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魏鵬飛:起訴江澤民的三重意義

--在「洛杉磯訴江研討會」上的發言

人氣: 355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8月23日訊】在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天空上,曾有過許多的閃耀的明星,今天我想跟大家提兩位了不起的英雄,他們都曾指揮萬馬千軍,但他們原本都是讀書人:

一位是唐朝的顏真卿,後世人都知道他是大詩人,大書法家,書法絕妙,詞翰超倫,可當安祿山起兵叛亂時,他立刻披掛戰袍上陣,曾率20萬軍平叛,當時的皇帝唐玄宗曾讚嘆說:黃河以北二十四郡,只有顏真卿一位忠臣!

另一位是宋朝的文天祥,一位文武雙全、英名蓋世的天下奇才,被後人稱為「狀元中的狀元」。他一身正氣,為國家社稷殞身不恤、九死不悔,真做到了「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名垂萬古。

回望歷史,我們常常為這些忠臣義士所感動激勵,但有時就在我們現實身邊發生的同樣了不起人和事,我們卻沒有及時給予應有的重視。

起訴江澤民,就是這樣的一件大事。

從5月以來,已經有15萬多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向中國最高監察院遞交訴狀,起訴迫害的元凶 ---江澤民

身在中國,迫害仍在繼續,敢用真名起訴曾經隻手遮天、現在殘餘勢力猶在的中共黨魁,他們採用的是像讀書人一樣最平和不過的方式,但卻是一石破天驚的舉動,需要非常非常巨大的勇氣。

在我心中,這十幾萬人,個個都是了不起的英雄。

但同時,也有對他們的舉動不太理解的人們在問:為什麼要起訴、審判江澤民?就像人們當初問過,現在也有不時在問的另一個問題一樣:為什麼要退出中共?是啊,到底為什麼?

我想就這樣的問題,從以下三個方面,和各位交換一下我的看法:

一、為了依法審判

二戰以後,在戰勝的同盟國一方來說,德國納粹犯下的戰爭罪行自不用說、對600萬猶太人的大屠殺也是鐵證如山,當時很多人都在說:他們死有餘辜,費那勁幹嘛,快送他們上絞刑架!

要不要成立法庭,來審判納粹戰犯?經過激烈的爭辯後,戰勝國共同決定:必需要走法律的程序。要在依法審判的過程中,釐清犯罪的根源,嚴肅認真地儆戒未來。

在那樣一個仇恨、報復甚囂塵上的年代,紐倫堡審判用理性的筆,記錄下了一個瘋狂時代的終結。在法庭內外,對當時戰犯們提出的諸如: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我是奉命行事所以我罪不當死等等申辯,法官們都做出了認真的思考和合理合法的回應。

因此,包括德國人在內的大多數人對審判的過程和結果都感到信服,認為紐倫堡審判實現了正義。這不但有助於鏟除戰後德國納粹思想的遺毒,也給隨後的國際刑事審判如東京審判、耶路撒冷審判創立了學習、效仿的楷模,具有裡程碑式的意義。

1960年5月23日,以色列總理本大衛·本-古裡安向世界公布:「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已被逮回以色列,不久將會受審。」

艾希曼這位德國納粹軍官、屠殺600萬猶太人的最終方案執行者終被擒獲,並在1961年耶路撒冷審判中,最以「反猶太人罪」、「反人類罪」、「恐怖組織成員」等15項罪名被送上絞刑架。

2012年7月18號,匈牙利檢察機構宣佈,逃亡64年、時年97歲的匈牙利前軍官、納粹戰犯喬塔裡已經被捕,喬塔裡涉嫌戰爭罪和反人類罪。

在二戰時期,喬塔裡是斯洛伐克科希策市的警察局長。在此期間,他負責把近1萬6千名猶太人送進了奧斯威辛集中營,其中絕大部份人最終死在了那裏,喬塔裡「經常用鞭子抽打猶太人」。

當年,喬塔裡和艾希曼做的那些壞事和罪惡,難道就因為他們逃的了一時,或他們的年事以高,就可以不再追究了嗎?

不可以!

因為欠債是一定要還的。沒聽說我們年輕時借了人家的錢,到老了就可以一筆勾銷,不用還了。那欠了命的事,人命關天的罪犯,更是要被抓獲,被審判,被判刑,來償還他們犯下的罪惡。

而在今天,對迫害信仰正道,欠下了幾百萬人命的江澤民來說,對他的起訴、追查和審判,也是要將這樣的楷模驚醒當世,留給未來。

二、為了讓人明白真相

前幾天,中國大陸的一位七十歲的退休老媽媽,聽到訴江的消息後非常高興,聽到有人說江澤民一把年紀了,還要追究他做什麼時,她說:「審判江澤民,更多的人才會知道真相,那些明白真相的人,比江更重要。」

這位樸實的老媽媽說話的時候非常平靜,沒有一絲仇恨,也沒有什麼長長的道理,她只是想知道,為什麼江澤民能禍國殃民這麼久?如何能讓這樣的事情不要再發生?老百姓需要知道真相,老百姓有權知道真相。

對這個中共原黨魁大審判的過程,就是水落石出的過程,就是還原真相的過程,就是懲惡揚善的過程,就是審視內心的過程。這樣的過程,過程中人們的心靈覺醒,對一個大多數人已經被迫遺忘了文革、遺忘了六四,甚至不能完全看明白法輪功這件正在發生的事情的民族來說,尤其至關重要。

三、為了悲劇「永不重演」

當年在審判納粹之後,人們痛定思痛,說出了:Never Again(永不重演),是希望那樣的悲劇在人類社會不再重演。可過去的十六年,在中國發生的這場對「真善忍」的禍害,要超過納粹之毒害十倍百倍。為什麼悲劇又一次發生?而且至今仍在延續?

究其根源,在於中國人對悲劇發生的土壤、歷史、現狀沒有足夠的思考,對造成悲劇的病毒,人們沒有免疫力和抵抗力。

美國政治哲學家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親身見證了對艾希曼的耶路撒冷審判,她表示,當人們在道德和政治上不加思索,隨意的附和上級的命令時,就很容易淪落為服從獨裁極權的傀儡。

這些在獨裁體制中,所謂的「盡忠職守」的執行者,往往是極權暴力最積極最有創造性的執行者,他根本不打算也不費心考慮什麼道德責任,極端的惡往往是最平庸的人犯下的,他們協同作惡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不加思考,這正是阿倫特的「平庸之惡」概念令人震撼之處。

美國歷史學家、大屠殺研究專家戴波拉·利普斯塔德(Deborah Lipstadt)認為,對艾希曼耶路撒冷審判的歷史意義和政治意義不亞於紐倫堡審判,她說「對一個人的審判,改變了一個社會」,以色列的年輕一代,對善惡是非、國家意識、民族認同由此有了更深更新的認識。

這場對江澤民的起訴乃至一定會到來的最終審判,應該是一場世紀的審判,一定會在人類歷史上比當年針對納粹的紐倫堡審判、耶路撒冷審判更影響深遠。

它將會幫助中國人民進一步看清罪惡的根源,學會思考,更成熟的眼光去面對未來。讓類似納粹迫害猶太人、中共迫害法輪功這樣的災難,將真正的「永遠不再」發生。

當年的顏真卿,文天祥,他們是在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抵禦外敵,捍衛的是國家疆土、生存空間。

今天的法輪功學員們,16年來堅持講清真相,是在力挽狂瀾於即倒,扶大廈於將傾,清除內賊,捍衛的是民族與國家的百世之基、道義根本。

回看文革造成的民族災難,那個年代的每個人,都一定會覺得自己也深受其害。同樣的道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成的對中國社會的巨大傷害,危及了我們自身,也危及了我們的子孫。

江澤民禍害迫害的是整個中國,一場世紀審判,已經拉開了序幕,每個人都可以參與其中。

美國獨立戰爭的思想啟蒙者之一艾德蒙·伯克(Edmund Burke)說過:「邪惡取得勝利,只需要好人無所作為」。換句話說,如果好人早知真相,早日有所作為,就會抑制邪惡橫行,讓善良免受或少受摧殘。

前面說到顏真卿,他曾經四次被任命為監察御史,相當於我們現在的最高檢察院院長。當年五原郡有一起冤獄,久久不能決斷。顏真卿來到五原,立即查清並明斷了這起冤案。當時天氣正旱,冤案解決之後,天就下起了雨,郡中人都稱那場雨為--「御史雨」。[1]

現在中國的霧霾那麼厲害,天災人禍那麼頻繁,說不定審判江澤民,平反法輪功之後,北京也會天高氣爽,中國會迎來個真正的太平盛世。對這一點,我是堅信的。

今天早上我看到大紀元網站的一篇頭條報導,標題是:「逮捕江泽民」 欧美澳世界政要声援告江大潮,非常令人振奮,其中加拿大国会议员巴特(Brad Butt)说:「訴江潮传递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巨变就是从几个人开始,然后更多人响应,…..事情就会发生变化。」

不要覺得我們一個個體人微言輕。揭露邪惡,抑制邪惡,清除邪惡,匡扶正氣,就需要每個好人有所作為。

所以,說小點兒為了我們自己和子孫後代,說大點兒為了國家民族,再說大點兒,為了世界和平,大小都是在做好事。

與其坐而論道,不如起而行之,我們真的需要行動起來,一只筆也好,一句話也好,一紙訴狀也好,看如何用點點滴滴,共同早日促成這場歷史的大審判。

謝謝大家!

注:
[1]《舊唐書·顏真卿傳》:「四命為監察御史…… 五原有冤獄,久不決,真卿至,立辯之。天方旱,獄決乃雨, 郡人呼之為『御史雨』。」

(本文作者為大紀元媒體集團洛杉磯分社社長魏鵬飛博士)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5-08-23 1: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