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我也回去過

文/成輝

(fotolia)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

春天我回去過。春天的家鄉是花的海洋。坐在我媽媽住的房屋前,滿眼花黃、翠綠,連腳下都是五顏六色的各種小花。沐浴在春天裡的家鄉,讓人留戀,讓人不忍匆匆離去。可是我不再是年少時代,不再如以往那般脆弱和依賴,但我真的不捨得離去。那裡有我一個時代的記憶,兒時到少年時的所有印記都在那裏。春天的風輕輕吹過,春天的陽光普照我家鄉,我媽媽的眼睛也完全康復,我心情大好。天時地利人和,此刻我坐在我在家門口,對家鄉充滿無限感激,對這塊土地備感珍惜,它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小孩和老人,分外親切。

秋天我也回去過。風中飄著濃濃的莊稼的香,我驅車疾馳在家鄉收穫的季節裡。沿路滿眼都是即將收穫的景象,大片大片的稻穗飽滿微彎,原汁原味的稻香,令人感動,備覺感恩。大約遠古以來,就是它養育了我們人類,養育了我的家鄉,養育了我。初秋的家鄉,淡淡的餘熱,微微流汗。深深的雜草裡活躍著龐大的小飛蟲的家族,這個季節也是它們獲得充沛食物的美好季節。單單只有稻穀還不足以讓人類延續千萬年,我家周圍還有紅紅的高粱,還有潔白的棉花,還有不需要幾天就能摘下來吃的橘子,家門口的小河開始趨於安靜,但永遠流淌,這一切都是秋天的恩賜,是人類賴以生存的永不可缺的基礎。

冬天我也曾回去過。實際上寒冷的冬天正是在家過年的好季節。外面天寒地凍,人類的智慧和福分在護佑著自身,人們在室內感受著可貴的親情帶來的溫馨,或交談,或歡笑,充滿熱望,充滿寬容,世世代代,永遠承傳。入夜,我在夢裡醒來,村裡寂靜得能清晰聽到遠處小河的汩汩流淌。冬天的家鄉,靜謐,溫暖和寒冷交織,大雪紛飛,家鄉的諸多淵源、記憶,諸多的絮叨,這一切都是我對未知充滿不絕勇氣的強大背景,這流傳於遠古的背景是我可靠的不變依託。@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宜蘭文化局第一次辦理影像紀錄片的培育,第一屆培力營的學員分別來自11個社區,有14位在地宜蘭人及返鄉青年參與。局長林秋芳表示無國界的影像可讓社區打開觀摩及行銷的觸角,今年力邀同樣是宜蘭人的紀錄片導演吳乙峰,進行人才培育、價值理念傳承,推展社區影像自我紀實的觀念及實務。
  • 春天裡的美國南加州,風和日麗。我們這個社區的風景更獨領風騷,那是因為它臨海、傍山。白天有涼爽濕潤的海風徐徐吹來,夜晚那山體就會散發出太陽幅射的餘溫,所以日夜溫差不太大。亞裔的老人們都願意住在這個不乾不濕、關節舒服地方。
  • (大紀元記者黎平奧地利薩爾玆堡報導)4月20日,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2015年在奧地利薩爾茲堡的首場演出在大節慶劇院(Großes Festspielhaus)拉開帷幕。這是該城市首次迎來美國神韻藝術團的演出。
  • 前兩天打電話回家,媽媽說二哥和三哥都已經到家,剛一起出去買羊了。不知甚麼時候起,每到過年,哥哥們都會買整只的羊回來,以免買到假的羊肉。年關已近,過年的氣氛在電話裡都撲面而來。
  • 畢業之後,當博士後,又輾轉換工作,與妻子一起來到了現在這個城市。在看房子時,她就很喜歡這個房子,結果聽說被人買走了,她難過得晚上睡不著覺。然後聽說那個買主因為工作原因,這個房子又不要了,我們於是趕緊買了下來,當搬進來之後整理地下室時,在僅有的幾件前房主留下的物品中,有一個可以掛在門上的牌子。拿起來看是人名,當我把它翻過來時,正好是兒子的名字——而前房子是怎麼也不會知道兒子名字的。世間的事,有的很奇妙。
  • 兒子背《靜夜思》,頭幾句還可以,最後幾個字他總是記不住,我於是告訴他“思故鄉”就是懷念自己出生、成長的地方。看著這美國長大、對這幾個字似懂非懂的孩子,我的思緒又飛向了大洋彼岸的童年往事。
  • 如果不曾耕作,又怎能理解扒光碗中飯粒是對農民尊嚴的禮敬;這並非惜物或習慣的養成問題,而是一份「感同身受」的美感覺知。「土地」絕不僅僅只是供人行、居甚或予取予求的空泛對象,倘若認知正確,著眼角度自然不凡。
  • 日本人「灣生」松本洽盛說,來台20次,每一次都心情激動,因為台灣是他的第一故鄉,如同戀人一般;戀人有一天可能會離開,但是故鄉不同,永遠珍藏心底。
  • 故鄉的山 挺拔而威嚴 那滿山的杜鵑 卻在記憶中浮現
  • 展現臺灣美景的「臺灣故鄉之美」全美巡迴畫展飄洋過海,從9月27日至10月1日在法拉盛臺灣會館展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