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土上的高僧足跡(4)——後涼、後秦篇

【文史】緣結中土「傲岸出群」的龜茲高僧

作者:皇甫容
  人氣: 1022
【字號】    
   標籤: tags: ,

在今天的甘肅鳩摩羅什寺中,保存著世上唯一的一顆舌頭舍利。這一奇異罕見的舍利,穿越了一千六百多年的光陰,向人們展示著它的主人住世時的傳奇事蹟。他有著顯赫的王室貴族身份,而命運卻將他引向更為尊貴的生活——出家修行。他「神情朗徹,傲岸出群」。因與中土的深厚緣分,在紛亂的時局中,他久居長安廣譯經卷,助佛法洪傳,福澤世人。這位傳奇的僧人就是鳩摩羅什。

自幼為僧 名動西域

據正史《晉書·藝術傳》和《高僧傳》的記載,鳩摩羅什祖籍天竺,他的家世顯赫,世代擔任國相。其父鳩摩羅炎天性聰穎,行有大節。他在將要繼承相位時,請辭出家。東渡蔥嶺到達龜茲國(今新疆庫頁縣),龜茲王白純聞其賢明,親自到城郊歡迎他的到來,並聘請他為國師。

龜茲王的妹妹耆婆,悟性明敏,聰慧過人,諸國爭相請婚,都被她婉拒了。唯獨對鳩摩羅炎一見鍾情,矢志非此君不嫁。龜茲王就把妹妹嫁給了這位年輕的國師。

龜茲王妹在懷羅什時,一次供養僧侶,聽聞佛法,卻突然無師自通聽懂了天竺語,且辯才無礙。有位阿羅漢聽說王妹的奇聞後,說:「她必定是懷有智慧之子。舍利弗在母胎時,其母也擁有了超常的智慧。」羅什出生後,龜茲王妹就忘記了天竺語。

羅什7歲時,王妹耆婆外出郊遊,看到墳塋中枯骨縱橫,豁然悟到,貪慾是一切苦難的根本,而慾望之火也猛如地獄之火,終究會將人燒成枯骨,散落荒野。因此王妹決意帶著7歲的羅什出家。

王妹堪稱是位奇女子,為磨練羅什的意志,讓小羅什穿麻葛、吃粗食;又不辭辛苦帶著羅什爬險山涉惡水,帶他穿越綠洲沙漠,跋涉數千里,在諸國遊學。羅什9歲時,其母帶領羅什跟隨罽賓國高僧盤頭達多(罽賓王的堂弟)修行。罽賓國王聽達多稱讚羅什是神慧俊才,就延請羅什進宮,跟外道辯論,結果外道全被折服。罽賓國王敬重鳩摩羅什,以上賓之禮供養他。

鳩摩羅什跟隨母親途經沙勒國(今新疆喀什一帶),在此地停留了一年。當時沙勒國有兩位王子均放棄王位出家修行。王子蘇摩才藝絕倫,他的王兄及很多學者皆拜他為師。羅什也跟隨蘇摩學習佛法。沙勒國有位叫喜見的沙門對國王說:「不可輕視這位小沙彌,大王應當請他宣講佛法。一則,國內沙門會自嘆不如,自覺精進修行;二則,龜茲王敬重鳩摩羅什,必會遣使與我國通好。」於是沙勒國王設無遮大會,請鳩摩羅什升座宣講佛法。龜茲國王獲悉此事,果然派遣使臣前來結睦交好。

一年後,鳩摩羅什跟隨母親來到龜茲北部的溫宿國(今新疆阿克蘇)。在這個地方,羅什贏過了精通辯才的道士,龜茲王獲悉後,親自前往溫宿國,迎請鳩摩羅什母子回國宣揚佛法。鳩摩羅什在龜茲國宣講大乘佛法,聽聞者莫不感歎相逢恨晚。

羅什母親前往天竺參拜佛跡前,辭別王兄龜茲王,並預言:「王兄的國運不久就會衰落。」她又對羅什說:「大乘佛法將要傳揚於東土,需要仰賴你的力量。這件偉大的事,對你而言卻又無絲毫利益,你要如何做?」羅什回答:「如果我能使佛陀的教化流傳,使眾生從愚迷中醒悟,即使遭受火爐湯鑊之苦,也不會有絲毫怨恨。」

因緣際會 遠涉東土

鳩摩羅什的神思俊才傳遍整個西域,名聲也遠至東土。苻堅建元十三年,太史上奏:「在西域邊野,出現一顆耀眼閃亮的明星,未來將有大德智人入輔中國。」苻堅說:「那位西域的大德智士,一定是鳩摩羅什!」

建元十八年,苻堅派將軍呂光、姜飛,偕同鄯善王、車師王等,率大軍討伐龜茲及烏耆諸國。臨行前,苻堅對呂光說:「帝王應順天道治國,愛民如子。哪有貪取國土而征伐的道理呢?只因為惦念遠方的大德智人罷了!朕聽說西域有位鳩摩羅什法師,深解佛法,通曉陰陽。朕非常想見他。賢哲乃國之大寶。如果你能戰勝龜茲國,要儘快護他返回。」

呂光剛率軍出發,遠在龜茲國的鳩摩羅什就告訴龜茲王:「龜茲國運將要衰微,將有強敵從東方來襲,你應恭敬地迎接,不要派兵反抗。」但龜茲王未聽羅什的諫言率軍抵抗,被呂光大軍所殺。呂光俘獲鳩摩羅什,因見羅什年紀尚輕,就惡意戲弄他,強迫他和龜茲公主成親,命他騎猛牛、乘烈馬,取笑羅什摔倒後的滑稽模樣。羅什心懷大忍,面對侮辱,都能坦然面對,不生絲毫慍色。以致於到後來呂光感到慚愧,自動停止了對羅什的輕慢行為。

呂光率軍返國,中途在山下紮營休息。鳩摩羅什說:「此地不可停留,否則全軍將士傷亡甚眾。」呂光對羅什的建議置之不理,我行我素。當天晚上,一場滂沱大雨引發山洪,導致數千將士身亡。直到此時,呂光方曉得鳩摩羅什的神異。

後來,羅什再次建議呂光:「此凶亡之地,不宜久留。你應趕快率兵返國,中途有塊適合居住的福地。」這次呂光聽從了他的建議,迅速率軍離開此地。當大軍到達涼州(今甘肅省武威縣)時,前秦國主苻堅被部下姚萇殺害的消息傳了過來。呂光命三軍縞素為先王服喪。後自立為帝,建國號為涼,史稱後涼。

鳩摩羅什在涼州停留了十七年,呂光父子只把他當成占卜吉凶、預測禍福的方士。因他們懼怕羅什之才被他國所用,因此凡他國來邀請羅什去宣揚佛法,呂光父子必死死阻擋,誓不放行。

在呂光父子統治末期,國中多次出現異象,譬如母豬生下一身三頭的小豬;有龍從井裡爬出,蟠臥於殿前;有黑龍白日飛到九宮門上。後涼國主以為是吉兆,而羅什說:「豬妖表異,潛龍出遊。龍為陰類,向來出入有時。現在屢見,這是災禍的警示,一定有人將要叛亂。」羅什勸呂纂要克己修德,以應天誡,但呂纂並未採納。

一天呂纂和鳩摩羅什下棋。呂纂吃掉羅什的一顆棋子,對他說:「斬胡奴頭。」鳩摩羅什回答說:「不能斬胡奴頭,是胡奴將斬人頭。」鳩摩羅什再次點撥呂纂,有人要行叛亂,會害其性命,但呂纂未能領悟。呂光的弟弟呂保,有一子名叫呂超,小字胡奴。呂超發動叛變害死呂纂,擁兄長呂隆為帝。此時,眾人才明白鳩摩羅什的預言。

後秦姚興弘始三年(401年),有樹連理生於廣庭,逍遙園中的青蔥一夕之間變為香芷。因太史曾言,將有大德智士進入中原,因此後秦國主姚興認為這是大智者即將蒞臨的祥瑞之兆。後秦國主姚興曾遣使到涼國恭請羅什,但因後涼國主阻攔,羅什未能成行。姚興出兵攻打涼州,涼主呂隆兵敗投降,至此姚興才得以把羅什迎入中土。

翻譯佛經 造福眾生

西元401年12月20日,羅什抵達長安。姚興萬分喜悅,以國師之禮歡迎鳩摩羅什。後秦宗室、王公顯貴皆信奉佛法,當時長安上下名僧雲集,法席頗盛。次年,姚興恭請羅什住進逍遙園的西明閣中翻譯佛經。

經過多次遴選,有沙門僧契、僧遷、法欽、道流、道恆等八百餘人加入由羅什主持的譯場。將梵語譯成漢語,既要重視文辭,又要翻出經文大義,並非易事。因羅什通曉漢語,又精通梵語和西域諸國的少數民族語言,因此由他主譯校對的佛家經典,文字表述準確流暢而又契合佛法妙義。

羅什曾作頌稱讚諸位沙門所譯佛經:「心山育明德,流薰萬由延。哀鸞孤桐上,清音徹九天。」而後秦王土上開設的兩大重要譯場——逍遙園和長安大寺,八百餘人一同翻譯佛經的景象,也成為當時的一大盛況。

鳩摩羅什在譯出三百多卷佛經後,心知世壽已盡,在圓寂前他同眾僧告別,他說因為佛緣才和眾人相逢在中土。翻譯佛經的事情上未能盡到全部心力就將離去,心中的悲傷不可言喻!他非常希望譯出的佛典,能「傳流後世,咸共弘通。」他也在大眾面前「發誠實誓」,如果翻譯的佛經沒有錯,那麼「當使焚身之後,舌不焦爛。」

姚興弘始十一年(413年),鳩摩羅什在長安圓寂,並在逍遙園火化。當熊熊大火燒盡他的骨肉時,他的舌頭在大火滅盡後依然完好無損。眾僧謹遵他的叮囑,在他圓寂後,將他的舌舍利運往涼州鳩摩羅什寺(今甘肅武威)供奉。時至今日,這顆世上唯一的舌舍利依然保存在羅什寺中。

神奇的舍利,留下不朽的傳說。隨著光陰的流逝,曾經多麼輝煌的王國也會隨之崩潰衰落。在這個萬事萬物都無法得到永恆的世間,這枚珍貴的舌頭舍利,歷經熊熊大火的焚燒,卻完好無損地見證了這永恆的傳奇,將人們的思緒引入那神秘的方外世界⋯⋯@#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天日本的14個縣中(日本的縣相當於省,共有43縣),保存著一位中國僧人的很多的藝術作品,其中包括繪畫、書法、板碑刻等。這位僧人東渡日本後,京都士庶爭相前來謁見,「惟恐其後」,「花軒玉驄,嘶驚輶馳,盡出於城郊,見者如堵」。這位僧人受命出使日本,不僅結束了元朝和日本的戰爭狀態,並開啟了日本「程朱理學」與「五山文學」的先河。這位受兩國國君敬重的僧人,就是大元的一山一寧。
  • 黃龍元年(229年),孫權在武昌正式稱帝,建國號為吳,與曹操、劉備呈三國鼎立之勢。因吳國位於三國之東,故而亦稱「東吳」。
  • 他從天竺遠道而來,以超群見識、佛門妙術緣結後趙王土。他在宮廷、民間廣行神跡;也在兵爭天下之時,「憫念蒼生」,阻止殺戮,因此成為敦煌壁畫的主角之一。這位世壽117歲的天竺高僧,就是佛圖澄。
  • 繼隋朝楊堅父子弘揚佛法後,唐朝皇帝或信仰佛教,或信仰道教,但在唐朝社會,卻自唐太宗起,奉行儒、佛、道三教並存的政策,使信仰這三教的人在社會上彼此和諧相處。至於唐太宗李世民,諸多史料表明,他對佛教似乎更情有獨鍾。
  • 也許,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種情結,很嚮往某個地方,很懷念某一方土地。無法道明的思緒,有時魂牽夢繞的,牽動著內心細膩的感觸。無法釋然的情懷,像是生命久遠的沉澱,不盡的留戀,不盡的感歎。每當「絲綢之路」在內心閃過時,長長的畫面,隨即伴隨著沙漠的駝影,一點一點的在心中留下痕跡。
  • 《紅樓夢》裡有一僧一道,均為世外高人,只有主人公有難,需要度化時才出來。最近世間也有一僧一道,都是人世間的高人,經常在媒體上露面,為眾人追捧的對象,道為李一道長,僧為少林隱僧德建。
  • 當時玄奘講論,任人問難,但無一人能予詰難。一時名震五印,並被大乘尊為“大乘天”,被小乘尊為“解脫天”。
  • 鳩摩羅什是一位高僧,大翻譯家,位居中國佛教史四大翻譯師之首。他的母親曾對他說:大乘佛法要傳揚到東土(中國),全仰賴你的力量。但是這件宏偉的事,對你而言,卻沒有絲毫的利益,要怎麼辦呢?鳩摩羅什回答說:大乘菩薩之道,要利益別人而忘卻自己。假如我能夠使佛陀的教化流傳,使迷濛的眾生醒悟,雖然會受到火爐湯鑊的苦楚,我也沒有絲毫的怨恨。東晉末年,先秦主苻堅派七萬大軍遠征西域龜茲國去「請」鳩摩羅什,後秦主姚興為他舉行的葬禮。鳩摩羅什在長安圓寂,死前他發誓說:「今於眾前,發誠實誓:若所傳無謬者,當使焚身之後,舌不燋爛。」姚興在逍遙園為他舉行了毗荼儀式,以火焚屍,煙銷骨碎,但是柔軟的舌頭卻沒有被燒燬。
  • 僧恆隨著道安在苻堅的統治下翻譯佛經,隨著道安的涅槃,僧恆繼承了道安的志業,繼續弘揚佛法。在亂世中,除了僧恆宣揚佛法外,還有一些奇人故事也在各地上演……
  • 唐玄奘在晚上做了一個奇夢,他夢到自己忽然身處很危險的地方,爬到高山上又噗通一下從山上掉到了山谷裡;接著又夢見自己在跟猛獸搏鬥,費了很大的力氣,乃至汗流浹背,才能解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