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協會」年會紀實

「身體只是一個容器」神學博士的靈魂出竅經歷

蔣曉華,張小清

神學博士愛德華‧薩利斯貝里(Edward Salisbury)向新唐人記者描述了自己在瀕死狀態下的兩次靈魂出竅體驗。(新唐人電視台提供)

人氣: 257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9月17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蔣曉華、張小清美國德州聖安東尼奧報導)「當他們送我到醫院時,我已經死過去了——那是我的身體;我呢,我上了天,向下看到我的轎車著火了,我的身體在那裡。我說,如果那是我的身體,我是誰?耳邊傳來疾速的風聲,我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光明美麗的地方⋯⋯我轉向神,說:『我才不想離開這兒。』他看看我,向我傳達了這樣的訊息:『你其實一直在這裡,只是你不知道。』」神學博士愛德華‧薩利斯貝里(P. Edward Salisbury)有過好幾次瀕死體驗,在近日於德州聖安東尼奧落幕的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協會(IANDS)年會期間,他向記者回溯了其中的兩次經歷。

薩利斯貝里博士1982年畢業於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生活中,接連失去父母、第一任妻子和女兒的經歷,促使他開辦了一家健康護理中介機構,為公眾提供心靈輔導,迄今已歷二十多年;他也在當地和全美辦了無數場講座。

談及自己早年的一次車禍經歷,他對記者說,自己26歲那年,開車時撞到了一棵大樹。

升天親見耶穌和天父

「我的頭顱當場被(利物)割開了。當他們送我到醫院時,我已經死了——那是我的身體;我呢,我上了天,向下看到我的轎車著火了,我的身體在那裡。我說,如果那是我的身體,我是誰?耳邊傳來疾速的風聲,我發現自己離一團白光越來越近,就像進了一個熱水澡盆那樣溫暖。我身處一個光明美麗的地方,那裡有動聽的音樂——是所有心靈指南所說的祥和之地。我提問題,答案就顯現,就像在這裡你問我答一樣。我問了很多問題,得到回答後,從霧靄中浮現一個形象,是我的導師耶穌——在人間我是教堂的祭臺助手。

「耶穌向我伸出右手,說:『來。』祂的容貌那麼美,讓人難以轉睛;祂的眼神中充滿著愛,說:『看。』我順著祂指的方向,看到長得像老爺爺一樣的天父坐在一個寬大的座位上。天父向我揮著右手,左手則拍打著膝蓋,說:『過來,坐下。』一瞬間我已坐在了祂的腿上,我的目光很難從祂微笑慈愛的面容移開。」

人生記憶如相冊般在腳下展開

「祂指著腳下對我說:『你完事了嗎?』我向下看,就像看到一本掉在地上散開的相冊,但不只是照片,而是三維形象,全部都是我生活中的記憶。第一個景象是我小時候從鄰家的車庫偷可樂瓶換錢去看電影。我不只是看到,我是重新活過,當時的情感、想法,種種一切都回來了。我不但可以感知自己,也可以感知當時人們對我行為的反應。

「我可以聽到自己沿著小巷跑走時的心跳聲,我說:『感謝上帝沒人知道。』還沒想完,我抬頭看到上帝,馬上意識到:『哦,真抱歉。這可太壞了。』上帝看了一眼,對我說:『這沒有好也沒有壞,在更大意義上這是一課,就是你做的一切都有後果。你好了嗎?』我說:『甚麼?』我以為神在生我的氣,但祂說:『不,你是我的孩子,你總會被寬宥。但你所做的事會有後果。』

「我又看到自己在初中校園裡,正在欺負前座的女生,她長得很胖,口語表達有障礙,而我在使她難堪。我想起自己的感受,同時也體驗到了她的感受——我變成了她在看著我。我抬頭轉向神,說,『這可真壞,我很羞愧。』而神說,『這沒有好壞,這是一課——你要為你做的付出代價。』

「我救過一個溺水女孩的命。我(抬眼)對神說:『這是件好事了,是吧?』神又說:『沒有好壞,這是一課。你完事了嗎?』」

「世間掛牽讓我在醫院醒來。」

「在所有這些體驗之後,我轉向神,說:『我才不想離開這兒。』祂看看我,向我傳達了這樣的訊息:『你其實一直在這裡,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我們每個人和我們的源頭都是連著的。』

「我又說:『我不想回去。』但最後,我生起一個念頭——讓媽媽知道我很好。當我生出這想法、這種世間掛牽,我就伸出手去,去翻看地上的那一頁相片,於是發現,我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的醫院裡醒來了,那是車禍發生兩週後。這是我第一次重要的瀕死體驗。我意識到,這種體驗具備典型瀕死體驗的一些核心要素。」

薩利斯貝里博士(右)說,「瀕死體驗讓人們有機會認識到,身體只是一個容器,就像河海中的一隻船。我們以這樣的形體輪迴,遇到人與事,最後,我們要離開船,繼續前行。」圖為2014年他與妻子在郵輪上。(Facebook: Edward Salisbury)
薩利斯貝里博士(右)說,「瀕死體驗讓人們有機會認識到,身體只是一個容器,就像河海中的一隻船。我們以這樣的形體輪迴,遇到人與事,最後,我們要離開船,繼續前行。」圖為2014年他與妻子在郵輪上。(Facebook: Edward Salisbury)

已故妻子:「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完結。」

薩利斯貝里博士在另外一個生死臨界點上,則見到了逝去的愛妻。

他追述道:「還有一次,我在池中溺水了,我又升上天,看到大地離我越來越遠,就像登月火箭升空時看到的景象。我轉過身去,看到光,看到我前一年去世的妻子(註:薩里斯伯利的第一任妻子溺水喪生)。她在那裡等著我,就像我娶她那天那麼美。她伸出雙臂擁抱我,說:『這裡就是我應居之地。你的憤怒、你的悲傷、你的愧疚都在牽扯著我,讓我在天上不能全然快樂。你已經獲得原諒了,別再背著包袱了。去幫助別人吧。』我說:『不,你不明白我心裡多麼受傷、多麼想念你。』她說:『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完結了。』我看看她,看看池中我的身體,再看看天,對她說:『當你對時,我很氣惱,但你是對的。』⋯⋯撲通一聲,一股力量讓我浮上了池面,咳出血水——我又在身體裡了。」

「身體就像一隻船,我們會離開船。」

除此之外,薩利斯貝里博士還有在前列腺癌手術過程中靈魂出竅「和仙女們共舞」等經歷。他認為,「瀕死體驗讓人們有機會認識到,身體只是一個容器,就像河海中的一隻船。我們以這樣的形式輪迴,遇到人與事,最後,我們要離開船,繼續前行。這就是我為什麼與IANDS以及全球的社團合作,幫人們從死亡的體驗中得到昇華;也是為甚麼我參與臨終關懷,並且在今年成了一名殯儀員;我照顧即將死去的人,也照顧那些剛剛失去親人的人。」

薩利斯貝里博士今年也當起了殯儀員,以便幫助那些剛剛失去了親人的人們。(Facebook: Edward Salisbury)
薩利斯貝里博士今年也當起了殯儀員,以便幫助那些剛剛失去了親人的人們。(Facebook: Edward Salisbury)

薩利斯貝里博士感恩自己有機會和經驗相似的人們交流、進而確認:「不,我們沒有瘋,我們只是連通了我們生命的源頭,了解到此生是一個為他人奉獻的機會,奉獻會讓我們更有價值。」

薩利斯貝里博士的靈魂出竅體驗,在瀕死體驗者中十分普遍。北得克薩斯大學心理諮詢與高等教育系主任詹妮絲‧霍爾登(Janice Holden)教授也向記者證實:「在手術中,醫師開刀的時候病患的頭部通常是蓋起來的,而且病人完全麻醉了,甚至心跳都停止了,他們怎麼可能知道手術間裡發生的事情呢?但是在很多案例中他們卻能描述出來。」

北得克薩斯大學教授詹尼絲‧霍爾頓博士。(新唐人電視台提供)
北得克薩斯大學教授詹尼絲‧霍爾頓博士。(新唐人電視台提供)

同時,薩利斯貝里博士也不是唯一一個由親身經歷踏入臨終關懷領域的人。在下一篇中,IANDS西雅圖分會創辦人金伯利‧克拉克‧夏普(Kimberly Clark Sharp)女士將分享她22歲時的奇特經歷:在心臟驟停的過程中,她不但去了她的一方天堂,和光構成的神溝通,了解茵茵小草的所思所想,還有神向她展現她未來生活的地域,甚至讓她提前見到未來的密友、同事和鄰居。**#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5-09-17 6: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