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考官篇

北歐生活:在瑞典考駕照的經歷(二)

作者:浩然

人氣: 16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1月17日訊】有朋友說,碰上一個好考官,通過的機率要大很多。從我的實際經驗來看,確實有道理。但前提是技術和綜合表現要達到一定的水平,否則再善良的考官也不會放一個馬路殺手過關的。

在多次的路考過程中,我經歷了8位考官。其中7位男士,1位女士。前3次是在斯德哥爾摩,後5次是在中南部城市北雪平。所有考官都很禮貌,但從內心感受來說,北雪平的考官讓我感到更親切一些。

最友善的考官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第5次,也就是北雪平的第2次路考。考官是位近60歲的男士。我是考試前5分鐘來到考試中心的,在停車場,就看到一位男士從車裡出來,招呼我過去。我看到他手中的ipad,就猜到是考官,感覺挺隨便的很放鬆,沒有在候考室裡被叫出去的緊張感。當他知道我不會瑞典語,只懂一些英語後,就用慢而清晰的英語與我交流。

他的態度很友善,讓我感覺正常發揮就能通過,他絕不會太計較小毛病的。而且他也在介紹考試規則後說:「只要前面說的沒問題,你就通過了。」那神情,好像他比我還期待能讓我通過。但最後很可惜,在上高速時一個大的失誤,沒通過。即使在那個加速無力的緊急時刻,我已有些慌亂,他也沒有一點責難的表情,而是不斷提醒我:「power!power!」我理解成加油,但實際上他是說我檔位過高,速度不足,所以這時加油是沒有動力的。最後,匝道快到頭了,他才出手幫我換到低檔,讓我提起速度。考試結束後,他又向我講了一遍這個要領,就好像他不是考官,而是教練,講的很細很投入,令我十分感動。

另一位北雪平的考官也讓我感到很溫暖。那是在北雪平的第一次考試,考官是個1米9幾的年輕人,不到30歲的樣子。我之前以為全瑞典的考試車型是統一的,但那時才發現不是。我在斯德哥爾摩考的是大眾車,而在北雪平考的都是沃爾沃。他看我反覆熟悉車的檔位,離合及剎車踏板的感覺,就看出我對車輛不熟的擔心。他說:「開始的5分鐘,操作失誤不計入你的成績。」這令我很意外,因為之前的女考官就說過:「你應該能開各種品牌的車。」言外之意,她把迅速熟悉車輛性能也納入考試範圍了。

最嚴厲的考官

我遇到唯一的女考官,是在第3次考試時,在斯德哥爾摩最北邊的考點Norrtälje。她也是這8位考官中最嚴厲的,甚至還沒上車我就感到凶多吉少。在等候室裡我見到她,一位50歲左右、很壯實的女士。開始還好,她一邊核對我的信息一邊聊。問到上一次考試的時間,她猜是二十天前,我說不是,並解釋,是因為已經通過了理論考試,所以希望早一點考過路考,所以抓緊時間報名考試。她就猜是幾天以前,我沉默,她點開上次的紀錄,發現是昨天剛剛考的,就不說話了,表情一下變得很嚴肅,那一刻似乎空氣都凝固了。我能感受到她的反感迅速上升,她憋在心裏沒說出來的話大概是:「你根本就沒練,是來撞運氣的。」

然後我跟她下樓,去停車場。路上她用瑞典語問我,我說我會的瑞典語很少,希望能用英語考。她的態度意外的強硬,說:「你考瑞典的駕照,就應該用瑞典語考,我可以說的慢些,但考試時我只說瑞典語。」話說到這份兒上,我就知道,這次絕對過不了了。

在實際路考時,她讓我去一個小路。那是一個我從沒聽說過的路名,加上她用瑞典語說的整個命令,我根本就沒明白她的話裡哪個詞是我應去的路名。所以我在沿路的路標上一直沒找到,直到她說:「你已經錯過了。」

在之前的兩次考試裡,考官都是用E4,Stockholm,這類明顯的常用的名稱來指示方向,對於小路,就用「前面左轉」、「右轉」來指揮。所以她的這種考法,我特別不適應。其實在之後的幾次考試中,也再沒有出現過這種嚴格的考法。

令人感動的包容之心

與她對比最明顯的是第5位,前面提到的那個最友善的考官。他對考生的體諒和包容到了令我感動的地步。他在考前就把可能用到的地名、路名、左、右、直行等詞彙和我確認了一遍。而且他還特意問我是否知道「紅十字」,我一時沒明白問這幹嘛。他說:「有時,我可能會讓你沿著『紅十字』的方向開。也就是醫院的方向。」我一下明白了,考試中心旁邊就是一個醫院,按紅十字的方向開,就能直接回到考試中心。

考試時我發現這方法太好了,紅十字十分顯眼,遠遠就能看到。對於我這個瑞典語不好的人,就不必到路牌上找某個當地的地名,那樣很可能等找到了,也來不及變道了。實際考試時從高速下來,考官就沒再髮指令,因為他在高速上發出的最後一個指令就是:「按紅十字的方向開。」後邊4、5個路口他都不用再說話,他省事,我也省事。

一點體會

有朋友說,碰上一個好考官,通過的機率要大很多。從我的實際經驗來看,確實有道理。但前提是技術和綜合表現要達到一定的水平,否則再善良的考官也不會放一個馬路殺手過關的。

還有朋友建議打感情牌,比如告訴考官我已經通過理論考試,或已經考了好幾次,就是運氣不大好,暗示他高抬貴手,不要太苛刻。但就我的經驗看,這種偏門還是不走為好。上邊說的第3次路考就是這種情況。如果那位女考官不看以前紀錄還不至於那樣嚴厲。因為考官的想法因人而異,弄不好就起反效果。

而且我個人建議儘量不要提醒考官看以前的紀錄,那樣他會重點考察上次失誤的環節,眼光就會更挑剔,反而增加難度。

責任編輯:童景

評論
2016-01-17 12: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