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慕春曉:美國海軍生活紀實(十五)

——終於到了營房

人氣: 62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1月14日訊】進了營房我一看,好大一個房間,我們住了七十八個人的時候,還有許多空床。這一天白天還是不能睡覺的。

這時,我暗自懊悔剪了頭髮。海軍女兵的頭髮不能低於衣領,按照中國式的理解,就剪短了頭髮,哪知美國的頭髮不能過衣領是另一個概念,把長髮辮起來用黑色的皮筋紮緊,也是不超過衣領。這也算是一個小小的文化衝擊了。

美語的一些概念字面上和中文一樣,可是含義經常有不同。比如我們在集訓預備期會接到一個清單,和超市的收據差不多,列出你「領」到的每一樣東西和衣服的價錢。按照中國式的理解,「領」是免費領取,但是美國海軍裡也是要付錢的。還有呢,在集訓期間我們的身份是新兵(Recruit)而不是海軍,並不是每個新兵都可以畢業的,會有不到10%的人由於各種原因不能畢業,直到通過最後一課戰爭基地(Battle Station),從集訓隊畢業之後才是一個合格的海員,身份才由新兵轉為海軍(Navy)。

我們分批到達集訓營地,我是第一批。第三批到的新兵中,有一個看起來像剛剛高中畢業的小女孩,進了營房就哭了,說要離開海軍。我們的新兵第二教官(RTC,Recruit Training Command)是個女的,問她為甚麼,她說不為甚麼,就是不想待了。在集訓隊裡,遇到甚麼問題,一般都是女教官和女新兵談話。教官和她談話試圖讓她留下來,小女孩很堅決的要離開。後來就再也沒看到過她。我想,她不願意待的原因,或者是受不了教官又喊又叫的說話態度,覺得沒有受到尊重;或是覺得太苦了,第一夜就不準睡覺,以後會更苦吧!

營房裡的幾個女新兵們談到她時,憤憤的說,這些沒良心的孩子,美國政府就是把他們慣壞了。類似這樣的都會被集中到一個船裡。海軍不說樓,所有的樓都被稱為船。在那裡等待離職手續,大概在我們集訓畢業後他們的手續還沒辦完。不過海軍,或說是美國政府待人厚道,無論甚麼原因離職,在等待辦手續的時間裡,工資和福利都不會停。

集訓開始了嗎?還沒有。從現在到集訓正式開始,還有兩個星期。這兩個星期叫做集訓預備期(Processing-Day,P-Day),主要是為了等新兵全部到齊。

每天對我們怒目而視的教官和彬彬有禮的招募官的態度如冰火兩重天。教官們瞪大眼睛爭取發現我們的每一個錯誤,招募官溫和有禮的解答我們的每一個疑問。在等待入職的例會上,一次我坐在沙發上,甚麼都沒說,招募官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說前幾天一個女生剛從集訓隊畢業回來,她和你同歲,很順利的畢業了,你不用擔心。我們的第二教官也曾做過招募官,從客氣週到到又喊又叫,不知他們在角色之間如何切換。

每個人經歷的集訓預備期的長短不一樣。看甚麼時候機票便宜,所以人是分幾批到的。集訓預備期目的主要是為了等人,同時給我們一個過渡時期。有的人要等兩星期,有的只等兩天。人到齊,我們的預備期也就結束了。

營房裡面是鐵製的上下床,床板是雙層的,上層的床板平放是床,支起來就是箱子蓋,下層床板就像是一個扁扁的箱子,是我們放衣物的地方。

集訓預備期的作息時間和正式集訓不一樣,每天晚上八點睡,早上4點起。基本上是晚上睡不著,早上起床還似醒非醒。十八九歲的小姑娘們精力充沛,每天熄燈後都說個不停。床是鐵質的,我們的洗漱用品按規定放在床板內一個上鎖的抽屜裡。晚上總有人開關抽屜。匡啷匡啷的抽屜聲、嘰嘰喳喳的人聲,隔幾分鐘有人大喊「住口」的聲音,午夜之前很難入睡。

當然,按照規定是不能說話的。但是美國兵散漫是出名的啦!集訓預備期每個人晚上都要值班,一個班兩個小時。海軍值班要提前半小時到崗,所以提前45分鐘我就被叫醒了。一個白人小姑娘,臉上長著幾個雀斑,活潑潑的熄燈後到處跑著去說話。晚上站在我的床邊,說個不停。我覺得太吵了,問她能不能回到自己的床,她也不生氣,答應了一聲就跑回去了。西方人在禮節上我覺得真是不錯。輪到我值班時,她從床上抬起頭來問我,你值了幾個小時了?去把換你班的人叫醒了。擔心我英語不好被人欺負。我知道她的善意,但是感到一種居高臨下的關心。這些場景,就像是電影裡的場景重現。#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1-14 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