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妖蟾正被焙

作者:陳達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二零一五年,神韻演前景。金猴降蟾妖,特引人入勝。
去年吸陰氣,尚浮水域中。北臥玉淵潭,南趴粵羊城。
塑料氣蛤蟆,連連癟失控。而今命脈斷,晾曬焙烤烘。
石雕蟾蟹現,四川出地宮。日月潭底裂,九蛙裸九層。
年初東山嶺,江蛤傾窩動。吹不虛此行,晝謅再起夢。
噓等回北京,如何如何弄。何時回沒回,外界難明情。
無人奔黃泉,平時不露名。人死亦不定,默默花圈叢。
均稱在外地,墨名隱形影。頭號虎頭鍘,直撬江門縫。
匆匆送被送,綽綽臨煙囪。現也難計較,發瘋死折騰。
天津大爆炸,欲圓東嶺夢?九三大閱兵,一廂夢陪同。
漢奸紀抗日,那成啥體統?露臉昔狂癮,眼下為保命。
玩火當能耐,反把鍋溫升。加速焙乾癟,去濕除臭腥。
慍怒肚乏氣,腿爪殭抗令。訴江暴雪狀,封凍妖蟾洞。
越折死越快,越騰越吞聲。好戲在後頭,焙乾蟾油烹。@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