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田峰:十七歲高中生被國安迫害的真實經歷

人氣: 30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1月29日訊】十一年前,2004年耶誕節前後的一個早晨,我被山東省國安廳的警察從家中帶走,那年我17歲。原因是涉嫌「顛覆國家政權」。

我出生在一個不算富裕的城市家庭,父親因為文革原因中斷學業被迫下鄉「改造」,母親幼年家庭貧困徹底失去了接受教育的機會,並且在六十年代初的饑荒中忍饑挨餓,依靠吃樹皮維持生命。共產黨政府讓這個國家屢遭磨難,毀掉一代又一代人原本充滿希望的人生。從初中時代開始,我逐漸對中國的政治體制和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有了自己的思考,並且不再相信當局在教科書和各種媒體上的宣傳。

高中時代我有了自己第一台個人電腦,通過電話線接入到互聯網,這使我的視野前所未有的開闊起來。那個年代,中共已經開始對互聯網進行封鎖,但封鎖技術比較簡單。「翻牆」之後,我看到了大量關於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檔以及中華民國在臺灣民主化的歷程。受此影響,我對共產黨北京政府合法性的懷疑變成了對它的深惡痛絕,並對中國大陸的民主化充滿了想像和期待。

後來,我瞭解到1998年在杭州等多個城市公開組織中國民主黨的主要人員紛紛被捕,民主黨被迫流亡海外。又是通過互聯網,在仔細閱讀中國民主黨的綱領之後,我發電子郵件到美國黨部,申請加入民主黨,並在不久之後收到了圖片版的黨員證書。我用自己的真實姓名,加入了中國民主黨。那時,我還不滿十七歲。

之後,我為中國民主黨濟南市黨部做了一個網站,雖然它最終也沒能被發佈出來。還寫了一篇關於「只有大陸民主化,各省自治之後,兩岸才能統一」的文章發到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的「讀者來信」欄目,並且被網站採納,也是屬的真名。沒想到,這些後來成為我「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罪證。

回到被帶走的那天。清早在睡夢中的我被父母叫醒,說有人找我,但沒說是誰。後來得知,這是國保的意思,因為我習慣睡覺時反鎖自己房間的門,他們怕我在裡面銷毀證據,所以不讓我父母告訴我他們的身份。開門之後他們亮明瞭身份,並示意我換下身上的睡衣,我要求已經進入我房間的國保出去,他堅持要在我屋內,只同意轉身背對我。換好衣服之後,我來到客廳,這時我發現,他們一行有五六個人,其中一個女人端著攝像機拍攝「取證」,真是可笑,竟然要出動五六個國保來對付一個高中生。「知道我們的來意嗎?」其中一個像是領導的國保問我。「大概清楚了」,我說。隨後他們要對我家,特別是我的房間進行搜查,在我的要求之下,他們拿出了搜查證,我簽字就被帶到了樓下的警車裡,一個男國保負責看管我。大約四十分鐘到一個小時之後,他們出來了。隨後我被帶到了濟南市內一個賓館的客房中進行審問。問題大致是,讓我主動交代自己的「犯罪」經過,讓我供出「其他人」等。審問過程沒有錄影,但他們錄了音,其中一個像是領導的男人大聲斥責我「小小年紀就敢和共產黨作對」諸如此類的話。之後,他們說在我的電腦和筆記本裡找出了大量的「犯罪證據」,但鑒於我涉案不深,又不滿18歲,如果能保證以後中斷和民主黨的聯繫,並且配合他們日後的工作,他們不會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我,我可以回學校繼續我的學業。一個國保說在送我回家之前我要寫一份「保證書」,並且口述給我他們要求的中心思想,其中幾點是熱愛中國共產黨,堅持共產黨領導,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積極加入中國共青團(我至今也未曾加入過該團)等等。

權衡之下,我寫了一篇主題為「遵守中國法律,熱愛中國人民,踐行公民權利」的保證書。他們不滿意,讓我重寫,我又把我的文章重寫了一遍,但依然沒有他們要求的內容,其中像是領導的男國保又來斥責我,但他們沒再堅持,貌似是對我的處理意見已經產生,沒有因為我的不配合而繼續為難我。

走出賓館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兩個男國保送我回家。他們把我送到家中,我終於見到了焦急等待我的父母和被他們叫回家的姐姐。國保們告我的父母,我還算是配合,希望他們今後嚴加管教我,並且要求全家人對此事嚴格保密,不許告訴身邊的親友和同學。為何堂堂國家機關的正常執法還要保密?他們在我鄙視的目光中離開。父母沒有過多責備我,只是要我以後不要再繼續,說「我還年輕,不要變成政治犯,還要完成學業」。

隨後的幾個月中,他們給我和我父母打過幾次電話詢問我的情況,還找過我三次,兩次在家中被帶走,一次是在學校(當時我在山東省濟南第一中學讀高三)。每次都會給我買些東西,帶我去飯店吃飯。他們五次三番找我的的目竟然是讓我做「臥底」,配合他們抓出更多像我一樣企圖「顛覆共產黨政權」人,並且許諾我大學畢業後在國安系統給我安排工作。為虎作倀的事情我不會做,在我多次拒絕之後,他們只好作罷。在最後一次會面時,那個像領導一樣的人告訴我,「下次再被我們抓住,可沒有這麼簡單,你已經成年了,我
們會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你」。

這次事件對我的影響很大,我花了好長時間才調整好心態應對即將到來的高考。但是,我沒有任何的內疚,因為做錯事情的人不是我,而是那個寡廉鮮恥的黨和那些為虎作倀的人。

當你試圖瞭解這個國家的時候,你就已經走上了犯罪之路;當你試圖改變這個國家的時候,共產黨會讓你萬劫不復。它可以動用國家機器迫害一個高中生,先威脅後利誘,企圖讓一個高中生幫他們「釣魚執法」。多年之後我選擇在網上將塵封多年的往事公之於眾,因為那個高中生的理想並沒有破滅,他依舊走在追求自由和民主的路上,不曾停息。

責任編輯:方凡

評論
2016-01-29 10: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