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輪迴:2016年熒惑守心天象解析

作者:古春秋

火星,在中國古代天文學中稱作「熒惑」,意思是其運行軌跡和亮度變化不定,令人迷惑。圖為火星。(NASA)

    人氣: 1828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1月25日訊】2016年一開始就擾攘不寧,從中國股市暴跌引發的四次熔斷,人民幣貶值引發的國際市場動盪,到大宗商品低迷,石油價格很可能會跌到每桶30美元以下;從北京的霧霾,H7 N9疫病捲土重來的可能,到朝鮮的核爆,南中國海局勢緊張,IS的恐怖襲擊似有蔓延趨勢,等等,等等,人們敏感的意識到,2016年恐怕不會安寧,可能會有許多大事發生。

最近,網絡開始議論一個傳自古代的天文學理論,就是2016年將發生「熒惑守心」的天象。天人之間,這是來自古代的智慧,在科學的發達中一度受到抑制。如今,傳統文化的智慧似乎大有強勢回歸的勢頭,其在解釋目前的天人之事中,似乎更能搔到癢處。

2001年發生的911恐怖襲擊事件和以巴衝突急劇升級等等,都出現了熒惑守天象

很多人認為,2014年也出現了熒惑守心。據行家解釋,當年出現的是並非熒惑守心,而是「熒惑在心」,當年並沒有發生火星逆行到心宿三星的位置,僅僅經過而已。真正出現的是「熒惑犯角」即火星逆行回到角宿一附近。

不過,2014年也發生了一些大事,如香港的雨傘運動、烏克蘭革命、台灣太陽花學運、伊斯蘭國崛起和蘇格蘭獨立公投等等。

中國史書「究天人之際」的傳統

在古代天文學中,星體在天空的運行不是沒有含義的,它與地上的人事遙相呼應,這是古代中國以至世界許多民族的文化所共同擁有的智慧。

中國古代關於人事的記載,幾乎包容在《二十四史》裏。這《二十四史》的編纂是非常講究的,每一史都會開闢一個關於「天文」的專門篇章,從這裏可以看到,天文與人事的對應,是非常密切的。這可以說是太史公司馬遷開創的中國歷史敘事法。太史公志向高遠,他認為做學問就要「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所以中國的歷史不僅關注人事,也注意天象,裏面的學問非常大。

也正是因為人事與天象是對應的,其關係所揭示的是天地萬物的變化規律,所以,孔子所撰《春秋》,實際上和《周易》一樣,也可以用來預測未來,占卜吉凶。

我們都熟悉王勃的《滕王閣序》,其開篇就說:「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這就是古人天與地對應的觀念,其境界之開闊,意蘊之深遠,一下子就抓住人心,讓人願意看作者後邊要說甚麼。

熒惑守心的天象

火星,在中國古代天文學中稱作「熒惑」。火星顏色發紅,熒熒似火,從地球上看,火星運行軌跡和亮度變化不定,令人迷惑,所以叫做「熒惑」。 熒惑又名赤星、罰星、執法。在天象學中,火星代表著旱災、疾疫、兵亂、死喪等惡像,在西方的星相上,火星也代表著戰爭、死亡。

在中國古代,紅星是災難之星,是與正統相對立和衝突的。正統的事物是萬古不變的,而災難之星則變化無常,一時這樣,一時那樣。火星在天空中運行不守常軌,亮度閃爍不定,代表的正是一種與正統對峙的力量。正如在《三國演義》中,劉備是正統的金星的代表,曹操代表異端的紅星。

用現代的天文學知識解釋,熒惑守心的發生是這樣的:地球從西向東轉,我們看到的日月星辰都是東升西落,這是星辰的順行。

但是,火星會發生看似逆行的現象,原因在於地球繞太陽公轉的速度快於火星。當地球在軌道上「遠離」火星時,火星看似順行。因此,火星「逆行」現象發生在地球「接近」火星的時候。

從地球上看,火星在天空中運行,或順或逆。順行的時候和逆行的時候,火星運行的速度看來較快,而在順行和逆行的轉折期間,看似行進速度較慢,這個緩慢的轉向過程,就叫做留,留戀忘返的「留」,留在哪個星宿區域,就叫守某星。

心是指二十八宿中的心宿。中國古代把天空劃分了二十八個天區,分屬於二十八個星宿的範圍。心宿是東方蒼龍七宿之一。心宿三星,中間的主星「心宿二」,在古代星相學中代表帝王、君主。心宿一和心宿三被認為分別對應太子和庶子。因此熒惑在心宿中由運行方向的變易常常被認為是「大人易政,主去其宮」的徵兆。

熒惑守心,就是火星在心宿範圍內留守。這在古代天象學上是大凶之像。

《史記.天官書》上說,熒惑犯守心宿、房宿,都是王者的天難,君王惴惴不安。

《馬王堆漢墓帛書五星占釋文》中講:「(火)與心星遇,則縞素麻衣,在其南在其北,皆為死亡。」

歷史上記載最準確、最明確的一次熒惑守心,是秦始皇駕崩的那一年。

熒惑守心的天象比較罕見,歷代君王對熒惑守心,都非常重視和敬畏。從歷史上來看,秦始皇、漢成帝、梁武帝、後梁太祖、後唐莊宗、元順帝等等,中國古代許多的君王,都應驗了熒惑守心的天難而駕崩。當然,對應君主生死大難的天象有很多,熒惑守心只是其中最著名的一種。

2016年,歷史輪迴,又將發生熒惑守心的天象。

熒惑守心有解

熒惑守心雖然是大凶之像,尤其對君王來說,可能是面臨大難或巨大考驗的徵兆,但並非無解。解開其凶險的方法就是大善之心。

《呂氏春秋》和《史記》都記載過「熒惑犯心」宋景公大難不死,反而延壽的史實。

公元前479年,也就是宋景公三十八年(《史記》記為宋景公三十七年),那年發生了罕見的熒惑犯心天象。

熒惑犯心是很凶險的天象。春秋時期,周天子分封諸侯,諸侯的封地,分別對應不同的星宿,心宿正好對應著宋國分野。當時宋國的君主是宋景公,發生這樣的天象,說明宋景公的大難就要來臨了。

據《呂氏春秋》和《史記》記載,宋國當時的星官子韋告訴宋景公發生了熒惑犯心的天象。

子韋說,熒惑是天罰,心宿對應著宋國的地域,表明君主有生命危險。不過,是可以把這個劫數移給宰相。

宋景公說,宰相是給我治國的,移給他讓他死可不行,這也不祥。子韋說,也可以移給百姓。

景公說,老百姓死了,我還給誰當國君呢?子韋又說,還可以把這個災難轉變成災年。景公說,災年百姓都吃不上飯了。百姓還得死,哪有國君為了自己活命而害死百姓的?你別說了,我命該如此,讓我來承擔這個災吧。

子韋聽完這話,向北面的景公拜了兩拜說,恭喜主公,天高高雖然在上,還是能諦聽地上的聲音。主公剛才說了三次大善之言,上天必有三賞,給您延壽。

另外,齊景公時,有彗星出現,景公要派人去祭祀和祈禱以解除災難。晏子說,天道昭明,禳解無用。天有彗星,是用來掃除污穢的,如果君主沒有污穢之行,何必禳解它呢?如果德行有虧,禳解又有甚麼用處呢?一個沒有奸邪行為的君王,其國運必然昌明,沒理由擔憂彗星。如果君王邪亂,百姓就要受難流亡,太祝和太史的禳解活動,是無法彌補的。

齊景公聽了很高興,停止了對彗星的禳解儀式。

漢成帝移禍宰相 終至王莽篡位

漢朝綏和二年(公元前7年)仲春出現了「熒惑守心」天象。

占星官上奏漢成帝,說天象告變,國運有厄,如果不移禍大臣,恐怕國家將陷於危難。漢成帝看到報告非常驚慌,為了保全自己,決定移禍丞相。

第二天一早,漢成帝派人給丞相送去詔書,斥責他十年為相,不能調理陰陽,給國家帶來了災難,賜給他好酒、黃牛。按漢朝慣例,皇帝賜給大臣牛和酒,即是賜死。

翟方進死後,漢成帝下令厚加撫恤。漢成帝還親自到丞相家中多次進行弔唁。但是不到一年,漢成帝也暴斃了,王莽隨後在漢平帝時篡位稱帝。

漢成帝以寵幸趙氏姊妹聞名,德行有大漏。《漢書》作者班固說他「湛於酒色」,常微服出宮遊樂,並因寵幸趙飛燕,連子嗣也斷絕了。

秦始皇駕崩前的異象

秦始皇三十六年(公元前211),發生一些異象。首先就是「熒惑守心」。中國古代天文學認為,一旦出現「熒惑守心」天象,輕者天子失位,重者皇帝死亡。

另一件是隕石事件。

秦始皇三十六年,一顆流星墜落到了東郡。東郡在戰國時期齊、秦兩國的交界地,當時已經是秦國的一個東方大郡。

隕石落地的不尋常之處,是這顆隕石上面刻著「始皇帝死而地分」的字樣。此事迅速傳到了秦始皇耳中。秦始皇震驚不已,立即派御史到隕石落地處,逐戶排查刻字之人,結果一無所獲。憤怒的秦始皇下令處死這塊隕石旁所有的人家,並立即焚燬隕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聞之,遣御史逐問,莫服,盡取石旁居人誅之,因燔銷其石)。

毛時代天降大隕石

1976年3月8日下午,太空中一顆隕石順地球繞太陽公轉的方向,以每秒十幾公里的速度墜入地球,與大氣發生劇烈摩擦,飛至吉林地區上空時,燃燒、發光、成為一個大火球。15時01分59秒在吉林市郊區金珠公社上空發生爆炸。

大量碎小隕石散落在吉林市郊區,最大的三塊隕石沿著原來飛行的方向繼續向西偏南方向飛去。最後一塊隕石在15時2分36秒墜地時,穿破1.7米厚的凍土層,陷入地下6.5米深處,在地面造成一個深3米,直徑2米多的大坑,震起的土浪高達數十米,土塊飛濺到百米以外。三塊大隕石,每塊重量超過了100公斤,最大的一塊重量為1,770公斤,大大超過了美國收藏的目前世界上最大隕石的重量(1,078公斤)。這次隕石雨,無論是數量,重量和散落的範圍,都是世界上罕見的。

據毛澤東身邊的人回憶,毛聽到這個消息後,臉上現出一種思慮、不安和激動。

他對身邊人說,中國古代有一種天人感應學說,講的是人間有甚麼大變化,上天就會有所表示,吉有吉兆,凶有凶兆。

毛還說,「天搖地動,天上掉下大石頭,就是要死人哩。」

關於1976年天降大石頭,下起隕石雨的消息,在民間老百姓中間也引起了不少議論:

有人說,隕石雨百年不遇,中間還落下了三塊大石頭,就是說中國可能有三個大人物要死了。

1976年,周恩來、朱德和毛澤東先後死去。

那些小的隕石,人們說,可能就是唐山大地震死的那些人。

——「還真靈驗呢。」

——「你不能不信,有道理,我看也是這樣。」

結束語

2016年,上天再呈異象,熒惑守心天象再度來臨,中國到底會發生甚麼事?其含義到底是甚麼?是福?是禍?是吉?是凶?熒惑守心,真的那麼可怕嗎?

古語云,上天無私,常佑善人。從歷史記載的經驗來看,無論是熒惑守心、彗星還是天降隕石等異常天象,對行善之人並不構成凶險和威脅。異常天象或各種災禍,似乎與行善之人關係不大,他們在災難中總能轉危為安,逢凶化吉。

因此,對於善人來說,異常天象或災禍,恰恰是砥礪善行、磨礪信念的好機會。在大災大難面前,正好可以加倍行善,增進德行。

對於行惡但良心未泯者,這些異常天象確實構成一種警示。如果棄惡從善,災禍尚可有解。不過,對於怙惡不悛,執迷不悟的惡人,異常天象可能真的預示著大禍臨頭了。

異常天象下,人的善惡選擇益發關鍵。體恤民情,善察天意,施行德政,是為政者避開禍患的根本之道。#

責任編輯:高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歷史的車輪不知不覺走到了2016年,2016年的冬天很冷。一場巨大的暴風雪席捲美國東海岸,也給一向溫潤的台灣帶來了難得一見的飄雪,而與台灣隔海相望的大陸,也同樣在經受著一場暴風雪的侵襲。
  • 未來幾週內,如果天氣不錯的話,太陽系中有五大行星會出現在黎明前清冷的天空中,且可以用肉眼看到,這對於「凌晨觀星愛好者」(Morning skywatchers)來說,是值得抓住的機會。
  • 美國勵志演講人戴爾(Wayne Dyer)的新書《天堂的記憶》(Memories Of Heaven)最近發行上市,書中收錄一系列世界各地輪迴轉世的故事,亦即有關多名兒童陳述的前世記憶。雖然他本人因心臟病發作而於本書出版前去世,但書中提及的案例卻不失為研究超自然現象的好題材,可供後人進一步探索。
  • 神韻紐約藝術團12月23日晚在休斯頓瓊斯劇院為當地觀眾傾情奉上第三場精彩演出。青山碧水,衣如繁花,神韻演員們在歡歌旋舞中,展現著中國特有的濃郁的民族風情。西方觀眾更在五千年中華文明的歷史演繹中感受到這場神州大戲的深層內涵。
  • 天文迷今天凌晨若還看不夠雙子座流星雨,不妨期待明年初的象限儀座流星群,台北市立天文館指出,另外還有明年3月的日食及11月登場的超級月亮將登場,精彩可期。
  • 近日,太陽出現劇烈的活動,噴射大量的等離子物質,形如巨大羽翼飛散消逝在幽深的太空。幸運的是,由於地球磁場的保護,太陽的噴射為北極帶來異常美麗的激光,而沒有其他的災難。如果沒有地磁保護,這次太陽的等離子噴發會給人類帶來通訊中斷、皮膚癌增多等巨難。
  • 戰中最精采的一幕是小喬治‧史密斯‧巴頓 ( George Smith Patton , Jr.)在五個月內將美軍第三軍團,一支沒有作戰經驗的部隊,訓練成英勇善戰的精兵強將。從一九四四年八月一日凌晨到一九四五年五月九日二戰歐洲戰場的結束,他們連續作戰二百八十一天,閃電般橫掃歐洲,使二十一萬一千多平方公里的領土、一萬兩千多個城鎮恢復自由,擊斃、打傷、俘獲了一百八十一 萬多名德軍官兵,七倍於自身的人數。
  • 這段時間,很多人士分析,說《推背圖》預言了習馬會。而且還不是一象,而是四十四象和五十八象都預言了習馬會。筆者看後覺得確實有道理。那麼我們可以按照順序再推一下,看看在「習馬會」之前。出現了什麼問題。也就是四十三象和五十七象所預言的內容,也許會讓我們恍然大悟,原來中國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的變化,只是我們沒有感受到,或者說還沒有波及到我們的生活而已。
  • 2002年第7期的中國海南省《東方女性》雜誌刊登了一篇感人的輪迴故事,講述了在海南省東方市感城鎮唐江山的經歷。唐江山生於1976年,3歲時有一天他突然對父母說:「我不是你們的孩子,我前世叫陳明道,我的前世父親叫三爹。我的家在儋州,靠近海邊。」這席話在別人聽來簡直是胡言亂語,要知道儋州位於海南島北部,距離東方市有160多公里。
  • 自11月7日晚開始,雲南省部分地區天空出現絢麗的七彩雲,這些雲彩呈現的不只是單純的白色,還呈現橙、黃、綠、青、藍、紫,五彩繽紛,形狀怪異,讓人驚嘆不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