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審判的歷史準備 系列之七

紐倫堡告訴今天 大審判勢在必行(下)

文/君宇 陳師眾

紐倫堡審判中,助紂為虐的納粹戰犯在聽審。(維基百科)

      人氣: 220
【字號】    
   標籤: tags: ,

基督精神與希特勒主義如水火互不相容,當時希特勒第三帝國中,有一位內閣成員艾爾茨·魯本納赫男爵 (Baron von Eltz-Rübenach) 主動辭職,其原因就是其天主教信仰無法妥協納粹黨的壓制,而直言無諱。

希特勒想顛覆德國人的傳統,讓德國人對他具有明顯犯罪性質的種種目標狂熱追隨,因為無論是戰爭,還是對猶太人的清洗,還是對東歐人的奴役,這些種種罪行都不會為信神信基督者所接受。

昨天——反神的希特勒

很早,希特勒就開始了與教堂的攻擊,領先衝在前面的就是黨衛軍和蓋世太保,在納粹黨的組織手冊中,對蓋世太保成員的活動是這樣描述的:「他公開而無情的同國家最危險的敵人鬥爭 - 猶太人、共濟會、基督徒和政治神職人員。」

秘密警察蓋世太保內有一專門的機構來對付教堂。除了各種各樣的直接攻擊,譬如監禁那些敢言的神父和社會上的領袖們,解散教堂活動,禁止宗教聚會,關閉修道院,沒收他們的財產,取締宗教出版物外,他們還持續不斷的宣傳運動來詆毀教堂和宗教,以使得德國年輕人遠離上帝。

以戰爭罪和反人類罪而判處絞刑的波蘭佔領區總督漢斯·弗蘭克(Hans Frank), 在紐倫堡審判中留下了這樣一段發人深省的話,為希特勒和自己懺悔:

「因遠離上帝,我們自己推翻了自己,不得不走向滅亡。我們戰敗,並非只是因技不如人或是命運多舛,也不是因時運不濟或有人叛變。先於這一切的,是因為上帝早已 對帶著與神甚遠的思想追隨希特勒者以及那樣的體制做出了審判。因此,但願我們的同胞可以從希特勒以及我們和他一道引領的那條路上回過頭來。」

「我祈求我們的同胞不要繼續在這個方向上走下去,哪怕只是一步也不要。因為希特勒之路是一條排神的路,一條反基督的路,退而言之,一條政治上愚蠢的路,一條災難之路,一條死亡之路。在這場審判就要結束的今天,我明白了,他走的是日益趨於沒有良知或誠信的可怕的冒險之路。」

也許在那一刻,弗蘭克想到了在那場「可怕的冒險」中遭受痛苦的烏克蘭農夫、鐵蹄下呻吟的波蘭人,或被鞭打和折磨的猶太人。

在《對暴政的審判 (Tyranny)》一書中,作者哈里斯先生寫道:「畢竟,審判還是一部分人 — 手握法槌者 — 對另一部分犯下反神的罪行的人的宣判,治標不治本,對數百萬無辜的男男女女和孩童的屠殺罪行,無法通過對一些犯罪主要責任人送上絞架,來贖清。我們也無法將責難扔在希特勒身上、或納粹黨身上、或第三帝國頭上,就能洗刷我們的良 心,紐倫堡證明了,反人類罪的責任,要人類自己來擔負。」

在紐倫堡法庭上的最後陳辭中,首席審判法官傑克遜 (Robert H. Jackson) 先生說道:「人們普遍認為自己所處的時代便是文明的頂峰,回看歷史時,常懷優越之心面對以前世代的種種不足,我們稱自己取得了『進步』。事實上,除非接下來半個世紀可以贖清其前半世紀的罪孽,否則,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我們這個世紀將不會被人尊敬。二十世紀的這四十年,會在所有的史冊中被記錄為 最血淋淋的一冊…..」

「沒有任何半個世紀曾見證了如此大規模的屠殺,如此的殘暴和非人道,如此大批量地變人為奴,如此對其他群體的滅絕。在納粹之裁判面前,托爾克馬達【1】之裁判也會黯然失色。這些惡行將是歷史中的陰影,我們的子孫後代將銘記這罪惡的十年。如果我們不能正本清源,預防這類野蠻事件的重複發生,那如果有預言家說二十世紀也許會成功地將文明葬送,那將並不是不負責任的危言聳聽。」(注1:托爾克馬達 (Torquemada),西班牙第一位宗教裁判所大法官,他被認為是『中世紀最臭名昭著、最殘暴的教會屠夫』,在位15年間他共判決燒死了10,220名『異端』)

1946年10月16日,除了戈林服毒自殺外,其他十幾名納粹罪犯都被一一送上了絞刑架。希特勒腐蝕了德國最優秀的部分,為其邪惡目的所用:他利用了德國人民的忠誠,將他們拖向了無盡的、無望的戰爭深淵;他利用了德意志民族中最有創意的頭腦,設計了令人恐怖的大規模殺人機器;他利用了德國年輕人的勇敢,命令他們到千里於家鄉之外的冰天雪地的戰場上送死;他將德意志精神的高貴,用邪惡的迫害來玷污。

今天——反神的江澤民

良知基金會會長陳師眾博士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使用了人間所有犯罪手段,犯下了人間所有罪行,但是還有三宗更重要的罪行:破壞人類良知,破壞神傳文化和反神罪。

他說:「僅僅以這些罪行起訴江澤民遠遠不夠。現在人類所知最嚴重罪行是反人類罪、種族滅絕罪,這樣的犯罪行為本身也是犯罪目的,如希特勒要滅絕猶太人,找的是最快的滅絕方式。」

「所有這些罪行江澤民都犯了,但所有的罪行都不是他的目的而只是手段,他的目的比這些手段邪惡得多。江澤民手下的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口號是,『不轉化,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讓你在肉體生命和精神生命中擇一而亡。」

他僅舉一例:一個50多歲法輪功女學員,被關進監獄,惡警指使犯人逼迫她背監獄令,她不背,問為什麼?她回答:「我不是犯人」。犯人說:「你被抓進監獄就是罪犯」。她說:「不是,我被抓進來是因為我堅持做好人,我要放棄做好人,立刻就可以出去,你們能出去嗎?」

陳師眾說:「這個淺白的例子把這場迫害刻劃得入木三分,它就是要把好人變成壞人,讓好人屈服於壞人。」

陳師眾提到很多人不理解法輪功學員,為什麼不能妥協一下,回家煉?他回答說:「這牽扯最根本的問題:當迫害讓好人向邪惡妥協時,如果好壞能夠妥協,為什麼還有好壞之分,善惡之分呢?人對好壞善惡內心的認知被稱為良知,這是人唯一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被剝奪的東西,只能從內心改變。最後的放棄是自我的決定,要為此承擔責任。」

他說「良知定義了人性」,「沒有比迫害良知更嚴重的罪行。因為直接迫害人性,惡莫大於逼良從惡。所以我們起訴江澤民最大的罪就是迫害良知罪。江澤民犯下的種種手段,包括活摘器官,都是迫害良知的手段。」

陳師眾說,起訴江澤民的第二宗罪是破壞神傳文化罪:「所有漢學家都同意中國文化基礎是天人合一。從古到今,中國都有修煉,修煉就是人與天合一的途徑。」他說:「這樣五千年延綿下來的修煉文化卻被中共竊取政權後打斷了。上蒼慈悲於中國人,在1992年法輪功正式開傳,李洪志先生告訴社會,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這一舉動,使中國社會接續上了被中共切斷的修煉文化。這是多麼大的善舉,將來人們才能認識到。江澤民卻試圖用迫害再次截斷中國文化。江澤民所要迫害的不僅是法輪功學員而是整個社會。人們說中共把中國社會黑幫化、土匪化。不是,對道德肆意的迫害,是把中國社會地獄化,把人妖魔化。」

最後他說,江澤民的第三宗罪是反神罪:「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是因為他們要修煉,他們相信更高的存在,相信人通過修煉能達到更高的境界。這是所有宗教共通的東 西,維持了人類道德。但是江澤民用經濟利益收買自由社會國際領袖,把全世界捲入反神勢力對信神世界的迫害……危害了整個人類,因為世界上所有文化都相信人是神造的。」

大審判——勢在必行

反神的希特勒,已經受到了歷史審判。他邪惡的統治瓦解了,德國曾被踩進了泥土,但德意志一定會再次高貴的東山再起。如詩所言:

真理雖被踩進泥土,

他還定會騰空升起。

因為無盡累世以來,

神明一直從未遠離。

最近,德國默克爾政府決定對數十萬敘利亞難民接納,一位德國69歲的看門老先生雪佛爾(Peter Schriever)自製了一個牌子,上面寫著「歡迎你們,逃難的人!」當被問到他們為什麼這樣做時,他回答說是為自己國家曾經帶給世界的那段黑暗贖罪:

「許多年前,我們在侵略其他國家時做了許多可怕的事情,在戰爭中帶給了人們如此巨大的痛苦,現在該是我們為那些遭受痛苦者療傷的時候了。」從這個普普通通的德國老人身上可見,一個高貴的民族,其高貴絕不會因一個暴政而被摧毀。

如果歷史是一面鏡子的話,昨天的希特勒已經照出了今天的江澤民以及所有參與迫害正法正信的幫凶們所要面對的審判。但願,這是未來千年中對類似暴政的最後一次大審判。讓我們重溫紐倫堡國際法庭主席法官傑奧弗瑞·勞倫斯爵士說過的:

「今天,這場就要開始的大審判在世界審判史上獨一無二,它對全球人民都至關重要。鑒於此,這場大審判中的每個人,不管參與了哪一部分,都有著莊嚴而崇高之責任,並基於神聖的法律與正義之原則,無私無畏地為所當為。」

因唯有如此,這個世界五千年文明古國的土地上,才能真正綻放出璀璨而高貴的智慧、道德、仁愛之花。(全文完) ◇

責任編輯: 古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然希特勒的死並未終結暴政或專制,但通過紐倫堡審判,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不可一世的統治者在法律面前低頭認罪。從此,將不會有任何國家、或任何國家的任何元首,可以完全逍遙法外。
  • 看70年前著名的德國紐倫堡審判,謹擷取其中的片片浪花,將歷史和現實比肩對照,同時省問我們的內心:我們的眼睛是否足夠明亮,我們的正氣是否足夠浩蕩,我們的信念是否足夠堅強,該如何從內心去尋找我們天性中善良的一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