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小強:仇日宣傳背後的真相和常識

人氣: 213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08月24日訊】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紀念日即將到來,日本做為戰敗國,又一次成為中共媒體報導的重點和中心,同時大量的抗日題材的影視熱播。

在如今中國民眾的心目中,對日本的評價呈現兩極。到日本旅遊購物的中國遊客劇增,歸來者好評多多,如日本風景優美,整潔有序,社會發達,日本人待人友善等等;對於另外一部份喜愛手撕日本鬼子抗日劇的中國人,日本則是安放和發洩心中仇恨的最合適對象。

以上對日本觀感的兩極從中日兩國不同的影視劇中也可以看出。近日熱播的日劇《深夜食堂》,從中可以感受到普通日本人身上散發的善良、人性和溫暖;而在中國大陸電視台熱播的抗日劇中,可以看到日軍的殘暴、無恥和愚蠢。

多年來,日本是中共當局仇恨宣傳的主要對象,其主要原因並不僅僅是因為日本侵華戰爭的屠殺罪行,還有另外深層的原因。因此,中共從來就不想讓人們瞭解日本這個民族的歷史和文化,雖然這本來都是常識。

自負與自卑

很少有民族像日本這樣特殊,同時展現著自負與自卑這兩個相互矛盾的特性。日本民族自古以來,一直自認為是世界的中心,擔負著領導和拯救世界的重任,這種豪情與其資源匱乏、領土狹小、整個民族困於孤島的現實相交織。極度自負與自卑,催生了二十世紀日本的軍國主義當道。

日本在19世紀明治維新之後,通過改革和幾場戰爭的勝利,使得日本進入世界列強的行列。因此,從戰爭中嚐到甜頭的日本,包括天皇和全國民眾在內的所有人,逐漸被軍方所綁架,成為了軍頭發動侵略戰爭的工具和資源,並且心甘情願。日本在二次大戰中,與德國的主要區別就是:日本沒有希特勒,取而代之的是一群失去理智和狂熱好戰的實際掌握國家大權的軍頭軍官。

沒有信仰

雖然有包括本土宗教神道教、以及外來宗教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等多個宗教在日本同時並存,但是從本質上講,日本民族其實是一個沒有真正信仰的民族,以上的任何一種宗教,都沒有能夠成為主導日本民族精神和社會發展的信仰,也都沒有在日本人心中成為主宰。也正因為如此,日本也成為一個世界上宗教最為自由的國家,也正因為沒有真正的信仰,各種宗教才會在日本共存。但是,從唐朝之後,對日本社會、政治、民眾思想和日常生活影響最大的卻是來自中國的儒教——日本化的儒教。

善惡界限模糊

來自中華的儒教,實際上主宰了日本這一千多年的社會發展和人們的行為規範。只是,與中華文明的儒教相比,在仁、義、禮、智、信中,日本缺少了仁的內涵;同時,在儒家忠義的概念中,日本與中國不同。中國人的忠,其對像首先是內在,忠於自己的良心和道義,所謂「捨生取義」;而日本人忠義的對象則是外向的,忠於天皇或是藩主等。那麼,如果當日本人忠於的對象,比如天皇或者主人做出違反道義的決定時,日本人往往選擇主人的決定而不顧道義原則。也就是說,在善惡的觀念中,日本民族對善比較清晰,對惡則比較模糊。這或許是日本整個民族面對日本的對外侵略戰爭罪行時,感覺相對淡漠遲鈍的原因之一。

反共基地

70年前,二戰結束,日本投降。美國對日本全面接管,日本進行戰後重建,開啟了日本走向西方民主制度模式的道路。但是,僅僅在5年之後,國民黨失守大陸,共產黨在中國建立紅色政權。這導致了日本發展的歷史軌跡轉向,也改變了日本的未來。

美國立刻改變原來對日本的發展計劃,使得日本迅速成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自由世界陣營在亞洲,遏制以蘇聯和中共為首共產紅色政權吞噬亞洲並向西方侵蝕的反共基地。在隨後的朝鮮戰爭中,日本成為美國的後防軍事和後勤供給的基地與大本營。日本的經濟在戰爭中得到飛速發展。一直到現在為止,美國與日本簽訂的安保條約,使得日本一直成為亞洲遏制中共紅色政權擴張的基地。

結語

毛澤東曾在多個場合表示不需要日本的戰爭賠償,並且多次向日本表達感謝,感謝日本的侵華戰爭幫助中共取得政權。因此,日本在歷史上與中國的恩怨,日本對中國發動的侵略戰爭,以及日軍對中國民眾的屠殺,這些中國人的國仇家恨,在中共的眼中,只不過是在宣傳中給民眾灌輸仇恨挑動民眾民族情緒控制民眾的工具而已。

中共仇恨日本,與國仇家恨無關,只關乎政治與政權:日本做為反共基地的角色不變,中共的仇恨與仇日宣傳就不會停止。

責任編輯:尚一

評論
2015-08-24 2: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