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津大爆炸的真相探秘系列之三

天津大爆炸 習近平扣江查「特殊政治意圖」

8月12日的天津爆炸事件原因撲朔迷離,但中共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是涉足其中的一關鍵人物。張高麗是江派常委,曾多次替江澤民站台。(大紀元合成)

人氣: 6883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8月26日訊】張高麗的老部下在天津爆炸「頭七」被抓
(接上文)

(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除了事發中心瑞海公司堆場被夷為平地,旁邊原本氣派的躍進路派出所大樓也成廢墟;300米外的進口車場裡,數千輛轎車被炸毀,輪轂上的鋁融化成水;稍遠處的萬科海港城(清水港灣)、萬科金域藍灣、萬科雙子座、萬通新城國際、泰達時尚旺角、啟航嘉園等居民小區,高樓滿目瘡痍。

趕到現場的財新記者發回手記: 「一路幾無人煙,空氣中越來越濃的是從未聞過的怪味,有點像橡膠燒焦但又有大不相同。到爆炸點附近的吉運一道,寂無人聲活物,一幅世界末日景象。」

上面的描述來自大陸《財新週刊》2015年第33期的封面故事——《天津爆炸人禍始末》。8月15日,財新傳媒總編胡舒立通過微博稱此次天津爆炸是「人禍+人禍!痛心之至!」

但是,這個人禍到底是哪種類型的人禍,其中又有無政治的因素?這些是大陸媒體暫時不敢揭露的。

三、天津大爆炸是事故還是被惡意引爆?

江澤民表達兩個願望 習兩晚沒睡著

8月15日,大紀元從中南海的知情人士處獲悉,8月12日天津大爆炸後,習近平兩晚沒睡著,當局已經對江澤民及其兩個兒子採取行動,暫時限制其行動自由,曾慶紅也被控制在家。

此外,大紀元還獲悉,江澤民集團利用這個爆炸事件向習當局表達了兩個「願望」:

一、江澤民要在9月3日的閱兵上露面;
二、要習近平停止清算、抓捕江澤民集團的人,尤其是江澤民本人。

據悉,習本打算下半年處理經濟和股市的問題,但天津大爆炸是個轉折點,把習、江矛盾公開了,雙方你死我活,現在江逼習近平下手。知情人士表示,習擔心的是,如果不這麼做,下半年還不知道會發生甚麼恐怖的事情。打「老虎」,習本來想一個一個地打,一步一步地做,現在要加快速度。習近平可能跳過曾慶紅,直接抓捕江澤民。

天津爆炸案當天恰逢習近平執政1000天

在爆炸剛剛發生的第二天,即8月13日,海外茉莉花網站發表署名劉剛的文章《天津大爆炸是針對習近平的恐怖襲擊》。文章稱:根據陰謀論,天津大爆炸也必定就是中共權斗的副產品,是中共在野一方所製造的人間慘禍,其目的就是向中共當權者進行威脅、恫嚇及制造危機麻煩,進而要挾習近平妥協、就範,甚至是以此災禍來彈劾習近平。

文章表示,中國接連不斷地發生的這一系列天災人禍慘案,都是中南海內部各派勢力相互廝殺而造成的人間慘禍,是中南海各個集團以中國人民當人質,來向敵對方討價還價,是中國百姓容忍中共獨裁政權所付出的沉重代價。

8月12日當天早7點多,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習近平治國理政1000天」。文章說, 「十八大」以來,截至今年8月12日,習近平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已經整1000天。

話音剛落,當天晚上天津發生了震驚中外的特大爆炸事件。

旅美的大陸作家溫雲超說,據國內消息8月12日正好是習近平執政1000天,天津發生了這麼慘烈的事件,難道這是巧合?

事前,香港《動向》7月號曾披露:「……今年不太可能有以往的北戴河會議,一部分高規格、保密性極強的會議可能會在天津濱海新區召開。」文章還稱,這可能是王岐山「最難熬的夏天」。

這個當時並沒有太多人注意的消息,在天津爆炸事件發生後,成為各媒體轉載報導的熱點,就是因為其中四個關鍵的字「濱海新區」。

濱海新區一直是江派主控牟利的地盤

本文此前已經敘述了,2007年之後,濱海迅猛地發展跟張高麗聯繫在一起。張從2007年起開始擔任天津市委書記五年,現在升任政治局常委。中共官媒報導稱,雖然中國經濟在這個期間放緩,但是天津卻連續五年GDP增長16.5%。同時,張高麗也被指和瑞海國際關係密切。

在張高麗主政天津之前,原天津市委常委、濱海新區工委書記皮黔生掌控濱海新區。2008年底皮黔生因經濟問題被調查。他成為當年迫害法輪功的「天津幫」繼天津市原檢察長李寶金、天津市原政協主席宋平順之後,第三個落馬的省部級官員。

當年皮黔生主管天津濱海新區的建設。濱海新區是天津的「招牌」,天津市的機場、天津港和許多大型製造業均分布在濱海新區內,其中包括空中客車A320的組裝線。

上世紀90年代初,皮黔生在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助理期間,一度集開發區規劃建設、土地管理、房地產管理、環境保護四個局長職位於一身,由此得「皮四局」綽號。2000年9月,身為天津市委常委的皮黔生,出任濱海新區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集濱海新區黨政大權於一身。

2010年,新華社報導稱,皮黔生被判處死緩,罪名是「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巨額錢款;濫用職權,造成巨額國有資產損失」。

除了皮黔生之外,原天津市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也涉足濱海新區。

2007年5月,剛上任天津市委書記不久的張高麗即大力推動了濱海新區開發。當時濱海新區開發開放領導小組組長是張高麗,副組長有戴相龍、楊棟樑和黃興國。當時因為胡錦濤當局在調查「天津幫」,皮黔生已經被邊緣化。

除了張高麗利用濱海新區和天津搞募集資金牟利外,戴相龍的女婿車峰的發跡也得益於濱海新區。據悉,車峰早在2006年就介入上述的港股市場。2006年3月底,Ever Union斥資9,636萬元(人民幣,下同),以每股1.46元購入高陽科技6,600萬股;一個多月後,高陽股份隨即宣布將股份一拆四。到2006年12月下旬,車峰出售手上三分之二的高陽股份,套現3.36億元,減去成本,他不足9個月便賺得2.4億元。交易後,車峰手上仍然持有拆細後的9,000萬股。

2007年8月,國家外匯管理局宣布以天津濱海新區作試點,批准大陸居民直接投資港股,即「港股直通車」,中國銀行天津分行隨後宣布擬推出個人投資港股業務。當時的天津市長,正是車峰的岳父戴相龍。戴相龍於2002年12月起歷任天津市副市長、代市長、市長以及市委副書記,直到2008年1月執掌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

當年港股直通車的消息一經公布,港股便強勢反彈,一日內暴升逾1,200點,恆指同年10月升穿31,900點創歷史新高。車峰持有的高陽科技股價一度攀升至3.5元。在持有一年半之後,高陽科技實質累升超過8倍。直至2007年11月,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叫停」港股直通車之後,港股那一波的升勢才告終。而車峰之後再趁低吸納高陽科技股份,現持有12.04%的高陽股權。

爆炸案發生後,有港民發現江派香港特首梁振英在2013年曾訪問天津,稱香港土地規劃可以借鑒當地,又揚言自己90年代起已擔任天津市的顧問,引起熱議。

上任後被指頻頻搞「內交」的特首梁振英,在今次發生天津大爆炸後,被香港網民翻舊帳,指他曾稱天津的發展及建設令其「與有榮焉」,要香港借鑒天津的經驗。梁振英上任被批評頻頻「內交朝共」,其到訪之處大都是江派勢力。

香港網民翻出了2013年梁振英上任特首一職不久訪問天津之行,3月19日第一站是參觀當地的規劃展覽館,他在嘉賓名冊上,寫上「溫故知新,與有榮焉」。當時他解釋說,自己90年代起已擔任天津市的顧問,見證著天津城市發展,覺得目前的香港可以借鑒天津經驗。梁振英並率領特區政府官員與天津市領導會面,時任天津市委書記孫春蘭形容,與梁是「老朋友」。今次大爆炸後,有網民質疑天津的土地規劃有甚麼值得香港參考的,「是否將危險品倉庫放在5千民居的700米內?」

時政專家看法或被證實:栗戰書要搞清爆炸的「特殊政治意圖」

天津爆炸後,一些時政人士也談了自己對爆炸事件的看法。

政治分析人士陳破空在美國之音《焦點對話》節目中表示,就像前段時間的股災一樣,不排除背後有政治原因,比如,圍繞今夏的北戴河,有會、無會,信息雜亂,傳言紛紛。習近平與江澤民兩派,正拉高鬥爭調門。會不會有人為放火、制造爆炸與混亂,轉移視線?值得懷疑。

北京時政評論人華頗17日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並從兩個方面進行論證。

華頗認為濱海新區不會有「特別會議」。這是因為如果有所謂的「特別會議」,濱海新區不是最佳開會地點。這種會議召開的地點需要兩個具備條件,一是安全、二是保密,而濱海新區是一個港口城市,區域小人口密度大,而且人員流動頻繁,在這裡開會很難保證安全和保密,所以濱海新區是最不適合召開「特別會議」的地點。

另外,華頗認為「8‧12爆炸是想暗殺習近平」的猜測未免有些荒唐可笑了,這是因為即使習近平在濱海新區,那麼這種暗殺手法也太不專業了。要知道暗殺領導人是一項非常危險、非常專業的工作,暗殺者事先要進行周密的策劃,要確保十拿九穩、萬無一失,否則失敗暗殺者的下場是十分悲慘的。
  
不過,在他看來,此次的爆炸的確非比尋常,在「北戴河會議」接近尾聲之時發生如此嚴重的事件說它是巧合、偶然、意外很難令人接受,但是真相到底如何還要繼續觀察。
  
對於,港媒7月份報導的濱海有會,時政評論員橫河的看法是:「那篇文章裡面,是7月份的,就提到『重要的秘密會議到濱海新區去開』,這個也可能是故意放風。但是不管怎麼說,他提到了這個地點,偏偏這個地點真的出事了。」

橫河分析「習近平、王岐山首先應該考慮到的就是,是不是一個陰謀?他不會去很簡單地想,這就是一個事故。他有很多選項,但他們寧可相信有,不能相信無。」
  
先排除該事件是否隱藏「暗殺」動機,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以上幾位時政分析人士大多認為,天津爆炸這把火絕非意外事故那麼簡單。

這個分析也被《蘋果日報》的消息所證實。8月24日,該報引用北京消息說,習近平當晚(8月12日)通宵召開常委會議,中辦主任栗戰書等要搞清楚此事有沒有針對習近平的「特殊政治意圖」。

爆炸的導火索是因為卡車被引爆?

直到現在,中共官媒仍然沒有給出爆炸的真正原因。

8月14日的《解放日報》消息稱,12日發生爆炸的當晚22時50分,天津消防119指揮中心接到報警,天津開發區疑似一輛汽車失火,隨後多個電話報警稱天津港內起火。

據報,天津消防總隊9個中隊和港務局碼頭3個專職隊趕赴現場撲救。

第一批滅火力量到場,發現多個集裝箱起火,屬於猛烈燃燒階段,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隊迅速先期處置。23時30分現場發生接連爆炸。

8月14日,海外博聞社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透露:「這次引爆這座倉庫使用的是一輛裝載引爆物的卡車。當天深夜,乘值班人員疲憊交困的時候,卡車很準確地停靠在相對倉庫內存放火工物品最近的位置,人員迅速離開現場,大約十幾分鐘以後引爆卡車,導致倉庫發生連環爆炸。」

從上述報導來看,一輛汽車失火(爆炸)或許是整個事件的關鍵點,但是至今當局的調查結果沒有公布。

對於後續爆炸的發生,陸媒屢有猜測和分析。

8月17日,騰訊財經援引一位中國核生化救援部隊士兵的消息稱,爆炸原因基本確認是因倉庫內金屬鈉遇到水後引發爆炸。但是文章又提了一句:迄今似乎也沒有排除人為破壞或過失著火的可能。

8月18日晚,新華社報導稱,據當晚在現場的員工匯報,他們看見運抵區放的三類危化品的集裝罐在著火。一位事發時在辦公室睡覺的瑞海公司高管回憶,他先是被一個小的爆炸聲震醒,然後趕緊打開窗戶向外看,發現運抵區西南角已經著火了。起火位置大約有二三十個硝酸鹽類集裝箱,每個20噸。硝酸銨有十來個集裝箱,硝酸鉀和硝酸鈣的集裝箱各有七八個。

8月20日,網絡流傳題為《解濱:徹查大爆炸,十個無法迴避的問題》的分析文章。文章說,大爆炸是如何引發的?光有爆炸物還不行,集裝箱裡面究竟是甚麼樣品。大多數爆炸物,甚至包括TNT,都不是很容易爆炸的,即使你把那些爆炸物弄到火爐子上烤,也未必會爆炸。要使其爆炸就需要引信。如果沒有引信,那也必須有另外一種易爆品先產生爆炸,然後引發這些化學品爆炸。那麼,究竟是甚麼化學品最先爆炸然後觸發大爆炸的呢?瑞海是如何儲存和保管那些易爆物品的呢?查出對於易爆化學品的管理方法,是揭開大爆炸這個謎的關鍵。

爆炸地存放大量危險化學品 涉及軍方?

爆炸發生第二天,公安部消防局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該堆場存放有四大類、幾十種易燃易爆危險化學品,有氣體、液體、固體等化學物質,主要有硝酸銨、硝酸鉀、電石等。

硝酸銨主要用途是肥料及炸藥,而硝酸鉀也可以配置黑火藥、製造炸藥和煙花爆竹等產品。

據參加救援的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長牛躍光稱,瑞海公司倉庫示意圖顯示,凡是能夠堆放物品的地方,全部放滿了危化品。由於瑞海公司辦公樓已經被毀,貨物記錄不清,現在能夠確認的危化品數量在3,000噸左右。

他表示,現場有40多種危化品,其中硝酸銨、硝酸鉀這些應屬於炸藥類的,且儲量非常大的,硝酸銨可能在800噸左右,硝酸鉀約500噸,加上氰化鈉,僅這三樣已超過2,000噸。

8月19日的官方新聞發布會上,天津市副市長何樹山又做了進一步補充:「危險品分七大類在倉庫裡面,大約40種。主要是三大類,一個是氧化物,也就是硝酸銨、硝酸鉀,目前掌握的情況是,這兩種加起來1,300噸左右;第二大類就是易燃的固體,主要的品種是金屬鈉和金屬鎂,這兩個加起來大概500噸;第三類就是劇毒物,以氰化鈉為主,大約是700噸。」

《財新週刊》的報導說,當晚瑞海公司堆場存放的危化品貨物,就達到當初設計年週轉量的6%,其中800噸硝酸銨、500噸硝酸鉀,讓瑞海公司的倉庫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火藥庫。

8月14日,亞洲通訊社社長徐靜波博客的一篇文章寫道:「我們通訊社的邊上就是東京都赤阪消防署,今天下午過去跟消防隊員聊,他們居然都拿出了從網上收集來的火災現場照片,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ありえない」(不應該發生)。

「不應該」發生些甚麼?他們給我們分析了:從網友拍攝的爆炸瞬間的視頻來看,第二次爆炸的火焰高達100米以上,而且衝擊波擊破2公里以外的門窗,除非是大型彈藥庫發生爆炸,一般的化學品爆炸不應該有如此巨大規模。因此,撲救現場一定發生了甚麼問題。」

爆炸發生後的第二天,8月13日05點07分,網上流傳出一個帖子「『軍火彈藥存儲地』發生爆炸!北京當局隱瞞事件真相!」

發貼稱:「江澤民報復習近平的決鬥階段!習近平奪去了軍火生意、走私汽車生意、資本市場生意、國有土地出賣生意——好吧,同歸於盡!

2015年8月12日夜晚,中共軍方在天津港即將運輸出售給海外的『軍火彈藥存儲地』發生爆炸!北京當局隱瞞事件真相!」

另據博聞社8月16日的消息指,出事化學品倉庫不僅涉及深厚政治背景,而且還有軍方因素。軍方保利集團在此倉庫也有大量危險物質儲存。而保利集團原來就是徐才厚、郭伯雄的天下,習近平拿下徐、郭,但是還沒有來得及徹底清除徐、郭在軍中的同黨,故陰謀論的可能不能完全排除。

消息指,這次大爆炸的「主力」是保利公司儲存的爆炸品。保利的創辦人是已故軍頭王震的兒子王軍。

24噸TNT的算法低估了天津濱海爆炸能量

中國地震台網速報顯示,第一次爆炸近震震級約2.3級,相當於3噸TNT——近7枚戰斧式巡航導彈的爆炸能量;第二次爆炸在30秒種後,近震震級約2.9級,相當於21噸TNT——接近於46枚戰斧式導彈爆炸,已經達到一枚微型戰術核武器的爆炸當量。

對於第二次爆炸相當於20多噸TNT的說法,有大陸業內人士反覆對比天津濱海爆炸的視頻、周邊影響效果後分析說,這一算法低估了此次爆炸的影響力。

武漢理工大學土木工程與建築學院教授程康則以國家標准算法《爆破安全規程》中的公式進行測算,在工程實踐中,1,000噸TNT露天堆置爆炸,瞬時產生的衝擊波可導致500米範圍內玻璃全部粉碎,而從現場傳回的視頻、新聞媒體報導情況來看,甚至在爆炸中心800米開外的建築物上玻璃也全部粉碎。

中國工程爆破協會的一位專家也表示,在實踐中,衡量一次爆炸威力大小,一般通過衝擊波對周邊建築物、門窗的影響力測算更為直觀。他曾做的研究顯示,1噸TNT爆炸,方圓200米內門窗都嚴重損壞。對比此前業界進行的TNT集中爆炸試驗效果來分析,24噸的算法低估了天津濱海爆炸,(爆炸能量)至少在百噸級以上。

分析:楊煥寧任調查組組長 官方調查恐襲?

  
8月19日,大陸官媒報導,國務院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特別重大火災爆炸事故調查組第一次全體會議在天津召開。據悉,調查組組長是公安部常務副部長楊煥寧。

據報,會上,楊煥寧宣布了對小組成員的分組:技術組、責任追查組、管理組、環境組、綜合組。

楊煥寧曾兼任新疆小組、西藏小組,以及大外宣小組的成員,被認為是中共培養的「反恐專家」。

2005年1月,楊煥寧再次被調往黑龍江省,出任省政法委書記。楊煥寧在黑龍江期間,與現任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有3年的工作交集。在栗戰書擔任黑龍江省委副書記,兼副省長以及代理省長期間,也是省委常委的楊煥寧擔任省政法委書記,查閱當年的媒體報導和資料,兩人有多次工作互動,經常一起在公開場合露面。

2008年4 月,楊煥寧成為公安部常務副部長。

據稱,雖然楊一度是周永康的下級,公安部知情人士稱,當時的楊煥寧與周永康的關係並非像外界想像那樣密切。周永康與楊煥寧在公安部只一起「共事」了不到三年時間,在周永康當部長時,楊煥寧只是排名在後的副部長。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所謂的「反恐專家」楊煥寧成為調查組組長,其實當局已經默認了這次爆炸存在恐怖襲擊的可能性。很可能是因為楊煥寧和栗戰書的工作交集,被委任了這次爆炸的調查組長職務。

(接下文)

天津大爆炸 中共政局震盪加劇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5-08-26 10: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