,在煉功二年後也摘掉了,一直到現在煉功接近二十年視力都很好,真是神奇。

通過修煉,我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精神面貌發生了巨大改變。工作中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利益面前不爭不搶,隨其自然;遇到矛盾時也能更多的從別人的角度、整體的角度考慮問題,經常能做到找自己的不足之處並改正,心裏清淨了,工作成績也隨之而來。在能源所工作時,我多次獲得先進工作者的稱號;一九九八年所參與的課題獲得山東省科學院科技進步一等獎,並榮立三等功;二零零零年所參與的課題獲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在工作期間,我從普通員工到部門副經理、公司總工,一直受到大家好評。

二零零三年我離開原單位進入一家民營企業,歷經十多年。國內有統計,民營企業的平均壽命不超過三年,而我們公司卻從名不見經傳發展成為年產值上億元的高新技術企業。這期間,無論是我從事總工的技術工作、總經理,然後又辭掉總經理重新做回總工的過程中,我都是把公司整體利益放在首位,把個人得失放在後面。隨著企業規模不斷擴大,新問題也不斷出現,為了股東們的團結,讓企業順利發展,我若干次主動放棄了某些重要權力。面對來自股東、員工、客戶等公司上下內外複雜的矛盾衝突,有時也感到心力交瘁,但是再難我也努力對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提高自己心性。企業有了較好發展,企業與個人的基礎條件也都獲得了一定改善,這都是源自我在大法中的修煉。

夏靜:

我上大學時看過某些氣功書,有興趣,但不能理解氣功師看病原本是慈悲做好事,可為甚麼要收那麼多錢。畢業後我進入中電山東公司工作,有同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七年又認識了我丈夫牛虎,當時他已經在修煉了,一次他說:「你想想,為甚麼這麼多氣功中,只有法輪功治病是從來不收錢的?」這句話瞬間擊醒了我,從此我改變了不以為然的態度,重新認真思考法輪功。我從《轉法輪》開始不斷閱讀了各大法書籍,「真善忍」使我堅定了要做好人、不能隨波逐流的準則,並逐漸認同自己也是一個修煉者。在思想深處,我清晰的明白,大法是千百萬年以來人可以改變命運的最後一次機會。一九九八年冬,我認識到不能只看書修心,該跟其他人一樣每天出去集體煉功了,從此開始了真正的身心修煉。

從小以來,我都認為做人應該有原則,不貪不佔。從事經濟工作以後,我也以此提醒自己不能隨波逐流。但在常人社會的大染缸裡,江河日下,獨木難支,見得多了,自己的原則也開始有所鬆動,底線似乎開始往下降。就在這時,我看到了《轉法輪》,「真善忍」的道理使我一下子有了主心骨,堅持做個好人是對的。修煉後,我更容易看到自己的缺點,能夠忍讓別人,心胸寬廣,工作細緻負責,不計較名利;無論是遇到公司內的問題和矛盾,還是業務中來自各方面的麻煩,我儘量先找自己的問題,然後努力站在各方角度去理解他人、化解矛盾。

以前我經常感冒,一感冒流鼻涕、頭疼、嗓子發炎,難受得很。修煉後感冒次數逐漸減少,直到現在幾乎沒有了,偶爾有也是很快就過去。鼻炎也好了。我身體右半邊從肩背、髖骨、膝蓋、腿整個下來,原來的筋脈、骨骼不完全是通直的,一般活動走路不礙事,但需要右腰腹、右腿單獨用力的運動就做不了。隨著煉功打坐,右邊的筋脈和骨骼慢慢調整到正確位置,至今雖未全部改好,但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身體協調的感覺只有自己能體會。如果不修煉,要調整肩背、髖骨的骨頭,只能靠手術。

我原是一個自我意識比較強的人,修煉後,逐漸學會向內找,不爭名利,工作細緻認真。在業務中無論是遇到來自公司內部還是客戶的麻煩,分析問題時頭腦比較清晰,思考問題週全,能較快的看到癥結在哪兒,所以處理中就能對症下藥。在公司十多年來我經手的合同從幾千元到幾千萬元,沒有發生過一筆人為損失,也沒收過一分不當利益,我負責過的業務都是讓人放心的,以致我離開公司多年後,原總經理還對我同事說:「有小夏這樣一個下屬,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你把業務佈置下去後,光聽匯報就可以了。」

由於我不放棄修煉而被江澤民集團迫害,被迫離開原單位,二零零八年進入一家民營學校工作。那時我剛脫離所謂勞教不久,但我思想中沒有任何壓力和負累,簡單快樂,覺得修煉真好。有同事羨慕說「看夏老師,甚麼時候都那麼想得開」。在學校裡,面對的學生是普遍入學分數較低、缺乏學習興趣和能力、從小缺失傳統教育而受到現代社會不良影響較大,但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努力用平等的態度去理解、溝通,幫他們分析問題,用很實在的話語,向他們傳達為人處世的道理;同時努力把課講得生動,理論與實踐相結合,所以受到大多數學生們的尊敬與好評。一次在學生評教的座談會上,有學生說:夏老師的課,不必查點名我們也願去。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及其流氓集團主導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我們兩人在這次迫害中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尤其是遇到了較大的家庭魔難,都是得益於堅持修煉向內找,才能逐漸找到解決問題的路,逐漸從魔難中走了過來。

遭綁架 幾進幾出看守所洗腦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牛虎被叫到科院路派出所,在警察的威脅下被迫簽了不煉功的保證,這並非本人意願,但當時在警察的威脅之下無法申辯。

二零零零年二月過年期間(大約是十七日的晚上),控告人二人到省委二宿舍看望一位老年同修,被在該同修門口蹲坑的警察帶到玉函路派出所非法拘禁,並對玉函路住所非法抄家。第二天下午單位派人簽字做保後,控告人才被放出。

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牛虎去一家協作單位工作時,在被預謀多日的市中區四里村辦事處主任及辦事人員、玉函路派出所副所長及警察多人,綁架到市中區610設在濟南黨家莊山東重騎集團招待所的洗腦班強制轉化,共二十多天。期間被限制人身自由,不允許煉功,不允許與外界聯繫,被強迫觀看污蔑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功的錄像,材料、寫所謂的「三書」。

二零零一年八月下旬,市中區610、四里村辦事處又多次強迫牛虎所在單位將牛虎送到山東淄博的王村洗腦班非法拘禁並強制轉化達四十天,其中有二週時間和其他學員一起被送到王村的山東省男子勞教所強制轉化。

二零零一年四月到六月底,夏靜被非法拘禁在濟南朗茂山的洗腦班(即專門拘禁、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法制教育中心」),這期間被限制人身自由,不允許煉功,不允許與外界聯繫,被強迫觀看污蔑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功的錄像和材料、寫所謂的「三書」。一天,因夏靜在屋內煉功,被負責拘禁的保安發現,保安將夏靜戴上手銬,銬在椅子上有若干小時無法走動。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上午,夏靜在科院路派出所門口投放真相資料時被警察綁架並非法拘禁、抄家,然後送到仲宮鎮的濟南看守所關押了三十五天。該看守所生活條件惡劣,當時已是冬天,但看守所不提供洗漱的熱水,控告人與同屋被拘押的其他女性都是用冰涼的冷水洗頭洗衣,控告人有4個手指的每個兩側很快被凍出很深的血口子,很顯眼。直到一個多月後控告人離開看守所,這些裂口才逐漸癒合。十一月底又被送到濟南市610設在劉長山路的洗腦班,繼續進行非法拘禁和強制轉化。十二月底又被歷下分局610及科院路派出所警察送到位於漿水泉路的女子勞教所進行所謂「勞教」,非法拘押。

在「勞教」期間被強迫勞動,踩縫紉機縫製玩具,每天達十小時左右,每日有定額,完不成回到宿舍要繼續做其它勞動補上。做工時間只有向警察打報告上廁所時才可以離位。由於天天長時間一個姿勢勞動不得休息,僅幾個月時間就致使控告人嚴重腰肌勞損,年紀輕輕的,但稍微彎腰掃地或洗衣服一會兒就直不起來了,像要斷了一樣。回家後,控告人繼續煉功,幾年後才恢復。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牛虎在濟南經十一路上發真相材料時被該所警察非法綁架,後被歷下分局610送到仲宮的濟南市看守所關押了十五天。

被非法抄家 掠奪財產

為逼迫我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和/或提供其他同修的保密信息,我們被迫支付非法罰款或由於非法的沒收財產、敲詐等行為損失了財產或金錢。

二零零零年中期,濟南市市中區公安分局對控告人所住的玉函路宿舍非法抄家,搜走大法書籍若干及電腦主機一台,後來經控告人單位幫忙,只索回了電腦主機。

二零零一年三月,牛虎被非法拘禁在黨家莊洗腦班時,四里村辦事處與市中區610向牛虎所在單位索要了轉化費3500元。

二零零一年四月到六月底,夏靜被綁架到朗茂山洗腦班非法拘禁時,四里村辦事處與市中區610向夏靜索要了轉化費約3500元。

二零零一年八月到九月,牛虎被非法拘禁在王村洗腦班時,四里村辦事處與市中區610向其所在單位索要轉化費5000元,先由單位代交,後從本人工資中扣除。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夏靜被科院路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夥同歷下區公安分局610對控告人的科院路宿舍非法抄家,搜走大法書籍若干,以及電腦主機、打印機各一台,價值約5000元。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只索回了電腦主機。

二零零六年十月,夏靜在仲宮看守所被非法拘禁期間,仲宮看守所的有關人員以幫助放人為由,騙去了夏靜的母親一萬元;二零零七年夏靜被所謂勞教期間,夏靜的母親被迫給歷下區公安分局610負責人約3—4萬元。

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七年,玉函路派出所以夏靜不放棄修煉為由,多次向夏靜所在公司索要錢財(名義是贊助),後來單位不勝其擾,不得已將夏靜辭退。

二零零八年一月到二月,牛虎在仲宮看守所被非法拘禁期間,歷下區公安分局610與千佛山派出所警察對控告人的科院路宿舍非法抄家,搜走大法書籍若干,以及電腦主機、打印機各1台,價值5000元左右;家人被迫給歷下區公安分局610負責人45,000元。

另外,在這需要特別指出的,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給我們的家庭和親人造成了嚴重傷害,或直接與間接的影響。比如,由於控告人多次被綁架與非法拘禁,以至勞教,夏靜的母親也被迫多次去派出所、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公安分局等地去要求放人或者看望控告人,被迫與各種警察和公務人員打交道,擔驚受怕,以至於控告人回家後,她只要打電話找女兒沒人接或打不通,就擔心控告人又出事了;並且落下很大的疑心病,經常覺得被跟蹤。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08-19 11: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