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葉觀星:從三年大饑荒真相看中共的魔鬼嘴臉

人氣: 218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1月11日訊】1月4日,田俊武在《看中國》上發表文章:《周恩來下令銷毀三年大饑荒死亡數據真相》。結合其他關於三年大饑荒的文章,讓我們試著描述一下魔鬼的嘴臉。

毛澤東大躍進。1958年,毛澤東提出一年糧食增加一倍的口號,導致嚴重的浮誇風,畝產迅速過萬斤。當然,僅僅是說說大話、吹吹牛皮,不能說是魔鬼。

中共中央。收公糧。1959年3月底,中共中央在上海錦江飯店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把糧食徵購率從1958年的29%猛升到40%。是按吹牛皮的產量徵購,還提高了徵購率。當然,僅僅是定定政策、做做計劃,不能說是魔鬼。

毛澤東。搶。曾任解放軍成都軍區《戰旗報》編輯的王東渝說:「李先念在全國糧食會議上把毛澤東『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的講話傳達下去了。後來河南省委財貿書記宋致和在傳達會議精神時說,『李先念同志講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現在如果不抓徵購糧食,廬山會議精神貫徹後,群眾就把糧食吃光了。征不到糧食,城市生活怎樣安排。要求在貫徹廬山會議精神的同時,兩手一起抓,一手抓徵糧食,一手抓精神貫徹,早秋下來群眾邊收割邊徵購。』這個邊收割,邊徵購就在全國許多省份執行。這就是造成1959年11月開始全國普遍餓死人的關鍵原因。」

王東渝還說:「那個冬春餓死人是斷糧的問題,是完全沒有糧食的問題,完全把糧食給農民搜光了。中央下的命令就是『先下手為強』,把糧食統統搜光。他們自始至終認為農民在瞞產私分。你既然要瞞產私分,你反正都要瞞產,老子乾脆給你搜光。搜光了以後你還是餓不死。為甚麼餓不死?你糧食是藏起來的。從上到下都是這個觀點。」當然,僅僅是搶糧食,搶的狠了點兒,只能說是強盜,不能說是魔鬼。

鄧小平。餓死誰影響大。1993年8月,時任河南省信陽地委書記的路憲文在回憶文章中透露:「1960年夏天,副總理李先念到信陽地區光山縣調查,車被滿路的餓殍擋住,李痛哭流涕,可能想到了自己要求『提前強行徵購糧食』逼死了信陽農民。」因為這個政策,信陽餓死100萬人,史稱「信陽事件」。

按說,李先念管這個事情,他應該知道下面很困難了,糧食已經是不多了,已經收不上來了。但是,李先念為甚麼還是堅持強行徵購糧食呢?這裡就涉及當時鄧小平的一個討論:說在四川山村餓死一個人,和在北京街頭餓死一個人,影響哪個大?這個討論後來演變為「寧可四川餓死人,不可北京餓死人」的觀點。鄧小平當時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書記處書記。有了鄧小平這句話,當時擔任中共西南局第一書記的李井泉就積極宣揚「丟卒保車」的重要性,四川百姓的身家性命就這樣被丟掉了。

王東渝在《麥苗青菜花黃——大饑荒川西紀事》一書中說,1960年底,四川省委在工作會議上再次提出農村按每人每天半斤留糧,這是1959年底定下的標準。溫江地委書記宋文彬說:1959年底實施這個標準後,一個冬春已經餓死了那麼多人,再出亂子怎麼辦?李井泉反問宋文彬:「亂子已經出了,是先保京、津、滬,先保成都,還是先保你溫江?」可是,就是這個每人每天半斤的留糧,其實也是政府虛誇的結果,溫江的百姓實際上連這點糧食也沒有。

王東渝說:「根本就沒有,因為它是浮誇的。這個賬是怎麼算的啊?我們的產量是由領導、由各級政府算的,不是農民的實際產量啊。比如說糧食一畝地只打了500斤,他給你算成1,000斤。他說我收你400斤,收你500斤,你還有500斤嘛。實際上他只有500斤的產量,收完就沒有了。很多地方是一粒糧食都沒有,全部吃野菜,全部斷糧,全部公共食堂停伙。」王東渝說,僅溫江地區1959年11月到1960年就餓死了50多萬人。

鄧小平。保護罪犯。對於四川省委書記李井全的欺上瞞下以及四川餓死人的災難,鄧小平是知道的。在1962年1月中央工作會議上,四川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明朗寫了封匿名信給中央,控告李井泉,說四川餓死了很多人,李井泉有責任。這封匿名信被中央收到以後,就開始要李井泉在四川組的小會上檢查。李井泉被迫檢查,而且在檢查的時候還哭了,掉了眼淚,但是四川的幹部對他的檢查不滿意,因為四川餓死人實在太多了。鄧小平兩次到四川組去為他開脫,說該檢討的都檢討了,就是那麼多問題。四川出的問題中央也有責任,然後說停止追查李井泉的個人責任,保護李井泉過了關。明知道在大規模的餓死人,還能「理歪氣壯」的指責別人「餓死誰影響大」,還能把吃人的厲鬼酷吏們保護的很好,是不是有點魔鬼的樣子了。

劉少奇。人性恢復了一點。劉少奇一直是緊跟毛澤東的,比毛澤東還左,說的話還極端,比如他在湖北浠水的講話和在江蘇的講話,講得很極端很激進的。後來回湖南調查一個月之後態度就轉變了。《劉少奇在湖南農村蹲點調查的四十四天》文章中說,1961年4月1日到5月15日,劉少奇率領中央調查組先後在湖南省寧鄉縣王家灣生產隊、長沙縣天華大隊和寧鄉縣花明樓炭子沖蹲點調查。期間,劉少奇認真聽取了當地民眾對公社食堂和「浮誇風」等問題的意見。他在寧鄉聽取匯報時,對當地百姓有關「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說法表示認同,承認中央政策存在失誤。1961年5月31日,劉少奇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上說:「這幾年發生的問題,到底主要是由於天災呢,還是由於我們工作中間的缺點錯誤呢?湖南農民有一句話,他們說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總起來,是不是可以這樣講:從全國範圍來講,有些地方,天災是主要原因,但恐怕不是大多數;在大多數地方,我們工作中間的缺點錯誤是主要原因。」

幾年後,劉少奇、鄧小平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倒,劉少奇被害死,鄧小平一直沒有被開除黨籍,70年代初復出,再打倒後再次復出。

毛澤東、鄧小平。反右傾。1958年,毛澤東在「成都會議」上多次批評「反冒進」,甚至上升到路線錯誤的高度,說「冒進」是「馬克思主義的」,「反冒進」是「非馬克思主義的」。鄧小平在發言時說,「反冒進」是不好的,挫傷了群眾和幹部的積極性。1959年廬山會議,打倒彭德懷,在冒進風、浮誇風的基礎上還要「反右傾」。誰說冒進、浮誇、吃不飽、餓死人,就是造謠,就是給三面紅旗抹黑,就會被開除,被勞教,最終造成思想錯亂,是非顛倒,人人自危,隱瞞、謊報、假話成風。河南信陽地區為了隱瞞,不許饑民逃荒,截取外寄郵件,逃荒的自由、求救的自由都沒有了,災情因此迅速惡化。信陽至少餓死了100萬人,出現了大面積的人吃人現象。

吃不飽不能說吃不飽,餓死人不能說餓死人,逃荒不行,求救不行,是反對黨的領導,是給三面紅旗抹黑,是不是有點魔鬼的樣子了。餓死的是生產糧食的農民,是追隨中共的貧下中農,是日本鬼子燒光、殺光、搶光時都活了下來的百姓,是不是有點魔鬼的樣子了。整個國家,所有的官員,整個民族,三年都在餓死人,三年都在說假話,是不是有點魔鬼的樣子了。

59年冬到60年春,是餓死人的高峰期,三年餓死3,000萬人以上。但是,1959年中共卻出口了糧食415.75萬噸。415,750萬公斤,除以3,000萬人,每人應該有138.6公斤糧食,一個人都不會餓死。1960年還出口了270萬噸糧食。所謂「餓死誰影響大」的問題,根本就不是中國人的問題,而是魔鬼的伎倆。

1960-1961年,包括毛澤東在內的中共領導人,都曾對外賓說過、保證過:中國人有足夠的吃的。此後20年間,其資料均為絕密,同時不斷宣傳中國沒有人餓死。直到80年代以後,一些情況才為外界所知。

周恩來。自保。周恩來在「大躍進」初期曾主張制止冒進,受到毛澤東嚴厲批評後為了自保立即轉向支持「大躍進」。廬山會議期間,國務院內務部向中共中央報告,14個省發生夏荒,其中9省夏荒缺糧人口達3億8,000多萬人。所以在批判彭德懷的時候,周恩來心裏知道彭德懷是有道理的,他其實頭腦是清醒的。但他就是心有餘悸,小心翼翼,絕對不對『大躍進』提出任何負面意見。

周恩來。銷毀。1961年底,有三個人曾經對三年大饑荒時期餓死的人數進行過調查,他們是糧食部長陳國棟、統計部長賈啟允、糧食部辦公廳主任周伯萍。這三個人現在周伯萍還在。20世紀80年代,周伯萍在社科院人口所作報告時講了一個事情,說他們三個人讓各省填一個表,到底餓死多少人,說是幾千萬。周恩來總理看了這個統計報告後下令讓他們趕緊銷毀。過了一個禮拜後,周恩來還不放心,再次致電詢問他們,你們銷毀了沒有。他們說銷毀了,甚至連腦子裡的記憶都銷毀了。

安徽省委。銷毀。1961年4月23日,安徽省公安廳向省委寫了《關於發生特殊案件(人吃人)情況的報告》,稱1959年以來共發生1,289起,大部份是在1959年冬-1960年春。市委書記曾希聖下令,嚴格控制知情範圍,有關檔案銷毀。

前中國統計局局長李成瑞,1997年在《中共黨史研究》上發表題為《「大躍進」引起的人口變動》的文章,承認中國長期以來都將「大饑荒」時期的人口統計視為絕密,嚴防外洩。他寫道:「我國經常性人口統計資料,是通過公安部門的戶口登記取得的。關於『大躍進』和隨後的經濟困難時期的戶口登記數字,長期沒有公佈。特別是由於這些數字中顯示1960年全國人口比1959年淨減少1,000萬,所以當時把它作為絕密資料。直到1983年,國家統計局經國務院批准,才將這些數字納入了1983年出版的《中國統計年鑑》,第一次向國內外公佈了1949年到1982年戶口登記的每個年度的人口數字。」

因此,1976年周恩來、毛澤東死的時候,一個是人民的「好總理」,一個是「偉大領袖」,全國人民悲痛欲絕。如果不是魔主席、魔總理,怎麼能把人–從肉體到思想、到情感、到靈魂,殘害到這種程度。如果不是共產邪靈即魔鬼本身,怎麼能把人殘害到感恩戴德的程度。

地主與貧下中農的矛盾,不是你死我活的矛盾,中共先殘害地主後殘害貧下中農,就是要在殘害中國人生命的同時殘害中國人的靈魂。右派知識份子與左派知識份子的矛盾,不是你死我活的矛盾,中共先殘害右派後殘害左派、走資派、牛鬼蛇神,就是要在殘害中國人生命的同時殘害中國人的靈魂。有神論與無神論的矛盾,不是你死我活的矛盾,中共先殘害有神論後殘害無神論,讓唯物論者再也不敢用物質、用事實決定自己的意識,讓思想這個大腦的屬性,再也不是自己大腦的屬性,就是要在殘害中國人生命的同時殘害中國人的靈魂。

中共邪靈在意的根本不是階級鬥爭、路線鬥爭、意識形態鬥爭,不是有神論和無神論,而是為了讓「有魔論」成為盲點,讓共產邪靈隱藏在這一切災難的背後,讓中國人背棄神佛時還在喊「哪裏有神佛?」讓中國人在地獄中還在喊「哪裏有地獄?」

佛說有魔,道說有鬼,佛道都被打倒了,信佛信道都成了愚昧、迷信,誰還相信魔鬼的存在?更別說看清魔鬼的嘴臉了。要想看清魔鬼的本來面目,敬請拜讀《九評共產黨》。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1-11 10: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