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言:金融危機來臨逼迫習李對中共體制開刀

人氣: 46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1月18日訊】隨著中國經濟泡沫破滅,美元持續加息預期及人民幣貶值的預期,對股市、樓市、債市及所有的人民幣計價資產均構成重大利空和挑戰,國內資本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逃離,迫使習李當局將不得不著手挽救接踵而至的股市、匯市、債市、房市和大宗商品五大危機。而目前正陷入「股匯雙殺」的鏖戰之中。

中共央行資料顯示,自2015年8月11日北京對人民幣實行貶值以來,人民幣一路狂跌,全年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已貶值5.87%。2016年一開年,人民幣就像吃了洩藥一樣,再次一路狂跌。1月7日,離岸人民幣匯率已觸及6.7663。截至1月12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已跌至6.56左右,比一年前的 6.12左右貶值了約6.7%。如果以每人全年外匯兌換額度5萬美元為基數,需要多花人民幣21,975元。

人民幣的貶值也引發大陸民眾恐慌性換匯的羊群效應,中國大媽像當年搶購黃金一樣,開始了「搶購美元」潮。因換匯潮持續升溫,網銀購匯需求猛增,一些銀行甚至曝出網銀系統故障、運轉緩慢等問題。加上銀行美元庫存不足,網點頻頻出現美元供不應求,扎堆排隊購匯,甚至要提前一週預約的現象。還有不少私人銀行儲戶2016年第一週就將全年的外匯兌換額度用光,「現在大家到處找人兌美元,連家裡阿姨的額度都用上了。」

另外,一段時間人民幣離岸匯率和在岸匯率存在著1,500個點的差價,這也等於白送給炒匯投機分子大好的套利的機會。

伴隨近期人民幣貶值幅度擴大,美元理財產品也成了香餑餑,其預期收益率悄然上升。除了直接在內地購買外幣理財,不少內地的投資者出現到境外資產配置熱。中國香港地區的代客理財海外資產配置業務出現了井噴的局面,諾亞財富在中國香港2015年一年的境外資產配置的業務量是2014年的5倍。

即使按照目前人民幣年貶值6%-8%來算,外匯儲備每年最低也要減少5,000億美元。只要有2%的居民使用5萬美元的購匯額度,就會造成1.3萬億美元的資本外流。然而,每年中國用於原油和芯片的進口就花掉接近5,000億美元,進口糧食和增持黃金也需要消耗大量外匯儲備。以致就連黨媒人民日報都三問外儲連降:會不會「彈盡糧絕」?

正因為如此,今年央行保衛人民幣的第一關就必須死守匯率6.8的生死線和外匯儲備3萬億美元的底線。因為人民幣幣值不僅直接關係到中國經濟金融的穩定,也間接影響到中共政局的穩定。毫不誇張的說,一旦人民幣穩不住,人民幣就將從「貨幣」變為「禍國」,人行就將從「央行」變為「殃民」!

針對利用在岸和離岸人民幣的匯率差進行套利,中共央行去年底暫時叫停了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和新加坡星展銀行(DBS)等一些外資銀行跨境及參加境內外匯業務直至2016年3月底。

一方面連續三天上調人民幣中間價;另一方面又突然拋售美元,買入離岸人民幣,抽乾離岸市場流動性。曾經一度拉大到1,600點的在岸/離岸價差再次收窄至 100點以內。離岸人民幣匯率被暫時控制在6.60水平以下。據說央行此番對空頭出手,與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中,港府與索羅斯博弈的過程如出一轍。

但正當大陸媒體還在為央行在人民幣離岸市場痛擊空頭叫好的時候,港元與離岸人民幣雙雙遭「伏擊」,又迎來了新一波的下跌。特別是港元急速暴跌!在14日盤中創下13年來最大單日跌幅,兌美元跌幅一度擴大至0.33%。15日則繼續大幅下挫,一度跌幅超0.17%至7.7990,創三十年來最大兩日跌幅。

面對家庭和企業換匯需求高漲的局面,中共開始加強資本管制。知情人士表示,近期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SAFE)已向深圳的銀行做出口頭指示,要求它們對個人和企業購買美元做出限制。在去年底國家外匯管理局還發佈了《關於進一步完善個人外匯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全國公安機關也從去年底在全國範圍組織開展打擊地下錢莊集中統一行動,以防止資本外逃。

防止江派過去安插在金融系統人馬從中作亂,1月12日,國務院免去易綱的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職務,任命潘功勝為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

國務院還新設立金融事務局,專門負責金融經濟事務,主要負責涉及「一行三會」的行政事務協調,由原農行副行長李振江出任副局長並主持工作。

據說重慶市長黃奇帆也將取代楊晶擔任國務院秘書長,協助總理李克強應對中國經濟放緩和金融市場震盪。外界早有多次傳言,因薄熙來事件而安全著陸的黃奇帆有可能會取代江派人馬肖鋼出任中國證監會主席的職務。

海外金融學者曾經闡述,沒有人民主權,就沒有國家主權,就沒有真正意義的主權信用。半個世紀以來美元之所以成為全球貨幣,靠的正是美國三權分立,相互制約的政府信用。而人民幣並不是一個具有主權特徵的貨幣,它承載的是對中共獨裁者個人的崇拜和一黨專制政黨的依賴。目前人民幣已經淪為中共利益集團撈取個人好處的工具。

當初蘇聯的解體,正是錯過了進行制度變革的最佳時期,把改革變成了劫掠。習李當局要想度過這場由人民幣貶值引發的系統性金融風暴和各種連環風暴,除了繼續進行金融反腐,清除江派殘餘勢力之外,還必須釜底抽薪,對中共獨裁體制開刀。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1-18 11: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