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團籲政府正視 台灣長照的人力服務

台灣高齡化社會來臨,老人的長期照顧問題越來越受重視,但台灣長期照顧服務人力卻始終不足,必須仰賴外籍看護工補足缺口。(陳柏州/大紀元)

人氣: 8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16年01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莊麗存台灣台北報導)高齡化社會的來臨,老人的長期照顧問題越來越受重視,但台灣長期照顧服務人力卻始終不足,必需仰賴外籍看護工補足缺口,雖然長照10年計畫推了8年、《長期照顧服務法》106年就要上路,但目前台灣失能人口約76萬人,政府所能提供的長照服務僅能涵蓋12%的失能者,剩下的就得幾乎靠外籍看護工及家屬照顧,因此,學者認為政府需要建立完整的長照體系。

普及照顧政策聯盟副召集人、國立台北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王品。(台灣社會福利學會 )
普及照顧政策聯盟副召集人、國立台北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王品。(台灣社會福利學會 )

普及照顧政策聯盟副召集人、國立台北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王品表示,台灣高齡化速度是世界最快,原因是30年來台灣所有催生政策都無效。根據國發會中華民國人口推計,截至去年12月,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已超過280萬多人,未來10年會增加200萬人,台灣將進入超高齡國家。

高齡化的問題關鍵是少子化

王品指出,高齡化的問題關鍵是少子化,而且挑戰的是時間,因為極端人口結構趨勢將使青壯人口負擔沉重,社會無法存續。台灣女性婚育主要考量是「有工作」,高齡化及少子化問題,是否能同步克服?北歐瑞典是目前擁有高女性勞參率及高生育率的國家,原因是瑞典能利用「公共長照服務」、「公共托育服務」來支撐最高的女性就業。

王品表示,台灣長照的困境,是輕中度服務不足,偏重服務重度失能者;雖然台灣政府有「公共長照服務」,但服務量低、嚴重依賴外勞,台灣人民不願意做長照工作。根據衛福部資料統計,台灣有10萬人受訓卻只有8,000人在從事居家照顧服務工作,1萬8,000人從事機構式工作,機構還得聘僱外籍看護工

王品指出,台灣日前剛通過「空殼《長照法》」,並沒有改變現行長照服務結構。現在服務設計造成服務還是不好用、薪資不合理,這時若開辦長照保險,繳保險就得給付,因長照服務不普及,人民等不及,家屬要現金給付,政府給錢後,家屬自行提供服務,造成婦女無法就業家庭繼續貧窮,貧窮也造成生育率無法提升,養不起就不敢生;家屬要現金給付,也可能聘僱外勞,本勞不進入長照,關鍵原因是長照設計服務有問題,吸引不了本勞進入長照。

社區式的照顧服務為長照出路

普及照顧政策聯盟認為,台灣長照的出路為建構社區大家庭的整體照顧服務,因為現在台灣的困境就是預防照顧不足,所以很容易落入重度失能,因此壓垮家屬和外籍看護工。現在台灣有二千多個社區關懷據點,對一般、重度失能的老人照顧充足,但對衰者、輕中度失能的老人沒有充足照顧。台灣也缺乏到宅支持服務,包括陪診、家事支持等,以及快速普及建構社區式的老人日間托老服務,讓各地方因地置宜。政府建構的公共長照服務要吸引本勞就業,「遍地開花創造長照經濟」,讓本勞進入長照體系延緩失能成為良性循環。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理事長、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副教授陳正芬。(台灣社會福利學會 )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理事長、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副教授陳正芬。(台灣社會福利學會 )

為培育台灣長照服務人力,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理事長、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副教授陳正芬認為,根據政府統計數據來看,目前外籍看護工人數已超過20萬人,事實上不只家庭可聘外勞,機構也可以。在次級照顧勞動市場中,居家與機構的外籍看護工薪資卻不同,國籍不同薪資也有所不同,照顧機構的外籍看護工早已在1998(民國87)年納入《勞基法》,外籍看護工的薪資與本勞的基本工資一樣,但家庭外籍看護工的薪資仍是1萬5,840元,單月薪資相差近5,000元。

陳正芬表示,照顧機構與家庭的外籍看護工由於僱用量管制不同、薪資不同,加上聘僱規定又不同,導致照顧機構聘僱外勞也相對減少,因此,政府的政策會誘導服務使用者的行為。台灣的長期照顧政策主軸應將家庭外籍看護工的引進界定為補充性人力,期待透過台籍照顧人力勞動條件的提升,吸引台籍人力投入照顧市場。

陳正芬說,目前只有12%失能老人是使用社區、居家服務,其他都聘僱外勞,建議家庭外籍看護工成為《勞基法》保障的局內人,政府應訂立外籍看護工20年退場計畫,降低失能老人對外籍看護工的依賴,才能提升社區居家服務使用率。

財源穩定 長照才得以永續

《長照法》已經三讀,未來長照基金財源主要來自政府預算與菸捐收入,政府有沒有辦法支應未來5年高達百億元以上的長照支出?以台灣當前的財政能力,長照恐淪為空談。

陳正芬舉例,聘有外籍看護工的家庭每個月必須上繳新台幣二千元,以作為就業安定基金,累計每年約有48億元,卻沒花在刀口上。應將外籍看護工就業安定基金專款專用在長照服務,協助22萬個聘僱家庭提升外勞照顧品質,同時培植台灣的長照人力。

陳正芬表示,首先把家庭外籍看護工成為《勞基法》保障的局內人,促使居家場域的照顧服務員薪資、勞動條件儘可能一致,且打破對聘僱外籍看護家庭的政策歧視,刪除不得申請長照服務或居家服務補助的限制,增列提升家庭照顧與本國長照就業促進用途,建立一個穩定的長照制度。除《長照法》外,還需要穩定的財源,才能讓長期照護得以永續。◇

責任編輯:旻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