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協會」年會紀實

「生死一線間 我與光構成的生命體對話」

蔣曉華、張小清美國德州聖安東尼奧

在一次靈魂出竅的體驗後,培訓師羅伯特‧特倫布萊竟從絕症中康復,生活方式和性格發生巨大改變,相信並且開始探究瀕死體驗。(新唐人電視台提供)

  人氣: 21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5年09月09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蔣曉華、張小清美國德州聖安東尼奧報導)生命的彼岸到底是甚麼?這是千古以來人們一直在探索的話題。「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協會」(IANDS)於9月3日至6日在美國德州聖安東尼奧的萬豪大酒店召開年會。來自七個國家的約400人參加了會議,其中有不少人曾在生死邊緣獲得奇特體驗,他們受大會邀請,通過演講和各界人士分享和探討。

隨著社會對瀕死體驗認知度的增加,本屆年會作為自由交流的平台,成為該協會成立近40年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屆。多位發言者讓會場充滿靈光乍現般的喜悅,從絕症中康復的培訓師羅伯特‧特倫布萊(Robert Tremblay)和曾遭遇車禍的物理學家阿蘭‧胡格諾(Alan Hugenot)博士就是其中兩位。

高級培訓師:先祖向我展現上界的愛之光

特倫布萊年輕時曾是美國國民警衛隊的一名直升機醫務人員,退伍後先後當過警察局長和探員,後為汽車行業的銷售人員提供正向思維培訓長達18年。2011年,結婚多年的他無徵兆地被查出感染艾滋病,且已是晚期。此後,羅伯特曾與死亡擦肩而過,但在經歷奇異的瀕死體驗後,他的性格和觀念發生巨變,且竟不藥而癒。他在新書《二十秒:倖存與希望的真實檔案》(Twenty-Seconds: A True Account of Survival & Hope)中記錄了自己的體驗和感悟。

特倫布萊已是第兩年來參加IANDS的年會。他在現場接受了大紀元的專訪,也在個人博客 中描述了自己昏迷期間一段極為清晰的體驗:

1.「光影中浮現出一張臉」

「那是一個無邊廣大的黑暗空間,我不用回頭,卻可以環視四周。空間裡有振動和嗡嗡聲,不但不讓人害怕,反而使我鎮靜;當我開口說話時,還產生嗡嗡鳴響。在遠方的地平線處,有一個桃色的光團,它越來越大、越來越近,變得無比鮮亮輝煌,至今我都難以形容它的顏色;我甚至可以呼吸和品嚐它的味道——只能說五味俱全。

「當我毫無重力地快速飄過去,我來到了一個像火山口的地方,我心想,我快死了,可能是在去地獄的路上。在中間的無邊黑暗中,只有一個星辰般的光點,我還聞到一種像氧氣似的提振精神的新鮮味道。

「黑暗中的光點開始放大,瞬間我面前就出現一個巨大的白色光球,它帶來一股我從未體驗過的『春日微風』。光球上有藍色條紋,顯示它在不斷旋轉,還變成甜甜圈般的漩渦形——當我凝視它藍黑色的中心,那些明亮的藍色條紋開始變形,光影中浮現出一張臉。他像水中倒影,面容飽經滄桑,長長的頭髮波浪起伏,但我看不到他的肩膀。這張臉讓我感到熟悉,他輻射出的振動讓我週身無比舒適,那是難以言表的慈愛與平和。在那一刻我好像明白了:時間並不存在;我甚至想,那是不是上帝之臉。

2. 「之後我們開始對話!」

「之後我們開始對話!但並不是用嘴,而聲音非常清楚。他問我:『你準備好了嗎?』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曾經同意了我的死亡——在那種令人尷尬的現實中已經接受了,但是在那個境界中我顯然不同意。我馬上說:『不,我沒準備好。』他說:『你還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說著,他的臉上浮現出笑容,整個面部放射出更加強烈的光芒。我伸出手去觸摸他的臉,想感受這份寧和,他沒有擋開我,而是笑得更加開懷,純白色的光芒比太陽還耀眼,我的身體自內而外隨之振動,感到無比溫暖。這一刻就像是永遠……然而,這個場景於我似曾相識。

「我開始向下降落,突然,我感到下面有山谷、河流和散落的人與動物,那是一個色彩極美、無比祥和之處,那裡的綠色比我見過的一切綠色都更綠,藍的也更藍。『無可名狀的顏色。』我對自己說。那裡的強烈白光並不刺眼,我的身體疾速地飄著,視線模糊了。

「幾秒過後,我回到了病榻上,我有些錯愕,但心緒還平和。我馬上想到,我遇到的一切是個夢,但不知怎麼,我內心深處知道那不是夢。我的身體不疼了,這讓我很困惑,好像我根本就不曾生病。過了幾分鐘,我要求見我的所有醫生,一共是12位,請他們逐一談談醫療方案。他們都以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在納悶我怎麼從昏迷狀態中一下變得這麼有控制力。」

3. 絕症不藥而癒 思索使命是什麼

特倫布萊還說,此後自己的性格和生活習慣發生了明顯變化——他深知改變一個人有多難,他對自己還活在世上深懷感恩。到2013年的聖誕節時,他已經接近康復,像歷年一樣,他收到了母親寄來的自制月曆,上面有家庭的老照片。當他看到一個男人的照片時,頓時癱坐在椅子上,大氣不能出。上面就是他在「夢」中清清楚楚見到的那個人,之後得知這個人是1956年就過世的祖父,他連照片也沒有見過。特倫布萊過去從不相信瀕死體驗,但從這一天起,他相信他的「夢」是一次瀕死體驗。

談到他的巨變,特倫布萊還說:「最重要的是,我明顯懷有一種對他人的愛。還有一種『召喚』感,這是瀕死體驗讓我迄今不得其解的唯一問題,就是我『有些重要的事要做 』(這重要的事是甚麼)……不過,當你理解到一切人、事、物的存在不只是有個來由,而是有個『目的』,生活之路就變得好走了。這宇宙有種『一體性』,每個個體身上都有。它是能量。」

特倫布萊說,他像很多瀕死體驗者一樣,從此獲得了一種很強的直覺力。他也意識到,他受命向家人傳遞來自先人的訊息:愛能完成很多事,正是他的先祖向他展示了來自上界的愛之光。

為了探究這種體驗,特倫布萊還開始研讀量子力學方面的書;無獨有偶,物理學家兼機械工程博士阿蘭‧胡格諾近年試圖也從量子力學角度去研究他本人的體驗。

物理學家:我看到由光構成的生命體

胡格諾博士的人生軌跡因為1970年的一次摩託車事故而徹底改變,在換了一個人工膝蓋骨後,他的骨科醫生幫他溜出了醫院後門,以免他因為談論瀕死體驗被關進精神病院。他也把自己封閉了十多年,不和人交流這些,而今,隨著瀕死體驗越來越為人所知,他則受邀四處演講。

1970年的一場車禍改變了物理學家阿蘭‧胡格諾博士的人生軌跡。圖為胡格諾博士在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協會年會上。(Tara MacIsaac/Epoch Times)
1970年的一場車禍改變了物理學家阿蘭‧胡格諾博士的人生軌跡。圖為胡格諾博士在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協會年會上。(Tara MacIsaac/Epoch Times)

談到開顱後的經驗,他說:「我昏迷了12個小時,但我的靈魂離開了身體,出去了。在那邊我看到由光構成的生命體,彷彿我認識他幾千年了。我可不想回來,這邊和那邊比真是差遠了,但是我必須得回來,有一種使命的召喚。當我猛然落入身體,那種沉重感真讓人難受,倒不是傷痛,而是此界的存在。」這段經歷讓他至今記憶猶新,有時說起還會熱淚盈眶:「我回到家了,你可能難以置信,就是回到最奇妙的家中,就是那樣的感覺。」

光構成的生命體是什麼樣子呢?他表示這很難形容,「他只是光,是個意識,沒有身體形式。」

數十年來,胡格諾博士一直在研究死後世界存在的科學證據,他已經知道,人類五官感覺不到的另外世界確實存在,而且在他體驗的境界中,人的知覺絕對是提升了。在2012年之前,他也花了八年時間將自己的體驗寫成書和讀者分享,書中用量子力學和實驗來證實人的精神會影響物質世界,而後者其實是個假相——像許多人描述過的那樣,在瀕死狀態下經歷的一切比現實更感真實。

科研報告:瀕死體驗伴隨著身心的分離

瀕死體驗是指某些人接近死亡時所經歷的特殊現象,其中包括靈魂出竅、遊歷天堂或地獄、遇見高級生命或過世親人、回顧一生等等。

弗吉尼亞大學精神病醫生布魯斯‧格雷森(Bruce Greyson)博士從70年代開始進行相關研究,在2000年2月5日的《柳葉刀》期刊上,他曾報告說,經他研究的134例瀕死者中有96人經歷了瀕死體驗。所有人都經過標準化檢查以測定其意識分離的頻率。研究發現,瀕死體驗與意識分離的感覺相關,而不是精神紊亂。儘管大多數人的體驗都很令人喜悅,也確有一些人經歷了恐懼或不悅的事情。

弗吉尼亞大學精神病醫生布魯斯‧格雷森博士(Stephanie Lam/Epoch Times)
弗吉尼亞大學精神病醫生布魯斯‧格雷森博士(Stephanie Lam/Epoch Times)

格雷森博士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人們對「瀕死體驗」這個現象已越來越能認識和接受。人們最初懷疑的原因主要是沒有接觸過這方面的信息,但是在了解真實案例後,很多人都轉變了觀念。

IANDS協會——訴說與分享的渠道

本次會議的主辦方——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協會(IANDS)是一家教育性的非營利機構,也是迄今世界上唯一一家探討瀕死經驗的組織。成立37年來,IANDS通過網站、學術季刊、會員通訊、會議及項目等形式向各界提供有關的高端信息和跨學科研究成果,探討瀕死體驗對人的生活、信仰、生死觀、人生價值觀等的改變;同時也為相關學者提供資金支持,並積極鼓勵各地成立討論小組和醫護支持小組,以避免瀕死體驗給個人及家庭帶來困擾。

會長黛安‧科克倫(Diane Corcoran)博士向大紀元表示,「每天都有人從醫院出來,經歷了瀕死體驗,但沒有人能夠訴說。我們需要建立這個系統,讓人們能夠向護士、心理學家等訴說,能夠幫助人們明白這種現象。」

國際瀕死研究協會會長黛安‧科克倫博士。(Courtesy of Diane Corcoran)
國際瀕死研究協會會長黛安‧科克倫博士。(Courtesy of Diane Corcoran)

本屆年會的與會者們也表示,分享瀕死體驗有助於緩解壓力、保持更加樂觀積極的人生態度。#

責任編輯:林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仁者樂山,意在胸懷仁愛之心。仁者,就要像山一樣的平靜、沉穩,無所畏懼的傲然屹立,有對真理、信仰的堅不可摧的意志,不為各種世間外在環境所動搖。仁者志存高遠,無論在任何時候,自強不息的盡自己的責任,關愛他人,愛護萬物,向善向上,具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德行。
  • 漢服服飾璀璨華美、豐富多彩,代表中華民族華麗、優雅、博大的氣質……
  • 劉禹錫是洛陽人,出身於一個世代以儒學相傳的書香門第。劉禹錫耳濡目染,加上天資聰穎,敏而好學,從小就才學過人,氣度非凡。是與白居易同時代的唐代著名大詩人和文學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