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邊的野花

作者:曉拂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最近,朗嘎拉姆小妹妹被「好聲音」比賽刷下來了。

9月11日,拉姆小妹妹在百度唱吧上貼了一首《路邊的野花不要採》。我在她的微博上鼓勵她。叫她像寫日記一樣,用這樣的形式經常唱。經常貼。網友來點評。我說:「白居易的詩都要婦孺都能聽懂的。」這種草根的力量是很大的。如今是互聯網的時代。這樣的方式一定能積聚更多的人氣。也比從「好聲音」拿冠軍走的路更加堅實、更加生動有意義。一個是被人直接提到雲端上去(站不穩就會摔下來)。一個是自己一步步地提高走出來的。這個就像修行。自己一步步修上去得來的果位才來得可靠。這個叫德與位相配。

讓我們大家一起見證她一步步走向巨星的過程吧。這是大家用心、用真誠支持出來的巨星,不是某媒體或某簽約公司捧出來的。

昨天在Youtube上看到了有人將拉姆剛唱的《路邊的野花不要採》配上了君姐的錄像。配得非常好啊!聽起來就真的像是君姐在唱。

我把Youtube上能搜到的拉姆唱的君歌都存下來了。沒事時就經常聽。想起了前幾天在一個群裡有人問怎麼教孩子寫作。其實,最好的提高寫作的辦法就是寫日記。每天寫一段,這寫作水平就自然好了。寫日記是說給自己聽,不用管聽眾的反應,所以,來得最自然。句句出自心底,寫出來的東西最能感動人,因為真誠。而且,寫日記能讓自己心靜。心靜時寫出來的文章也最美麗。生活中的許多事情,當靜心想時,就自然有解決的辦法。浮躁的情緒、抱怨都會沒有 了。

我的詩文都是每天從路邊拾來的野花,

藝術是相通的。畫畫或唱歌亦然。當能用寫日記的情懷來畫畫和唱歌時,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積累成的藝術就非常美麗動人。記得女兒在上初中時有一段時間就是以畫畫來寫日記。她這時畫出來的畫最靈動。她管它們叫做doodle,因為她畫得很快,幾分鐘到半小時就能完成一張。這裡貼一兩張。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讀書太累了,每週盼著星期五,就畫了這張TGIF。我們一家去了Hershy公園玩。在回來的路上,她坐在汽車的後座上,畫了這幅關於巧克力的畫。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這裡是拉姆唱的《路邊的野花不要采》YouTube連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TBEr_VlS1Q

朗嘎拉姆 唱吧 作品《路邊的野花不要採》KTV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UxJvMb_q0o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但是,我還是想去旅行的。我想到那些自然、美麗的地方。能夠讓我與之進行靈性交流的地方。我與天地能融為一體,再不感到孤單的地方。
  • 我們生來都有翅膀 母親的守護和書香 帶著我們回到久遠的時光
  • Goldwaser律師說:「我完全被演出吸引住了。一次手錶也沒有看,好像演出五分鐘就結束了,這說明演出非常成功﹗」他說,整臺演出扣人心弦,非常宏偉和壯觀。
  • 勞拉.孟塔斯(Laura Montas)是有著43年悠久歷史的Ballet Hispanic舞蹈團的資深舞蹈演員。她和心理學家丈夫卡羅斯.孟塔斯(Carlos Montas)一起觀看了1月15日晚的林肯中心的神韻晚會演出。勞拉說這是丈夫在看見滿城的廣告後送給她的聖誕禮物,真是美好的聖誕禮物!
  • 沒有氣味 唯有天地自然的芬芳 在其中游走
  • 宴會結束後走出來,我在門邊,習慣地看有沒有人在我身後,怕不禮貌地將門關上了。一對和善的老夫婦落在我身後不遠處,我就拉開門等著,恭敬地等他們出來。
  • 開車回來,兒子抱著計算機坐在車庫的台階上寫什麼。我將車停好走下來。兒子抱怨地說:「你一定要擋住春天嗎?」我的車子正好停在他面前。
  •  新州第16選區共和黨參議員貝特曼(Christopher 'Kip' Bateman),於10月7日被「新澤西納稅人聯盟」(New Jersey Taxpayer Alliance)評選為「納稅人代言人」(Taxpayer Champion)。這是該組織第二次頒發這一年度獎項,貝特曼兩次都以全票當選。筆者於近日專訪了貝特曼,請他談一談對於新州的稅收與教育改革等發面的看法。
  • 對於這樣的沒有慈悲心的人,我並不討厭他們。我總是對他們心存憐憫,因為,我相信,是塵世的灰塵淹沒了他們的本性。總有一天,他們的本性光明會重新閃現的。
  •   新州第16選區共和黨參議員貝特曼(Christopher ‘Kip’ Bateman),於10月7日被「新澤西納稅人聯盟」(New Jersey Taxpayer Alliance)評選為「納稅人代言人」(Taxpayer Champion)。這是該組織第二次頒發這一年度獎項,貝特曼兩次都以全票當選。究竟貝特曼為新州納稅人做了哪些實事,帶著這樣的問題,筆者於近日專訪了貝特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