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羅馬帝國的正邪較量與大瘟疫(下)

名畫示天機:終結性大瘟疫侵襲古羅馬

張小清

[法]居勒-埃里‧德洛內(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Peste 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奧塞美術館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人氣: 17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小清綜合報導)漫步今日羅馬,諸多建築遺蹟仍讓人追想古帝國的輝煌:神廟、城牆、廣場,噴泉、凱旋門、浴場,當年無不精緻奢華,圓形競技場和馬戲場的規模更加令人歎止,然而羅馬帝國也以背離道德的文明著稱。從帝國一隅開傳的基督教,其信眾因不隨時俗而遭到恨惡,隨之而來的是長達三百多年的迫害;幾乎同時,羅馬帝國至少爆發了四次全國性的大瘟疫,其覆亡給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從眾多傳世畫作中,我們仍可見到這場正邪大戰的生動見證。


【史海】羅馬帝國何以被瘟疫玩弄於股掌之間

【史海】三位逆天叛道的羅馬皇帝與後三次大瘟疫

(續上篇)

一、《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

在西方藝術長河中,表現殉道基督徒慈勇的畫作不可勝計,同時,也有不少呈現羅馬帝國大瘟疫的畫作穿越時光,向今人傳遞著上天示警的訊息。其中最著名的當數19世紀學院派畫家居勒-埃里‧德洛內的油畫《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

德洛內在參拜羅馬的聖彼得鎖鏈堂時,看到了表現羅馬大瘟疫的15世紀濕壁畫,他自1857年開始準備草圖,12年後終於完成了他氣勢撼人的畫作。19世紀中葉,幾次慘烈瘟疫已過去很久,故而德洛內採取了文學化的表現手法:從意大利修士德沃拉吉尼編寫的聖人故事合集《黃金傳奇》中擷取聖徒塞巴斯蒂安殉道故事中的場景:「之後一位善良天使顯現,他指揮一位惡天使手持長矛戳擊各家門戶,門被戳幾下,家裡就死去幾人。」

居勒-埃里‧德洛內,《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局部。(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居勒-埃里‧德洛內,《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局部。(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註)塞巴斯蒂安是戴克里先帝王時期的禁衛軍隊長,因信仰基督被戴克里先下令亂箭射死,行刑者都懾於塞巴斯蒂安的威信而躲開要害部分,使他奇蹟般地活了下來。之後他去面見帝王並批評了他,被帝王下令用亂棍打死、屍體丟棄於污穢之地。

[尼德蘭]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聖塞巴斯蒂安面見馬克西米安和戴克里先皇帝》(Saint Sebastian Before Emperors Maximian and Diocletian),1497年作,聖彼得堡艾爾米塔什博物館藏。畫中聖塞巴斯蒂安身穿羅馬禁衛軍的制服。
[尼德蘭]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聖塞巴斯蒂安面見馬克西米安和戴克里先王帝》(Saint Sebastian Before Emperors Maximian and Diocletian),1497年作,聖彼得堡艾爾米塔什博物館藏。畫中聖塞巴斯蒂安身穿羅馬禁衛軍的制服。

畫面左側背景中,馬可‧奧勒留的騎馬像顯示這一幕發生在羅馬城——迫害正信的帝王本人死於第二次大瘟疫。天空中陰雲密布,前側的空地上,被瘟疫奪去生命的人們倒臥在古老的街道旁,垂死者痛苦地掙扎著;兩位天使則通身光明,他們的現身預示著災禍即將來臨。畫面右下方,供有羅馬醫神像的壁龕下有兩位染病者。在左上角,一隊白衣牧師正扛著巨大的金十字架沿台階向下徐行。

居勒-埃里‧德洛內,《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局部。(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居勒-埃里‧德洛內,《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局部。(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居勒-埃里‧德洛內,《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局部。(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居勒-埃里‧德洛內,《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局部。(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諸多對比在這幅充滿象徵的畫中形成張力,也詮釋了善惡有報的真理。正如第四次大瘟疫的親歷者、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記述的,「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如故。」

當德洛內此畫1869年亮相巴黎沙龍時,受到了最多的關注和最高的評價。

二、《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

大瘟疫接近尾聲的公元680年,羅馬市民敬捧聖塞巴斯蒂安的聖骨遊行,並虔心懺悔,羅馬城的大瘟疫因此停止。這一神蹟得以廣傳,很多國家紛紛請求敬奉聖塞巴斯蒂安聖骨。公元1575年米蘭與1599年里斯本兩地的大瘟疫中,誠心懺悔的居民亦敬捧聖骨繞市而行,瘟疫由此停止。可見人的命運中也有變數,當人能誠心改過,上天就會賦予人悔過遷善的機會。

黑死病盛行的14世紀起,聖塞巴斯蒂安作為染瘟疫者的代禱聖人就經常被描繪。15世紀尼德蘭畫家列菲林西的作品則呈現了羅馬帝國第四次大瘟疫中的場景。畫面上方,聖塞巴斯蒂安正請求神能網開一面,身上的亂箭代表他在人間歷經的苦難。

[尼德蘭]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國巴爾的摩市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尼德蘭]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國巴爾的摩市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在21世紀的今天,羅馬帝國迫害正信的一幕仍在神州大地上重演,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更達到「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程度。很多修煉界高人都預見了未來即將發生的可怕劫難。中國有句古話:「上天有好生之德。」在決定命運的關鍵時刻,生死去留,或許就看人的一念。這也是羅馬帝國覆亡的故事向今人演繹的深刻天啟。(完)#

責任編輯:珞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導語:人類學會用火之後,開啟了文明時代。然而正如晝夜相伴,古往今來,火與罪惡如形影相隨。俗話說:「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時」,多少陰謀邪佞與惡用火相關。古羅馬以大火災嫁禍基督徒、希特勒炮製國會縱火案、六四時中共策劃所謂「暴徒焚燒坦克和公交車」……火光照亮了人類文明,火光也照映出無數驚天黑幕。
  • 8月18日,加州衛生廳官員表示,又有一名遊覽過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的遊客被診斷出患有鼠疫。8月17日,優勝美地的部分野營地已經被關閉。
  • (大紀元記者陳靜慧報導)8月12日午夜,天津濱海新區危險品倉庫特大爆炸事故,現場如煉獄,幾棟燒焦的建築和數千輛燒燬的汽車一片焦黑。附近建築嚴重損壞,天花板墜落,門窗炸飛,玻璃滿地,上千民眾不能回家。至目前,大爆炸已經造成至少50人死亡,數百人受傷。附近民眾驚魂未定,民眾質疑大量危化品附近為甚麼建那麼多的居民小區?人員傷亡,房屋損失,誰來賠償?
  • 兩千年前,古羅馬暴君尼祿故意縱火焚燒羅馬城,嫁禍於基督徒,並散佈謠言稱基督徒殺人、喝嬰兒血、吃人肉等,使整個古羅馬人民陷入了對基督徒的仇恨與瘋狂迫害當中。善良的基督徒被投入競技場餵獅子、被做成火把活活燒死……被謊言欺騙了的羅馬人面對這慘絕人寰的場面卻大聲的叫好。
  • 最近,八萬多名法輪功修煉者及其親屬紛紛提出起訴江澤民,向中國最高法院及檢察院、國務院辦公廳等部門,分別遞交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要求依法追究江澤民「 反人類罪」、「酷刑罪」、「濫用職權罪」、「非法拘禁罪」等各種罪行。如此萬眾一心,不畏強暴,起訴太上皇式的前中共黨魁,這是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壯舉。這不僅有力震懾了仍在追隨江派迫害正信的邪惡勢力,也重擎起了中國正義與良知之炬火。
  • 一千四百多年前,當松贊干布向唐太宗求娶文成公主時,西藏的吐蕃王朝是一個新興的強大王國。然而,強盛的吐蕃王朝,卻在地震、山崩、水倒流、鼠疫中,突然消失於歷史長河中。
  • 在人類歷史上,曾經湧現過很多文明,其中古巴比倫、古埃及、古羅馬文明沒有傳承下來,唯有中華文明歷經風雨傳承至今。這說明中國的傳統和理念是最適合人類生存和發展的文明。
  • 過年期間,隨處可見「福」字,宛如亂墜的天花,讓人目不暇接。細細想來,中華故土真的是尚「福」的民族。上有福星高照,下有五福臨門,在新年除舊迎新時,家家都在忙著迎春接福。幾千年來,一個福字,竟也能洞徹大千包羅萬象,引領華夏子孫的志向和雅趣,也為後世子孫定下了一套特有的價值觀。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有關「福」的典故有華封三祝、箕陳五福、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吃虧是福等等,古樸睿智,蔭福綿長。
  • 本週,世界衛生組織說,馬達加斯加瘟疫的爆發使得專家非常擔心,受感染的數字會不斷飆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