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習近平查中信證券 巨大關係網隱約浮現

9月16日,中共中紀委監察網站再度發佈一條重磅消息:中國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因「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調查。有分析指中信證券可能有內應。(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400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9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謝東延報導)大陸股災、天津爆炸中信證券公司、保利集團公司、江澤民集團、朝鮮核武等這些事件、公司和人物圈表面看起來沒有太多的直接關係,但隨著中國大陸中信證券公司高層被查,它們之間的重大關聯正在隱約浮現。

中信證券、證監會人員、財經記者、最大對沖基金同時被查

8月25日,大陸股市暴跌,當晚中信證券8名高管被公安機關要求協助調查,其中包括董事總經理徐剛。同日,《財經》雜誌社記者王曉璐涉嫌與他人編造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中國證監會工作人員劉書帆及離職人員歐陽某涉嫌內幕交易、偽造公文印章被公安調查。

當晚,海通證券、廣發證券、華泰證券、方正證券四家證券公司分別發布公告稱,因有違法違規行為已被證監會立案調查。這四家證券公司都是參與了救市的「國家隊」。

8月28日,證監會主席肖鋼集體約談各證券期貨交易所、各下屬公司、各協會等19家會管單位的黨委書記和紀委書記。同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張曉軍表示,證監會近期向公安部集中移送22起涉嫌犯罪案件。

8月30日,5天前被調查的中信證券公司4名高管、《財經》雜誌社記者、中國證監會工作人員被轉為刑拘。

有消息稱,中信證券中層以上人員全被邊控,出差都需報備批準。

8月31日,全球最大上市對沖基金英仕曼集團(Man Group)中國區主席李亦非也傳出被公安帶走協助調查近期股市波動。當時,李亦非丈夫汪潮湧否認李被調查。9月6日,李亦非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她是「開一個行業會」已於9月4日回到家中。

有消息指,中信證券的董事長王東明與《財經》雜誌總編王波明是親兄弟,其父是中國前外交部副部長王炳南,而英仕曼中國區主席李亦非是王東明、王波明兄弟的好友,英仕曼公司與中信證券亦有多次交集。

據公開資料顯示,中信證券一項最高規模可達50億元的投資集合計劃——「宏量2號」產品的投資顧問正是英仕曼公司。李亦非在2014年12月就曾向外界表示,英仕曼曾獲得為中信證券第一個種子基金提供投資顧問的機會,在國內發行了第一隻基金「中信宏量1號和2號」產品。中信證券亦在今年2月成為英仕曼募集的合格境內有限合夥人制度(QDLP)基金的投資者之一。

有消息稱,中信證券的董事長王東明與《財經》雜誌總編王波明是親兄弟,其父是中國前外交部副部長王炳南,而英仕曼中國區主席李亦非是王東明、王波明兄弟的好友,英仕曼公司與中信證券亦有多次交集。圖為,中信證券董事長王東明出席2014年度業績會。(余鋼/大紀元)
有消息稱,中信證券的董事長王東明與《財經》雜誌總編王波明是親兄弟,其父是中國前外交部副部長王炳南,而英仕曼中國區主席李亦非是王東明、王波明兄弟的好友,英仕曼公司與中信證券亦有多次交集。圖為,中信證券董事長王東明出席2014年度業績會。(余鋼/大紀元)

中信證券被指「無間道」

自從中信證券被調查後,中信被指與海外對沖基金聯手做空A股的分析和報導不斷。

在7月初的股災救市中,中信證券曾高調響應北京,其董事長王東明更喊出「救市場就是救自己」,而且拿出百億資金護盤。

救市時,證金公司從中信證券、海通證券、銀河證券與中信建投四大券商中抽調投資經理和交易員來負責具體救市交易。證金公司將千億資金通過21家券商買入上市公司股票,中信證券則列在券商首位。

7月6日,千億資金的「國家隊」入場並未能止住股指下跌。7月7日,中信證券提出救市七法,基本上被全面接受,也就是說中信證券掌握了整個「救市」思路與節奏。但是,接下來7月8日股指繼續下跌5.9%。直至7月9日、10日,習近平動用兩個公安部副部長介入調查做空和部署打擊證券期貨領域犯罪後,這週的最後兩天股市才暫時止跌回升。

在救市期間,有人發現證金公司「救市主力御用席位」的中信證券的幾個營業部所入個股非常不合理,除購入部分「護盤藍籌」外,卻花超過50億資金購進了一些市盈率上百倍、甚至更高的「莊股」,被指為一些「惡莊」解套。

7月7日上午,兩市雙雙跳水。 圖為,2015年7月6日,上海一個公司外的股市行情電子板 。 (STR/AFP/Getty Images)
7月7日上午,兩市雙雙跳水。 圖為,2015年7月6日,上海一個公司外的股市行情電子板 。 (STR/AFP/Getty Images)

還有人從公開資料上發現,中信證券持股93.47%的中信期貨在這輪股市「瘋牛」和股災前後,其股指期貨持倉淨多、淨空倉時間異常「準確」。

在這輪股市「瘋牛」見頂前,中信期貨的期貨持倉基本是持巨量淨多倉,在最後下跌前開始轉持淨空倉,股災大跌中持巨量淨空倉。

公開數據顯示,中信期貨從6月3日開始減多倉加空單,到6月10、11、12日就是淨空單了。而在6月10日周永康被宣判無期徒刑,6月12日A股上海股指達到歷史新高5,166.35點。隨後股市連續三週急跌,到7月3日,千股跌停,滬指跌至3,686.92點。

到6月15日,中信期貨就全面增加淨空單,之後也是持續持有巨量淨空單。直到中信證券提出救市七法後,中信期貨一改過去淨空持倉的做法,在7月8日突增3萬手多倉。第二天,股指止跌回升,中信期貨即獲利了結。截止至7月31日,中信期貨所持的各類期指合約全部是淨空單,超過7千手。

中信證券提出救市七法後,中信期貨一改過去淨空持倉的做法,在7月8日突增3萬手多倉。第二天,股指止跌回升,中信期貨即獲利了結。(網頁截圖)
中信證券提出救市七法後,中信期貨一改過去淨空持倉的做法,在7月8日突增3萬手多倉。第二天,股指止跌回升,中信期貨即獲利了結。(網頁截圖)
截止至7月31日,中信期貨所持的各類期指合約全部是淨空單,超過7千手。(網頁截圖)
截止至7月31日,中信期貨所持的各類期指合約全部是淨空單,超過7千手。(網頁截圖)

中信期貨5年前就被發現做空A股

8月28日晚間,經新浪博客認證的華融證券投資顧問付學軍發表題為《揭秘A股歷史上最大的空頭——戰熊宮心計(二)》的文章。文中說,他自2010年以來發現一隻或多隻不同凡響的做空A股的神秘力量來自中信期貨席位。據此,付學軍成功讓朋友們躲過了2010年11月12日股市暴跌5.16%的股災,這個秘密一度成了付學軍的「法寶」。

文章中表示:「2011〜2013年連續三年大熊市,每一個高點,都有中信期貨席位空頭的精準布局,每一個低點都有精準的撤離,這種準確度讓人瞠目結舌。我不敢相信有人能夠如此準確地判斷市場,除非他在引導,更直接說是操縱市場。」

付學軍還表示,本次股災之前,中信期貨席位的持倉沒有任何異常,直到6月17日,空單開始劇增,又加上有場外和場內配資的「強平」,導致了市場交易瞬間失衡,出現大跌停,造成巨大的恐慌,整個市場陷入惡性循環。

中信證券與被限制交易帳戶上海貿易公司有關聯

習近平動用公安部查「惡意做空」A股後,其親信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在7月10日上午率跨部門工作組抵達上海,查出有人涉嫌利用個別貿易公司做馬甲操縱證券期貨交易。

8月初,滬深交易所對34個存在重大異常交易行為的證券帳戶採取限制交易3個月的措施,其中包括帳戶開在了國信期貨的司度(上海)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司度貿易」)。

「司度貿易」隨後被發現其股東背景強大,國際知名對沖基金CITADEL GLOBAL TRADING S.AR.L和中信證券旗下公司中信聯創為其主要股東。對此,中信證券回應稱,2010年出資100萬美元投資司度貿易占股20%,2014年11月轉讓股權。其時,正是這輪A股行情開始不久。

財新網記者發現,在2014年8月這輪行情開始之前,司度公司在期貨的投資收益不多,只有2,170萬元,截至今年7月31日帳戶被限制交易時,司度公司帳面餘額為10億元(約合1.56億美元),而當初註冊資金才500萬美元。

中信的後台老闆

中信證券是中國第一大證券商,是中國金融界的「高盛」,其背後是中信集團公司。眾所周知中信集團是由「紅色資本家」榮毅仁在七十年代末創辦的,其「中信系」公司眾多,根深葉茂、涉及各個經濟領域,很多公司互相交叉持股,關係複雜,多由紅二代、官二代掌控。

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4年末,中信集團總資產達4.7萬多億元,淨資產近2.7千億元。2015年排名「世界500強企業」第186位。

中信集團持有中信證券20.30%股份,是第一大股東,其它大股東多是中信系公司。

現任江派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是現任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信產業基金)董事長兼CEO,兼中信證券董事、副董事長。中信產業基金是中信集團公司和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從事投資業務的專業子公司。

在這場股災中,劉雲山控制的宣傳系曾多次與北京救市唱反調,稱救市無效。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江澤民時代遺留下來的經濟問題是習近平最頭痛的事,本來習近平是想讓股市「慢牛」增長,以吸納資金注入實體經濟,但是中國整個金融界掌握在紅二代、官二代的手中,他們之前就是這樣借助信息、資金、政策、技術優勢圈錢的,在這輪股市行情中他們還是這樣搞。恰巧碰上證監會開放兩融,投資者還配資炒股,在槓桿作用下放大了交易量,交易量達上萬億,泡沫增大風險快速積累,當證監會下文清理場外配資和打壓兩融時,就出現強制平倉以致引發踩踏,這其中不排除有習近平政權的敵對勢力借機惡意做空,放大效應。這時對習近平來說已經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了。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謝田教授認為,通過這一系列事件,人們可以看到中國的股市市場是一個不公平的市場,是政策市,內線交易橫行,全在中共太子黨、紅二代、官二代的控制下。再加上中共控制了媒體,人民沒有言論、出版自由,小股民根本不知道內幕,所以就被吸進去了。

早在去年年初,海外媒體就關注到中共太子黨控制金融業的問題,尤其在中國新興私募股權基金領域更是成為「太子黨」的天然避風港。其中又以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最引人關注。

《新紀元》周刊的文章曾分析說,中共太子黨作為一個朋黨之黨,而非政黨之黨,一般認為可分為兩派,一是支持民主、改革和自由的偏右太子黨,代表人物有政界的俞正聲、王岐山,軍界的劉亞洲、張又俠,學界的胡德平、趙雁南等等。二是打著毛澤東旗幟,喜歡折騰,對外主張強硬,對內主張以暴制暴的造反有理派,他們的代表人物有政界的薄熙來、軍界的張海陽,商界的王軍等。

王軍是中共元老王震的兒子,2012年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爆發後,有報導稱王軍曾「領銜營救薄熙來,向高層施壓」,要求「正確處理薄熙來問題」。

王軍在1995年起至2007年7月期間任中信集團董事長,而且還曾任保利集團董事長,而保利集團是中共軍方總參謀部裝備部和中信公司在1983年聯合組建,直到2007年中信才逐漸撤出保利集團的投資,至於其在背後是否還有關聯則不得而知。

保利公司曾上美國制裁黑名單

保利集團公司旗下的中國保利科技公司是中國老牌的軍貿公司,是中國在國際上軍火出口影響最大的兩家公司之一,軍貿是保利集團的傳統支柱產業。

在離2013年3月習近平在中共「兩會」正式接任中共國家主席前不到一個月,北韓2月12日進行了一次地下核試驗,引起了世界強烈譴責。

巧合的是就在前一天,即2月11日,美國國務院網站在當地時間11日晚正式公布了一週前以「防止向伊朗、北韓和敘利亞擴散法」制裁的中國四家公司和一名個人的具體名單,其中就有保利集團。

當時有分析認為,北韓根本沒有自己開發核武的能力,中共則是提供核技術、設備的最大嫌疑。長期以來,北韓一直受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為首的中共江系操控,他們與朝鮮高層密切互動,與金家關係非同一般。當時還有消息稱,2013年的中共「兩會」準備討論周永康的問題。

2015年8月13日,天津濱海倉庫爆炸後,濃煙密布。(ChinaFotoPress/ChinaFotoPress via Getty Images)
2015年8月13日,天津濱海倉庫爆炸後,濃煙密布。(ChinaFotoPress/ChinaFotoPress via Getty Images)

天津爆炸被疑軍火爆炸

大陸股災發生一個月後,8月12日晚,天津港發生特大爆炸,當時有傳聞稱涉事的瑞海公司不僅涉及深厚政治背景,其真正掌控者是張高麗的親家,而且還有軍方因素。軍方保利集團在此倉庫也有大量危險物質儲存。

至今,這場爆炸還有諸多疑點未能解釋。據媒體報導,爆炸中心800米開外的建築物上的玻璃全部粉碎,甚至有插入牆體中的現象,有爆破專家以國家標準算法《爆破安全規程》中的公式進行測算,認為1000噸TNT露天堆置爆炸產生的衝擊波才可導致500米範圍內玻璃全部粉碎。

至於認為第二次的爆炸是硝酸銨造成的分析,有人推算,按理論2噸硝酸銨完美的爆炸當量才可以超過1噸TNT,但因各種因素影響大約要3噸硝酸銨才有1噸TNT的威力。按此推算,要達到1000噸TNT以上的爆炸威力,得要有3000噸的硝酸銨同時爆炸才能達到如此破壞力。而據瑞海公司高管在接受中共官媒新華社記者的採訪中所稱,硝酸銨只有10來個集裝箱。

據公開資料所述,一個20呎普通集裝箱最大載重是21.6噸,載重櫃也只是28噸。也就說得要上百個裝了硝酸銨的20呎的集裝箱同時引爆才可能有此威力。事實上,硝酸銨是極其鈍感的炸藥,用一支工業8#雷管都不足以起爆混合了敏化劑的硝酸銨。

還有人從五方面的分析認為天津大爆炸有可能是小型地下核爆:1. 地下爆炸,才能產生二級地震。2. 若是地面爆炸,火球是四散,不會直衝上天。3. 炸坑出現土壤外推,動力來自地下。4. 火球核心近白光,屬四千度高溫,化學爆炸不能達到。5. 現場中心出現灰化、白化,高能幅射高速所致,普通大火只是溶化變黑。

不過,至今中共當局和其它國家都沒有公布任何有關爆炸現場有測出輻射的數據,有專家認為除此點之外,上述前4點分析有相當的道理。

爆炸後8月13日上午11時,北京軍區緊急派出的則是國家級的核生化應急救援隊214人,以摩托化急行軍趕赴天津爆炸現場。

同一日,8月13日05點07分,網上流傳出一個帖子「『軍火彈藥存儲地』發生爆炸!北京當局隱瞞事件真相!」

該帖稱:「2015年8月12日夜晚,中共軍方在天津港即將運輸出售給海外的『軍火彈藥存儲地』發生爆炸!北京當局隱瞞事件真相!」

另據博聞社8月16日的消息指,出事化學品倉庫不僅涉及深厚政治背景,而且還有軍方因素。軍方保利集團在此倉庫也有大量危險物質儲存。而保利集團原來就是徐才厚、郭伯雄的天下,習近平拿下徐、郭,但是還沒有來得及徹底清除徐、郭在軍中的同黨,故陰謀論的可能不能完全排除。

隨後,9月3日北京閱兵前的安保措施也是異常,遠超2008年奧運會的規模,甚至有人拍到有大批4人一組的掃雷兵沿長安街及周邊街道用探雷器探測;超過10人一組的潛水員沿著紫禁城護城河探測、打撈東西。看起來像是提防有人將炸彈埋藏在道路或者河中。

石藏山認為,這次北京當局的安保異常已經不是在防外來的威脅了,外來的威脅可以用外三層、內三層來阻隔,而內在的威脅則是防不勝防,這種內在的威脅肯定不是普通老百姓這麼簡單。

七八月份大陸的政局暗流洶湧,有關政變的陰謀論接連而出。大陸股災發生時,就有官方媒體稱這是有「內部人」惡意做空,有人用「股市政變」來形容。

這場股災發生時,恰好在北戴河會議前夕,之後在7月24日,周永康任中共政法委書記時的秘書長、現任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落馬,有消息稱周本順炮製了一份絕密《河北政情通報》,準備給江澤民、曾慶紅用這個「政治核彈」在北戴河會議上對習近平政權發難,趕習近平、李克強下台。

接下來的天津大爆炸,也有消息稱是針對習近平進行的,意圖對參加北戴河會議的習近平與一批中共元老發動的襲擊。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先生認為,天津爆炸由公安部出面調查、A股「惡意做空」也是由公安部出面調查,這說明事件是朝刑事方向調查。江澤民、曾慶紅的政變集團的根子很深,涉及經濟、軍方、情報系、太子黨等層面,其關係都是千絲萬縷的。

石藏山表示,這次查中信,意味著習近平開始對金融領域進行嚴厲的整肅,而江派勢力長期盤踞在經濟、金融等領域,關係錯綜複雜。現在中國資本市場「內部人」的巨大關係網已經浮出水面,包括證監會等監管和政策制定人、證券期貨公司、權威媒體、地下錢莊、貿易公司馬甲等,及「內部人」聯手的海外對沖基金和國際熱錢。#

責任編輯:李曉清

評論
2015-09-09 8: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