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難民到園藝展策劃者 澳越裔彼得的人生路

每年國王公園花展背後的靈魂人物彼得‧阮:感恩和回報

彼得‧阮 (Peter Nguyen,右前)和他的員工在澳洲西澳省國王公園植物園工作。(大紀元圖庫)

人氣: 35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1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周鑫澳大利亞珀斯採訪報導)冬天雨季過後,野花就在澳大利亞西澳省乾旱廣袤的土地上顯露生命的頑強和多彩,從北到南依次絢麗開放。整個9月,珀斯的國王公園舉辦野花節,植物園(Kings Park and Botanic Garden)展出從西澳各地採集並培育的3千多種野花和植物。此時,參觀國王公園的市民和遊客人數達到高峰。

人們在觀賞西澳獨特的花草,興致勃勃穿梭於花叢並攝影留念的時候,大概想不到每年花展背後的靈魂人物是誰?這個幕後人就是30多年前從越南逃離來到澳洲的彼得‧阮 (Peter Nguyen)。日前阮先生接受了記者採訪。

去年是西澳國王公園植物園開放50週年紀念,植物園在不同的主題展區樹立展板,介紹從1965年起每個5年期間的重要發展,其中一塊展板就是關於阮先生的。在國王公園植物園50年慶的宣傳冊上,阮先生和Grady Brand被稱作植物園30多年來進步的強大驅動力。

2015年澳洲西澳國王公園植物園開放50週年紀念,植物園在不同的主題展區樹立展板,介紹從1965年起每個5年期間的重要發展,其中一塊展板就是關於阮先生的。圖為介紹阮先生的展板。(周鑫/大紀元)
2015年澳洲西澳國王公園植物園開放50週年紀念,植物園在不同的主題展區樹立展板,介紹從1965年起每個5年期間的重要發展,其中一塊展板就是關於阮先生的。圖為介紹阮先生的展板。(周鑫/大紀元)

國王公園的園藝展覽

阮先生是國王公園植物園園藝展覽的策展人(Curator, Horticultural Displays),負責規劃每年的園藝展覽。

「國王公園每年的園藝展覽都是提前2至3年準備,我和資深策展人(Senior Curator)一道規劃,讓每年的展覽有序地持續下去。園藝展覽在每年的9月份達到高潮,這時正是西澳野花盛開怒放的時節。」阮先生說,「春天的展覽對我們團隊是最重要的,每年這個時候都有很多很多的遊客,他們給我們寫下許多精彩的評語。」阮先生說。

國王公園是珀斯人的驕傲,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內公園之一,面積比美國紐約的中央公園還要大三分之一。國王公園全年對外免費開放,每年接待六百萬遊客。佔地400公頃(4平方公里)的國王公園劃分為不同的園區,從伊麗莎山(Mt Eliza)最高處順天鵝河(Swan River)往下、景色最宜人的17公頃園區是就植物園。

國王公園植物園致力於研究保護西澳獨特的植物生態,特別是那些稀罕或瀕臨絕跡的物種。工作人員每年要到西澳的邊遠角落,採集植物種子和樣本,給它們正確的分類和命名,然後在植物園的苗圃培育,最後,成功培育的植物品種移植到植物園內不同的主題展區開放給公眾觀賞。

乾燥氣候和沙質土壤形成的艱難環境,造成西澳獨特的植物群。而且,西澳地域南北跨度很廣,氣候和地理環境變化差異亦大,因此,在珀斯培育西澳各地的植物並不如想像中的那麼容易。比如,在珀斯北部5小時車程的杰拉爾頓(Geraldton),「有些植物不需要水,它們依靠夜晚氣溫降低後形成的濕氣。」阮先生舉這樣一個例子來說明,在植物園的苗圃裡培育它們,就得克服珀斯完全不同的天氣環境。

50年的園藝經驗讓植物園成功培育了大量不同的品種。全澳2萬5千種植物品種,有一半在西澳境內,其中3千種植物在國王公園植物園裡展出。因此,參觀國王公園植物園,就能飽覽西澳從炎熱的北部到寒冷的南部、從沿海地帶到深入沙漠腹地、五顏六色和形態各異的千百種野花和植物。

根據西澳土地的廣袤(250萬平方公里,幾乎佔澳洲一半的面積)和植物生態超乎尋常的多樣性特點,植物園的園藝展覽主要是按不同區域的植物群組展出。比如South West Region(西南地區,西澳的農業和葡萄園區,是35個全球生物多樣性熱點之一,澳洲也僅此一個,全澳植物種類的三分之一在該地區,而且大部分是該地區獨有,在地球其它地方找不到) 、Mulga Region(近岸到內陸沙漠之間的地帶,是木本灌木的故鄉)、Kimberley and Pilbara Region(北部沿海地區)、Desert Region(靠近西澳東部邊界的沙漠腹地)、Mallee Region(South West Region和Mulga Region之間的區域,野生動植物的天堂)。其它園圃則是主要植物種類,或者希絕品種的專題展覽。

「我們協調種子採集人,從西澳各地採集植物園裡還沒有的植物,或者採集新發現的品種,豐富植物園的種子銀行。」阮先生說,「我們進行策劃,突出不同地區的物種,呈現它們獨特的故事。」「為了在每一個園圃創造漂亮的美學效果,我們考慮得很仔細,從花的顏色和形態,到植物的形狀等。我們跟苗圃團隊一起合作,培育我們需要的幼苗。60個園圃,每年都要一個一個的翻新。」

可以說,植物園的園藝展覽是藝術和科學碰撞的結晶,呈現植物在科學、文化、教育和歷史不同層面上的意義。

難民到策展人

30年前阮先生剛到國王公園工作的時候,國王公園植物園僅僅是初具雛形,園藝展覽還沒有。阮先生感覺自己很幸運,能在國王公園工作,並一同走過植物園成長為世界頂級園林的珍貴時光。

1983年阮先生帶著全家逃難來到西澳。「越戰後,我意識到要想獲得自由,必須離開越南。經過幾年的籌劃和準備,我自己用木材建了一條船,帶著妻子、3個年幼的孩子、5名其他家庭成員,還有另外60個人,駕船出海逃離越南。」當初造船時是按照30人的運載來設計的,結果乘客超出一倍,幸運的是船安全地出海了。

在海上,阮先生的船只被印尼軍隊截獲,隨後被轉移到靠近新加坡的廖內群島(Riau Archipelago )的一座難民營。經過一年的等待,阮先生一家人被澳洲政府作為難民接收了。

越戰之後,澳洲也正好結束令人詬病的「白澳」法案,允許亞裔等有色人種移民澳洲,那時有許多越南人來到西澳。「當飛機降落珀斯機場時,我們只有隨身帶的衣服,其它別無所有。一切都是陌生的,但我感覺到這塊土地是安全的,因此對未來充滿希望。」阮先生依然記得當時的情景。

到西澳後不久,1985年,阮先生因為聯邦政府勞工計劃而來到國王公園做園丁。之前阮先生沒有園藝方面的經驗和知識,只是小時候在越南幫父母在果園和菜園裡幹些活。來到澳洲後,阮先生一下子就注意到了當地的植物跟他小時候見到的熱帶植物完全不一樣。這些不同尋常的植物給阮先生啟發,他希望有一天能學會怎麼種植它們。

阮先生說,「在國王公園做園丁給了我展現自己的機會,幸運的是,我對園藝的熱情被公園的領導人注意到了。」

阮先生在實踐中學習和思考,彌補自己在熱帶植物和西澳植物之間的知識空白。漸漸的,他對西澳植物的了解豐富起來。但當時的國王公園資金緊張,資源稀少,工作面臨很多挑戰。

幾年之後,情況有了很大改善,國王公園有資金和資源用於發展和維持。這種變化也給阮先生帶來了機遇,因為他能對國王公園將來的發展做出貢獻。「我很高興我的建議被尊重和採納,也很高興被委以重任,挑戰把國王公園帶到全新的世界級水平的機遇。」阮先生說。

阮先生很滿意有這樣動手實踐的機會,他願意證明自己的雙手能幹任何的活兒。他說,「植物園有60個園圃,我參與每一個園圃的分析,評估它們的優勢、劣勢和各種可能性。我很高興地說,我們為每一個園圃定身打造的計劃都成功了。」

能來到澳洲這個自由社會,並能在國王公園植物園工作,彼得‧阮(Peter Nguyen)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他以感恩的心態,盡力回報這個社會。人們喜愛植物園,在這裡流連忘返,讓他感覺很滿足。(周鑫/大紀元)
能來到澳洲這個自由社會,並能在國王公園植物園工作,彼得‧阮(Peter Nguyen)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他以感恩的心態,盡力回報這個社會。人們喜愛植物園,在這裡流連忘返,讓他感覺很滿足。(周鑫/大紀元)

感恩和回報

能來到澳洲這個自由社會,並能在國王公園植物園工作,阮先生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他以感恩的心態,盡力回報這個社會。人們喜愛植物園,在這裡流連忘返,讓他感覺很滿足。

阮先生熱愛植物園和工作在這裡的人們。他的園藝展覽團隊有22名員工和11名學生,他經常鼓勵他們說出自己的想法,為國王公園的未來提出建議。阮先生相信與員工建立信任,讓他們發聲,這很重要。

從越南來到西澳,跟許多新移民一樣,阮先生面臨很多挑戰。阮先生在越南是律師,會講英語,但剛到澳洲,才發現澳洲口音怎麼那麼難懂。更為現實的生活挑戰是如何養活妻子和一個大家庭。

面對語言、生活和文化上的種種挑戰,阮先生的做法是勇敢地走出自己的文化圈子,接觸不同的新人,結交朋友,滿足和幫助別人。

阮先生介紹說,我的父親是個建築工,教給我很多技能,比如瓦工、木工、做櫥櫃等,這能讓我有機會幫助朋友和鄰居們,因此我受到人們的歡迎,這是擴大交友圈的一個好辦法。

設定目標,確定自己想要成就什麼,怎麼樣充分利用澳洲的環境達到目標。這是阮先生成功的另一個秘訣。當初還有一些移民因為澳洲勞工計劃而到國王公園做園丁,但最後只有阮先生一個人被植物園留下來工作。阮先生認為這是自己心中有目標並認真堅持的結果。

喜歡打理自家後花園的朋友,如果想嘗試栽培西澳的獨特品種,不妨到國王公園植物園去轉轉,買上幾株園藝專家新培育的品種。碰到栽培上的技術難題,阮先生和他的團隊也樂意提供必要的指導和幫助。假以時日,說不定您的庭院也會變成漂亮的花園哩。#

責任編輯:高敏

評論
2016-01-12 12: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